第二十一回 青龙斗万里船帮

夕阳西坠,彩霞满天,黄昏从不感惮烦地又来到了人间。

这时,周东豪由内厅走了出来,说:“师父,晚膳已经准备定当了。”

“噢!”黄九公首先站了起来说:“各位请。”

谈话就此中止了、打住了,也算结束了。

饭后,麦无铭心中有事,他思之再三,有的事必须要交待一下,有的事,则暂时还不能明说,是以,就踱向了沈如烟姊妹共住的房间而去。

在私底下,他们夫妻档、嫂叔间也款款地谈了不少的话,这当然是能交待的事喽。

最后,麦无铭摸出了两件东西递给了沈如娴,那是一块玉佩和一个古钱。

沈如娴十分喜悦的接了过来,分别地交与沈如婉相互观玩,旋即又十分慎重地把它们收进了怀中。

能当面交待的事既然已经交待完了,麦无铭遂起身辞了出来,如今,尚剩下那件不能交待的事。

但那件事也非得有个交待不可,只是该用什么方式?该是如何转达?他煞费思量了。

沈如婉眼见丈夫又转身走了,她虽有柔情万筋,她虽有衷曲无数,但是,身处客地,又能奈我何呢?这夜,夜幕尚未布下,月亮就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中了。

这种夜晚,当不宜夜行人出没活动的日子,但是,偏偏的,黄石山庄在这夜却出现了一个夜行人。

黄山派虽然在武林中算不了什么名门大派,但是,黄九公的声名不弱,丁怀德和姜致远也不是泛泛之辈;何况,如今黄石山庄风云际会,在内还耽有麦无铭、沈逸裕以及“黑白双娇”那一班人呢!如此看来,那个夜行人也太过大胆,太过狂妄了。

可是,看地的身形,轻得像一股烟,看他的步法,快得像一阵风,功能之高,世所罕见,难怪他目中无人了。

只见他飘落一间屋舍之前,只见他潜向一个窗户之旁。略一静止,略一观望,而黄石山庄这多名家,这多高手竟然会无人警觉,无人拦击,宁属怪事,真是不可思议。

那沈家庄在江湖上号称方鼎四足之一的名望是浪得而来?那麦无铭的禅内神功艺传“南僧”孤木之说也是沽名而钓誉的了!夜行人见山庄内一无动静,他就举手在窗林隙键之间塞进了一张纸片,然后,“一鹤冲天”、“天龙腾空”直前谷外掠去,未几、就无影无踪了。

只是投书示警?或者约期决斗?如此看来,那个夜行人还是心有所惧,未敢公然地就地闹事了。

第二天,曙光微熹,鱼肚泛白,鸡刚啼,雀初噪,沈如娴就起床饰衣了,当她欲去梳洗的时候,忽见窗户边的桌子上有一张信笺平放在那里。

目一凝,心一惊,她霍地跃了过去,一把抓了起来,推开窗户,逼上功力、见上面是这样的写着:“如婉贤妻妆次,甫自相叙,又得诀别,此非你所愿,也非余之愿也。愚夫因为解救两个无知孩童或可能牵涉到其他乡民而开罪了恶人,彼既约期于我,为了声誉,为了信义,又不得不如期以赴,卿当谅我。

“以更夫之观察,幽冥教近期内该不会蠢动或来冒犯,万一不然,有四叔他们同在一起,谅也不致有失。

“黄庄主为人豁达好客,且又与大哥师门渊源甚深,你们就暂且留住些日,待我返回可也。余此去,多则半月,少则旬日,前途或有凶险,但自思尚可应付,卿个必挂念。

“情非得已,千祈原宥,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嗣后我俩当长相厮守、永个分离。

万以要听四叔的话,要听大姊的话,多克制、多忍耐,免我有所牵挂。

“最后,请代表我向四叔、黄庄主众人前,告予不辞之罪,返回时当自负荆。

临行匆匆,即颂淑祺愚夫无铭留笔麦无铭少年老成,为人谨慎,有条不紊、面面俱至,全都算计好了。

“二妹,你快起来!”

“什么事呀!”

沈如婉自小娇纵惯了,凡事依赖,凡事任性,是以只随口地反问了一句,依旧紧闭眼睛在拼凑着她的好梦。

“有人留下了一封信。”

“是谁呢?”

“无铭。”

一听是麦无铭留下了信,沈如婉顿时一头拗了起来。

“他留情下什么?”“你自己看罢!”

沈如婉陡地滚下了眠床,一把抢过了信笺,凝目一看,说:“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找不相信……”

她死一般地冲出了自己的房间,又死一般地撞进了麦无铭的卧室,果然,人去屋空,麦无铭失踪了。

这么说,那昨夜出现在庄内的夜行人,也就是麦无铭了。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乃是中华亘古以为的谚语,尤其是练功的人,更尤其是住在山坳里的人,他们起得最早,君不见有“闻鸡起舞”的故事吗?沈如婉那有异的脚步声,那有异的开门声,已惊动了屋子里所有的人,黄九公首先由内间走了出来。

“二姑娘,你早呀!”

沈如婉毕竟是出身大家,她虽然是满心焦急,一脸惶然,但礼仪焉敢有失,立即裣衽一礼说:“黄庄主早。”

“怎么?麦少侠不在房间内?”

沈如婉幽怨地,也沮丧地说:“是的。”

这时,其他的人也陆续地走了过来,他们露出好奇的眼光,怀着不解的心情,静观着、静听着黄九公和沈如婉的对话。

黄九公困惑地说:“他到哪里去?”

“不知道。”沈如婉双目朝大家看了一眼道:“你们可有人看见,可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无人应声,无人答话,这就表示无人知道。

沈逸裕踏上一步说:“婉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四叔……”沈如婉珠泪突眶而出了,纷坠于地了,她悲声地说:“无铭他留书出走了……”

沈逸裕听了不由一怔说:“留书呢?”

“在这里。”

沈如娴迈步递了过来,然后一把揽住了她二妹的身子。

沈逸裕略一浏览,就转给了黄九公,黄九公道:“走,我们先去客堂,到客堂里再慢慢地商讨对策。”

客厅里,大家无言地落了座,留书分别地传阅了过去,最后,沈如娴说:“凤姊,近期内你们几位和无铭相处在一起,但不知可曾遭遇到什么异常的事?”

姚凤婷略作思维,然后又抬眼看了甄宗威父女,但他们父女却是一脸肃穆,一脸无助,姚凤婷只有螓首轻摇,心怀愧疚地说道:“除去了幽冥教的人,还是幽冥教的人,其他的,我们从未遇到过,而且也未所铭弟谈起别的事和物。”

忽然,沈如婉挣出了沈如娴的胸怀,她泪眼婆娑地说:“那他一定去了幽冥教!”

“不会的。”姚风婷委婉地道:“我们曾经专程地、刻意地去天都峰找过两次,却都没有结果。”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一个人又乘夜找了去。”

沈逸裕审慎地分析着,他说:“姚姑娘说得不错,那是不可能的,幽冥教的事,无铭在留书中交待得十分清楚,而且,幽冥教近在咫尺,他又何必说要去十天半月呢?”

“那会是谁约他呢?石家庄,九华山?还是万里船帮?必定是幽冥教,幽冥教约他去一个凶险的地方,我们一定要帮他去。”

“到哪里去帮呢?”

沈如婉怔了一怔道:“四处找呀!”

“天下之大,从何找起……”

沈如婉吭声地说:“那我们总不能撒手不管呀!”

沈如娴开口了,也缓下声调说:“二妹,你可信得过无铭的功力?”

沈如婉脱口道:“当然信得过喽!”

“那就是了,无铭所以不作明言,就是怕我们找他去,无铭既然不邀我们去,也必有他的理由和顾忌。”

“那我们……”

“姊的意思,何妨就顺着无铭的意愿,静等他返来。”

沈逸裕为稳定,也为安慰沈如婉激荡的心情,他加强语气地说:“婉儿,如娴的话说得很对,四叔也信得过无铭的功力和机智,纵有凶险,履险如夷;或有崎岖,终化坦途,你就安心地等待他返来吧!”

“谢谢四叔,也谢谢各位。”

沈如婉吐出了一口气,她无可奈何,幽幽地说着。

这天,麦小云来到了水定河下游的一个渡头,他见往来过渡的行旅不少,遂伫立在岸边,并且踱起了方步,等待着下一班航次的到来。

忽然,有一个头戴粗篾斗笠,身穿铁灰长衫,腰缠土黄布带,脚套六耳草鞋;及袖上捋,裤管高卷,手湿水,足沾泥,看将起来,十足是靠水生活的汉子。

这个汉子的年纪约莫三十出头,生得黝黝黑黑,生得粗粗壮壮,浑身是劲,浑身是力。

他走到麦小云的身前,嘴巴一裂,脸颊一展,露出了两排参差不齐,黄白斑剥的牙齿,那是笑。

然后,反手攫下头上的斗笠,躬躬身子笑笑说:“这位公子,您要过河?”

“是的。”

“那小的有一艘舢板泊在那久……”中年汉子头一转,手一指,然后继续地说:“可以送公子渡过对岸。”

“喔!多少钱呢?”

以前,凡是吃喝花用,麦小云是从不问价钱,但是,如今不同了,因为他阮囊羞涩,腰存不多了。

“二十文钱。”

那个汉子伸出了两个手指头,软下声音,挺着笑脸的说着。

“唔……”麦小云抬头看看,他见固定的渡船已经驶到了岸边,正在钩桩,正在系缆,因此怀着歉意地说:“对不起,不用了。”

“那公子就给十五文好了……”中年汉子脸色一优,急切地说:“小的上有老母,中有弱妻,下有稚子,一家五口全靠我摆渡几个散客过日子,行行好,上天保佑公子长命百岁,福寿绵延……”

这阿谀之词是真心祝祷?是职业伎俩?还是……那除了他本人以外,谁也不得而知了。

侧隐之心,人皆有之,何况麦小云是佛门弟子,是侠义中人,又何况那只是多化一点点小钱,什么地人都可以节省焉。“好吧!我就坐你的船好了。”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中年汉子眉开眼笑,打躬作揖地说:“公子请随我来。”

他转身上了,麦小云也启步跟了上去。

这艘舢板头翘尾翘,又窄又长,轻便、灵巧,吃水浅、转身快,一经划动,其快如箭,其名叫“船”。

中年汉子熟练地、快捷地跳了上去,小船一不摇,二不摇,只微微的朝下沉了一下而已。由此看来,果然是一个靠水吃饭,靠船吃饭的人。

他利落的在船尾一坐,接着握起双桨左右平撑,借稳定船身,便于上下,说:“公子小心,请上船来。”

麦小云虽然不谙水性,但他却身蕴上乘武功,是以只微微地提起功力,一跃、一腾,犹如一只海鸥,也像一片柳叶,轻飘飘地也登上了小船,他站在船首。

中年汉子见了似乎颇感惊异,他又展齿一笑,说:“看公子弱难缚鸡,乃属斯文一派的读书人,怎么对船性竟然也会内行如此,小的自叹不如呢?”

这可能是他个懂武艺,以故误将对方的功能视之为技巧了。

麦小云不加解释,只是回首也报之以一笑。

中年汉子左桨一竖,右桨一划,划的是动力,竖的成舵把,因此,船尾化轴,船首猛旋,它指向了江心,指向着对作,接着,双桨并运,小船就立即射了出去。

“公子贵姓?”

“喔!小生姓麦。”

因人而异,对一般平常百姓,他总不能以江湖口气自称为“在下”、或者“区区”。

“出去游学?访友?”

“唔——”麦小云略一迟疑说:“探亲。”

中年汉子脱口地说:“在江南?”

麦小云听了一个怔忡,他又回头看了付方一眼说:“你怎么知道?”

中年汉子显得有点惶然,他立即分解地说:“小的只是随意猜猜,随意猜猜……”

“那怎么会猜得那么远呢?要知道江南距这里有好几千里的路。”

“因为……因为江南人文荟萃,风景秀丽,对,风景秀丽!”

中年汉子舒然地说着。

“嗯!”

麦小云算是回答对方的问话,但也释去了自己心中的疑念。

舟船的种类繁多,舢板、舴艋是小舟,用的是桨,舫-、(舟昌)(舟某)属平船,用的是橹,至于大的、巨的如(舟余)(舟皇),如(舟蒙)(舟童),又改用桨了;不过,它们的桨棹众多,还铺上帆,有的地方又以缆纤牵拖拉。

未几,江心到了,可是舢板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却停了下来,麦小云回头看看那个中年汉子,那个中年汉子见了脸色顿时一阵阴晴,眼光一阵闪烁,口中滞滞呐呐地说:“船好象是出了毛病,待小的下去看个究竟……”

他根本不等对方的意见或表示,就慌不及待地一头倒钻入河中而去。

麦小云的眼中岂会揉进沙子?他已经了解那该是怎么的一回事了,万里船帮,这必定又是万里船帮耍的花招。

果然,舢极开始倾了,仄了,它一直朝右转、向右翻。

麦小云不由淡淡地一笑,然后二腿横踏,左脚加力,舢板如插入了竹篙,如抛下了锭锚,虽然略略地下沉了一些,但是,它成了中流砥柱,成了江心礁岛。

稳,稳得像云海中的山头,平,平得像大道中的康庄。

江水下面的人,只会倾船,只会翻衡,却是无法平平地将船拉入河底,于是,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他们凿船了。

前一孔,后一洞,左左右右,全有江水涌了进来。

俗语说:“不到黄河心不死。”

这里只是永定河,永定河没有黄河辽阔和波涛汹涌,是以麦小云一无所惧。

俗语说:“船到江心补漏迟。”

但是,这漏乃是人为的,蓄意破坏的,根本无人去补、想补,但麦小云也不在乎。

觑机,乘隙,他飘向了船尾,随手抄起一柄桨杆,略一观望估计,然后右掌平伸,化刀成斧,连续地,飞快地砍下劈下,霎时间,桨杆立即变成了十余段盈尺见长的木块。

接着,凝神吐气,横臂一抖,第一块木块就凌空向他身前二十丈之处飞去。

继之,身形上纵,他御木而行,足尖循着木块所去之处随着而去,像是二者相互吸引着,牵连着。

他们彼此尚飘留在空中的时候,第二段木块又顺势抖了出去,待冲力一尽,物体甫坠水面,人即一触而升起,跟向了第二块木块。

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屡抖屡纵,甫落甫追,如蜻蜓点水,若飞燕掠波,木块抖尽,人也已经上了堤岸。

这难道不是达摩?忆当年达摩老祖就是脚踏一片芦苇随水而来。不,不,麦小云艺业虽精,功力虽深,但绝对还比不上少林始祖,他施展的乃是“登萍渡水”。

麦小云的鞋底尚未踩到地面的时候,芦苇中,土丘旁,分别地递出了好几把刀尖、剑锋,指着他的腿,刖着他的脚。

事起仓卒,情出突然,是吗?其实不是,因为这全在他的意料之中。既有船沉在先,定有伏击在中,后呢?后面必然尚有更厉害的杀着等待着他。

有道是“有一必二,有二还有三。”这亘古相传的话岂有妄讲之理。

好个麦小云,他双足倏然一缩,二臂猛地一划,袍衫的下摆立时迎风膨胀,因力划飘,它成翅成翼,它化鳍化尾,“一鹤冲天”、“青龙腾空”,迂回一翱翔,在半空中弧形地打旋了一个圈圈,然后才泻落在山丘之顶端。

果然,第三着步骤显现了,有五六个人全站了起为,全围了过来。

这些人,正是万里船帮万坛座下的将才,麦小云曾经同对方遭遇过一次,以故,他与姜致远在北海之约因此而迟到了。

领首的一个年纪已有五十出头,名叫朱信弘,是北京总舵的总舵主,坛下舵。

朱信弘有一个很怪很奇的绰号,人称“相思树”,因为,他长得高高瘦瘦,木木讷讷,最大的特色乃是两只眼睛个会转动,也很少开阖,除非是洗脸时、除非在睡觉时,因此,好事者就给他冠上了这个尊号。

站在左边的是钟文昌,外堂之主,站在右边的是韦召亘,刑堂之主。

还有三个人倒是出乎麦小云的意料之外,他们分别是阮世德、吴至祥、占金城。

这三人原是该帮武汉总舵主的内堂主及外堂主,当年因为作恶多端,自被麦小云挑去了水寨之后,就无法再重整旗鼓,建寨立舵。

究其原因乃是一不容于白道上的正义之师,二也不再为当地的船户和渔民所信任、所接纳,是以到处流浪、广打游击,也曾经几度找麦小云报复过、觅仇过,可是功能不足,心力不逮,只有徒呼奈何。

自从洪振杰由地狱门返回了万坛,就招集了他们,安置了他们在万坛之内,以备不时之需。

所谓不时之需,那就是在扩张势力之时需要他们,在谨防麦小云追讨公道之时也需要他们,如今,这不时之需的时候终于来临了,因为麦小云果然找来了北京。

阮世德一晃手中的钢刀说:“麦小云,今日你已经进入了牢宠之内,认命吧!”

“嗄!”麦小云淡淡地说:“就凭你们?”

“不错,就凭我们。”

阮世德说得昂然、说得傲然、也说得悍然。

麦小云轻笑了一声说:“不见得吧?你们哪一次不是倚多为胜,以众击寡,结果呢?”

“那不一样,以前我们仓促成军,而今日,却经过刻意的部署,不信,你可以朝四周看一看。”

阮世德他们如今的头领是舵副、堂副、由于朱信弘为人木讷,口齿龃滞,因此皆由他发言对答。

麦小云果然环目朝四周瞄视了一眼,见对方的确布防严密,而这时,河岸边又爬上了四个人来,那是划船的人和凿船的人。

“阮世德,你可曾听说过,蝼蚁虽多,那也只是一群蝼蚁,又何足为虑呢?”

麦小云口中说是轻松,但他的手却已经把系在衣襟上的宝剑慢慢地给解了下来,因为他感到事态果真有些严重。“嘿!麦小云,就算你是猛虎,如今已是虎落平阳;就算你是蛟龙,今日里蛟龙也被困在沙滩之中了。”

“弃械……投降……吧!本座……可以饶尔不死!”“相思树”朱信弘也终于开口说话了。

坛下总舵里的人选,其功力俱高地外放各地的舵主堂主他们,因此,有时候被派巡视稽察,或者催收钱粮帐款的“钦差”,就有优越之感,就有倨傲之状。

“嗄!你能作主?”麦小云说:“洪振杰呢?怎不见洪振杰亲自出来?”

“对你这个……后生晚辈,又……又何必劳动帮主,本座……一样担当……担当得了,说话算话!”

难怪朱信弘口出大言,他虽然也曾与对方交接过一次,但那个时候,麦小云急于会晤在北海鹄等的姜致远,是以聊作应付,随即脱身而走,就这样,朱信弘误解了,他以为麦小云的功力也不过尔尔。

那难道洪振杰由地狱门返回北京总坛之后没有说他去了哪里?又如何去的?还有南下截拦翡翠玉如意的结果又是如何?没有说,他当然不会说,人总是要面子的凡坍台的事能掩则掩、能瞒则瞒,谁又会自刮胡子?把臭事给抖露出来,尤其是在自己属下的跟前。

“恐怕不行呵!”

麦小云这话是一语双关,一是指对方无权作在,二则是说朱信弘的能力不够。

“什么不行?”

“喔!我说不行,我手中的剑也是不行。”

麦小云掩饰地,也曲意地说着。

但是,不论作何种解释,似乎都拂了朱信弘的意,因此,他生气了,这一生气,言语倒是顺畅了起来。

“不行你就试试!”

他脸色一狞,双拳一捏,跨步就走了上去。

阮世德却是肚中雪亮,他曾经吃过麦小云的苦楚,并且还不止一次,因此唯恐朱信弘大意有失,前右臂一挥,大声地说:“上!人家一起上!”

战斗开始了,有人舞刀越剑,有人扬掌踢腿,尽其所极,竭其所能,既激烈,又紧凑。

这六个人的功力,都已经列入了高手之林,是以麦小云颇为慎重,不然的话,他也就不会摘下他的佩剑了。

尤其是“相思树”朱信弘,他的眼睛虽然转动不灵,但听觉却尖锐万分,响动不管如何繁杂,声音不管如何轻从,他都能分出先后,都能洞烛其微,丝毫不漏,点滴无差。

麦小云进退飘忽,游移穿插,虽然打得从容,打得轻松,但一时之间,想取胜却也不太容易,因为他要保持实力,以留待着洪振杰的出现。

就在这个双方打得有声有色的时候,忽然,渡头那边也起一噪动,接着,有人吆喝,有大应声,旋即对答了。

“停步,里面不准进去!”

“怎么?难道这河塘边的山坡地是你家的私产?”

“虽不是我们所有,但属我们管辖。”

“嗄!是皇帝准的,还是府尹派的?”

“都不是。”

“那你们凭什么阻止我过去?”

“我们乃是专管码头、水路的万里船帮。”

“哦!原来你们是江湖上的万里船帮,怪不得这般霸道,但我现在走的乃是陆路,应该碍不着你们的事吧?”

“真是狗咬吕洞宾,你难道没有看见有人在争端,有人在打斗?”

“这么说我倒是误解阁下的好心了,但是,看看热闹,乃人心所趋。”

“刀枪无眼,不看为妙啊!”

劝阻的人倒是诸多解语,十分耐心,其实,那是由于来者气宇轩昂、相貌不俗,因此有所顾虑,不然,哼!劝阻的人又刻意的瞧了对方一会,又说:“别以为你身佩宝剑,或许也是江湖中人,但是,你要知道,那些打斗的人全是武林中一流高手。”

“不错,这点我还看得出来。”

“你既然看得出来,那又为何非看不可?”

“见猎心喜,不过,我也说过,自会衡量,自有分寸。”

劝说的人起先施威吆喝,待一看清来者的人品气概,他软了下来,遂改以劝解,如今,对方竟然是软硬不吃,他顿时又狠了起来。

“不行,你不能进去!”

“我非进去不可!”

“别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嗄!”

被阻者他调侃起来了,说:“酒,我颇有所好,但是对不相识者之酒,却什么都不吃。”

“呸!那大爷也非要灌灌你不可了。”

他是谁呢?这个劝阻者,他乃是万里船帮北京总舵属下也堂之主韦三丰。

韦三丰宝剑一摇,陡地朝对方刺了出去。

“恐怕你还不行。”

他又是谁呢?这个被劝阻者,他乃是宇内三庄一帮之一,沈家庄的老三沈逸川。

沈逸川飘身而退,他顺势也拉出了青锋,一回一旋,立即还之以颜色。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看他飘退的姿势,看他出剑的状况,再看看他一回一旋的速度及方式,着着现能,处处见功。

剑风刮衣,衣翻带摇,剑气触肤,肤砭肉麻。

韦三丰的心中,虽然已经知道来人也是身属江测,但是,他自矜身份,倨傲过甚,在两相对答之间还是懒得去动问对方的姓氏和名号,真待对方身形一动,剑招一出,他不由吓了一跳,极度的震惊起来了。

韦三丰依样葫芦,立即飘身而道,可是,飘退的身形慌急局促,几近狼狈、纷沓的脚步凌乱不稳,显得踉跄。

外围的人员见了个个愕然,其中的一个将手中长刀一挥,道:“弟兄们,大家上!”

这个人叫刁谷山,原先执掌该帮武汉总舵的刑堂,如今委屈了,暂编在北京总舵刑堂为副座。

又是一场混战开始了,但是,沈逸川战来却轻松得很,因为喽罗们不够看、不中用;高手相扑,他们根本插不上手,轧不上脚,唯一可以做的,只有站在旁边助助威、呐呐喊,如此而已。

韦三丰和刁谷山二人员经联手,却仍不是沈逸川的对手,因此,十几招一过,一方步步进逼,一方则节节败退。

外围与内场的距离,大概有十余丈之远,内场的人早已经发觉外围所警戒防守之处也出了事故。

但是,在混战中万里船帮的人,由于忙于应付强敌、无暇顾及,主要的,也是中间隔着土丘阻碍,还有芦苇遮掩,因此,间间隙隙,隐隐约约,只听见声合,看不清人影。

麦小云则不一样了,来人一到,口甫出声,他耳熟能详,他目税能辨,立时知道那个人是谁,不过,喜只喜在心中,在脸上却不动声色。

沈逸川和韦三丰他们越打越进、赵来尴近,于是,身形业了,面貌清了,阮世德一见个禁惊惶地叫了起来。“啊!沈逸川!”

他不叫还好,他不报名也没有关系,这一叫喊,这一报出来人的姓名,万里船帮的舵主、堂主,全都惊了心,于是,军心涣散了,士气崩溃了……原本,他们由于人众势盛,由于麦小公心有旁骛,以致战况仍是旗鼓相当,铁锚并称,如今,失措了,散乱了,彼此之间也配合不起来。

朱信弘略经思虑,他当机立断,顿时下达了命令。“弟兄们,我们不争一时,暂且撤退回舵另作打算。”

“怎么?”麦小云北上的原因要找洪振杰,他游斗的目地也是在等洪振杰,沈逸川这一出现,非但没有帮上他的忙,反而搅了他的局。

是以焉能轻易地放过对方走路?说:“要打就打,想退就退,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容易,朱信弘,你必须要付出一个代价来。”

既然沈逸川坏了他的事,那麦小云初见对方到来之时,心头又为何一喜呢?那是他另有所图、另有所求。

麦小云图的什么?求的又是什么呢?请原谅,天机尚未到来,就算卖个关子吧,待下回再作交待。

朱信弘双眉往上努力一挑,两颗不会转动的炯炯眼珠,不由更加突了出来,他说:“麦小云,你可不要弄错,本座并非怕你,只因为时辰施得太漫长了,双方胜负难分,一无了局,这岂是办法?何如待来日再一较短长!”

“是吗?你以为在下真胜不了你们?”

“事实俱在。”

“好,那你就再试试吧!”

“哼!”朱信弘冷冷地说:“什么戏法,你尽管变出来吧!”

“注意了。”

麦小云纵身而起,他高冲三丈,接着,凌空翻滚,迂回盘旋。

“云天青龙!”

功力登堂入室,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沈逸川不由赞叹地呼出了声。

继之,“云天青龙”展鳍了,探爪了,摆尾了,他腿剪臂弓,倒挂而下,森森剑尖直指对方面门,对方的咽喉,对方的心胸,包括着前身所有的重户大穴。

朱信弘大惊失色了,心颤胆跳了,他想退,无处可退,他想躲,乏地可躲,因为麦小云身在半空,落点能远能近,剑锋随左随右,追踪着他,笼罩着他。

怎么办?凉“拌”!朱信弘周身真的发凉了,如今,唯一可以做得到的,那就是闭上眼睛,口中微微轻呼出声。

“我命休矣!”

麦小云身形泻落在应落之处,朱信弘的面前,剑尖正指上应指之处,朱信弘的喉头。

没听任何声息,不见点滴鲜血,而朱信弘也无丝毫的感觉,他不由又睁开了木然的眼珠,怔怔地望着眼前的麦小云。

麦小云一不下手,二不讽激,只是淡淡地说:“朱信弘,你还是派人去叫洪振杰出头吧!”

朱信弘无言地摇一摇头。

“怎么?你不服气?尚欲逞强?”

“不是的。”朱信弘叹息了一声,然后悠悠地说:“坛主一听阁下来了,他就翩然离坛而走了。”

“哦!去了哪里?”

“不知道。”朱信弘歇了一下又说:“不过,他事先曾经说过,要回昆仑一趟。”

“此话当真?”

“不信你可问问其他的人。”

麦小云双目瞥了在场每一个口呆目瞪、惊惶失措的万里帮众,然后废然地收起了宝剑,说:“好吧!你们走吧!望能好自为之。”

走了,走了,万里船帮的人全都走了,带着丧气,夹着尾巴,平时那股不可一世的气焰,已经是漫在河里,抛向天外……麦小云收起了宝剑,他走上几步朝沈逸川说:“三叔,你怎么向北边来了?”

沈逸川也将青锋归了鞘,他说:“你四叔的地盘在南边,而我,没办法,只好朝北边求发展了。”

“那如娴她们呢?”

“她们为找你们兄弟,当然也往南边跑了……”沈逸川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由转口地说:“咦,你不是去了九华山?为什么反到北地来了?地狱门怎么样了?”

他又奇又急,是以发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麦小云遂将此行经过说了一遍,听得沈逸川震动连连,嗟叹连连,久久尚难平息。

麦小云也是心有所牵,于是接着说:“那如娴他们是和四叔走在一起了?”

“不,一如往常,一如从前,他们是各走各的。”

“这……”麦小云心有不安,他迟疑了一下又说:“她们……她们……”

“别她们、她们了。”沈逸川了解对方的意思和感受,于是他笑笑接口说:“不在乎的,以沈家剑术,以如娴的为人,她们姊妹在江湖上通行无阻,决对不会有事,不然,‘黑白双娇’的名头是如何闯出来的?”

经对方这么一说,麦小云心中的石头也就落了地。他也报之以笑地说:“三叔说得不错。沈家庄乃宇内……”

“算了吧,以前也许是的。”沈逸川睨目瞄了麦小云一眼,接着又继续地说:“如今嘛!在你们麦氏昆仲的面前,可就不敢再这么说喽!”

“三叔,你真是在取笑我?”

麦小云显得有些惶恐,有些尴尬,也有些不安。

沈逸川连忙解释说:“喔!不,不,我们是彼此恭维,互相夸耀。”

笑意浓了,心情舒了,这一对岳婿叔侄。

过了一会,麦小云说:“三叔,这次遇到你,我真是遇到了救星……”

“怎么?”沈逸川敏感的接口说:“你莫非在施反击,嫌我多事?”

“喔!不、不。”

麦小云以同一口吻说:“因为我荷包将罄,囊无所胜,几乎要落魄他乡,流浪街头了。”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沈逸川满面困惑地说:“遇上了道中‘君子’?”

他指的君子乃是梁上君子——偷儿。

“不是的……”

“那必定是‘八只手’了?”

三只手不够看,他们‘手(注:三个“手”品字)’不去麦小云的银包,可是八只手“扒”,那就防不胜防了。

“也不是的。”

沈逸川怔住了,他说:“你总不会自己疏忽……”

当小云又将北上的因由以及谁西水灾的情形再给补上了一段。

这就是他见到沈逸川到来,心中欣喜的原故了。

“哦!原来如此,我来的早,一回上还安和乐利呢!”沈逸川说:“如今怎么办?洪振杰既不出面,你又作何打算?”

“去昆仑!”

麦小云说得毅然,也说得湛然。

“昆仑乃是名门正派,你此去……”

“武林中对门户之见看得极重,凡门下弟子犯了过错,他们一向不予外人过问,这几乎已经成了规章。”

“我找的只是万里船邦的总坛主洪振杰。”

“但洪振杰却是昆仑派中的人呀!”

“那就让他们自清门户好了。”

“假如对方护短呢?”

“迫不得已,那我们只好自己动手了。”

“晤!”沈逸川略一沉吟道:“走,我们一起去,三叔与你们共进退!”

“三叔,这……这似乎有些不妥当吧?”

沈逸川瞪着双目说:“有什么不妥当?”

“这会引起沈家庄和昆仑派之间的仇怨。”

“怕什么?沈家庄几时怕过事来?”

麦小云委婉地说:“话不是那么说……”

“怎么说?”沈逸川气填心膺,他微愠地说:“噢!他们可以掩护门下弟子而不顾江湖正义,沈家庄为何不能帮同自己的子婿?真是笑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