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三喜客栈祛尸毒

海口镇城隍庙后面的破屋中,这时候坐着三个人。

他们当然是麦无铭、姚风婷、地主城隍菩萨纪国勋了。

姚凤婷生性爽朗,而且又寻亲心切,是以最早开口说话的也就是她。

“麦少侠,我们什么时候赶去黄山?”

“既然有了目标,差就不在一天两天,我看明天或者后天。”

“兵贵神速,我们何不即时就走?”

“但先得探查一下此地幽冥教分坛的动静或去向。”

“那现在就去。”

“现在去必定探听不到什么结果来。”麦无铭审慎地说:“因为,时方也要经过磋商,经过安排、是以行动决不会如此之快。”

“你的意思……”

“我看还是留待明日早上。”

“好吧!”

姚凤婷怏怏地说着。

当晚.麦无铭也不到镇上投宿旅店,将就地在城隍庙的客房中住了一夜。

第二天,辰时时分,纪国勋由王家祠堂回来了,才一进门,姚凤婷又迫不及待地追问起来了。

“怎么样?他们……”

“一禽二兽仍旧呆在王家祠堂,‘秦岭三蛇’则已经走了。”

“你可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究下去的依然是姚风婷。

“去了哪里,无人知道。”纪国勋望了麦无铭一眼,然后继续地说:“据说是往西而去。”

“往西而去不正是黄山那个方向?他们一定是回黄山去了。”

姚凤婷肯定地下了断语。

纪国勋说:“可能是的。”

麦无铭闲散地安坐一端.未曾发言,因为姚凤婷所问的话和他想要知道的并无不同。

如今,姚凤婷转移目标了。

她回过头来,朝向麦无铭说;“麦少侠,现在我们总可以走了吧?”

“唔——”麦无铭略一沉吟,说:“当然可以。”

他看了姚凤婷一眼,随即睨向纪国勋又说:“但不知纪城隍是否仍欲羁留此地?”

“属下行止,全凭特使的指示。”

“在下乃为纪城隍的安危作打算,海口镇恐怕已经成了是非之地。”

“一禽二兽,他们倒还不在属下的眼内。”

“假如幽冥教总坛中又遣一批如‘秦岭三蛇’之类的人下来呢?”

纪国勋似乎有些恋旧,他说:“特使不是要去黄山找他们吗?”

“话虽不错,但是,万一中途有所耽搁,或者双方交肩而过呢?”

“那……”

纪国勋语塞了,他果然是无从圆说。

麦无铭说:“反正是地狱门尚未复观,反正是纪城隍呈报无门,不如偕同我们一起往黄山一行。”

“多谢特使关心。”

“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启程。”

他们说走就走,无须交待,也不必伪装。

“且慢。”

奇了,焦急的人是姚凤婷,催行的人也是姚凤婷,而如今,呼暂停的人又是姚风婷。真是女人心,海底针,教人难以捉摸。

麦无铭怔了一怔说:“姚姑娘还有什么事?”

姚凤婷不作正面回答,她矜待地、执著地说:“麦少使今年贵庚几何?”

麦无铭感到困惑不解,但他不能不答,就随口地说:“在不虚度二十有二。”

“你‘虚’度二十二,我却‘实’度了二十四。”姚凤婷狡黠地说:“你且说说看.我们两个谁的年纪较大?”

麦无铭聪明、沉稳。

但这次他的确是满头雾水,对方语出突然,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些话来,真猜不透究竟在卖什么药?

“当然是姚姑娘比较大。”

“那好,你就叫我一声大姐怎么样?”

“这……”

麦无铭感到有些错愕,一时未敢贸然作答。

姚凤婷开朗、爽直.她并不理会.依然快口地说:“你左一个姚姑娘,我右一声麦少侠,听来别扭,叫来拗口,我们何不来个姐弟相称?”

“可以吗?”

“倘若麦少侠认为高攀,那就罢了。”

“哪里的话?”麦无铭欣然地说:“在下从小孤单,一年前,失散的大哥才回了家,归了宗,诚然如此,但仍旧没有一姐半妹,这样凤姐在上,小弟这厢有礼了。”

他立即拱起双手,恭恭敬敬地揖了下去。

姚凤婷睑上的春花开了,瓠犀展了。

她伸出十指纤细玉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说:“铭弟免礼,铭弟免礼……”

接着,热泪流了,珍珠散了,喉咙中也有麻痒的感觉。

于是硬咽着声音继续地说:“为姐……也是上无兄姐,下无弟妹,今日里才有了你这位兄弟,我真高兴……”

喜怒哀乐爱恶欲,这是高兴的泪,喜悦的咽,人的七情之一。

不是吗?

喜气在四周漾溢,到处濡染。

纪国勋的脸上、心中,也分享到这一对姐弟的欢欣!

江湖儿女,经常是暗室青无。

而如今,他们又是义结姐弟,当然更没有什么男女接受不来之谈了。

过了一会。

姚凤婷探手人怀,霎时摸出一块巴掌大小,其状呈圆的玉石来。

这块玉石色泽洁白,晶莹剔透。

两面一正一反,经巧匠之手镌刻着一只飞翔中的凤凰。

活泼*真,真是栩栩如生!

她把这块玉佩塞入麦无铭的手中,说:“这玉凤凰乃有一对,原来拟……拟作……咳,不说了,如今就给初见面的兄弟一个见面礼。”

麦无铭听了心中不由一动,他已经忆悟出这白玉凤凰原来的用途。

因此慎重地说:“这个礼太重了,大厚了,小弟焉敢收受。”

姚凤婷粉面一凝说:“怎么?你是看不起这块玉佩,还是看不起为姐。”

“小弟焉敢?”麦无铭俅然地说:“我曾经说过,这个礼太重太厚,又怎会看不起它?至于凤姐嘛!那更是小弟的荣幸,福份。”

“既然如此,你就必须收下它。”

麦无铭略一沉吟,顿时已有所得,他说:“那小弟暂时的把它收下了,谢谢凤姐。”

他认了一个谊姐,二十年后,他的儿子沈家瑾也同样的认了一个谊姐,真是巧合!

麦无铭与姚凤婷也风尘仆仆地往西而行。

还有纪国勋。

他们走得不疾不徐,四五日下来,已经由浙江进入了安徽境内。

一大中午,来到了一个叫“潜口镇”的地方。

潜口镇离黄山不远,再说得妥切一些,它就是在黄山的山区之内。

地高势昂,四周都是山岩,到处都是林木。

窄窄的一条街,黄黄的皆是士,真是无风尘三尺,下雨一街泥!

最能引起人们注目的,那该是飘动摇曳的东西了。

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屋檐下,有一方酒旆在迎风招展着。

“铭弟。”姚凤婷金莲微滞,螓首略倾,说:“我们进点饮食怎么样?”

“好呀!”麦无铭也回头向纪国勋说:“纪大哥,你饿了没有?”

“喔!还好。”

纪国勋笑笑地说着。

三个人依旧方式不变地朝那家酒馆走去。

何谓方式?

方式就是一路行来,姚凤婷总是走在前面,麦无铭居中,纪国勋则殿在后头。

说是酒馆.其实也就是客栈和食堂连贯经营,没有什么奇特之处,门外挂着酒旆,那只不过是招揽顾客的一种手法罢了。

果然不错,店楣间的招牌写的是“三喜客栈”四个大字。

至于“三喜”的含义,它指的必定是旅店、食堂和酒馆!

很遗憾,里面布置得却十分简陋,而食客也是寥寥无几,难怪嘛!小地方。

店小二展着笑脸迎了出来,说:“客官,打尖?”

“唔,我们吃饭。”姚凤婷忽然一顿,又说:“也唱酒。”

“是,是,三位请随我来。”

店小二领麦无铭他们到一张临窗的桌子。

然后拉下搭在肩头上的毛巾,随意在台面上抹上一把。

待对方各各落了座,才开口说:“吃点什么,喝点对么?”

姚凤婷不喝酒,麦无铭也跟酒无缘。

只有纪国勋,纪国勋在平时都会喝上二盅。

但是,现在不行,现在有女宾在座,现在有特使同行,他就有了顾忌,未敢放肆。

因此开口说:“我们还要赶路,不喝酒了。”

麦无铭有些过意不去,他说:“纪大哥.小喝几盅无碍于事,又何必要这样苛待自己呢?”

纪国勋认真地说:“不了,我真的不喝。”

在外面,在人前,他们彼此改了口,焉敢再以特使、城隍及属下相称?

这样太过刺耳,太过惊世了!

既然加此,姚凤婷就叫了几样合口的菜肴,随后四处打量起来了。

那些喝酒吃饭的客人,看衣着,瞧举止,多半都是生意人。

只有一个,这个人比较显眼,比较特殊。

她是一位姑娘家。

在这种年头,单身外出的女人毕竟不多,何况对方又是一个年轻的姑娘。

是以,坐在男客之间,犹如绿叶之与鲜花!

姚凤婷进门之初,就开始在注意看了。

看这姑娘的年岁,与自己不相上下,发绾丝巾,碎花衣衫,姿色颇个薄。

只是,她脸上笼罩着轻愁薄雾,好像怀着满腹的心事。

还有、腰袖紧身束腕,绣鞋软底硬头,桌子一边,又放着一柄龙泉宝剑,如此说来,她,她也该是一位江湖人!

客来客往,人出人入,这是常情,无啥稀奇,口渴肚饥的人自然要进来,酒醉饭饱之后不走过待如何?

又有三个人进来了,这三个也有些特别,也显得与众不同。

前面那个,年在三十,穿的是一身锦衣,握的也是龙泉宝剑黄腊腊,瘦削削的脸上长满了长长白白的汗毛。

两眼深凹,双耳招风,好一副猴头老鼠面!

后面二人穿的全是黑衣,手中抱的都是长刀,精壮魁伟,脸无表情,亦步亦趋地紧跟在锦衣身后,机械得犹如木头人!

麦无铭他们都很敏感。

虽然三个人都不识来者乃何许之人,但前面那人生相怪异,后面两个衣衫的色泽和形式,则一似幽冥教,也像地狱门中的成员。

店小二略一犹疑,他凑了上去,形态有些畏缩,脸上的笑容也似乎是硬挤出来的。

“客……”

果然,走在前面的锦衣人目中无人,他非但毫不理会,并且还横起手臂,一把推开了对方的身子。自管自地朝单身姑娘走去。

“甄姑娘,你决定了没有?”锦衣人在花衫姑娘的身旁站了下来说:“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再过两天,你老头子的性命可就保不住了!”

他这一站定,两个黑衣大汉也一左一右地停住了脚跟。

花衫姑娘一无表情,也一无动静,她默默不语,她安坐如故

锦衣人见对方不理不睬,闷声不响,他生硬地笑了一笑又说:“鸦反哺,羊跪乳,你总不会没有一点孝心吧?”

花衫姑娘霍地站了起来。

她粉脸紧绷,她秋水带潮.说:“毛延龄,除了你所提的条件以外,就是做牛做马,为奴为婢,我甄玉珍都答应你!”

麦无铭听了顿时一动,心中暗想:“原来是他,刚才自己怎会没有想到?毛延龄,这绰号‘长毛公子’。他脸上的茸毛不就是特征?

家学渊源,跟他父亲‘湘西僵尸’长毛寿练了一身尸毒阴功,父子二人志同道合,双双为害江湖,荼毒生灵。

自从老的一个长毛寿恶贯满盈,被绳进了地狱门.列管于第九殿名下,小的一个毛延龄也就消声匿迹,退绝江湖,时隔数载,今日里又突然在此地出现?”

忽然,麦无铭心头又震动了一下,连带地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尸毒掌,尸毒掌,姚凤婷中的莫非就是尸毒掌?那幽冥教主……”

毛延龄皮笑肉不笑地牵动了一下嘴角.这倒不能怪他.除了皮,除了毛,再也看不出他脸上还长有肉!

“本公子不要你做牛做马,也不要作为奴为婢,我只要你嫁给我做老婆。”

“办不到!”

花衫姑娘忿愤地又在原位上坐了下去。

毛延龄阴阴地说:“难道眼睁睁地有着你父亲疸崩而亡,你难道又忍心地看你父亲惨死他乡,你难道……”

“不要说了!”

花衫姑娘惨痛地叫了起来,她捧着螓首的双手,猛抓着青丝,猛扣着肌肤。

“那你去扶令等出来,在下就在此地替他解毒。”毛延龄说:“或者我到你们住的客房里去也可以。”

他的语气显得畅然,显得得意,也显得客气了。

而甄玉珍却感到无奈,感到丧气,她珠泪夺眶而出。

她脸现绝望之色,迟缓地拿起宝剑,乏力地站起身子,艰辛地拖着脚步朝向后面而去。

“嘿嘿嘿……我看你还能坚持到几时?”

毛延龄又笑了起来,这次他宿愿得偿,踌躇满志,是以笑得欢欣.笑得开怀.连森森的牙齿也露了出来。

接着,从袖中抖中一锭五两重的银子,“笃!”地一声丢在桌子上。

然后就在甄玉珍那个座位上坐了下去,又说:“小二,甄老头父女二人的房饭钱都在这里了,拿去,顺便替我泡一壶茶来!”

“是,是,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店小二收下银子,然后打躬作揖地走了。

店家心寒,食客胆小,谁也没有出声,谁也未敢过问,包括麦无铭三个人在内。

其实,姚风婷几次想站起来干预,却都被麦无铭的目光给拦住了、阻止了。

她自忖该是时机未到,因此也就隐忍抑制着了。

过不多久,甄玉珍已经搀扶着一个年逾“耳顺”的老人出来了。

但是,这个老人一进入食堂,立即推开了他的女儿,朝向毛延龄冲丁过去!

“贼子,老夫与你拼了!”

“爹!身子要紧,性命要紧……”甄玉珍哭喊着追了上去,说:“你就当没有生我这个女儿吧!呜……”

毛延龄的身子果然落,未见他有何作势,人已像河虾一般地弹了出去。

然后面对着那个老人说:“甄老头,你死在眼前,怎么还不知进退,不知好歹?”

“老夫就是死了,也不受你的威胁!”姓甄的老人咬牙切齿地说:“你别想我的女儿会嫁给你!”

“好,你既然想死,本公子就成全你。”

甄姓老者虽然身带剑伤,但他奋起余力,挥舞以掌,一鼓作气地攻了过去。

毛延龄照样双掌交错,两个人遂打在一起了。

事已至此,甄玉珍也就出手了。

她反手拉出背上的宝剑,略一摇曳,掩护着乃父,剑尖直指毛延龄的心胸!

但是,她一出手,两个黑衣大汉长刀一摆,中途已把她给揽了下来。

这就热闹了.桌子在翻,凳子在倒,碗筷杯盘“乒乒乓兵”地摔满一地。

怕事的食客评始溜了,胆寒的店象也在躲了。

只有麦无铭三人,仍旧不稍犹豫地安坐在原处,观望着,注意着事情的发展。

甄姓名老的身手,似乎不如毛延用来得快健,来得锐利,这或许是他体有伤痛之故吧?因此三五个回合一过,只见招架的多还手的少。

甄玉珍的剑术却在两个黑衣大汉之上。

可惜她心有旁鹜、眼有所顾,以致意志无法集中,予对方有援手的机会、喘息的机会。

又勉力地拖过了几招。

甄姓老者的额头已经冒汗了,脚下也在散乱了。

还有,招式迟钝,出手乏力……

而毛延龄呢?

他的脸色转狞了,手掌发青了。

接着,猝然窜起,一掌抽出,口中狂妄地说:“甄老头,你的时辰到,就瞑目息吧!”

甄姓老者见了悚然而惊,但是,他想退退之不及。

甄玉珍见了也悚然而惊,但是,她想救救之不及。

曾国勋曾经动了一下,那也只是本能的动了一下而已。

因为,他自思功力不足,纵然过去了,必定难奏其效。

姚凤婷已经掠了出去。

奈何她同甄玉珍的情形并无两样,鞭不够长,手撩不到,也在叹学到用时方恨少。

只有麦无铭,麦无铭在毛延龄变手的时候就有了警觉,有了防犯,待对方胳膊抬起,他已如飞矢一般直射而出。

待对方蓄势拍下,他即像闪电似地拂动衣袖,干脆脆利落,轻灵快速,仿佛刀切豆腐,一分为二.剁下双光。

甄姓老者立脚不住,顿时“蹬蹬蹬”地倒退了好几步。

毛延龄还能幸免得了吗?

更是首当其冲,因为,他存心要把姓甄的老者置之于死地,以故施上了十成的毒功,再辅以八成的力量。

有道是“打得重.弹得高。”右掌犹如印上了钢板,拍着了藤牌,不但是暴退连连,手掌也肿得像一个馒头!

震惊了,全都震惊了!

包括着几个店家在内。

甄玉珍趁机停下了手,她撇下两个黑衣大汉,立即横身扶住了她的父亲。

毛延龄在进门之初,并非没有注意酒馆中的客人。

只是他在夜郎自大,只是他狂妄倨傲,总以为食客何足为虑。

就算对方有武林中的人在内,他也一不在乎,二无顾忌。

如今事出突然,不由瞪起了眼睛,紧捧着手腕,满怀怔忡地说:“你……你竟然管起本公子的闲事来了?”

“有何不可?”麦无铭淡淡地说:“不平之事,人人得管。”

“这一管后果大了。”毛延龄眼中有着疑虑,心头有引起纳闷,他审慎地说:“你落码头可曾打听打听?”

“只要是道义所驱.纵然溅血杀身,又焉能惜命畏缩?”

麦无铭说得铿锵,说得激昂。

毛延龄的声音也壮了起来,他盛气地说:“那你可知道本公干是谁吗?”

“脸上的长毛.不正是阁下的招牌?”

此语一出,又打乱了毛延龄的心湖。

他本以为这个白衫年轻人或许是侥幸碰巧,衣袖刚好撞上了自己的手掌,而且又初出茅芦,阅历欠丰,尚识不得自己乃何许之人?

因此.拟亮亮名号.地使对方能闻警而收手,知难而退走。

谁知一探之下,年轻人竟然早已知晓却仍敢伸手,那至少是有些来历了。

他见自身的威望失灵,又以目前的势力来恫吓了,说:“那你只可知本公于现在的身份和来处?”

“无非是集群结堂,干些危害江湖,暴虐黎民的勾当而已。”

毛延龄如今是捉摸不定,他唯有耐心地说:“他可曾听说过幽冥教?”

“当然,我们找的就是这个幽冥教。”

毛延龄虚心地说:“你们要依附它、参加它?”

“刚巧相反,麦某人要消除它,要歼灭它!”

成语中有一日三惊这句话,毛延龄今日算是体会到了。

他听了又震惊于心,老鼠眼一阵闪烁,说:“你说你姓麦?”

“不错。”

“麦小云!”

“长毛公子”不自禁地喊了起来。

麦大铭只是含蓄地笑笑,反正他们兄弟二人也用惯了这个名字。

“好,那本公子就在天都峰恭候大驾。”毛延龄趁机打了退堂鼓,色厉内荏地说:“走,我们回去!”

来时气焰熏天,真不可一世,去时虎视眈眈,却胁肩裹足。

毛延龄脚步一动,甄玉珍的脸上不喜反忧,她嗫嚅了一会,最后还是开口说话了。

“毛延龄,你把药留下来。”

毛延龄略一回顾,嘴角微擞地说:“甄老头自欲找死,还要药干什么?”

姚凤婷身形一动,立即拦住了毛延龄的去路,说:“把药留下来!”

毛延龄凝目姚凤婷一阵打量,然后说:“姑娘又是何许之人?”

“本姑娘姚凤婷。”

“姚凤婷?”毛延龄摇了摇猴头,轻蔑地说:“没听说过。”

“以后你就会听到了。”

“哼!”

毛延龄不屑一顾,他又启步走了。

“站住!”姚凤婷凝声地说:“我说过把药留下来!”

毛延龄站是站住厂,但却冷冷地一笑,说:“除了麦小云,凭你这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恐怕还拦不下本公子的去路!”

“那你就试试看!”

姚风婷似乎被对方轻蔑的语言,狂妄的举动给激怒了。

她纤手一划,一式“分花指柳”就举掌拍了过去!

果然,盛名之下,少有虚士,只见毛延龄脚步一错,抬臂立刻即回上了一掌。

麦无铭提警告了,他说:“姐,你可要注意,对方的指掌含有毒素。”

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姚凤婷一听惊心了。

她顿时改招换式,一个”燕回莺转”,巧妙地又递出了一掌,

“铭弟,他莫非就是那……”

“应该不是。”麦正铭审慎地说:“不过.他们二人必还有所关连,有所牵缠。”

姚凤婷了然了。

她说:“好,既然找不到大的,先拿小的出出气也无不可。”

两个人一问一答,打起了哑谜,旁人任谁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指的又是什么?

若硬说尚有第三者或者第四者知道,那该是一个叫“大牛”的人,以及姚凤婷口中所说的那个“大的”的人了。

毛延龄一动手,两个黑衣大汉焉敢闲着,也双双地动手了!

两个黑衣大汉一动手,纪国勋不冉犹豫了。

架式一拉,顿时把那两个人给圈了过来。

一经交接,毛延龄立即惊觉了。

想不到这个女子虽然未曾闻名,但身手却是不弱。

他的右手受伤,而对方又有了防犯,处处回避着自己之掌。

因此,也以有退求其次,抽出了宝剑.以兵刃利器相向了。

姚凤婷经过了几次打斗砥砺,经验增加了,招式纯熟了。

在体力方面也陡长了不少,能够前后贯连,随机应变,也能持久敌众,是以对方虽系魔中人物,但战来却也得心应手。

长刀能助本身成势,也可能要对方性命,但是,它在黑衣大汉的手中似乎起了了多大的作用,真是糟蹋了。

反观纪国勋,他灵若狐,滑如鱼,在长刀中闪来闪去,穿进穿出,觑机地拳敲掌劈,奈何黑衣人皮粗肉厚,一时之间也收不了功。

另一头的情形也如同一辙,毛延龄练的是掌是指,由于他的右手受了伤,就不得不舍长而避短。

这样一来,显得拘束局促,显得手迟脚钝,因此,十几招过,就被对方一掌拍上了肩头。

连带的人,人跟跄了,剑掉落了。

这里结束了,那边也歇手了。

两个黑衣大汉见状立即退到毛延龄的身旁,说里护卫,无宁说是借机脱去桎梏,可以少挨人家几掌啊!

“把药留下来!”

这仍旧是姚凤婷樱口中吐出来的声音,它虽然严厉.但听起来还是悦耳动听。

毛延龄不以为自己敌不过姚凤婷,可是,对方毕竟尚有一个强劲的生力军按兵未动,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顿时摸出了一个小瓷瓶,随意丢在临近的一张桌子上,但到底心有未甘,是以也顺便地留下了话语。

“药在这里,不过,希望你也能去天都峰走走。”

“不管天都峰是刀山剑岭,也无论天都峰是龙潭虎穴,姑娘照样地都要闯它的关。”

“好,有你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那冉见了。”

毛延龄弯身捡起了宝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甄姓老者立即双拳抱胸,铭感地说:“多谢麦少侠,多谢姚姑娘和这位壮士。”

“甄老英雄客气了。”麦无铭逊挹地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原是我武林中人信守的法则。”

“麦少侠认识老朽?”

“晚攀缘浅,那只是昔才听到两造的作谓。”

“老朽甄宗威。”甄宗威却豪放地说:“却有幸在这偏僻的小村中荆识了麦少侠。”

纪国勋就近拿起药瓶送交给甄宗威。

甄宗威又继续地说:“喔!谢谢,请教壮土贵姓?”

“晚辈纪国勋,乃是麦少侠的……的……”

纪国勋实在找不到适当的下文,他只有双眼望着麦无铭求助了。

麦无铭又何尝不一样?

因此,他顾而言他地说:“甄老英雄的身上,莫非是中了‘长毛公子’的毒掌?”

“老朽惭愧。”

甄宗威略略扳开衣领,只见他锁骨下方,天突穴旁,有三颗黄豆般大的血口。

血不外流,也不结痂,其四周各浮起了圈黑环,显然是遭到指甲所戳。

他一脸赧然,随后又说:“奈何功浅力短,技拙艺薄,遂为对方所趁……”

麦无铭接口说:“那甄老英雄中的该是尸毒掌,喔!是尸毒指了?”

毛延龄的功力,差了乃父好一大截,“湘西僵尸”毛长寿技精艺绝,他只要一掌拍出,不必着肤,隔层衣衫也能将毒气注入对方的体内。

姚凤婷不就是一例?

毛延龄则不成,他必须使敌人先负了创,才能将毒素由伤口中导人。

因此,用的乃是手指,乃是甲爪,他甲瓜都有半寸之长!

“不错,事情是这样的……”

姚凤婷吐出了-口气,他说:“我还以为甄老英雄得了什么奇难杂症,非要仙丹灵药来医不可。

若只是小小毒掌毒指,要这捞什子的药干什么?只要我铭弟一伸手,尸毒立时就能*出体外……”

麦无铭听了却讪讪地说:“凤姐,你不要把小弟说得那么神好不好?”

“我说的是真的嘛!”姚凤婷睁着美目,认真地说;“不然,为姐的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甄玉珍不由兴致来了。

她横眸瞄了麦无铭一眼,然后挨近了姚凤蟀的身旁说:“姚姐姐,难道你也曾经被毛延龄……”

“哼!凭毛延龄呀!他还不够格!”

姚凤婷遂将当时她受伤的经过说了一遍。

“凤姐,你别再说了。”麦无铭说;“可别耽误甄老英雄医治指伤的时候啊!”

甄玉珍一脸喜容地说:“那就委屈三位到我们的客房中坐坐吧!”

“好,走!”

姚凤婷和甄玉珍一见如故,她们手挽着手,甄玉珍竟然连她的老爸爸也不管了。

纪国勋识礼,他跨上一步,举手想去搀扶甄宗威。

甄宗威却朝着对方笑笑,开怀地说:“多谢纪壮士,不过,这几步路老朽还是走得动。”

麦无铭环首向四周看了一眼,随即摸出一锭二十两重的纹银。

丢在桌上说:“店家,这锭银子除了我们的饮食费,余下的就算赔偿宝号的损失……”

“呃!”店小二顿时快步地趋了过来,说:“谢谢公子,但粗桌毛凳却要不了这许多……”

“那多的就赏给你了。”

“谢谢,谢谢。”

店小二捧着银子,欢天喜地的跑向柜台而去了。

甄宗威的心头感到不安。

他诚惶诚恐地说:“承蒙麦少侠赐予援手,老朽已经是五内俱铭,怎么还要叫你破费?这实在太……”

“钱财乃身外之物,甄老英雄又何必为区区小数而挂齿?”

房间中,甄玉珍忙碌了。

她准备着热水.准备着毛巾,然后一手端着茶杯,于提着瓷瓶,服侍她父亲将药吞了下去。

但是,可能是药物运行缓慢,却久久不见动静。

“爹,你感到怎么样?”

甄宗威却生硬地笑笑,说:“不怎么样,只是创口上有点麻痒而已。”

姚凤婷不耐了,她说:“铭弟,还是再劳烦你吧!”

麦无铭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但他却假装胡羊,故意反问地说:“劳烦我什么?”

“劳烦你帮甄老英雄催一催呀!”

既然说破了,麦无铭又焉能再装下去?

他抬起右臂,张开手掌,随意地搭上了甄宗威肩后灵台穴的旁边。

这一搭,功立显,甄宗威的身体陡然一颤,他感觉到一股炙热,像蛇一般地窜进了体内。接着,血口冒水了,起先是黑的,继之是褐的,再后来是无色,然后,殷殷鲜血晶莹地外溢。

甄宗威眼波闪烁,容光焕发,他紧紧地凝视麦无路好一会,激动地说:“麦少侠,大恩不言谢了。”

“这乃是药石之功。”麦无铭谦虚地说:“甄老英雄言重了。”

“旁人或许不和,但老朽乃系身受,焉会错得?”

麦无铭微笑不语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