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青龙义护赈灾银

可是,他们目前有重大的事情待办,因此也就懒得过去查问了。

只听董方亮说:“大哥,点子怎么到现在还不见到来?莫非消息有了差错?或者在上头被人捷足先登了?”“应该不会。”吕万程抬头朝大路北端一阵张望,然点继续地说:“大家不是经过协议?彼此会合,到这才一起发动,来个前后合出。”“话虽不错。”董方亮显得有些焦躁,他接下去说:“但另外尚有几起什么侠义人物.他们也在觊觎这批银子哩!”“不会吧!侠义人物应该不在乎银子。”

“难说啊!要知道人心难测,鸭肫难剥。”

吕万程沉吟了一下说:“唔——那我们又应如何取决呢?”

“何不赶上去看看。”

“好!”吕万程饮干了杯中的余酒说:“我们走!”

董方亮姑了起来,他一手抓起盾牌,一手摸出一块碎银丢在桌子上,率先地走了出去。吕万程摸一摸腰间的飞抓说:“大牛,钱在这里,不用找了。”

他随后也迈出这屋子。

黄大牛立刻快步走过来相送,在背后还打躬作揖地说:“谢谢二位,谢谢二位好汉。”麦小云在雄鸡渡曾听那帮强人说他们瓢把子在前面做大买卖、如今又听董方亮说该批银子还有几起侠义门的人也在觊觎,他不禁煞费思量了。凡强人口中指的大买卖,该是数目不少的金银财宝,如今从董方亮他们的谈话中证实了这果然是一批银子。银子既然被称成了“批”,其价值必定很大,但是.运输大批的银子,也必然会雇请镖局的人解押护送。就像忻州客栈的行旅,他们无非也是在等候足够的人数,然后集腋成裘,各出一份费用,才由专门走这条路线的人带领上道。不管这批银子的来路是否正当,不管这批用于有没有镖客护送,白道中的人士怎么也会起觊觎之心呢?麦小云摇摇头,他实在是想它不通。

谁都有好奇之心,既然想不通,何不跟上去看看,再说,有强盗打劫行旅,他义无返顾,也得拔刀阻止呀!主意既定,随即三口两口地胡乱吃了一些,擦擦嘴巴,漱漱口腔,然后结清账款也上路了。野猪林在望了。

野猪林的形势要比雄鸡渡险恶多了。

它道路蛇行,弯弯曲曲,它悬崖倒挂,颤颤巍巍,教人见而心悸,瞧了胆寒。麦小云虽然追蹑在吕万程他们身后十数大之处,但是,野猪林内传出来的打斗喝叱声,兵刃碰撞声却与前面两人听听到的同样分明,同样清晰。吕万程已经松下围在腰间的飞抓和董方亮快步奔了过去。

麦小云也是身形一展,几个起落,随即隐藏在一棵樨树同一株枞不合樾之间。那樨树是常绿半亚乔木,枝繁叶茂,秋时开花,其状乳白而细碎,其味芬芳而波馥,俗称桂花。枞本则是松树的一种。

他举目眺望,见一个山凹的盆地上,有七个人围着四个人在相互厮杀。

尚有三个人,则分别的站在不同的角落,袖手观看着。

“喔!原来如此。”

麦小云的疑团打破了,他了解为什么也有白道人仕参与其事了。

因为,被围在核心中的那四个人是宫廷侍卫,他为探查身世,也曾经与这几个人二度交过手。自从满清人关,世祖顺治立国伊始,传到康熙、雍正,前后已有五十年来之久。但是,有些白道人仕仍以大明遗民自居,他们不但不事清廷,还经常以戈相向,与之敌对,寻隙难为!那四个宫廷侍卫,一个出身崆峒,姓刘名介雨,因他勘不被红尘,跳不出三界,做了和尚又还俗,是以人称“假和尚”。一个是八卦门的弟子,“八卦散手”黄振华。

一个早期乃是绿林巨寇,后被“南天一剑”南浩天牵引进了侍卫营,名叫柯志平,因当年的匪号过于难听,以故隐下不宣。还有一个叫游信池,他来自青海.至于绕在四周的七个人,赤手空拳的叫“海马”周得势.使熟铜拐的是“截江獭”李茂,甩着锁链钢锥的乃“避水狯”韩勇。听他们的绰号,看他们的招式,该属于江河中的人物。

不错!他们以前正是在淮南一带的湖泊中、江流里讨生活,由于太过骄奢,太过张狂,遂被一位姓彭的巡抚所剿,在淮南既然立足不得,就窜来莽牛山,重新开寨立栅,改水为陆了。一个鼻子很长,一把刀镶着全星,他的名,他的号都在上面标榜出来了,名叫金天刀,号称“大鼻子”。还有一个人的眼睛很细很小,大家就呼他“小眼儿”窦云先。

这两个人在五官上一大一小.共同在癞象岭称尊称王。

剩下的二人是地主,双双霸占住了野指林,身高八尺,威武魁伟,黑脸膛,络腮胡,兵器乃是一根降魔杵,匪号由此出来了,叫“黑金刚”郝武。最后一个姓谢,活像负着一油水四荡,哈!一点也不错,谢标的外号就叫“一篓油”!那分别站在一旁观望的三个人又是谁呢?他们即是被称为“侠义”门中的人。身穿月白布衣的乃丐帮长老“万里穷神”欧阳丁,头戴纶巾,身披儒衫的是“铁笔圣手”杨智人,手中握着一支细长竹竿的,则是“洞庭钓夫”崔达三。“七位瓢把子,我们兄弟也来了。”

董方亮左于盾牌一扬,立即来了一个下马威,右手连珠地打出四颗钢珠,不论大小,不分彼此,宫廷侍卫每人一颗!“二位寨主,对不起得很,同为事出突然,我们不得不在此地动手了!”“海马”周得势双掌一错,身子一挪,让出了一个空档回答着。

吕方程毫不迟疑,顿时飞抓一抡,也加进了战围之内。

“叫五更”董方亮所发的钢珠,它大小犹如李子,它色泽也犹如李子,而他,在来进场子之前,在连续奔跑之间,就已经打了出来。虽统势劲,虽然力猛,但却失去了准绳。

再说,势一劲,力一猛,钢珠在半空中飞泻,就有破风之声,就有黑线贯连,躲它,挡它,都不太费事。果然,钢球失去了功效.一颗颗跌落在尘埃里面,不过,若是一旦被它击上了,那必会筋爆,粉身碎骨!够热闹,够激烈,原来是群殴之状,如今分开来了。

刘介雨生得精壮,他的功力非但是这一行人之最,而且也是这一行人之头。圈过了“黑金刚”郝武的降魔杵,和“一篓油”谢标的双刃铛,又把新进来专打暗器的董方量也给揽了过去。自从“南天一剑”挂冠离去之后,他名正言顺地就爬升上来了,成了总领班,诰封四品位。做和尚,除了早晚念经礼佛,平时就无所事事了,刘介雨生性好动,若叫他打坐参禅,那真比杀了他还难过。因此,整日耽在“武备堂”中舞棍弄枪,无意间却把武林驰名的崆峒刀法练得有七八成火候。无心的学,有心的拖,刘介雨的戒刀一经施展开来,犹如匹练倾泻,犹如布幕缭绕,只见银光闪烁,对方之人焉是弱者吗?“黑金刚”郝武,人如金刚之巨,杵若韦驮之宝,人巨杵沉,是以专门招呼上三路,老虎搏名兔,泰山盖顶。“一篓油”谢标,形像妇孺之巧,铛逾鱼鳍之险,人巧铛利,足以专门招呼下三路,叶下撩挑,波生脚底。“叫五更”董方亮的盾脾撑得像雨伞,扬得如荷盖,钢球发射若冰雹,外弹犹寒星,压迫着对方,牵制着对方,威胁着对方!第二对。

“八卦散手”用的当然是手、是掌,地接战的乃是莽牛山的二位寨主,使熟铜拐的李茂、命名锁链钢锥的韩勇。八卦门门的门派虽然不大,但声色却足不薄,黄振华的双掌一见挥动,欺天蔽日,认筋拍穴。黄振华身形一经展开、游移溜滑,穿梭绞插,左右都是人影,四处俱生掌风。“截江獭”李茂也不是好吃萝卜,他熟铜拐能钉能堵还能勾,一拐三用,这虽是水底下的兵刃,但在陆地上使起来一样得心应手。“避水狯”韩勇在水中能伏上三日三夜,的确是一条蛟龙,那在岸上会成一只旱地鸭子吗?不会不会,他锁链钢锥可以正面直击,也可以左右甩动,能锁能缠,对方一旦被他困住,镔铁榔头立即派上用场!昔日绿林巨寇柯志平,如今的身份转了一个大圈子,变黑为白,化盗成吏。他的对手是癞象岭大王金大鼻子和窦小眼儿,面对着眼前同道.更是张扬不得,因此默默地接战着,静静地应付着。青海、古名鲜水,又名西海,土语“库库淖尔”。

青海境内种族繁多,四方杂居,但是,游信池一不是蒙,二个是回,三不是藏,四不是汉,乃是维吾尔族的一支。是以,他有汉蒙回藏的长处,也有汉蒙回藏的弱点,坚忍、顽强!凶残、好胜和贪婪!游信池生长在青海湖中的一个岛屿,叫“海心山”。

海心山的居民深信青海湖乃是传说中的“弱水”,任何物体落湖即沉,本叶然之,毛羽亦然之,究竟如何,谁也不得而知!唯有诿之于鬼,诿之于神。因此,他们未敢轻易漂出青海一步,只有在严冬湖水结冰.才相继的踏冰而出,采购整年日用之品。海心山尤多庙宇,尤多喇嘛,是以游信池的技艺即传自喇嘛和尚。

正因为如此,他的用式就迥异中原,奔出一格。

周得势排行第三,一般人多以“海马”周三呼之。

他与“草上飞”吕万程联上了手.二人皆以轻功见长,一近一远,相互配合,缠斗着这西域人种。好壮大的场面,好猛烈的鏖战,兵刃耀眼,叱喝震天,劲风呼啸,尘土飞起……双方势均力敌,而且功力相埒,因此陷人了苦战!

有道是“矮子壮肠多”、“一篓油”谢标果真是外油内油,城府最深,他见久战不下,顿时用上了心计。“‘假和尚’,你这个人恬不知耻,既然是勘破红尘.为什么又还了俗。莫非是吃不了苦,受不了难,还是不耐裘寒枕冷的滋味?”刘介而最怕人家提起这件事情.他听了不由火气上升,立时牙齿一咬,狠声地说:“吃不了苦也好,受不了难也好,这是本座自身的事,又与你何干?”“这件事本来与我无关,你作贪恋荣华,甘作清廷鹰犬残害同胞,那就与我有关了!”谢标说得正气昂然。

“哈哈哈……”齐介雨突然笑了起来,因为他抓到厂对方的辫子,说:“我看恬不知耻的该是你们这群强盗。俗所说:‘人往高头,水往低头。’享荣华,图富贵并没有什么不对,我的任务是在维护治安,而你们,抢夺掳掠,这才是残害同胞,危扰良民!”“这没有什么可笑的。”谢标还之以颜色说:“不错,我们以抢夺掠杀维持生活,但是,抢的是贪官污吏,掠的是奸商巨憝,至于杀的嘛,就是你们这些忘祖背宗的人!”第二对的李茂也展开了话锋,他轻蔑地说:“黄振华,八卦门原是名门正派,以往,彼此若是遇见了我们还都称呼你一声‘黄大侠’,而如今,唉!呸!”黄振华应口个得,他面孔泛起了红云,果然有些汗颜。

“小眼儿”窦云先眼睛一睁,他说:“柯大头领,你呢?我们以往是同道,是弟兄,现在却成了对头,成了冤家.何如觉悟吧!放下屠刀,重返旧日的阵营。”

柯志平也是闷声不响,他认为不说为妙,不然,就会引出对方更难听的话来。如今轮到“海马”周三了,他说:“喂!阁下,你总不会没有名字吧?”游信池听了显然地说:“当然有,本大人姓游名信池。”

“什么大人小人的?”周得势不屑地说:“这里Q华夏.这里是中原,你这化外之人一律都是奴才!”游信池虽然东来不久,但却在宫廷中学到不少知识,也习了不少诀窍,他冷冷地说:“嘿!如今天下,正是化外之人的天下,满洲人在神州做皇帝,称奴才他该是你们这些汉人了!”这句话很凶,很重,它引起了站在一旁杨智人的忿愤,他接口说:“就因为满州人在神州当了政,凡有良知的汉人们不管在朝在野,为正为宄,都该同仇敌忾,念兹在兹,克兢克业,无不为反清复明在努力.在图谋!”这话虽然在反驳游信池,但双关地,也是在点动刘介雨他们!

“真是痴人说梦话,你们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

“是吗?”杨智人已经动了无名火,他说:“那就先除去你们这些清廷鹰犬,满清走狗再说了!”话声一落,立即也从衣袖中亮出一支铁笔,略一晃动,趁势直指游信池的面门而去!杨智人一出手.欧阳丁顿时朝向崔达三说:“钓鱼的,我们也别闲着。上吧!”“好。”

两个人遂分别地加入战围之中。

为民族,为体系,黑白两道就这样破例地加上了同一条阵线。

刘介雨他们已经遭对方的言语相激相嘲,在心理上受到了部分的影响,如今又加上了这三个中力军,哪里还抵挡得住?且不说对方人多,就算单打独斗,也来必是“铁笔圣手”三人之敌手。

是以,三招五式下来,四个人都相继地败了北,跌坐在地!

“我不杀你们。”杨智人隐起了铁笔说:“把东西给拿下来吧!”

“什么?”这句话使刘介雨感到惊奇,他说:“也要动夺这批银子?”

“有何不可?这是釜底抽薪。”杨智人冷冷地说:“失去了它,你们就回比了朝廷!”“你可知须这是什么?”

“当然知道。”杨智人说:“这乃是三十万两银子等值的黄金!”

“那你又可知道这些黄金的去处?”

“用途呢?”

“不是官员的薪俸,就是士兵的粮食。”

“错了,它一不是官员的薪俸,二不是士兵的粮食,乃是淮阳一带灾民济赈之款!”“嘿!信口开河,脱身之计,我才不上你这个当!”

“那你可知道黄河决口?”

“听说了。”

“可知道灾民成千上万,无家可归?”

杨智人略一迟疑,然后说:“也听说了一些。”

“这就是了,黄金正是救灾之用。”

杨智人的意志有些动摇了,他说:“真是这样?”

“一篓油”谢标恐事有变,他焉肯白费心机.把已经到口的肥肉给弄丢了?因此不容刘介雨再度回话,立即接口说:“利口辩舌,全属谎言,别听他胡说八逍,有所蒙混,这是攫人弱点,认人错觉之词!”志同道合,相互关图,“截江獭”李茂搭上腔说:“不错,出卖祖宗,腆颜求荣的人的话岂可相信?”“唔-一说得也是。”“洞庭钓夫”略作思维说:“刘介雨,识相一点,把你们身上的布包解下来吧!”三十万两银等值的黄金约有三千余两,他们分成四包,有的背在背上,有的缠在腰间。“办不到!”刘介雨毅然地说:“头可断,血可流,除非你杀了我们!”“你以为我不敢?”崔达三钓竿又是一抖,飞箭般地点向刘介雨的咽喉,说:“我就杀你这个逞暴是非,侮祖辱宗的东西!”“住手!”

一只蓝鹤由空中回旋而下,喔!不!一条青龙由空中翻腾而下,到底是什么?因为速度大快,谁也看不清楚,直到崔达三的钓竿等遭到阻碍急落而回,直待那个物体岳立渊伫站立在地的时候.才知道乃是一个身穿蓝衫的年轻人!“啊!会是你!”

刘介雨感到有些意外,他惘然不解地说着。

他是谁?他当然是隐在树间的麦小云了。

崔达三稳住了晃荡的身子.回过了倒转的钓竿,加注真力,竿尖扩散如桨如栩,竿身颤动似棍似椠,挟着风,啸着声,猛然抽向麦小云的前胸!“乘人不备,骤施冷袭,算得了哪门子英雄?你就试试这一式!”

快是够快了,但岂会快过麦小云的“千佛手”?猛是够猛了,又岂会猛过麦小云的“磐石功”?果然,一句俗话确切的给印证上了,那就是“立竿见影”!

只见麦小云右手模糊地动了一下,顿时网罗住了那支钓竿,然后功发劲吐.透过竿身,传人崔达三的掌中与体内。真力回转如潮水,似电流,它无形地在这根导体上曾经传来传去。当然,一方是步步进*,一方则节节败退!人的功能是无法勉强的,虽然崔达三再三努力,起先,他脸红,继之,他气喘.到最后,他须发俱张了!麦小云不为已甚,他适可地松下了钓竿,不然的活,必会震伤对方的肺腑。胜败优劣,表面上看来似乎没有结果,但是,场子中的人全是行家,他们见一个神闲气定.若无其事,一个则像大病初愈,萎靡不堪,肚中不由雪亮了。“你……你也是宫廷内派下来的人?”

麦小云摇摇头说“我不是。”

“那你……”

“在平时,我不反对你们劫持清廷的银两,也不阻挠你们惩诫大内的鹰犬,但是,这次不行!”“为什么?”

“因为我从淮安来,淮安地区黄河泛滥,哀鸿遍野,刘介雨所说的话应该可信。”“我不相信。”“一篓油”谢标又大怂恿了,他说:“这个人一定也是刘介雨他们的同堂,郝武,财宝当前,人家不要,我们下手!”“是。”

一个是提起了降魔杵,一个挥动了双刃铛,但是,尚未见盖下刺出,三件兵器即已经脱手而飞了。这一下又震惊了在场的人,除去崔达三和刘介雨几人以外,因为他们全和对方动过手,深悉此人技艺和功力。“你……”谢标一脸彷徨地说:“你是谁?”

“在下麦小云。”

“啊,云天青龙。”

白道上的三人彼此互望一眼.然后默默地走了。

黑道中的一群人共同交换一下意见,也各回各的山寨去了。

“四位,你们也可以上路。”麦小云语深意长地说:“希望能好自为之。”“谢了。”刘介雨双手一拱说:“我也替淮安一带的灾民感谢阁下的盛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