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家仇身世

枯井也即是古井,古井不波,麦文岳已经没有势利之心了、不然,他又何必隐居在这个无人注目的小渔村呢!

“为什么呢?”

“你可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吗?”

“什么样的人?”珠娘迷茫的说:“他们难道不是李村的团练吗?”

“不是的。”

麦文岳紧紧凝视着他爱妻云佯的秀发、柳状的黛眉、谜惘的星眸和那芙蓉般的粉脸,久久又久久,莫非他心中已有所感、已有所觉?

“那是什么人呢?”

“他们可能就是太湖中的水贼,除了李四拘以外。”

“啊……”

“所以东西不能给他们,给了他们就是用以济恶、助荮,邻近的渔民更是得不到安宁了。”

“那该怎么办呢?”

“门前只有二条路可行。”

“是哪二条路?”

“第一,把那纸秘藉给毁了;第二,将秘笈篡改一下,那这份武学秘籍也就失去它原有的功能和价值了。”

“这不是焚琴煮鹤、暴殄天物、太过可惜了吗?不必了,也来不及了,快将它献出来吧!”

语声的后面,紧接着有四条人影由墙外头掠了进来。

麦文岳听了心中一惊,他猜测到对方的身份来处,也预料到对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但竟然没有想到他们会来得这么急、这么早、这么快。

“珠娘,熄灯!”

麦文岳一个箭步,随手抽出了挂在墙壁上的宝剑,纵身由窗口跃了出去,而珠娘也在这个时候将书桌上的灯火给扇灭了。

屋于立时漆黑一片,而院子中的月光却不时的由彤云的隙缝中洒下来,时隐时现,奋力的挣扎不休!

麦文岳举日一望,见那四个人正是白天*着李四狗来硬讨翡翠玉如意的那四个汉子!

“怎么?硬索不成就拟强劫?”

“就算是吧!”

其中一个中年汉干说。这个中年汉子能言善道,白天也都是他的主意和话语,可能就是四个人中之首。

“你们是太湖中的水寇?”

麦文岳想肯定-下自己的推断,以便作这支翡翠如意嗣后去处的打算,是以剖白的诘询起来了。

“住口!”那个汉子强声说:“不是水寇,是太湖中的好汉,英雄豪杰!”

麦文岳不禁轻声笑了起来。

“英雄豪杰乃拯救人民于水火,而你们……”

“我们只想赎回那艾翡翠玉如意而已!”

“哦!”麦史岳迟疑了一下说:“那你们是哪一帮的好汉?”

果然,居住在太湖之中的人们不全是依靠打劫过活的,他们也有自食其力的,一如湖旁村庄中的百姓。

“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的水寨就在西洞庭山……”

太湖中最大的岛屿就是西洞庭山,然后是东洞庭山,但东洞庭山却属于一个半岛,东面连接着陆地。

“洞庭四恶!”

“呸!洞庭四杰,本舵主就是四位寨主麾下的‘飞桨队’舵主卓大川。”卓大川用手指-指在旁的那一个人说:“他是‘破浪队’舵主吴世武。”

卓大川报名的目的无非为了胁迫、为了恫吓。

麦文岳的料想果然是猜对了,洞庭四恶就是太湖之中的强梁、水寇,渔民们见之眼睛、闻之头痛,遇到了,更会心疼万分了,因为这一天必将白做了,这吸血的蚊、这食髓的虫!

奈何对方不吃他这-套,只听对方淡淡地说:“那对不起得很,你们的愿望恐怕要落空了。”

卓大川的脸色一沉,声音一变说:“怎么?你是不是不交?”

“我为什么要交?”

“这是我们的东西!”

“怎么说?”

“太湖乃是我们的地盘。”

“哼!这就笑话了,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太湖是你们的私产吗?”

“虽然不是,但我们却居住在太湖之中。”

卓大川大发谬论,他搬出了不成理由的理由!

“可是居住在太湖之中不止你们一伙,我若是将这支玉如意交给了你们,又如何向其他的人交待呢?”

“这个简单,谁敢再向你要这支玉如意,你就叫谁来找我们也就是了。”

“那我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这么说你是一定不交了?”

“套用你刚才说的那一句话‘就算是吧’!”

卓大川冷冷地笑了一声:“嘿!有道是‘有人死要钱,有人要钱死。’你大概是属于上一句的人。”

麦文岳也是冷冷地说:“不见得,恐怕是你属于下一句的人呢!”

吴世武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他急然接口说:“何必与他多费唇舌,打倒他不就一下百了了吗?”

卓大川却右手一抬继续说:“你别以为学过三扪二式,倚仗着花拳绣腿在太湖地区不一定管用呢!”

其实,他还真顾忌着对方的功力,自麦文岳搬来了桑头渚定居以后,他们就没有来过这个小渔村。

麦文岳焉会屈于威武?他淡淡地说:“管不管用,要等试过了才知道。”

“好!这是你自己*出来的,可怪不下人家啊!”卓大川狠下心肠,咬着牙齿说:“二位头目,上去把他给料理了!”

“是!”

两个小头目分水刀一摆,就一左一右攻了上去。

麦文岳宝剑微摇,轻描淡写的就和他们打在一起了。

他的功力果真不浅,哪一个小头目会是他的敌手?只不过是二招二式,彼此之间的胜败立见了。

麦文岳身形从容,麦文岳剑气如虹,而对方却进退局促、手脚忙乱。

卓大川眼见情形不对,他顿时又出声招呼了。

“吴舵主,一起上!”

“好。”

吴世武欣然应了一声,这不正是他的心愿吗?

两个人又双双攻下上去,这样一来,势已均、力也敌,因此,但见剑光熠断,辉映昏月;因此,但见剑气霍霍、森冷*人。

但是,二四得八,八把分水薄刀也有他们独特的方式、诡异的刀招,这水中刀刃既阴且损、轻中带便、快中见锐,它灵活似鳗,它狠毒如蛇,它滑若泥鳅,它犀利仿佛鲨鱼口小的尖齿,能刺、能吹、能推、能撩……

虽然,麦文岳的功力仍在对方四个人之上,但他的心中有着挂虑,行动难免有了牵制,剑招也就受到影响。不过,虽有牵制有了影响,那只是牵制一时,影响一时而已,落败还不至于,待他心情一旦稳定下来,卓大川几个人绝对讨不了好去!

奈何,奈何呀!麦文岳所挂虑的当然是他的爱妻珠娘,而隐蛰在书房中的珠娘也怀着怔忡的心情挂虑着她的夫甘。她忧戚、她忧郁、她焦急,她全心全意的、目不稍瞬的观看着麦文岳行动,注意着麦文岳的安危,及见到她夫君萎缩,及见到她夫君脚步凌落,她再也沉不住气,不由抱起书桌上的玉如意走了出来。

“相公,就把玉如意给了他们吧!”

“不行,你快进去!”

麦文岳闻声心头不由一个怔愣,他旋即回首喝阻了。但是,事情却从此糟了,在他心头略一怔忡的时候,在他回首些微疏神的时候,吴世武已经乘机一个箭步,峨嵋尖棘立时划过了对方的左肩。

“玉如意!”

卓大川喜色盈面的叫了一声,他身形回转,随即掠向书房门口而上。

麦文岳-个踉-,然后勉力停住脚步,再次凝神吐气,顿时右手打横,二尺龙泉就朝对方的颜面疾刺而去。

“珠娘,进去……”

他心浮了,他气躁了,又在微一分神的时候,卓大川甩过来的刀锋再次伤到了他的左大腿。

“相公,我求求你……”

珠娘哭泣了,珠娘衰号了,她哪里还说得下去?

卓大川油溜贼滑,分秒必争,他有罅即钻,有缝立汇,总是挖空心思,一步一脚向珠娘那边蔓延过去。

麦文岳振作而起,他再次吐气,任它汗在淌,任它血在流,奋力的劈出一剑,指问对方的面门,指向对方的心胸!

“珠娘,你走……找大哥去!”

他口中的大哥乃星杭州城内的守备,姓何名其恒,他们同是三榜武进士,也是换贴的磕头兄弟。

“不……我不……我要伴着相公……”

珠娘珠泪满面,珠娘引鹃哀啼,她不想走,她不肯走,她愿意与她相公死在一起。

“在地愿作连理枝。”这句谚语大概是由此悟出来的吧!

“哈哈……不错,情探意重,这才叫同命鸳鸯!”

卓大川岢薄的嘲笑着、讽刺着,没有理性的小人!

“珠娘,走呀!”麦文岳激动了,他愤怒地吼了起来:“快找大哥去,你难道忘记圣入之书、前贤之言‘一路哭何如一家哭?-人死不叫全家亡。’你要知道你身上还怀着麦家的骨肉!”

珠娘震动了、惊着了,她毕竟是有理智、有见识的女人,不错,一路哭何如一家哭,宁可-人死,不叫全家亡,化悲愤为力量,粉脸一柠,贝齿一咬,竭力平息着汹涌泛滥心湖说:“好!相公珍重,珠娘这就走了。”

卓大川已经被麦文岳刻意给缠住了,他脱不得身,不由也急得大声吼叫了起来:“挡住她!”-

个小头目立即窜了过去,他递出了水分薄刀,珠娘本能的也奋然的举起了手中的那支玉如意朝前-撩。

“叮!”的-声脆响过后,小头目的薄刀把握不住,飞了,而珠娘手中的玉如意也收不住势,跟着飞了。

“追!”

卓大川嘶喊着,但珠娘已经迅速的退进了漆黑的房屋之内了。

麦文岳仍然在浴血、仍然在拼命,但心头的大石却已经放了下来。

“有水贼在打家劫舍?”

“我们进去看看。”

好几条人影又由墙头上掠了下来。

“哼!恃强凌弱,你们是谁?说!”

一个锦衣汉子再次喝叱了,因为刚才墙外说话也是他的声音。

卓大川一见来人声势不小,他嘴里还敢回口?顿时随口说:“我们走!”

他奸诈、他狡猾,尚未听到同伴们的回音,也不等待同伴们的身影,就一溜烟翻墙而去。

幸亏对方不明究里,-时犹豫难决,吴世武二人才也分别逃了出来。

麦文岳原是憋着一口真气支撑着,如今经此援手,他反而涣散了、崩溃了,人就软软瘫了下去。

“别追了,救人,救人要紧!”

大慨有人想出来追赶,那个锦衣大汉又出声阻止了。

话分二头。珠娘一隐入屋中,虽然里面是晦黯异常,但是,她地形熟稳,她摆设清楚,胡乱的在卧房中抓起二件衣衫,随意的在箱柜内捞了一把银子,还带上了未出世孩子镌名的银锁片,就这样由后门逃了出去。

她也是憋着一口真气,惶惶的急奔了一个多的时辰。但是,人到底是人,而且,她是女人,而且,她是腹中还怀有九个多月身孕的女人,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准又能呢?她已经不知道寒冷,她也忘记了饥饿,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天爷却又霏霏的下起了雨来,唉!

寒冷,她还不在乎,饥饿,她也挨得下去,珠娘堆以忍受的

并不是这些,那是什么?是腹痛,而在这个时候,她肚子却一阵阵的痛了起来,真要人命呵!

这里“要人命”有两个含意,-个是在亡命时候肚子痛会延误时间、耽搁行程,万一卓大川他们蹑后辍了上来,就能要人性命;第二个含意却比较单纯,那只是肚子在剧痛时候也一样的能要人命,很多人都有这个经验!

幸好这里已经到了莫干山区,幸好山脚下的小路旁有一座山神小庙。

珠娘身心感到疲惫、困乏,但她的灵台却是清明异常,知道这是运动过了度,知道这是冲到了胎气,就万分艰辛的挨进了山神庙山,痛楚异常的倒卧在神桌旁的稻草里。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凑巧,刚巧不巧的在这个腹痛难熬的时候,却有一座山神庙,祭桌旁边却有一堆干稻草,不然,她纵然不累死,纵然不饿死,必会冻死,至少孩子会!

疼痛加剧了,汗水狂流了,珠娘就是猛握着拳头,就是紧咬着牙关不叫人给昏眩过去,万一昏迷了,说不定什么都完了。

苍天保佑,哦!山神保佑,没有多久,“哇!”的一声叫了起来,是孩子出世了。这苦难的孩子!

珠娘立即替孩子断了脐带,随之包上了抓出来的衣衫,并且给挂上了那块铸有“麦小云”三字的银锁片。

银锁片,麦文岳在珠娘珠胎暗结的时候就已经给打造好了,不管这第一个孩子是男是女,他都叫“麦小云”!

是男孩子,珠娘芳心之中是喜里带忧、忧中带喜,她初为人母,焉能不喜?她前途茫茫,怎能不扰?这些暂臣不说,主要的是眼前苦难还不肯轻易的放过王氏珠娘,因为,这个时候,肚子竟然反常的又剧烈痛了起来。

人不是铁打的,没有吃,没有喝,珠娘实在是够坚强的了,这次她万难再支撑下去了,一口气悠悠的吐了出来,一缕魂悠悠飘了起来,不得已啊!

朦胧中,迷惘里,幸亏意志果毅,她醒了过来,清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她的孩子,孩子大哭,她怪自己糊涂,她怨自己失慎,她更恨自己怎么会这么疏忽?孩子的衣服没有裹好,孩子的脐带没有咬断,还有,孩子颈项上所挂的银锁片也已经失落了。

珠娘又再次整理一番,匆忙的,慌乱的,东西丢了也罢,以后再买,再打造一块也就是了,性命要紧,性命丢了那就什么都完了。

她又走了,这丧家之犬,这漏网之鱼,背着朔风,顶着细雨,怀中紧紧的搂着孩子,是那么的吃力,是那么的倦怠,但不走行吗?

活下去,她要活下去,她要将孩子、麦家的香烟抚养成人而活下去!

杭州终于到了,好不容易呀!杭州乃是浙江省的府会,热闹而繁华。珠娘简洁的整理一下散紊的青丝,刻意的拉平-下绉叠的衣衫,到府台衙门去找守备大人,焉能脏乱得像一个女叫化?自己的颜面或者可以不要,但何大哥呢?嗣后就难以在别人面前固她而抬头了。

麦文岳以前曾经偕同珠娘来过此地二次,是以不用探询就摸到了杭州的府台衙门,衙门外面有四个盔甲明亮的兵勇持着长枪在戍守着,这就是守备人人何大哥的部属!

珠娘平静了一会激荡的心湖,然后缓步挨了过去:“这位大哥,我想谒见守备大人。”

珠娘的神色有些畏缩,珠娘的心情有些紧张,此一时,彼一时,缅怀从前,她也是一位堂堂的守备夫人哩!

“你……你要晋渴我们的守备大人?”

那个被问的兵勇更是感到惊异了。

“是的。”珠娘振作了一下,矜持了一下说:“我要找何其恒何守备。”

应该这样,丈夫当时的职位相等,身份相同,而彼此之间又交道莫逆,有什么好犹豫的、紧张的、畏缩的!

“何守备?”那个兵勇笑了起来。他说:“我们守备官讳李忠修,你要找何守备呀!何守备早在几月之前被调到边陲去了。”

意虽轻视,语却随和。

何其恒果真是-个“何其恒”?他已经遭到汹涌的、诡谲的官场波涛所排挤而被外放了……

“嗡!”的一声,珠娘耳中听到了很多蜜蜂,珠娘眼前看见了很多金星,天在摇,地在摇,房屋人物全在摇。不,不是的,它们都不在摇,所摇的只是珠娘自己的身子而已。

但是,她坚强,她决毅,她绝不让自己的身子倒下去,虽然是那般的虚弱、那般的脱力……

“谢谢这位大哥。”

珠娘颤抖的迈出了步子,踉跄的、蹒珊的、踽踽的……

所幸孩子乖巧,他静静的睡着、甜甜的睡着,一点也不烦人。

“天下之人,难道就没有我王氏珠娘立身之地,容身之所吗?”珠娘嚅嗫着、呢喃着、自问着……

忽然,一道灵光闪过了她的心田,绍兴不是有一位远房的表姐在那里吗?虽然久未联系,虽然不知地址,但这总是一个希望呀!

王珠娘振作了一下精神,又踏上了茫茫的天涯路。

绍兴到了,不!绍兴尚未到呢!它尚差里许的路程才能抵达绍兴的城门,珠娘抬眼观望着绍兴的城墙,脚下顿时一个疏漏不稳,就跌坐在尘埃之上了。

“阿弥陀佛,女施主莫非身有病?”-

声宏亮的佛号声由大路的后方传了过来。

珠娘却没有力气回头,她只是喘息着、喘息着……

一个青年和尚快步走了上来,他单掌凭胸的说:“女施主……啊!是麦夫人!”他感到惊奇,他感到突然。

珠娘闻声心头陡地一震,她猛然抬起了螓首,猛然睁圆了双眸,但樱口中却又猛然不起来。

“这位大师,你……你是……”

她有着迟疑、有着赧涩,还带有一丝不安的成份。

“贫僧一波。”

一波和尚双手合十为礼,恭敬的、庄重的。

“一波大师……”

珠娘还是迟疑着、含糊着,因为她一时想不起来。

一波和尚解释了:“家师法名上‘孤’下‘木’,驻锡在普陀……”

“哦!是圣僧。”

珠娘欣然叫了出来。

圣僧就是南僧孤木,是麦文岳在卸去冠带之后邀游山川时所结识的方外之交、忘年之交,他曾经在松云寺捐添一万两白银的香油钱,王孙公卿或者是达官贵人,每每都有这种手笔。

“麦夫人怎会……”

一波和尚未敢再说下去,因为下面的措辞颇不容易,说“狼狈如此”?说“潦倒如此”?还是说“困苦如此”?

“寒家遭受大变!”

珠娘的眼眶濡湿了,但是,她强忍着,就是不叫眼泪给流下来。

“哦!麦夫人暂且随贫僧去松云寺小住一些时候吧!”

“不了,多谢小师父。”珠娘羸弱的说:“我拟到绍兴城内找一位亲戚。”

“那小僧就陪麦夫人一起走吧!”

“谢谢小师父。”

“金华火腿、绍兴老酒、宁波咸货、奉化蜜桃、竽艿头。”这些都是浙江省境内的特产名产。

绍兴人善酿老酒,他们凡是生下了女儿,就开始酿酒了,将它存放在地窖内,准备女儿周岁的时候饮用,直至每年生日,甚至有珍藏到女儿出阁,是以叫“女儿红”。

“麦夫人,令亲他住在哪一条街道?”

他们一进入绍兴城内的时候,一波和尚随即就开口发问了。

珠娘却是惘然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这……”

“我们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往来了。”

珠娘不由歉然地说着。

“那你知道地方?”

珠娘依旧轻摇螓首说:“也不知道。”-

波和尚听了顿时怔了一怔,他无可奈何地说;“麦夫人,绍兴城内方圆不小,这样找人何如海底摸针?我想你还是到普陀住些时日,贫僧再下来慢慢的访寻也就是了。”珠娘惶恐地说,“这样不是太过麻烦和打扰令师徒的清修了吗?”

“怎么会?麦大人和家师彼此又是知交呢!”

珠娘实在也是走投无路了,就这样,她去了普陀,在普陀一住就是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之中,一波和尚亦曾经数度的过海去探访绍兴城中麦夫人的那位远房表姐,毫无消息,也去太湖桑头诸追查麦文岳的行踪、下落,结果又是石沉大海。

麦小云细细的听完他母亲艰苦卓绝,曲折离奇的种种遭遇以后,他不禁霍然跪了下去:“娘,是孩儿害苦了您、连累了您……”

麦夫人又一把将他拉了起来,她强自笑着说:“不,孩子,就算是吧!那也只是你的兄弟,对你,娘心中实在怀有一份愧歉、一份亏欠。”

“娘,您怎么可以这么说?”

“娘的心中的确是有这种感受。”

“原来就是‘洞庭四恶’他们,我若早知……”

“孩子,你遇到他们了?但为人要仁、要恕,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是的,娘,孩儿遇见他们二次,只薄施惩诫,第二次却将他们送去‘地狱门’了。”

“地狱门?什么是……”

“咚、咚、咚……”

是暮鼓,暮鼓响了,此起彼落的暮鼓声打断了麦夫人母子二人的谈话。

这祥和之音相互呼应,直透云霄,遥传海面,是太阳下山的时候了,是冕膳开动的时候了……

接着,佛堂大门再次响起了“哗剥”之声。

“谁?”

麦夫人只是随口的问问,凡是来“静心佛堂”走动的人不是智圆就是智空师兄弟二人,送米送柴是智圆的责任,零星杂事当然智方“义不容辟”了。

“小僧智圆。”

外面果然是智圆和尚洪亮的声音。

麦小云过去打开了房门,智圆和尚先朝他扮了一个鬼脸,笑了一笑。这个可爱的“大”孩子,不只大了,简直老了,但却没有人说“老孩子”,老小子倒是有的。

然后,智圆和尚迈进了佛堂二步,双字合十为礼,庄重向麦夫人说:“家帅恭请夫人和师叔-同过寺用膳。”

“不了,智圆,你跟你云师叔二人去吧!”

“娘,一起去嘛!”

麦夫人笑笑说:“娘习惯了,你去吧!”

“那孩儿也不去了,陪着娘在这里吃。”

“你要去,去同你一波师兄好好谈谈,还有智圆、智空他们。”

“孩儿尚有好多的话也要跟娘谈呢!”

麦夫人慈祥的、开怀的笑笑说:“傻孩子,日子长着呢!快,快去用膳,别让人家久候着你。”

麦小云迟疑了一会,莫可奈何地说:“那孩儿去了。”

他们双双的走了,麦小云随手带上了房门。

一到了外面,哈!智圆的神情又轻松了,他立即打开了话匣子,说:“云叔,你刚才是怎么啦?乱闯乱撞的,像一支无头苍蝇。”

麦小云不禁神秘兮兮地笑着说:“智圆,你不妨仔细的看看我,我是谁?”

“你是准?”

智圆和尚怔了一怔,顿时紧紧的看着麦小云好一会,他觉得对方竟然连说话也颠二倒四起来了,得了失心症?

“是呀!我是谁?”

“这还用问?你当然是师祖的徒弟、师父的师弟,我智圆和尚的师叔麦小云喽!”智圆和尚还之以颜色。

这回轮到麦小云怔住了,他呐呐地说:“对呀!我果然是麦小云……”

智圆和尚心头却是灵光一闪,他突然笑了起来,释然的说:“哦!你的意思莫非说无头苍蝇是我?是我撞了你?”

“那倒不是。”麦小云矜持一下说:“不错,我是麦小云如假包换的麦小云、有物可志的麦小云。”

智圆和尚摇头了,他失笑地说:“哈!云师叔,有人说:‘老而颠倒’,你今天怎么也颠倒了?真是的!”

麦小云也笑了一笑,他暂时不作解秆:“颠倒就颠倒吧,在辈份上,我比你老,这点总不会错吧?”

“不错,这点当然不错,但是辈份是辈份,年纪是年纪,你呀!你的年纪却比我智圆要小得多了。”

他和麦小云是从小玩到大,随便惯了,打趣惯了,弄得个没大没小。不过,这只是在私底下,在没有人的地方,若有他师祖、师父在场的时候,打死他,他也不敢,刚才在“静心佛堂”中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这就是了,辈份大比较持重,年纪大应该沉稳,二人彼此相撞,当然是不沉稳的撞了持重的了,那没头苍蝇会是谁呢?”

智圆闻言傻了,对方与他论老论大原来是有目的,他不由苦笑一声说;“云师叔,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会套着圈子扣人。”

他们边走边谈,没一会就进入了松云寺,经过了大雄宝殿,跨入了膳堂之内,-波和尚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了。

一波和尚五十左右,生得身广体胖、方方正正,随和而爽朗,他如今是昔陀松云寺中的住持。

“师父。”智圆一整脸色说:“麦夫人她……”

“哦!那待会叫智方送一些菜肴过去。”

一波一眼就看见了,那又何必非等智圆话落呢?

“是。”

麦小云虽然没有见过一波和尚,但看智圆的神态和话语,但见膳堂中只有一个人在座,他不是一波和尚又会是谁?

麦小云不由双手一拱说:“小弟见过师兄。”

一波和尚笑笑说:“怎么?出了一道门客气起来了?你以前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呢。”

“小弟初次……”

一波和尚尚未容他师弟说下去就接上了腔:“初次回来又怎么样?拜见了师父,不见见我这个师兄立即匆匆赶了出去莫非有什么事不成?”

他与他徒弟是一个锅里的饼,热情、爽朗,有着同样的神情和口气,只差口中没有说无头苍蝇而已。

“小弟见家慈去了。”

一波和尚不由犹疑地说:“你来的时候没有先去静心佛堂看夫人?”

“没有,小弟……”

智方一脚跨了进来,他向一波凭掌一礼,又转朝麦小云同样的微躬一下,就在膳桌上排上四副餐具,盛上四钵米饭,然后与智圆站在一起,他是先替师祖送饭去了。

“别说了,坐,我们用过晚膳之后再谈吧!”

麦小云对一波可未敢像对智圆那样随便了,智圆是晚辈,一波和尚是麦无名的师兄,算起来当然也等于是他的师兄,他怎么敢呢?

“小弟一到就让师兄破费,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又怎么啦?你出去只不过几个月功夫,回来就好像陌生起来了,换了一个人似的,不觉得见外吗?”

一波和尚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彼此真的陌生,对方真的是换了一个人,不过,由他们的语气听起来,他们师兄弟之间,平时情感真挚而融洽。

智圆、智方原是一脸正经。如今变成了掩口葫芦。

“谢谢师兄。”麦小云在一波和尚意示的地方坐了下去,那是上首,他一坐,智圆、智方也熟练的在下一方落了座。这大概是麦小云,哦!麦无名耽在此地的座位的情形。二十年的生活片断!

他生硬地笑笑说:“饭后小弟再告诉师兄一件大事。”

“怎么?江湖上又出了什么惊人的大事?你可不要为了骗吃而危言耸听啊?今日的菜肴不错呢!吃饭吧,师兄我也叨了你的光呀!”

一波和尚风趣的调笑着。

“小弟怎么敢?但这种大事却关系着小弟的身世。”

一波和尚瞪起了眼睛:“这话怎讲?莫非真的找到了麦大人,你的父亲?”

“那倒还没有。”

麦小云并非对一波和尚要隐瞒什么,掩盖什么?对智圆,他只是逗着玩玩,几次想说,都被一波和尚将话接了过去,如今又是吃饭的时候,而这件事说起来话长,岂是三言两语解释得清楚?也只打等用过晚膳以后再说了。

“那究竟是什么大事?”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一波和尚当然也不能例外。

智圆也想起来了,不知怎么搞的。云师叔这次回来,说话总是疯言疯语的。智方也有这个感觉,对方曾经问他的名字、智圆的名字,还有师父的法号等等……

“吃饭吧!唔——今晚的菜肴果真不错呢!凉了就不好吃了,师兄,我们开动吧!”

麦小云被一波和尚的豪气赶走了他的拘束、他的生疏,因此,他装起了胡羊,故意转而言其他。

“好,好,算你历害,等一会你若是言过其实,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一波和尚可没有麦小云的办法,只有暂时闷起葫芦。

松云寺地处普陀山顶,-般的善男信女体力不足、毅力不够,是以香火不盛,寺中僧众就只有一波和尚三人而已,孤木大师已经传下衣钵,万事不顾,闭室清修,麦无名虽然也是孤木大师嫡传弟子,但他并未落发,仅属外弟,寺内就未登录他的名位了。

智圆是采买、是厨师也是伙夫,他的手艺不错,咸菜烤笋鲜得很,佛手素香得很,十锦大团圆美得很,色香味果真无一或缺!

饭前没有酒,饭后却有茶,神仙般的日子。

一波和智圆净了口、洗了手,他们没有功夫跟麦小云蘑菇,必须去大雄宝殿例行的参拜、吟经和做晚课,智方却在收拾着,清洗着桌上的餐具碗筷。

麦小云籍机到处走走,熟悉熟悉此地的环境,说不定以后这里也会是他第二个家。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松云寺周围方圆虽然小了一点,但内中所供奉的神佛却是一个不缺。

晚课既毕,大家鱼贯进入静室中,静室中-灯如豆,宁静、和谐安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