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认”在咫尺

麦无名离开了桑头渚这个小渔村,他刚刚跨上二路相接的阳关大道的时候,就一眼看见前面有三个人在等候着他。

这三个人的其中两个他并不认识,但那无关紧要,他只要认识一个也就够了,就是因为认识那一个人,他才肯定对方等待的必是他了。

那另-个人是谁呢?他是石子材,“花花公广”石子材,石家庄的少庄主。

其中两个人的年纪都很大,他们没有七十也定有六十出头。

一个很矮、很胖,圆圆的头,圆圆的身子,没有头发,没有胡须,几乎连眉毛也看不出有几根。

他满头满脸都是红光一片,说他像是弥勒佛,弥勒佛却没有那么矮;说他像南汲仙翁,南极仙翁又没那么胖,那像什么?像球?像冬瓜?像蕃薯?对!就像一团大蕃薯!

另一个人的特征更加多,他长得很瘦、很高,一如旗杆,似竹篙,颧骨棱棱高耸,眼眶深深凹入,二颐贴齿、嘴吻贲突,简直像个骷髅头。

他的双臂长过膝处,二只手掌又特别的大,大得离谱,大得吓人,像是两把芭蕉扇!

哈!一高一矮,一瘦-胖,叫人又联想到了一对人,哦!应该是一对神,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像是准?像是庙里菩萨出巡,游行队伍中的谢将军、范将军,也就是一般人叫的“七爷”和“八爷”,像极了!

千万不要笑他们长得丑陋难看啊!假如你知道了他们乃是何方神圣之后,那就绝对笑不出来了。

远在几十年前这二位即已名震江湖,不!应该说是“名惊”江湖,因为他们喜恶随心、正邪不分,谁听见了,谁就会闭口噤声、暂作金人;准遇上了,谁就会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后来不知怎么搞的,他们却是相继失踪了,失踪了十多年的今天,又不知怎么搞的,他们竟然又在这里双双的出现了!

他们是谁?他们矮的一个叫“矮和尚”潘松秋,高的一个叫“催魂手”廖不一!

麦无名毫不迟疑地、毫不犹豫地也就是说昂然地踏上了阳关大道,别说他心中并无所惧,就算是怕得要死、怕得觳棘又能怎么样?想回头不一定会逃得了,要求饶也得走到人家的身前去,你说是不!

石子材一见对方走了过来,他就立即恭顺地叫了-声:“二位叔叔,他就是麦小云,翡翠玉如意就是在他的身上!”

他隐下“黑娇女”的事不说,因为他与“黑娇女’之间乃是私事,当然是公事为先,再说,公事成了,私事也就一并成了,不是吗?

石子材本来是随同龚天佑-起出动的,虽然龚天佑的辈份也是很高、功力也是很深,但几次会竭到这个后起之秀麦小云或不见败,却无奈人何!是以,他怂恿着廖不一他们,纠缠着潘松秋两个,因为廖不一他们二人的声名尚在龚天佑之上,因为潘松秋二人的功力也在龚天佑之上,就算他们一个对一个仍然奈何麦小云不得,但是,他们是“焦赞、孟良”,他们是“阿青、阿黄”,二人联手,任对方是天神下凡,那也必定准赢无虞!

话又要说回来,也不得不交待一声,廖不一他们失踪了十多年,匿迹了十多年,怎么会和石子材走在一起呢?因为,他们的情形也如龚天佑一样,重临讧湖,即受到石镜涛的礼聘,供奉在石家庄的福寿堂之中!

廖不一骷髅眼里精光一闪,他似乎有些怀疑的不是玉如意会落在对方手里,乃是怀疑龚天佑怎会完不成任务?

“小娃儿,玉如意真在你的手里?”

麦无名打从见到这两个怪人的长相以后,他心中就感到些许沉重了,不由搜索枯肠,不由追忆他师兄告诉他武林人物的形貌,或许不全清楚.或许不全明了,但多少有了部分底子。

“老人家,如果说晚辈从来没有见过那柄玉如意,你相信吗?”

石子材轻蔑地哼了一哼,他却抢先开了口。

“麦小云,你真的没有气慨,没有胆量呀!宁波城外北门道上,我亲眼看见你由大内侍卫手臂上掠走了个包裹,不敢承认?哼!”

“是么?”麦无名无可分辨地说:“就算你亲眼看见我由大内恃卫的臂弯中掠下了一包裹,但你能断定里面就是玉如意?”

石子材不由怔了一怔,却仍然坚毅地说:“当然是的!你敢说它不是?”

“我虽然也不敢说包袱里面不是玉如意,但它的确不在我的身上。”

“好吧!就算那柄玉如意当时不在你的身上,但是,以后是了。”石子材说得肯定,说得矫扬。

麦无名听了不由一怔,他说:“这又是怎么说?”

“你不会也忘记了杭州郭景阳吧!”

石子材谭榆调侃,石子材理直气壮。

果然,麦无名口结了,不错,且不管石子材他们是不是重去为难郭景阳,他该是这么认为,而自己也曾经答应过叫郭景阳这么说。

“好吧!既然你认定玉如意在我手中,那也只有随你了!”

石子材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麦小云,你终于承认了呵!”倏然,他声色惧历,不可一世的说:“那你就把它给交出来!”

麦无名淡淡地说:“如果我交不出来或不交呢?”

石子材霍然抽出了宝剑,冷哼一声说:“今日由不得你了,榨也要把你榨出来。”

麦无名为了探视桑头渚,是以他一未跨坐骑,二没带宝剑,而石子材虽然因摩不一他们不惯骑马也未骑马,但他的兵刃却不稍离身。

“那只有麻烦你动手榨了。”

石子材自付难是人家的对手,但是,-是见对方赤手空拳,似乎有便宜可捡,二是这次的靠山高得多了、硬得多了,应该不至于会像上次那般的出丑、丢人现眼。

“好!这是你咎山自取,可别怪少爷手下无情。”他长剑一震,随即攻了过去。

石子材艺业博杂,他除了家学渊源,凭石家家学,已足可睥睨江湖、傲视武林,而福寿堂中的几位供奉或多或少又皆传了他一招二式,只是他好游荡,只是他不长进,辜负了自己,也辜负了别人!

麦无名身形-动,二手一摆,也就与他战在一起了。

石子材今天是抱着破斧沉舟、孤注一掷的心理,依藉所占优势施出了浑身解数,务必要把对方伤在剑下,以便在二位叔爷面前显显他的威风,以便在自己心头吐吐往日积郁的怨气来。

霎时之间,剑光熠熠、掌影绵绵;霎时之间,-双白影,穿棱闪烁,蔚成奇趣,构成奇观!

麦无名的心中电转连连,石子材宝剑虽利,但还不放在他的心上,可虑的是后面二位人物,这二位人物,看他们的长相与特征,看石子材对他们恭顺谦卑的态度,胸中也已了然大致。这等魔头,几乎已成传说中的人物,自己何幸?竟会双双的遇上他们!

他不能怠慢,他根本不敢怠慢,立即吸入了一口气,双脚倒踩,手式倏变,运上了“须弥步”和“菩提掌”,先把石子材给料理了,然后才可专心一致应付后面之局!

石子材是剑走灵蛇、奇招连出,正在杀得兴起的时候,忽然瞥见一片奇幻的树叶轻忽的、巧妙的而且是不可思议的透过了这泼水难入的剑幕之中,直向自己心口上粘。

他大惊失色了,他心神震动了,立即拧身飘退,立即回剑围护,但是,那片落叶却似彬之随形,好像铁之见磁,躲不了,摆不脱,依然是彼此的相印了一下。

“啪!”的一声,响声清清脆脆,身形摇摇晃晃,石子材虽然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但已经是魂飞魄散了!

廖不一和潘秋松二人眼角瞟见麦无名的步法和手式,心中也自个震惊不已,身形俯冲,正拟出手抢救,却也是来不及了。

潘松秋方向一变,原冲向麦无名的身形改朝石子材而去,扶住了对方,慰问着对方。

廖不一的骷髅眼连连转动,他感到自己一人好没面子,不由沉下声音说:“小娃儿,你火速把东西交出来!”

麦无名略-调息,他要准备,他要预防,不亢不卑地说:“老人家,晚辈实在是无物可交。”

廖不一看对方的神色似乎不像有假,但石子材言之凿凿,龚天佑言之确切,他也只有这么认定了。

“小娃儿,你是*我老人家出手了。”

“你既然不予置信,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好,你要小心了。”

这二位魔头的个性一向是喜怒无常、好恶由心,而廖不一自始至终对麦无名轻声柔言,乃因为麦无名投了他们的缘,不讨他们的厌,如今为情势所*、立场所使,他不得不提起了他的二把“蒲扇”。

麦无名小心翼翼、慎重万分,周身运上了“菩提神功”,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的来临!

廖不-双掌一动,果然劲风无端刮起,果然行雨由地反飘,吹在脸上,隐隐作痛,打在身上,沙沙作响!

衣衫狂舞,亟欲离体而去,路草偃卧,紧贴地面不稍或起……

麦无名金刚入定,他任凭脸上切肤疼痛,他任凭衣袖癫狂飞舞,身形却似擎天之柱,屹立而不移!

廖不一眼洞中精光闪烁,心田里暗自赞许:“这个小娃儿果真是不简单呵!难怪龚老儿也会铩羽黯然而归。”

他蒲扇连挥,太阳为之失去了颜色,天昏地暗,人影模糊。

他身形晃动,旗杆头顿时左有的摇曳,数量陡增,真幻不分!

潘松秋皱起了眉头,皱起丁那只有三数根毛的眉头退了开去,托住石子材踉跄的步履退出了五丈开外!

麦无名则眯起了眼睛,他总不能让灰沙渗入眼睛,以免功力打了折扣,要知道“光棍眼里不揉沙子”的成浯,沙子若是进入下眼皮,那是准输无疑!

他左掌护胸,右掌挡敌,二眼神光闪烁,或左或右地凝视对方的掌影、身形。

不浮不躁,不为所惑,而又严阵以待、间隙不露,使对方无可乘之机!

廖不一不由地郑重了起来,也可以说是震惊了起来,他果然是无机可乘、无处可攻,忆自己纵横了江湖数十年以来,可以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而这样的对手竟会在几十年之后遇见,第二次出山遇见,而这样的对手竟会年轻如斯,出在少年!

蒲扇静止了,沙石也跟之静止了,太阳马上就展开了笑脸,空气虽是清新,但却冻结在严冬里,使人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们二人彼此面对面站着,第三个还是站着,像是二尊仙翁,像是二棵劲松,为人安置在那里,被人移植在那里!

四只手掌扬在半空,玉佛手向着巨灵掌。

四只眼睛对在一起,大眼睛瞪着小眼睛……

玉树临风,槁木向阳,他们是互不相让、互不相让。

麦无名自确定了对方是谁之后,他是小心再加小心,一点都不敢马虎大意,要知自身荣辱事小,师门威望事大。南北二憎,神仙中人,他艺出南僧,焉敢有辱师门?

瞧对方的神情,岳立渊峙,看对方的眼色,深邃若诲。廖不一心中千回百转,他挖破了心思都想不出来,想不出天底下谁有这个能耐调教出功力、心性二绝的小娃儿来?就算是天皇老子,也不一定会做得到呵!

他烦躁了,他浮荡了,右掌陡地又起,像泰山之击危卵,若老鹰之抓小鸡,没头没脑的直朝对方头顶拍了下去!

霹雳之声响自半空,呼啸之声起在周遭,他们彼此对上了一掌。

结果,结果是平分秋色、旗鼓相当!

廖不一站在原地。

他们二人好像是根本没动过手一样。

不懂武艺的人,他们当然不会用兵刃,学了武艺的人,他们就会佩刀带剑,但一旦在功力、艺业进入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之后,他们大多又舍弃兵刃不用了。

久久又久久,一刻又一刻,不动、不动、还是静止着不动,闷都快把人给闷死了。

这是黎明将至的步骤,这也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果然,狂飚连声呼啸,果然,沉雷相继爆炸,但是,雨过天晴之后,二尊石像还是二尊石像,二棵巨松依然是二棵巨松,默默地站在那里,静静地栽在那里。

廖不-的心中难过、惭愧,甚至于感到羞耻,凭功力,自己号称“催魂手”,凭天赋,上天赐给他二把“芭蕉扇”。今日里竟然连-个小娃儿也战不下来,难道真该封起来,真该冰起来?

石子材看得目瞪口呆,他现在才彻底的明白,明白自己的确是不如人家,不如人家多多!

潘松秋心中也是连番的震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他又皱起眉头,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

“小娃儿,我老人家不会趁人之危,也不会使用车轮之战,你还是将玉如意留下来,走你的路吧!”

“你们弄错了对象,那支玉如意在我的手里呢!”

不远之处传来了-阵清朗之话语,这话语乃是出在一个蓝衫年轻人口中。

阳关大道,不乏往来的行旅客商,一般的行旅客商见大路上有人殴斗相打,因事不关已,他们大致是绕了过去也就是了,正如此,谁都没有注意会来了一个淌混水的人、揽麻烦的人!

石子材抬头一看,他像是见到了鬼魅似的大声喊叫了起来。

“麦小云!”

这-声惊叫震住了场子中每一个人,包括那个被认成了“麦小云”的人在内。

石子材是左看看、右看看,他迷糊了,他困惑下,这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根本叫人分不出谁是真正的麦小云!

摩不-与麦无名二人愉瞥了一眼,他们依旧是不稍一动对峙在官道之中,要知道二军相对,尤其在势均山敌之下,切记心有旁惊,以免失去了机先。一个是疑云重重,一个是聊释心怀,因为,终于有出面担承

劫掠玉如意之人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个麦小云!

潘松秋迎上那个身穿蓝衫的麦小云,他也曾经前后观望、鉴别,心中感到十分惊讶,这两个人果然叫人分不出谁是谁来!二人年岁相若、二人面貌相同,难道真有两个麦小云?

“你叫麦小云?”

“不错。”

“你是说玉如意在你的身上?”

“是的,不过那是以前。”

潘松秋听了怔了一怔:“以前?怎么说?”

“因为我已经把它送回去了。”

“送回去?送到哪里?大内?安南?”

“都不是,是送还给它原来的主人。”

石子材一听不由在一边大叫了起来:“叔爷,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这柄玉如意乃是来自安南,一定是他心中害怕而虚言搪塞!”

“是吗?”潘松秋说:“麦小云!”

“你们难道没听说玉如意不列于贡品之内?”

“听说了也不能说它来自安南呀!”潘松秋说:“而且,传说也不一定是真。”

“传说是真。玉如意乃华夏之物,只是辗转流落岭南罢了!”

“谎言连篇。”石子材又叫嚣着说:“叔爷,你千万可别相信他呵!”

“唔——”潘松秋也自感到信疑参半,他说:“麦小云,我看你还是交出来吧!”

麦小云笑了笑说:“只要心地光明,神佛自在胸怀,老前辈,信与不信,全在你一念之间了。”

潘松秋沉吟了,犹豫了,石子材再次吼叫了。

“叔爷,别受他蛊惑呀……”

“好吧!”潘松秋无可奈何地说:“看样子我老人家也只有动手硬*了。”

他说动就动,顿时像一团蕃薯般地滚动了起来。

麦小云出道比麦无名早,见识也比麦无名为广,他一见到两个人的长相,心中即有所感,是以提高了警觉,一上来就踩出了“迷踪步”。

潘松秋是蕃薯,滚动中的蕃薯。

麦小云像狡兔,跳跃着的狡兔。

蕃薯越滚越快、越滚越急。

狡免愈跃愈疾,愈跃愈高。

顿时之间,这一边是满场乱舞,与廖不一和麦无名那一边之战截然不同!

狡免愈战愈见精神,蕃薯越打越觉惊奇。

潘松秋胸中煞费猜疑,天下事真是无奇不有、无独有偶,一时之间会冒出了两个麦小云,而这两个麦小云功力又皆精深敦厚、雄勃达练,这到底出于谁的手笔、谁的杰作?观容貌,他们亟似印自同一个模子,看招式,他们却又不属同一个宗系,真是怪事年年有!

麦小云心头-阵思量,焦本离盂,秤不离锤,这两个叫人谈之色变的怪物,相继隐匿江湖十数秋,而又双双踏入了江湖,石镜涛神通广大,竟然全皆网罗入他石家庄之中,真叫人实在难信!

廖不一已经知道玉如意不在这个麦小云的身上,他因之收起了真力。

麦无名眼见那一厢动了手,他不由地散去了神功,凝目注意着二方的情形。

一顿饭的时光过去了,一柱香的时光又过去了,如今已经进入另一个时辰了,而蕃薯与狡免还是彼此追逐着,彼此游斗着。

可笑呀!可笑,可笑他们把全副精神都融在战斗之中,连午饭都没有吃还没有人知道肚子饿!

太阳斜斜即将西沉了,彩霞在飞,昏鸦在飞,官道上的一团人影仍然在飞……

没有呼啸声,没有霹雳声,这与廖不一与麦无名之战又是截然不同!

什么事有起头,也必定有结束,潘松秋和麦小云之战也终于结束了。

共同之点出现了,是什么?是他们二人面朝面相对站立着,这就和廖不一及麦无名的情形完全一样了。

飞扬的灰尘渐渐地停歇了下来,但是,看起来仍然显得檬檬的,哦!黄昏时候了,黄昏时候天色当然是亮不起来。

麦小云仍在凝神戒备着,因为苍劲的潘松秋功力高似泰山。

潘松秋早已收敛起轻敌之念,这个年轻的麦小云艺业深如汪洋。

他叹了一口气说;“麦小云,能告诉我你的师承吗?”

“家师上枯下竹。”

潘松秋心中陡地-震,他脱口说:“北僧!是北僧的传人,难怪你的成就如许之高。”

廖不一也随口询问麦无名。

“你们二人源出一脉?”

麦无名摇摇头说:“家师法号孤木。”

两个老怪物听了俱都震惊万分,巧事怎么全会连在一起了?

廖不一低下了头,他似乎有失意的样子,口中喃喃说:“南北二僧,神仙中人……”

倏然,他抬起了头,朝老搭挡潘松秋说:“和尚,我们走!”

廖不一不管别人的反应如何,他掉头就走,潘松秋二话不说,默默地随在后面。

石子材心有不甘,但他又能如何?有!他狠狠地看了看麦小云,又狠狠地瞧了瞧麦无名,咬起牙齿匆匆的跟了上去。

烟消云散了,但夜幕却开始笼罩着大地……

麦无名抱起双拳说:“多谢麦兄援手……”

“哪里的话?”麦小云紧接着说:“事由小弟引起,说谢的应该是我。”

他们静静地对望下一会,默默地对望了一会,似曾相识,互具亲切,并日尚有二心相通的感觉!

当然,他即是他,他也是他,二人根本是一样嘛!

“那柄玉如意果真是华夏之物?”

“是的。”

“它的物主是在岭南?”

“是的。”

麦无名黯然了,他要找的玉如意乃是江南之物,这条线索由此断了。

可惜,他看得太过主观,他问得也太过笼统,不然,当会有所发现。不过这样也好,假如问出了岭南那柄玉如意就是江南那柄玉如意的话,那他又得迂回的重复追查一次,其结果还是一样,哦!不,多了一条南浔范力仁的线索。

麦小云心头忐忑,他急亟想问,但又是迟疑不敢开口,假如对方果真是他兄弟的话,那他身世就告大白,万一,万一不是呢?这个深渊、这个沉雷……他怕,他心中真感到非常的害怕……

“兄台也是姓麦?”

麦小云委婉的、轻声的问着。

“是的。”

第-个关即吻合了,麦小云的精神不由振奋了起来。

“大名是……”

麦无名瞟了对方一眼,心中却是感慨万千,乏力地说:“无名。”

他只是好奇对方的姓名怎会取得同他-样?而面貌果然也是十分的雷同,难怪人们多有误认了。

名字当然是无关紧要,麦小云随之再次问:“麦兄家居何处?”

“普陀。”

地区也是难作准则,麦小云只是安定着慌乱的情绪,缓和着激荡的心情,才作以上之问。如今,主要的关键终于到了,他不由感到紧张,他不由感到颤栗……

“麦兄……麦兄家中可有兄弟姐妹?”

麦无名摇摇头说:“小弟没有兄弟姐妹。”

果然,沉雷击响了,果然,深渊泛滥了,麦小云几乎震昏下,麦小云开始涡陷了!

最后,他鼓起最后的勇气,抱着最后的希望,幽幽地说:“那麦兄的叔伯堂房……”

“小弟家系人丁单薄,已经三代单传了。”

如今,麦小云所怀的美好憧憬幻灭了,这岂止是黯然,他崩溃了,他萎靡了……

麦无名心中突然无名的一阵跳动,他切切地说:“麦兄,你不舒服?”

“没有。”

声若蚊蚋,状似虚脱,麦小云犹如患了一场大病。

麦无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说:“小弟曾经邂逅了‘黑白双娇’姐妹,娴姑娘为麦兄日日倚阊、夜夜凭窗,望麦兄能过去探望她、安慰她。”

一提到沈如娴,麦小云颓唐的心情又回转过来了,他就是为了探寻身世,才不辞辛劳去了岭南,又因时迫切,以致不及转告沈如娴-声,他不禁深深地感到汗颜,深深地感到歉疚。

“多谢麦兄相告,小弟这就赶去沈家庄一趟。”

麦无名说:“天色已晚,小弟告辞了。”

“再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