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一声裂帛响起。

小雅的左肩头被划中了一刀。

衣衫弹裂,鲜血直流!

程小蝶奋力横向一枪,接住黑衣蒙面人双刀,疾问道:“小雅,你怎么样?”

小雅牙咬,顾不得包扎伤口,挥剑又扑了上来!

惜玉大叫道:“总捕头,我来帮你!”

程小蝶沉声道:“不行,你的任务是保护王大人!”

黑衣蒙面人狞笑道:“自己都已死到临头了,还能保护人!”

说着,长刀疾挥,一刀抵住程小蝶长枪和小雅长剑的联合攻击,向左一闪身,左手短刀已然划出。

程小蝶大惊,想避,但胸间一阵气血翻涌,双腿竟然有些发软。

她没有闪开!

小雅、惜玉惊呼一声。“总捕头!”

短刀深深扎进了程小蝶的左腿。

程小蝶银牙紧咬,突然丢开长枪,双手紧紧握住了黑衣蒙面人的左手腕。

黑衣蒙面人奋力回夺,想将短刀拔出来,但左手却已使不上力。

他左手一紧,长刀向程小蝶当头劈下!

“当”地一声脆响!

火光四溅。

小雅以长剑架开了他这一刀!

程小蝶一侧身,侧躺在地,右脚飞快地踢出!

“咚!”

黑衣蒙面人右肋中了一脚!

他不得不放开了短刀,踉踉跆舱地向后退去!

小雅厉叫一声,挥剑冲上!

方轮率领的红衣杀手们的加入,使杀手们鼓起了再战的勇气。

这些红衣杀手的武功都很高,姚顺天手下的青衣人们以一对一,也只能打个平手!

十几名红衣杀手分别围住了阿横、阿保,二人虽然铁拳每一击都能打倒一个,但立即就有一个补充上来!

杀手们再次占了上风!

战阵又渐渐移向了山顶!

一直在山顶的六十余名水师刀手们再也不愿坐视。

他们知道凭自己的功夫根本敌不过杀手们,但他们能拼命!

只见刀手们三个一组,五个一群,狂呼乱叫着扑进杀手丛中,挥刀乱碰。

他们的突然加入显然大出杀手们的预料,所以在猝不及防下,还真被他们杀死了十几个杀手。

但转眼间,杀手们就稳住了阵脚。

不过盏茶时分,这六十余名水师士兵已尽数被杀!

□□□□□□□□

杜望月与血手方轮仍打得难分难解,谁也捞不了谁的便宜!

小雅挥剑猛扑向黑衣蒙面人,战过四五招,她身上又被刺中了两刀。

虽然被刺的并不是要害,但因流血过多,她刺出的剑招已有气无力了。

黑衣蒙面人狂笑一声,一刀挥出。

小雅的长剑飞在了半空中。

刀光逆闪。

小雅身上又杀了三处刀伤,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黑衣蒙面人举刀横胸,一步一步向山顶走去!

惜玉,吴铁峰,于承志,岑啸虎,王少卿和身受重伤的姚顺天就在山顶。

程小蝶深深吸了口气,自地上捡起长枪,还未刺出,腹部已受了黑衣蒙面人一脚。

她被踢得滚了滚,躺倒在地,挣扎了几下,却已挣扎不起!

吴铁峰双手迸抖,打出四枚金针。

黑衣蒙面人右手举刀平胸,纹丝不动,左手下袖一挥,一卷,四枚金针。被卷住,落在地上。

岑啸虎虎吼一声,应身扑上。

黑衣蒙面人右掌一挥,岑啸虎惨叫一声,翻倒在地,口中鲜血喷涌!

王少卿对惜玉道:“惜玉,你保护金姑娘快走吧!”

惜玉道:“不!我的任务是保护大人!”

吴铁峰和于承志双双扑了上去。

刀光一闪。

再闪。

二人都惊呼出声,被碰倒了。

吴铁峰伤在左肋,于承志伤在右肩!

黑衣蒙面人一步一步向王少卿逼近!

惜玉右臂直伸,长剑对着黑衣蒙面人,左臂将王少卿和金小眉拦在身后,一步一步向后退。

惜玉道:“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刺你一剑!”

黑衣蒙面人道:“你收剑离开,我保证不会伤你。而且,会让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惜玉冷笑道:“你是不是怕我?”

黑衣蒙面人道:“你说什么?”

惜玉道:“你要是自信能杀死我,为什么还不动手?为什么还要用荣华富贵来引诱我!”

黑衣蒙面人怒吼一声,挥刀扑上!

杜望月看见山顶处形势危急,惜玉孤身一人很难阻住黑衣蒙面人,而自己又必经全力拼杀,方能击倒血手方轮。情急之下,大呼道:“阿横,阿保,快冲上去,救王大人!”

阿横阿保早已想冲杀出来了,只是围着他们的十几名红衣杀手武功实在是很厉害,冲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但听是杜望月的叫喊声,他们不觉也是心中大急,两臂之上忽然生出一股神力来。

“砰砰砰,呼呼!”

四条铁拳陡然间闪电似地抡转起来,将围住他们的红衣杀手一下击到六七个,再配以神妙的步法身法,他们已摆脱纠缠。

二人立即向山顶猛冲!

姚顺天手下的青衣人们也都发现了形势的危急,知道是到了拼老命的时候了。

他们渐渐地聚集起来,组成了一道防线,用相互之间巧妙的配合,顽强地阻挡着杀手们!

青衣人的人数在一阵阵的惨叫声中,不断地减少。

但杀手们的损失更大!

每倒下一个青衣人,同时也会倒下三个以上的杀手!

正在这时,山顶上响起一声刺耳的惊叫声!

惊叫声让所有人听了都是心头一震。不知不觉间,杀手们一下子停止了攻击,而青衣人们也不再冲上拼杀。

众人一起向山顶看去。

杜望月和不老书生也分开了,各自向后退了五六步!

刚刚还充满了惨叫声、喘息声、呼喊声、兵刃撞击声的荒野上,现在已变得一片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中,只有金小眉尖利的声音厉叫道:“爹爹——怎么会是你!”

黑衣蒙面人挥刀扑上时,惜玉已准备挺剑应战,一直半躺在地上的姚顺天却突然自地上弹了起来。

他双臂张开,平平地扑向了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手中的长刀无情地刺中了他的胸口。

自前胸一直刺穿到后背!

姚顺天的一双青筋怒张的大手也抓住了他的双肩!

姚顺天喘息着道:“你是谁?”

黑衣蒙面人冷冷道:“你去问阎王吧!”

姚顺天道:“其实,我知道你是谁,不过,我不太相信会是真的……”

黑衣蒙面人道:“那又怎么样!”

姚顺天的双手渐渐松开,声音也越来越低:“我………我要眼……看着……”

黑衣蒙面人冷哼一声,伸出右掌,用力击在姚顺天眉头,想把他推开。

就在这时,姚顺天突然大吼道:“我要看你的脸!”

说着,他已无力的双手猛地扬了起来,一下抓下了黑衣蒙面人裹得紧紧的蒙面黑布!

金小眉的眼睛一下瞪大了。

王少卿满脸的吃惊,满脸的不信!

惜玉也吃惊地瞪圆了双眼!

是他!就是他!原来他就是杀手集团的首脑!

金小眉突然尖声厉叫了起来——

“爹爹——怎么会是你!!”

□□□□□□□□

黑衣蒙面人,一直自称是梦幻之刀的黑衣蒙面人竟是金百年!

金百年会是杀手集团的首脑?

他为什么要陷害自己的女儿呢?

金百年挥起一掌,将已经死去的姚顺天打飞,静静地道:“不错,眉儿,正是为父!”

金小眉道:“爹,你为什么要杀王大人?”

金百年道:“眉儿,有很多事,你都不懂,以后,为父会慢慢向你解释的。”

金小眉道:“我现在就要你解释!”

金百年叹了一口气,道:“那你问吧!”

这时,杜望月、阿横、阿保已赶到王少卿身边。

不老书生也走到了金百年身边。

程小蝶、小雅、于承志、吴铁峰、岑啸虎在小文的帮助下,也挣扎着站起来,

慢慢走回到王少卿身边,各横兵刃,严阵以待!

金小眉两眼四下看看,突然,她盯着不老书生,厉叫道:“是他!那天去府里替我爹治病的医生就是他!”

不老书生道:“不错!老夫那天是专程送药去的!”

金小眉道:“我迷迷糊糊之中,杀了敬文,就是因被你的药控制了,对吗?”

不老书生道:“是的!”

金小肩道:“是谁下的药?”

金百年道:“是我。”

金小眉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金百年道:“因为时间不允许我们再等下去了!”

程小蝶道:“原来,你本打算与马提督结成儿女亲家,然后再慢慢地做他的工作,拉他下水,是不是?”

金百年道:“不错。”

程小蝶道:“可后来,京里传来消息,说皇上病危,所以你们等不及了,便设下新房血案,挑动马长山与你火拼,将事闹大,好逼他谋反,对吗?”

金百年道:“是的!”

王少卿忽然道:“你曾说过血案前一个月,你见过京里来的两位夫子先生,原来,他们就是来向你通报情况的!”

金百年道:“王大人现在才想通,实在算不上聪明啊!”

程小蝶道:“虎毒不食子,金百年,你为什么要利用自己的女儿!”

金百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说,我也没有害我的女儿,她仍然能享尽荣华富贵!”

金小眉道:“爹,你有万贯家财,为什么还不满意?”

金百年叹道:“孩子,你不懂,爹的万贯家财是怎么来的,干什么用的,你知道吗?”

金小眉道:“不知道。”

金百年道:“那些钱不是我个人的,只是我们的活动经费!”

金小眉道:“可你这样做,不是害了女儿吗?爹,你还只有我一个女儿啊!”

金百年道:“小眉,一个马敬文算不了什么!只要大计成功,王孙公子任你挑选!”

金小眉道:“可我只爱敬文一个!”

金百年道:“小眉,你不要这样固执!”

金小眉突然不说话了。

程小蝶道:“金百年,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在幕后策划、指使?”

金百年道:“我不会告诉你的,现在就算我说出来,你又能怎样?”

程小蝶吟笑道:“怎么,你以为你们已经胜券在握了?”

金百年道:“程小蝶,你可谓是机关算尽,伏下了三支奇兵,可是你大概绝对想不到我们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他顿了顿,又道:“你们现在已死伤殆尽了,交出王少卿,我可能还会留给你们一条活路!”

程小蝶道:“金百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第四支伏兵?”

金百年大笑道:“你手下那些水师能胜得过我们吗?”

程小蝶道:“我们都还活着,还能与你们一战!”

金百年又大笑一阵,突然道:“方轮,呼延远!”

方轮和不老书生一齐道:“属下在!”

金百年道:“上去杀了他们!”

方轮、不老书生道:“是!”

二人举步向前走。

这时,一个红衣杀手突然闯到金百年身边,道:“东主,杀鸡焉用牛刀,属下去就足够了?”

王少卿怒吼道:“你是谁?扯开你的蒙面布!”

红衣杀手大笑一声,扯开面幕,不是贾英,又是何人!

王少卿道:“果然是你,难怪那天你放走了想刺杀我的天枫道长!”

程小蝶道:“金百年,你们已经露出了面目,你府中的那些人还蒙着面干什么呢!”

金百年道:“也好,让你们做个明白鬼罢!”

他一挥手,他身后的一群杀手全都将面上的面布和人皮面具揭了下来。

这一群人手,就有寒山四刀,罗浮三剑,铁拳严方,快刀王剪,马氏兄弟!

金百年笑道:“满意了吧?”回头道:“将他们全部格杀,一个不留!”

贾英道:“是,东主放心!”

正在这时,金小眉突然尖声叫道:“爹,你也要杀我吗?”

金百年一怔,道:“小眉,不要胡说,爹此生只有你一个亲骨肉,怎么舍得杀你!”

金小眉道:“那好,你命令你的人全都退下山去!”

金百年道:“你想干什么?”

金小眉道:“放王大人和总捕头他们走!”

金百年道:“不行!”

金小眉手腕一翻,手中已多了一柄锋到的小刀!

刀尖已对着她自己的喉咙。

金小眉冷笑道:“爹,你不放人,我就死在你面前!”

金百年大惊,叫道:“小眉,不行啊!”

金小眉道:“那你们就让开!”

王少卿道:“金姑娘,你是一个好女孩子,我们都很谢谢你,你到你爹那边去吧。”

说着,他伸手夺小眉手中的利刀。

金小眉尖叫道:“不要动,谁动我都会杀死自己。”

金百年满脸惶急,不知所措!

血手方轮道:“老大,快当机立断吧!”

金百年道:“贤弟,老哥可只有她一个孩子,要么……”

不老书生道:“金老,总不能为了一个人,毁了全局吧!”

程小蝶冷冷道:“你们已经全盘失败了!”

血手方轮大骂道:“放屁!”

程小蝶道:“不信?你们回头看一看就明白了!”

血手方轮一回头,立即惊叫一声。

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庞大而整齐的骑兵方阵,阵中高举一面大旗,上书一个斗大的“马”字!

马长山正骑在马上,在阵前指挥!

这队骑兵足有三千人!

程小蝶道:“金百年,你们的武功的确很高,但你们手下的杀手们拼得过这三千全国最精锐的水师骑兵的包围和万箭齐射吗?”

金百年双目圆睁,大声道:“小眉,你不要固执,你看,他们就要来要为父的性命了!”

金小眉道:“那是你咎由自取!”

血手方轮道:“老大,不要再犹豫了!先杀了他们,再以程小蝶、王少卿为人质,要挟马长山!”

不老书生道:“不错,马长山是不得不有所顾忌,我们就还有转败为胜的机会了!”

金百年还在迟疑着。

他实在害怕金小眉会说到做到,自杀在他面前!

正在这时,程小蝶忽突然道:“惜玉,动手!”

惜玉双手连扬,一连串爆炸声后,山顶四周腾起一阵浓浓的烟雾!

不老书生惊叫道:“有毒,烟里有剧毒!快躲开,屏住呼吸!”

这是惜玉在程小蝶、小文、小雅的帮助下,在府衙里秘密研制的毒弹,现在果然排上了用场。

杀手们纷纷退避。

程小蝶低声道:“保护王大人,冲下山去!”

冲到山下,与马长山汇合后,他们才发现金小眉不见了。

回首山上,毒烟已经散尽。

金小眉举刀横在脖子上,举眼望天!

金百年一看程小蝶等人趁乱突围了,不禁急怒攻心,再看金小眉仍没有放下利刀,心中更急!

只听金小眉大声呼喊道:“敬文、敬文,你亡灵不灭,等一等小眉,我就来陪你了!”

说着,右手用力一拉,瞬间鲜血喷涌,人慢慢地倒在地上!

金百年惨呼一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老书生连忙对他进行施救!

程小蝶对马长山道:“马大人,请下令进攻吧!”

这三千名骑兵中,有一千人都携带有连弩铁箭,在马长山的指挥下,三千骑兵已将小山围得水泄不通!

金百年醒了过来,双目尽赤,举刀大吼道:“弟兄们,听我号令,冲下山坡,杀光他们!”

杀手们轰然一声,“杀呀!”各举兵刀,冲下山来。

马长山道:“放箭!”

百余枝飞箭疾射而出!

杀手们倒下了一大片!

马长山又道:“冲上去!冲散他们!”

两千名骑兵高举长刀,纵马冲上,立即将杀手们分割包围起来。

但剩下的二百余名杀手都是杀手集团的精英人物,个个武功高强,只见他们在骑兵阵中左冲右突,虽然不时也有人被骑兵格杀,但骑兵的伤亡更大。

程小蝶道:“杜司主、小文、惜玉、阿横、阿保,你们上去,先将金百年手下之人一个个消灭掉!”

五人领命,飞身冲进了战阵。

姚顺天手下的青衣人也都冲了进去。

这样一来,杀手们就渐渐溃败了。

已经有杀手开始向四面逃亡,但逃不了多远,立刻就会被射成刺猬!

激战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终于渐渐平息。

杀手集团只剩下了金百年、血手方轮、不老书生、罗浮三剑和十几名红衣杀手了。

水师骑兵的损失很大,足足伤亡了有千余人!

阿横、阿保也都受了伤。

他们是被金百年和不老书生击伤的。

马长山高声道:“金百年,你大势已去,还不束手就缚!”

金百年狂笑道:“马长山,你不要得意!你的人员多,但留得住我们吗?”

程小蝶四下一看,不禁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金百年没有说大话,单凭马长山手下的近两千名骑兵,的确留不住他们。

程小蝶本不是金百年的对手,现在更是重伤在身,无力再战,阿横、阿保、小雅,也都受了伤,吴铁峰三人就更不用提了。

杜望月和惜玉的情况要稍好一些,但要想胜过金百年三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说,金百年手下还有数十名高手。

金百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我们虽然失败了,但只要金某不死,有你们受罪的时候!”

马长山问道:“总捕头,怎么办?”

程小蝶道:“等。我们是没法拖住他们!”

马长山道:“听总捕头的意思,还有高手会赶来参战?”

程小蝶道:“是的,有一个人很快就会赶来,与金百年算一笔旧账!”

金百年等人已开始慢慢往南退去!

程小蝶道:“杜司主、惜玉!上去缠住他们!但不要硬斗!”

二人飞身扑上,双剑齐出,刺向不老书生!

金百年道:“找死!”掉刀接住了杜望月。

不老书王和血手方轮一齐攻向惜玉!

阿横、阿保道:“总捕头,我们还有余力再战!”

程小蝶道:“快上吧!”

二人飞身而上,一人助惜玉,一人与罗浮三剑缠斗!

突然,南面有两名人影如流星划过夜空般疾掠而至。

一人大笑道:“金胡子、金大中!你还认识老夫吗?”

金百年一怔回头,大惊道:“梦幻之刀?”

来人大笑道:“不错,正是老夫!”

说着,右手一挥,一柄又窄、又薄的二尺短刀攻向金百年!

杜望月立即丢下金百年,挥剑冲向那些红衣杀手!

与梦幻之刀一同赶来的,正是银衣人!

银衣人一冲击进战场,长剑一出鞘,便有两名杀手倒在了地上!

他第三剑刺向了不老书生。

惜玉也闪身让开,攻向了罗浮三剑!

这下形势就明确了,很快,场中就只剩下了金百年、不老书生和血手方轮,他们手下的杀手们已尽被杀。

梦幻之刀笑道:“金大中,没想到吧,老夫遭你暗算之后,还能恢复武功!”

金百年道:“窃走三宝的,果然是你!”

梦幻之刀笑道:“你错了,取得三宝的,是我这个徒儿。”指的是银衣人。

王少卿道:“总捕头,这是怎么回事?”

程小蝶道:“十年前,金百年是江湖上恶名昭著的大盗,他本名叫金大中,为了逃避梦幻之刀的追捕,便约了黑道上的帮手,设计暗算,梦幻之刀中计,一身武功被废。十年来,梦幻之刀一直在京师的帮助之下恢复武功,但最后一关必须要千年老参和水火相济石珠合药,方能顺利通过。”

王少卿道:“这么说,那个到金府夺要三宝的人是我们的人?”

程小蝶笑道:“就是银衣人改扮的,我们一直怀疑扬州十大豪富之中有某王爷的人,但不知究竟是谁,后来得知金府有三宝,便开始怀疑金百年,因为三宝中的水火相济石珠只对梦幻之刀来说有用,对常人一无用处,而金百年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将石珠据为已有,我们查出金百年就是大盗金大中后,就更怀疑他是某王爷的爪牙了。于是让银衣人前去试探,金百年果然不肯交出石珠。”

王少卿道:“他们嫁祸梦幻之刀,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梦幻之刀武功已废。而且,因银衣人的现身,也知道梦幻之刀就在扬州附近,对吗?”

程小蝶道:“正是如此,只是他们没想到梦幻之刀是京师多年老友,而且一直在为刑部工作,所以造一嫁祸,反而暴露了身分!”

金百年气急败坏地道:“好,一招算错,满盘皆输,我认了!但你梦幻之刀又能把我怎么样?”

梦幻之刀笑道:“你说呢?”

血手方轮一冲而上,道:“什么东西,我方轮不怕你!”手中长剑疾刺梦幻之刀。

梦幻之刀轻轻一叹,随随便便地挥刀。

空中闪过一片青蒙蒙的刀光,若有若无。

刀光消失了。方轮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但却没哉出来,手里长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突然,他的一颗头直冲上半空,脖子里喷出一股血箭!

好快的刀!

程小蝶道:“这就是梦幻之刀得名的由来,一刀挥出,若有若无,使对手无从招架,就像是陷入了梦境一般,而非江湖上所传说的什么能役人出刀!”

金百年和不老书生见方轮一招被杀,齐声狂吼,刀剑合璧,冲向梦幻之刀!

他们二人这套分进合击之术看来已配合了很久,一时间竟逼得梦幻之刀左躲右闪。

梦幻之刀显然是因为刚恢复功力不久,他的身法还不是很灵活,躲闪之间,左臂上已挨了不老书生一剑!

金百年狂笑道:“如何,我早料到姓呈的老怪会想办法让你恢复武功,所以十年来,专门与呼延贤弟练就了一套专门对付你的武功!”

银衣人怒叱一声,扑了上去。

不过三招,他已被金百年踢翻在地!

金百年和不老书生直扑向梦幻之刀。

杜望月和惜玉一左一右疾冲而上,奋力缠住了他们!

金百年眼看梦幻之刀自己点穴止住了伤口上进流的鲜血,心中大急,喝道:“快上去杀了他!”

贾英道:“是!”挥起长剑,向前冲去!

他长剑疾刺而出时,人突然转了一个身,剑光从杜望月和惜玉二人的空间直刺过去,正中金百年左腿!

金百年大惊道:“贾英你这是干什么?”

贾英断喝道:“杀了你!”

杜望月和惜玉也大为奇怪,不禁停住了手。

金百年惊怒交加,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贾英道:“我是梦幻之刀的大弟子!我投身到金府,就是要查清你是不是突然从黑道上消失的金大中!”

金百年人吼-声,挥刀扑向贾英!挺剑接住,丝毫不落下风。

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银衣人猛扑上来,张开双臂,抱住了金百年的双腿。

梦幻之刀又已出刀。

刀光一闪。

金百年大张着嘴,一缕鲜血慢慢自他的胸口渗出。

他摔倒在地,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不老书生返身想逃,突然发现自己胸前突出了两截剑光。

他艰难地转过身,发现刺中他的正是惜玉和杜望月。

他喃喃地说了一句:“报应!”便倒在地上死去了!

王少卿突然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们还是未能问出某王爷到底是谁。”

程小蝶道:“王大人,你知道梦幻之刀为什么现在才赶来吗?他就是去金府里找证据去了。”

王少卿道:“据说,金府观鹤楼中机关重重,非金百年本人,不能打开。”

程小蝶抿嘴一笑,道:“王大人忘了?贾英在金府八年,金百年已将他视为心腹了。”

王少卿道:“是啊,贾英真正是忍辱负重,可是我们却一直在怀疑他,真不应该!”

梦幻之刀走上前来,自怀里掏出一卷信函,道:“王大人,总捕头,证据就在这里面。”

程小蝶接过信函,道:“太好了!马大人,请你速回扬州,严防漏网杀手趁机闹事,我们要火速赶往京城,请求缉拿主谋之人!”

□□□□□□□□

夕阳西下,王少卿一行不顾伤痛,仍然坚持赶路。

因为,他们知道,在京城,还有更严峻的挑战在等着他们!——

《全书完》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