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这一次,程小蝶的判断失误了。

因为杀手们已经出现了,而援军却还没有赶到。

六十七名水师精锐立刻放箭。

但射出的箭实在太少了,除了有十几名灰衣杀手躲避不及,被射杀倒地外,其余的都被杀手们格开了。

他们总共只射出了两次箭,就没有办法再引弓放箭了。

因为杀手们已经冲上,与程小蝶等混战在一起!

程小蝶让四大捕头和惜玉围成了一个小圈子,将王少卿和金小眉围在其中,王坚、何大光二人在圈外游击。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都不动手,只是远远站在一旁。

看他们的架势,是要等到程小蝶等人力竭之后,再行出手一击!

的确,他们也用不着再着急了。

程小蝶和于承志、小雅虽然勇狂,又如何能对付得了数百杀手呢!

程小蝶舞动手中的丈八铁枪,方圆二丈之间,冲上的杀手们无一幸免,全部被雪亮的枪头穿胸而过。

就在这二丈方圆之外,左边,小文手里的长剑闪成一团银光。也让挡者立避,右边,小雅也掏出了压箱底的绝技,不过,她已格杀了十多人!也有十来名杀手避过了这两剑一枪组合而成的必杀之网,接近了王少卿,但全部死于杜望月、三大捕司和惜玉之手。

王坚、何大光仅能自保而已。

惨烈的搏杀又进行了一顿饭工夫,程小蝶长枪舞起的圈子已经开始缩小了。小文和小雅也开始后退。

她们的胳膊已渐感麻木,体力也在飞快地消耗着。

杜望月等人也已汗透衣衫!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等的显然就是这一刻。

他们二人一起举剑,慢慢逼了上来。

不老书生已抽出宝剑。

黑衣蒙面人的两手中,执着两柄刀。

右手长刀,左手短刀。

杀手们立刻向两边退开,闪出一条通道。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走得都很慢,二人的四只眼睛里,闪动着慑人的光。四只眼睛全都盯着程小蝶。

显然,他们准备合力一击,击杀程小蝶。

因为他们很清楚,不杀掉程小蝶,就不可能杀了王少卿!

小文和小雅呼啸着挥剑冲上,却分别被十几名杀手缠住了。

程小蝶紧握长枪,冷冷盯着越逼越近的两大高手。

她知道,凭自己的武功,根本接不下他们二人的联手一击。

但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她甚至不能用游斗之术缠住他们。

因为她不能退。

她的身后,就是王少卿。

而且她知道,四大捕头也已受伤,而且都已精疲力竭!

程小蝶厉吼一声,挺起丈八铁枪,刺向黑衣蒙面人。

她想用自己竭尽全力的这一击,先杀掉黑衣蒙面人这个杀手集团的首领,也是杀手中武功最高的大高手!黑衣蒙面人一摆双刀,横向架开了这一枪。

他被枪身上传来的力道震退了五六步!

程小蝶枪势不停,正欲刺出第二枪,不老书生的长剑闪起五朵剑花,分刺她胸前五处大穴!

程小蝶只得回枪自救。

黑衣蒙面人大笑了一声,道:“好!想不到程总捕头的内力已经练到了这个火候!”

说着,他双刀一直放,一横探,又扑了上来!

杜望月急道:“总捕头,我来助你!”

说着,挥剑便要扑上。

程小蝶艰难地道:“不可!我命令你,保护王大人,向西撤退!”

杜望月一怔,不动了!

他决不想退走!

因为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程小蝶死于这两大高手攻击之下!

但他也不能上去帮她。

因为他无法违背总捕头下的命令!

正在这危急时刻,王坚和何大光各举刀、剑,嘶叫着冲了上去。

他们都冲向了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冷笑一声,左腿飞起,连踢两脚。

王坚、何大光几乎是同时被踢中了胸口。

二人口吐鲜血,摔倒在地!

杜望月心中大急,却无法可施!

他很想去看看这二人受了这沉重的一击,是不是已经毙命,但他却不能去!因为他必须保护王少卿!

程小蝶趁王、何二人被黑衣蒙面人踢飞的一刹那,奋起全部内力,使出了“霸王无敌”枪法中的绝技——“驿路梨花”!

“驿路梨花处处开”——这一招使出,但见漫空都是雪亮的枪,就像朵朵梨花一般,将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圈在犁花丛中!

黑衣蒙面人大惊之下,和不老书生一起倒地一滚,滚开了三四丈远。

他们虽然躲开了这一必杀之招,但也显得异常狼狈!

而且,这一招他们十分胆寒。

可以想,如果刚才他们不是联杀对敌,那么其中一人肯定已死在程小蝶枪下。是故,二人一时不敢再上攻击!

程小蝶一枪逐退两名强敌,正欲挥枪再抢攻上去,忽觉胸间一阵气血翻涌,双腿竟已不能迈动!

她右手握枪撑地,撑住自己摇摇晃晃的身子,左手抚在胸前,面上表情十分痛苦!

突然,她一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红的血!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大喜,举步又逼了上来。

他们都不敢走得太快!

因为他们知道以程小蝶的功力,那凝死的一击将会有何等威力!

小文小雅一左一右扑上,架起丫程小蝶,齐声道:“小姐,你怎么样了?”程小蝶又吐出一口鲜血,低声道:“快,向西退!”

惜玉扶着程小蝶,四大捕头护着王少卿和金小眉,小文小雅断后,飞快地向西退去。

西面不远处,是一座不高的野草丛生的小山坡。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指挥杀手们,步步紧逼。

正在这干钧一发之时,小山坡上突然响起一阵豪迈的大笑声!

杜望月一惊回头,看见山坡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大群蒙面人。

这群蒙面人一律青布包头,青衣青裤,脚下双耳麻鞋,打着千层滚的绑腿。为首一人穿着一件青色的丝绸长袍。

杜望月道:“不好!这里也有埋伏!”

程小蝶道:“不要轻举妄动,杜司主,他们是自己人!”

只见这群青衣蒙面人在为首之人的指挥下,分成两队,高举各般兵器,冲下山坡,冲入了杀手阵中!

杜望月只看了一眼,就彻底松了口气!

这群青衣人足有一百二十人,而且,他们每个人的武功,都与不老书生手下的黑衣剑手相当。

他们中有十来个的武功显然更要高出一筹,因为这十来人分成两组,分别围住了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而他们二人一时被逼得手忙脚乱!

这些青衣人是谁呢?

杜望月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

因为领头的那个人的声音他十分陌生。

那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苍老,显然年纪已经很大了。

王少卿也在想。

他觉得那人的声音他很是熟悉,但一时却想不起到底是谁。

程小蝶服下小文递上的一粒朱红色的药丸,不一会儿,便恢复了精神。

虽然她的内伤一时不能痊愈,暂时还不能参加战阖,但她已能站起身子了。程小蝶、四大捕头、小文、小雅和牿玉站在山坡上,将王少卿和金小眉围在当中,众人一起观看战局。

只见杀手们很快就稳住了阵脚!

这下就能看出杀手们的训练有素了,因为不老书生和黑衣蒙面人已被十几名青衣人围住,陷入苦战之中,不能发号施令,但杀手们却能自觉地三两个一组组合起来,联手对付一名青衣人!

程小蝶道:“杀手们遭此突袭而能不乱,我真是不能不佩服那位黑衣的蒙面人了!”

战斗持继了约一顿饭功夫,双方都开始后退了。

杀手们在山坡前丢下了约百余具尸体,而退上山来的青衣蒙面人也损失了将近一半。

为首的青衣蒙面人在山坡前布好防线,自己大步走上山坡,对王少卿招手道:“王大人,姚某来迟一步,大人受惊了!”

王少卿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你是姚顺天!”

青衣蒙面人揭开脸上的蒙面布,不是姚顺天,又是何人?

王少卿道:“你不是失踪了吗?”

姚顺天道:“是啊,那是因为我接到了总捕头的手谕,让我率人暂时转入了暗中行动!”

程小蝶道:“王大人,四大捕头,你们一定都没有想到吧?姚老一直就是刑部的人!”

杜望月道:“怪不得天枫道长要嫁祸于姚老呢。”

姚顺天笑道:“这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这一嫁祸,姚某正好趁机转入暗中,而且他自己也就暴露了身份!”

王少卿想了想,试探性地道:“总捕头,在王某之前只干了一年半的那位扬州知府,是不是那个某王爷的人?”

程小蝶一笑,道:“王大人开始想明白了吗?”

王少卿道:“是的,前任知府虽说才能有限,但看起来为官也算清廉,最后却被搞得灰头灰脸地下了台。我想,一定是有人躲在暗中整治他!”

姚顺天含笑不语。

王少卿看着他,道:“那个人就是姚老,对吗?”

姚顺天答道:“不错,姚某一直是遵照刑部和总捕头的命令行事。”

王少卿道:“盛传前任知府后面有两位王爷撑腰,那么,那位某王爷一定是这两位王爷其中之一?”

程小蝶道:“大人,没有拿到真凭实据之前,我们不能乱猜。”

王少卿道:“不错,也用不着乱猜。”

程小蝶道:“姚老,扬州那边情况如何?”

姚顺天道:“很平静。”

程小蝶道:“也就是说,我们诱敌出击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姚顺天道:“是的。”

程小蝶向山坡下杀手阵中看了看,皱眉道:“可是,血手方轮还没有出现!”

姚顺天道:“总捕头放心,姚某一现身,方轮很快就会出现的。”

程小蝶点了点头。

王少卿道:“为什么呢?”

姚顺天道:“杀手集团的首脑们也算到了总捕头会伏下一支或几支援兵,但姚某一现身,他们会认为我们的援兵已经尽出,他们也就用不着留一手了!”

程小蝶道:“更重要的是,方才一战,杀手们已经看到了姚老部下的实力,如果不调出方轮,他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王少卿指着山坡下,道:“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正商量?”

程小蝶道:“不错!”

她沉吟了一会儿,道:“等战事再起,姚老和四大捕头,惜玉暂且不要动手,以防备方轮突然出现!”

姚顺天道:“是,属下听候总捕头调遣!”

杜望月道:“总捕头,他们为什么还不进攻呢?”

程小蝶道:“很显然,他们在等。”

杜望月道:“等方轮?”

程小蝶道:“不错,等方轮,同时,也在等我们是不是还有援兵。”

杜望月道:“也就是说,他何有可能开始怀疑是不是中计了?”

程小蝶皱眉道:“很有可能!”

杜望月道:“如果他们现在退走,我们能留下他们吗?”

姚顺天道:“凭我们的实力,恐怕很难!”

杜望月道:“总捕头,我有一建议!”

程小蝶道:“你说。”

杜望月道:“姚老的部下远道而来,你们也都受了伤,我的内力一时还不可能恢复,现在进攻……”

杜望月道:“只有我们主动进攻,才能留住杀手们,使他们以为这已是我们所有的实力,他们才会调方轮出面。”

姚顺天道:“总捕头,杜司主说的很有道理呀!”

程小蝶道:“那好!”

想了想,又问姚顺天:“他们还需多长时间才能赶到?”

姚顺天道:“最多半个时辰!”

程小蝶道:“那姚老的部下损失可能会很惨重啊!”

姚顺天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们都不怕死!”

程小蝶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姚老,你带十名好手留在此地,其余的人,跟我来!”

姚顺天道:“总捕头,你的内伤……”

程小蝶道:“不要紧,半个时辰还是能坚持的,而且我已经服下一粒少林大还丹,内伤一时不会发作!”她对小文道:“小文,你和惜玉也留下,小雅,你跟我来!”

小雅提着宝剑一跃而起,道:“是!”

程小蝶和小雅率领姚顺天手下十余名高手,冲下山坡,直向杀手大阵冲去。杀手们毫不畏惧,也猛扑了上来!

混战立刻开始!

这一次,已可称得上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了。

杀手们在人数上多出了五六倍,但姚顺天手下之人的武功都很高强。

一时间,荒野之上杀声震天!

程小蝶在乱军之中挥枪冲杀,很想再找到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因为她想尽力缠住他们,尽量保存一点姚顺天手下的高手。

那些人武功虽高,但如遇上黑衣蒙面人或不老书生,大概很难支撑上十招!但左冲右突,战了半天,死于她枪下的杀手已达七十余人,她还是没有遇上不老书生和黑衣蒙面人!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二人已看出情况不对,带着少数心腹逃走了?

正在这时,程小蝶听见身傍的小雅惊叫了一声!

程小蝶一回头,不禁面色大变!

原来她发现,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已经率领着二十余名黑衣剑手,攻上了山坡了。

他们离王少卿等人只有十几步远了!

程小蝶大急之下,一口鲜血已涌到了嗓子眼。

但她又将鲜血硬生生咽了回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长枪左挑右刺,枪杀了涌上来想缠住她的十余名杀手,拍马向山坡冲去。

小雅飞身掠起,紧随其后!

程小蝶率人冲下山坡时,杜望月已经想到情况有些不对。

因为他看见在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的指挥下,有二十余名黑衣剑手集中到了他们身边,而其余的杀手正改变阵形。

他们的阵形由方阵变成一个半圆形。

很显然,杀手们是想将程小蝶等人围住。

那么,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在身边集中了二十余名杀手中最精强的黑衣剑手,是有什么企图呢?

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了。

程小蝶率人冲入杀手阵中,果然立刻被杀手们围住了。

不老书生和黑衣蒙面人却率着那二十余名黑衣剑手,飞速向山坡上冲来。杜望月道:“姚老,请你率人保护王大人。小文,我们去挡住他们!”

姚顺天道:“不,不,杜司主,还是你与小文姑娘保护王大人,我率人挡住他们!杜司主,你放心,对不老书生和那位黑衣蒙面人姚某有一定的了解,我自信,能与黑衣蒙面人缠阙百招而不败,而我手下这十人之中,只要派出两人,应该就能缠住不老书生,余下的人可以全力格杀那二十余名黑衣剑手了!”

杜望月道:“姚老对黑衣蒙面人有一定的了解?”

姚顺天道:“是的。”

杜望月道:“这么说,你知道他是谁?”

姚顺天道:“我大致能猜到,但还不敢肯定。”

杜望月道:“好吧,姚老,你要小心,那黑衣蒙面人武功可高。连总捕头也不是他的对手呢!”

姚顺天笑了笑道:“我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但是我不怕他!”

说话间,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已率人冲上了山坡。

姚顺天一挥手,道:“你们二人,缠住不老书生!上!”

他已自腰问抽出了一柄长剑直扑向黑衣蒙面人。

他手中的长剑直刺蒙面人的胸口!

蒙面人左手短刀架住长剑,右手长刀自斜下方向上挥起,刺向姚顺天腿部!眼看姚顺天一条腿即将与身体分家,他却在这电光火石间,从一个看似绝不可能的角度扭动了一下身子,躲过了这一刀。

而且,他的长剑已沿着蒙面人短刀的刀身疾滑下来,直削黑衣蒙面人的手腕。黑衣蒙面人吓了一跳。

姚顺天武功之高,显然不出他的预料。

黑衣蒙面人左手斜划,右手长刀挽了个刀花,剌向姚顺天胸口。

这一招连削带打,妙极。

但姚顺天仍然轻松避过了,而且他手中长剑不停,连刺向黑衣蒙面人的左肩左腕和左颈削出三剑。

黑衣蒙面人向后跳出三四步远,喝道:“好一招阳关三叠!你不是姚顺天!”

姚顺天哈哈一笑,道:“不错,十二年前,老夫是的确不叫姚顺天!那么,你又是谁?”

黑衣蒙面人道:“老夫是梦幻之刀!”

姚顺天大笑一声道:“你要是梦幻之刀,我就是少林掌门,武当掌教了!你不是梦幻之刀!在十二年前,老夫与梦幻之刀交过手,结果,不过一招间,老夫就已败退!你若是梦幻之刀,又怎会被老夫这几招连连得手,无法抵挡!”

黑衣蒙面人喝道:“胡说八道,看刀!”

一长一短两柄刀化做两团光,直罩向姚顺天!

这边打得热闹,不老书生也不清闲。

姚顺天手下两名青衣人一刀一棍,已将不老书生紧缠住。

不老书生连变了三种剑法,却仍占不了上风,心中一急,又使出了“必杀十三剑”!

剑一出手,形势立变。

第四剑刺出,使刀的青衣人手中剑、单刀落地。

第七剑刺出,使棍的青衣人翻倒在地,腿上血流如注!

另八名青衣人正与二十余名黑衣剑手缠闻,双方没有一个人能腾出手来。不老书生长剑齐眉,疾冲向王少卿!

杜望月一挥手中七星宝剑,迎住了他!

十招一过,不老书生已处于了下风。

杜望月一开始便使出了“剑海浴魂”剑法,而这种剑法正是不老书生的克星!不老书生长剑急速地翻飞,却挡不住杜望月攻上的重重剑影。

好几次,杜望月的剑尖已差一点划破了他的衣衫。

正在这时,姚顺天发出了一声惊吼声。

杜望月一招逐退不老书生,向那边看去。

姚顺天一条腿跪在地上,双手握剑,竭力挡架着黑衣蒙面人双手疯狂的轮番砍杀!他的左腿之上,插着一柄闪亮的飞刀!

姚顺天一边挡架,一边怒吼道:“你使暗器!好不要脸!”

黑衣蒙面人狞笑道:“你要知道,历史是胜利者的,只要我杀了你,又有谁还知道我是用暗器杀你!”

杜望月怒气勃发,大吼道:“我,我知道!今天在场的人都知道!”

人随声到,剑随声到,一道雪亮的剑影直刺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不得已,回刀迎敌。

不老书生已与冲上的小文斗在一起。

姚顺天伸出手,使劲咬住了牙关,想将腿上的飞刀拔出来。

惜玉大叫道:“姚老,不要拔,刀上有毒,如这样拔出,毒气就会逆血而生,后果将不堪设想!”

姚顺天一呆,道:“那怎么办?不拔出飞刀,姚某无法参加战开!”

惜玉道:“姚老,你过来,我来替你处理刀伤!”

姚顺天努力站起身子,摇摇晃晃走向惜玉那边。

刚走出几步,他突然觉得背上一痛,一凉。然后,他听见了程小蝶的叫声:“姚老,小心身后!”

姚顺天就地一滚,返身一看,却是两柄长剑已刺到他身上。

他想出剑格挡,但右臂竟已提不起来!

两柄剑又已逼近了两尺,剑光已顶破了他的衣衫。

忽然,这两名黑衣剑手长剑脱手,人却已飞在了半空中。

然后,他就看见了程小蝶。

那两名黑衣剑手是被程小蝶一枪挑飞的!

小雅扑上来扶起他,走到了惜玉身边。

惜玉立刻开始替他疗伤、解毒!

程小蝶长剑刺出,接住了黑衣蒙面人的双刀,对杜望月道:“快去帮他们!”她左手一指,指向已与二十余名黑衣剑手搏杀的八名青衣人!

杜望月答应一声,飞身扑上!

她一加入战板,长剑就刺翻了两名黑衣剑手!

小文力敌不老书生,程小蝶苦斗黑衣蒙面人,虽说都不能取胜,但一时之间也不会败下阵来。在这山坡之上,形势变成了僵持的局面。

但山坡之下,姚顺天部下那几十名青衣人却已在数百杀手的包围、攻杀、逼迫之下,慢慢向山坡这边退过来!一会儿,青衣人和杀手们都已聚到了山坡之下,青衣人虽说全都拼死搏杀,但仍阻挡不住杀手们前进的势头。程小蝶大呼道:“快,都退下来,往山坡下退!”

凌空,她运枪如风,一口气向黑衣蒙面人刺出了十九枪。

这也是“霸王无敌”枪法中的绝技之一“十九连环杀”。

黑衣蒙面人顿时被逼得直往后退!

但这十九枪也没有一枪能刺中他!

程小蝶奋力刺出这十九枪,口中又吐出了一大股鲜血!

她本已受了内伤,又妄动真气,结果,内伤更严重了!

但她也为大家赢得了撤离战开的时间。

青衣人们摆脱了杀手们的纠缠,一起退至王少卿四周,布好了防守阵形。他们迅速但不慌乱地向坡顶上退去!

程小蝶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蜂拥而上的杀手们,喝道:“放箭!放暗器!”那六十余名水师骑兵一直在坡顶弯弓待命,此时,一齐放箭,并附上十匣连弩铁箭,顿时将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杀手射倒在地。

四大捕头、小文、小雅、姚顺天和他手下的青衣人也都各抛出一把暗器。数百件各种各样的暗器在如此近的距离突然飞至,杀手们显然无法格挡,而且他们因为人数太多,又挤在一起,就无法回避,所以被这阵暗器射翻了七八十人!等一阵暗器之雨刚刚落下,第二阵暗器又飞出手!

杀手们虽然有的也发出了暗器,但因为他们已处于混乱之中,而且是由下向上攻,对程小蝶等人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程小蝶、王少卿众人退到坡顶时,杀手们已经不再往上强攻了!

但是,杀手们围成一个大的包围圈,将这个不太大的小山坡团团围住!

惜玉抓紧时间,查出了姚顺天所中飞刀上毒药的毒性。

可以肯定,这种毒是不老书生配制的。

惜玉松了一口气,笑道:“这样就好办了!”说着,掏出一粒解毒丹药,喂他吃下。然后,她小心地封了伤口四处的道,这才用力拔出了飞刀。

随着刀拔出,剑口内喷出一股漆黑的又腥又臭的黑血。

不一会儿,血的颜色由黑转红。

惜玉道:“好了,姚老,不过,你不能再动用内力了。”

姚顺天急要:“需要多长时间?”

惜玉想了想,道:“至少两个时辰!”

姚顺天更着急,道:“敌人就在眼前,我怎能不动用内力呢!”

程小蝶道:“姚老放心,依我看,他们仍然没有识破我们的计划。”

姚顺天道:“何以见得?”

程小蝶道:“因为他们并没有退走,而是围住了我们,这说明,他们准备打持久战了!”

姚顺天道:“有道理,不过,血手方轮还没有出现,这可是个十分不正常的情况!”

杜望月道:“总捕头,我们不妨再激他们一激!”

程小蝶道:“如何激法?”

杜望月道:“我想,总捕头应该注意留下了最后一支决定胜负的优兵,你说对不对?”

程小蝶道:“不错。”

杜望月道:“一定是马提督亲率的水师大军。”

程小蝶道:“但血手方轮还没有现身,我们不能过早尽出实力!”

杜望月道:“我的意思是,只出一部分,而且是一小部分。”

程小蝶道:“一小部分?如果只杀出百余名水师来,对战局并无太大帮助!”

杜望月笑道:“马大人既然就在左近,阿横阿保一定也来了吧?”

程小蝶笑道:“果然妙计!”

说完,她掏出了第三支竹管,弹向了半空中。

竹管炸开一小团蓝色的烟雾,山下的杀手们顿时向山上猛扑上来。

这一攻,他们每个人之间离开有一段空隙,所以能施展手中兵刃,格开暗器与为数不多的飞箭。他们很快扑到了半山腰。

姚顺天手下的青衣人们也都四面扑下,奋勇迎敌!

半山腰处,立刻又展开了血战!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刀剑联手,无人可挡,他们二人很快逼近了山顶。程小蝶、小文、小雅、杜望月四人以二对一,奋力与他们缠斗。

这一次,杀手们似乎下了死战到底的决心,所以,他们不顾伤亡,全力前冲。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显然也掏出了压箱底的功夫,看样子,是想尽快解决战斗!正在这时,只见两名人影如流星般飞掠而来,转眼间已到山腰。

杀手们纷纷怒叱出声,上前阻挡。

但冲上去的杀手无一例外地都被杀飞出了丈余远。

而且倒地之后,便口吐鲜血,再也挣扎不起!

杜望月惊喜地叫道:“总捕头,阿横、阿保终于来了!”

黑衣蒙面人将双刀使得刮风也似,一面狞笑道:“原来你们只有两个人了!他们来了,又能如何!”程小蝶冷冷一笑,道:“你自己看吧!”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一看之下,个个大吃一惊。

阿横、阿保二人那种凶悍的打法和高深的武功,让他们不得不吃惊!

阿横、阿保二人都不用兵器。

他们的兵器,就是他们的拳头。

四只钵头大的铁拳前后左右快速绝伦地击出。

每一击,就有一名杀手飞起在空中。

空中就会洒下一片血沫!

被击飞的杀手掉落在地上时,都已经断了气了。

他们的五脏六腑在拳击之下,都碎裂了。

阿横、阿保在人丛中左突右冲,冲到哪里,那里就会有杀手接二连三地飞起,倒下,毙命当场!这二人身上那种必杀的凶悍之气顿时击毁了杀手们的自信心。

杀手们开始后退。

而他们的阵形已经开始纷乱。

姚顺天手下的青衣人立刻开始大举反攻!

黑衣蒙面人忽地一仰头,打了一个尖锐响亮的唿哨。

哨声方起,便听见四面荒野间发出一阵喊杀之声,程小蝶转动目光,四下一看,不禁心中暗喜!

血手方轮终于现身了。

方轮带来的杀手总数约有二百多名,一律身穿红衣衫,红布系面。

他们所用的兵器,清一色全是的弯刀!

红衣杀手们如一阵红色的风暴,刹那间已卷上了山坡。

阿横阿保立刻率人逼了上去!

方轮挥动着长剑,飞身向山顶直掠过来。

几名青衣人想上前阻挡,但不出三招,便都已死于他的剑下!

小文对杜望月道:“杜司主,你去对付方轮,不老书生有我一人就行了!”

杜望月虽然很有些不放心,但方轮的危害更大,他迅速发两剑,逼近不老书生身后,飞身逼近了正挥剑大砍大杀的方轮。

二人一交手,杜望月便知道自己的武功与方轮可谓半斤八两,谁胜不过谁去。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比的就是体力、耐力和心机了。

体力上,方轮明显占了上风。

因为他是养精蓄锐,刚加入战斗,而杜望月却已经经过了三四阵惨烈的搏杀。耐力上,杜望月当然也要逊他一筹。

于是杜望月围着方轮,长剑连环直剌,不给他喘息之机。

方轮虽然每一剑都应付下来了。

而且,他也有些手忙脚乱了。

杜望月趁他忙于招架之机,自己突然后撤了三四步,抓紧时间调运内息。压力一减,方轮也想就这个机会喘上一口气。

但杜望月又飞快地扑上,这剑如风,紧紧地缠住了他。

这样几轮攻击下来,方轮顿感心浮气燥起来。

当然,杜望月要想战胜他,还是很不容易的。

少了一个杜望月,不老书生的剑法就容易发挥得多了。

他似乎已经找到了克制“剑海浴魂”的方法。

因为他开始以长剑使出了单刀的招数,一剑紧接着一剑向小文当头猛砍!他的剑法没有任何变化,但每一剑都蓄集了千钧之力,长剑带起的剑风已将小文的头发刮得披散开来。

正是因为,只凭气力,小文也只有硬封硬挡,“剑海浴魂”那些好的杀着一招也使不出来了。

小文立刻陷入了险境。

因为她的力气,体力明显比不上不老书生。

程小蝶和小雅合斗黑衣蒙面人,形势也很危险。

因为程小蝶受了严重的内伤,所以,她的“霸王无敌”枪法没法发挥出最大威力来。

小雅虽然奋力出剑,但经过一整天的激战,她的体力也在飞速地下降,使出的剑招已不能对黑衣蒙面人构成太大的威胁!

黑衣蒙面人却是越战越勇,手中双刀风也似地使将出来,闪出满天的刀影。一朵一朵雪亮的刀花不断地在程小蝶和小雅的要害之处靠近闪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