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行人来到镇外时,已是午时。

萧伯镇果然很大,简直可以算是一座小城了。

镇子外面有一道很高的围墙。

程小蝶一行人进入了镇子南门,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因为他们身上都沾有鲜血。

只见路上行人纷纷躲避,不一会儿,街道上已是空无一人。

街两边人家的大门也都关紧了。

镇子里只有一家饭馆。

饭馆倒是没有关门,相反,老板和三四个伙计还笑嘻嘻地迎了出来,请客人进去吃饭、歇息。

生意人只要有生意可做,有钱可赚,胆子一般还是比较大的。

而且那几十名弓弩手身上穿着官军的制服,一看就知道不会是强盗。

程小蝶和四大捕头一起进后门,房里的客人就纷纷离座结账,一会儿就将诺大的店堂空了出来。

老板笑嘻嘻地道:“走了也好,我正想诸位官爷有这么多人,小店坐不下呢?请,请,快请进。”

程小蝶让五十名弓弩手和二十五名江南、中州分司的好手分别守在店堂的后门外,这才请王少卿和金小眉走进了店里。

她让王少卿、金小眉与小文、小雅、惜玉坐在正中间的一张桌子上。

这样安排,更便于保护。

几名店伙计很快送上了热菜。

不大一会儿功夫,十几张桌子上都摆上了四五个热菜,一大盆米饭,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汤。

程小蝶和四大捕头相坐一桌。

众人都是又累、又饿、又渴,所以,大家顾不上吃饭,都抢着喝茶、喝汤。

老板笑嘻嘻地道:“诸位官兵,想喝点酒吗?小店有……”

岑啸虎道:“不用说了,我们不喝酒!”

程小蝶道:“惜玉,试试饭菜里有没有毒!”

惜玉道:“是。”

老板不高兴了,道:“我在萧伯镇开了几十年馆子,饭菜里怎么会有毒呢!”

程小蝶道:“你下去吧,不用你伺候!”

老板转身走到柜台里去了。

惜玉道:“总捕头,饭菜里没有毒。”

程小蝶道:“好啦,大家快吃饭吧。”

吃完饭,程小蝶对吃过饭的二十五名弓弩手和王坚、何大光道:“你们去换前门的那些弟兄来吃饭。”

王坚、何大光和弓弩手们纷纷站起了身子,正想往外走,突然一个个都摇晃起来,脸色也开始发青。

惜玉大吃一惊,忙道:“快,快吃解毒丹!”

说着,自己已先服下解毒丹。

王少卿、金小眉、小文、小雅、程小蝶和四大捕头也都感到肚中痛如刀绞,忙掏出解药丢进了口中。

王坚、何大光的动作还算快,但那二十五名弓弩手都那么刚掏出药来,便一个接一个倒在了地上。

惜玉面色苍白,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查过了,饭菜中的确没有毒!”

只见那老板出柜台,大笑道:“饭菜里的确没有毒,但碗筷上有毒!你们走不了啦!告诉你们,马的草料里也下了毒,现在只怕已经全都死掉了!”

惜玉挣扎着站起身,道:“你是不老书生门下弟子?”

店老板道:“不错!”

惜玉突然一笑,道:“那就好。”

店老板一怔,道:“你说什么?”

惜玉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不老书生的毒我都能解开!”

说着,她已扑向店老板,手中已多了一把长剑。

店老板大吃一惊,转身想跑,已被长剑刺穿而过,惨叫一声,倒地毙命!

就在这时,店外已响起了喝叱声,打闻声,兵刃碰抢之声!

程小蝶和四大捕头、小文、小雅、惜玉一起冲出门外,王坚与何大光护着王少卿和金小眉紧跟着他们。

在门外与中州、江南分司的好手交战的人,竟然是刚才纷纷离店的那批食客。

这些人的表情都很木然,脸上显然戴了人皮面具。

但他们的武功都十分之高,分司的好手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杜望月、小文挥剑冲了上去。

程小蝶道:“我来保护王大人和金小眉,小雅、惜玉,你们去帮后门外的弓弩手们,王坚、何大光,快将店堂里死去弓弩手们身上的连弩铁箭收集一些,带在身上!”

王坚、何大光转身又冲入了店堂。

小雅和惜玉赶到的正及时,只见后门外,四名黑衣剑手正挥剑砍杀那些将弩箭已经施放出去的弓弩手们。

弓弩手们虽然也抽出了腰间的佩刀,拼命抵抗,但他们又怎会是黑衣剑手的对手,眼看着一个个倒了下去。

小雅和惜玉挥剑冲上,各自以一敌二。

四名黑衣剑手虽然强悍,但他们的剑术比起小雅和惜玉来,都又相形见绌了。

只见剑光连闪,在惜玉和小雅的清叱声中,四名黑衣剑手胸前鲜血喷涌,惨叫着摔倒在地上。

守卫后门的二十五名弓弩手,只剩下了五个人。

但是,进攻后门的十名黑衣剑手也被他们射出的连弩铁箭射杀了六人。

再说前门外的形势。

杜望月和小文一加入战斗,形势就发生了逆转。

那些身穿各色衣衫,都戴着人皮面具、扮作食客的杀手们在一个照面间,已有七人在杜望月和小文剑下丧生。

岑啸虎、于承志、吴铁峰的林不凡也各自杀了一人。

突然,杀手们纷纷撤出了战辟,向后倒退。

四大捕头和小文发足就追,程小蝶喝道:“且慢,不要追!”

岑啸虎道:“为什么不能追?”

程小蝶道:“你们想一想,在前两次袭击中,杀手们的实力明显不如这一次,却是死战不退,这一次他们其实并未一败涂地,为什么反而要退走呢?”

岑啸虎道:“总捕头,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设有埋伏,是想把我们诱入伏击圈了?”

程小蝶道:“不错,而且,如果我猜的不错,指挥埋伏的人一定就是那个梦幻之刀!”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声自转角处传来。

众人抬眼一看,只见黑衣蒙面人神闲气定地自转角处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数十名金刀级杀手,百多名身着杂色衣衫的蒙面人,还有近六十名手执长剑的黑衣剑手。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你只猜对了一半,指挥埋伏的人的确是我梦幻之刀,但程总捕头没有猜到的是,你们早已进了我们的伏击圈,因为整个萧伯镇都已在老夫的掌握之中,程总捕头,王大人,你们完了,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程小蝶冷静地道:“就凭你和你身后这二百多号人?”

黑衣蒙面人道:“怎么?不够?”

程小蝶道:“是的,不够!”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的口气实在太狂了一点吧!”

程小蝶道:“就算我很狂,也是因为我有狂的实力!”

黑衣蒙面人又是一阵狂笑,道:“就凭你和你手下这十几二十号人?”

程小蝶突然笑了笑,道,“在扬州府衙里,我们也只有这几号人,你们屡次进攻,不也没有得手吗?”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我很佩服你。”

程小蝶微微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黑衣蒙面人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还说得出大话来,真是不简单!”

程小蝶冷笑一声,转过头低声问道:“王坚,何大光,你们收集了多少连弩铁箭?”

王坚,何大光道:“一共三十匣!”

程小蝶低声道:“好,让所有的人都拿上,一人两匣铁箭,听我号令,向那边齐射!”

王坚、何大光分头将箭匣发到各人手中。

黑衣蒙面人道:“总捕头,你商量好了吗?应做决定了!”

程小蝶道:“什么决定?”

黑衣蒙面人道:“是自觉一点,束手就擒,还是想让老夫略费上一点力气?”

程小蝶道:“你别做白日梦了!”

黑衣蒙面人冷声道:“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给我上,剐了他们!”

他身后的杀手们暴喝一声,一起向前涌上来,

程小蝶道:“我保护王大人,惜玉保护金小眉,王坚、何大光、林不凡你们三人打头阵,四大捕头和小文殿后,我们往那边冲!”

她指的是与杀手们阻当的反向的一条街道。

刚刚冲到不过三十来步,只见那条原本是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突然也涌出了一批人。

领头的,正是不老书生!

不老书生的身后,跟着的高级杀手也不下一百人!

而且他身边的黑衣剑手占了杀手们人数的一大半,大约有七十名!

不管怎样。不老书生比黑衣蒙面人还是要好对付一些!

程小蝶断喝道:“放箭!”

三十匣铁箭,射出了疾如狂风、密如暴雨的三百枝锐利的铁箭。

杀手们顿时手脚大乱。

在这一阵箭雨中,他们至少倒下了二十人!

程小蝶道:“杜司主、小文,双剑合璧,格杀呼延远!”

不老书生最怕的便是小文的“剑海浴魂”,一听此音,便挥手道:“散开,让他们过去!”

这一下可大出程小蝶的意料!

只听后面黑衣蒙面人叫道:“呼延表弟,不能放,快组织人手,截住他们!”

但呼延远竟是充耳不闻,带着手下的杀手们,闪身进了街道两旁的民居后面。

程小蝶率众往街的那一头直冲。

又冲出五十来步,她突然停了下来!

她感觉到这是中诈!

不老书生,怎么会拒不执行黑衣蒙面人的命令呢?

要知道,黑衣蒙面人绝对是杀手集团的领袖人物呀!

程小蝶想到这里,立刻断喝道:“大家且慢!”

众人刚停下,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的大笑声又响了起来。

街道两边的房顶上,突然出现了三百名弓箭手。

弓箭手各各弯弓搭箭。

弓已拉满,箭头全都对准了街中心这一群人!

在正午强烈的阳光下,所有的箭头都闪动着暗蓝色的光芒。

显然,箭头上都涂有剧毒!

黑衣蒙面人冷笑道:“程总捕头,跑啊,冲啊,杀啊!怎么都不动了?”

程小蝶双眉紧皱,额头上已暴出了冷汗!

显然,她的心情十分紧张!

杜望月和吴铁峰四人不觉心中一寒!

跟随了程小蝶多年了,他们还从没见过总捕头有过如此举止失措的时候!

难道说,他们真的已经陷入了绝境?

突然,杜望月心中灵光一闪。

他想起了程小蝶在运河边放的那只信号烟花。

按理说,应该有人来救援才对!

可为什么没有人出现呢?

难道程小蝶埋伏的援军,早已被杀手集团解决掉了?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王大人,怎么样,想好了吗?”

程小蝶抬头往两边看了看,道:“看样子,如果我们不束手就擒,你就要下令放箭,把我们射成刺猬了?”

黑衣蒙面人笑道:“不错。”

程小蝶深深吸了口气,道:“好,你下令放箭吧!”

黑衣蒙面人似乎怔了怔,正想说什么,却见正在屋顶弯弓搭箭的箭手一下子倒下了一大半。

倒下的弓箭手的背上,却钉着一枝或几枝长箭。

程小蝶长笑一声,挥剑冲,叫道:“大伙往北冲,冲出这个镇子!”

黑衣蒙面人气狠狠地一跺脚,道:“弟兄们,快追!”

他与不老书生呼延远合在一处,足有近三百人,大呼小叫地紧迫程小蝶一行。

程小蝶等人冲出萧伯镇北门,顿时松了一口气!

众人也都明白屋顶上那些弓箭手是被什么人杀死的了。

杀死那些人的,是马长山手下的五百名水师精锐!

原来,程小蝶放的那只信号,是通知马长山手下的水师来救援。

但这五百名水师精锐怎会出现在萧伯镇附近呢?

杜望月不禁问程小蝶:“总捕头,你是不是早与马大人约好了?”

程小蝶道:“不错,我请马大人拨出了五百精锐水师,沿运河北上,暗中尾随咱们。”

杜望月道:“原来如此!”

二人正说着说,四名水师将领驱马迎了上来,一齐在马上躬身道:“总捕头,王大人,末将等接到信号,便赶来了。”

程小蝶道:“你们来的正好,正及时,四位将军,杀手们马上就要出镇来了,你们准备迎敌吧!”

四名将领道:“是!”

只见在四人号令声中,五百精锐水师列成十队。

士兵们将手中的长枪横搁在马背上,一齐举起了弓箭。

箭上弦!

奇怪的是,直到现在,杀手们竟还没有追出来。

趁这个空挡,程小蝶又匆匆清点了一下部下的损失。

损失实在是太惨重了!

她想了想,伸手入怀,又掏出一枝短短的竹管。

一扬手,竹管飞上了天空。

这次,竹管爆出的是粉红色的烟雾。

“哈哈!”

一阵大笑声,只见不老书生和黑衣蒙面人已大步走出了萧伯镇。

但他们走出镇子,就没有再向前逼近。

他们的身后,杀手们正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杀手们也排成了几个方阵。

奇怪的是,这次涌出的,以灰衣杀手和金刀级的黑衣杀手为多。

灰衣杀手排成了三个方阵,列在最前面。

杜望月等四大捕头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杀手集团的实力竟是如此之强,实在大出他们的意料。

他们一直以为,在上两次突袭中被他们杀死的灰衣杀手已经是杀手集团中所有的基础力量了。

因为刚刚在萧伯镇中,他们所见到的灰衣杀手,人数已经远远少于金刀级的高级杀手和那群身着杂色衣衫的蒙面人。

就连不老书生手下那些武功剑术一流的黑衣剑手,人数也没有灰衣杀手多。

但现在,事实就在眼前。

这说明,他们低估了血手方轮的能力。

看来,方轮的杀手训练基地决不是带山、天台两处。

最令他们担心的是,血手方轮本人到现在还没有现身。

可以想到,方轮的身边,一定会带着人数众多的高级杀手!

吴铁峰道:“总捕头,你刚才放的信号,是不是通知二批援军可以露面了?”

程小蝶道:“是的,本来我不打算这么早就尽出实力,但实在没想到他们会选择萧伯镇为决战之地!”

吴铁峰道:“总捕头原打算在什么地方决战呢?”

程小蝶道:“在前面约二十里处一处荒野之中!”

吴铁峰道:“杀手们早已准备好在萧伯镇决战,则已占地利,我们绝不能让他们轻易如愿!”

程小蝶道:“那你说怎么办?”

吴铁峰道:“走!”程小蝶道:“将他们引到那处荒野?”

程小蝶道:“问题是水师精锐已经赶来了,如果现在我说要走,一是会损及他们的士气,兵败如山倒,士兵们的心理素质可不如我们这些人!”

王少卿低声道:“总捕头,我刚才看了一下,杀手们的人数比我们还要多,大概有六百余人,我记得铁翎曾对我说过,如果水师与武林人士对付,就算水师人数多出六七倍,也不会胜。……”

程小蝶看了他一眼,道:“铁翎说的的确不错,但现在除了水师之外,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可以将高级杀手缠住,而让水师们与低级杀手对阵!”

杜望月道:“水师们现在赶来了,不打一仗,总会心气难平,再说,他们都是骑兵,使的都是长枪,借助马匹的冲力,未必不能与杀手们一战!”

对面,杀手们的方阵已开始缓慢向前逼进!

黑衣蒙面人道:“总捕头,原来这就是你的后援?”

程小蝶道:“不错!”

黑衣蒙面人道:“你不觉得他们的力量太单薄一点吗?”

程小蝶道:“还没开打,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厉害!”

黑衣蒙面人笑声朗朗,道:“就说马长山手下这几百小卒,还不够老夫手下一盏茶时分杀的!”

程小蝶道:“好,你来吧!”

她跳上一匹马,对小雅道:“我要挥一挥兵器了!”

小雅道:“是。”

从背上解下一个扁长的包袱。

包袱打开,里面的七八段二尺左右的铁管,和一截一尺七寸长的厚厚的枪头!

小雅两手不停,眨眼问,一条丈八长,酒杯口粗的长枪已经接好。

程小蝶伸手接过了铁枪,道:“杜司主、小文,你们和惜玉、小雅一起保护王大人和金小眉,不老书生和梦幻之刀不出手,杜司主和小文也不得出手,听清楚了吗?”

杜望月和小文道:“听清楚了!”

黑衣蒙面人看见程小蝶手中的铁枪,似乎全身都震动了一下,道:“那姓吴的老不死是你的什么人?”

程小蝶笑道:“你总算看出来了,他正是家师!”

黑衣蒙面人道:“好!我今天正好看一看吴老怪的‘霸王无敌’枪法你学到了几成火候!”

程小蝶道:“你要真敢接我的‘霸王无敌’枪,不如我们二人先单挑一阵!”

黑衣蒙面人大手一挥,喝道:“上!”

灰衣杀手和黑衣杀手组成的四个方阵立刻快速向前冲来。

程小蝶道:“放箭!”

五百枝长箭夹杂着三百枝连弩铁箭像一阵凶猛的飞蝗,划过了空中,射向了杀手们!

黑衣蒙面人叫道:“用兵器拨开飞箭!”

已经迟了!

他刚大叫出声,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灰衣杀手的方阵已被箭雨吞没了一下半!

程小蝶道:“水师骑兵跟我冲,蹋乱他们的阵形。吴司主,你们随后冲上,去找高级杀手!”

说完,一举铁枪,纵身向前猛冲。

五百名水师铁骑就像一阵黑色的风暴一般紧随在她身后,向前风卷而上。

灰衣杀手和黑衣杀手们的方阵立刻被冲散了!

士兵们早已放下弓箭,拎起了长枪!

冲杀阵中,他们便长枪齐发,见人就猛剌独打!

杀手们显然还没经过这种阵仗,顿时阵脚大乱。

眨眼间,在水师士兵的长枪之下,已有不下七十名杀手丧生。

程小蝶手中的长枪已似成一条银白色的惊龙。

跟着闪成一道道银白色的弧线。

线又结成了网。

必杀之网!

每一道银线划过,就会有几名杀手惨叫倒地,膛开腹裂,血光四溅!

黑衣蒙面人一挨手,他身后的金刀级高级杀手和黑衣剑手立刻扑上。

只有那一群戴着人皮具的人都不动。

不仅没有动,他们连兵刃都不曾抽出来!

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也没有冲上。

金刀级杀手和黑衣剑手一入混战,形势就变得明朗了!

水师精锐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虽然程小蝶在阵中左冲右击,所到之处,杀手们无不毙命或躲开,但水师还是渐渐败下阵了。

吴铁峰等三大捕头以及林不凡等人的加入,也不能扭转战局。

三大捕头在三名黑衣剑手的强攻之下,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水师士兵,一个接一个地被杀了。

现在,他们已剩下不到一百人!

突然,小文和小雅清叱出声,飞抢而至,加入了战圈。

两道剑光,四下盘旋,不一会儿就格杀了正与三大捕头对阵的黑衣剑手,还杀死了二十余名金刀级杀手!

但一直没有动的黑衣蒙面人、不老书生和他们身后那一群身着彩色衣服,戴着人皮面具的杀手们突然发动了!

他们并没有加入战斗,而是分成两路,自左右两侧互扑向王少卿和金小眉!

程小蝶大惊,立即与三大捕头、林不凡等人回马救援!

小文和小雅也醒悟过来,回头冲。

她们想赶在杀手们之前,冲回到王少卿身边!

但杀手们还是先到一点!

杜望月和惜玉挥剑而上,分别敌住了黑衣蒙面人和不老书生!

但他们挡不住那些凶悍的杀手。

二十余名杀手举着亮闪闪的刀剑,直扑向王少卿。

杜望月一边奋力出剑,剑光如暴雨狂风一般缠住了黑衣蒙面人,一声大呼道:“王大人,快点!”

王少卿却没有打马逃走!

他反而驱马向前走了几步,护在金小眉身前,大喝道:“你们可以杀了王某,但绝不要伤了金小姐!”

在这种生死关头,他想的不是自己,而且别人!

已经冲近的程小蝶心中不禁一热!

杀手们似乎也被他的气势所慑住,一时间呆住了!

黑衣蒙面人双掌猛击,击退了杜望月,大吼道:“愣着干什么!快杀了他!”

程小蝶一腾身自马背上跃起,左手一挥,细索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红影。

长长的细索上蓄集了她的十二成功力,好一道千斤铁练,顿时将冲近王少卿的二十多名杀手全部打倒在地!

黑衣蒙面人一伸手,自一名杀手手中接过一柄长剑,连出两招,将扑上的杜望月刺倒在地,长剑一转,已刺向王少卿。

王少卿引颈待死!

正在这时,一道人影扑了上来,挡在王少卿身前。

长剑毫无阻挡地刺杀了黑影,又收了回去。

黑影惨呼一声,扑倒在地上。

他身上喷出的鲜血,洒了王少卿一头,一脸。

黑衣蒙面人正想剌出第二剑,杜望月已经再次扑上!

程小蝶也已赶到,雪亮的枪头罩住了黑衣蒙面人周身要害!

小文、小雅也已冲回,对杀手们痛示杀威!

一阵拼死血战,竟然将不老书生和黑衣蒙面人逼得向后退走了。

杜望月扑到那名被蒙面黑衣人刺中的人身边,大呼道:“林贤弟!林贤弟!”

用身体挡住了刺向王少卿那一剑的,正是林不凡!

林不凡勉强睁开了眼睛,先看了看王少卿,道:“王大人,我不能够再保护你了?”

王少卿双目泪流,一个字也说不出!

他又看着杜望月,道:“司主,属下不能再追随……左右了,你……你……”

话没说完,他头一点,死了。

杜望月抚尸痛哭!

三大捕头也心中惨然!

程小蝶目视着小文和小雅,说声道:“谁让你们参加战斗的?”

小文道:“我们是怕小姐……”

程小蝶道:“可你们的任务是保护王大人!如果你们不擅自行动,林司案也不会死!”

小雅道:“我知道错了,任凭小姐惩罚!”

程小蝶叹了口气,道:“先不说这个,我们火速撤离此地!”

杀手们已经冲了上来!

程小蝶跳上马,道:“大家快上马,往北走!”

说着,长枪一横,扫中了冲上来的四名杀手。

她看着人都上了马,也不再战,掉转马头,飞奔而去。

杀手们发足疾追。

但他们没有马,两条腿终究跑不过四条腿。

一口气狂奔出二十余里,程小蝶才让众人停下来。

王少卿四下一看,心中顿时冰冷。

因为他们这一行人已经只剩下了十一个人。

这十一个人之中,王坚、何大光和四大捕头还都受了程度不等的伤。

程小蝶道:“大家下马休息一下吧!”

王少卿道:“总捕头,江南分司数十各好手已死伤殆尽,五十名水师弓弩手也已一个不剩,我们在这里休息,岂不是等死!”

程小蝶道:“王大人放心,很快就会有人赶来援助我们!”

王少卿吸了一口气,道:“杀手集团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们竟然能将五百名水师精锐一举杀死!”

杜望月裹好了左臂的伤口,道:“大人,他们并没有被全部杀死!”

王少卿道:“哦?”

杜望月道:“据我观察,大约有一百来人逃走了。”

王少卿叹了口气,道:“逃走了更好!他们哪里是如此凶悍的杀手们的对手,能多逃出一人,王某心中也少一份内疚!”

杜望月道:“大人,他们还会来找我们的。”

王少卿道:“你怎么知道?”

杜望月道:“马提督指挥水师已有经验,这五百人显然都是他手下的精兵,马指督派他们来时,一定向他们下了死命令,他们虽说因一时抵抗不住,四下逃散,但只要想到军令,他们还会再来的。”

果然,不一会儿,逃得性命的骑兵又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集中归来了。

程小蝶看了看,发现归来的共有六十七人。

她让他们下马休息,吃些干粮,并将仅剩的十匣连弩铁箭发给了他们。

程小蝶道:“杀手们不久就会追过来,到那时,你们只须远远地用连弩铁箭袭击他们,千万不要再参加战斗,知道吗?”

水师骑兵们道:“是。”

岑啸虎道:“总捕头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程小蝶道:“你说。”

岑啸虎道:“凭杀手集团的实力,如在扬州时他们就尽出好手攻打府衙,我们一定早已抵挡不住了,为什么他们一直不动手,非得到现在才动呢?”

程小蝶道:“因为那时他们心里还抱有希望。”

岑啸虎道:“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这样做也是为形势所迫?”

程小蝶道:“是的,不把他们逼到这一步,他们就不会尽出实力,而我们也就无法将他们一网打尽!再说,更重要是阶要找到杀手集团与某王爷勾结的证据,如果不将他们的精锐引出扬州,我们就无法进入杀手集团的内部,又怎能找到证据呢?”

岑啸虎道:“听总捕头的意思,形势仍然在我们控制之中?”

程小蝶道:“是的。”

岑啸虎道:“我们被一路追杀,损失了近百名好手和数百水师精锐,为得就是引他们追杀我们,对吗?”

程小蝶道:“不错,如果不让他们感觉到很快就能够得手,他们一定会冷静下来,仔细地考虑全局的得失,那样的话,我们在这之前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岑啸虎道:“可咱们损失了那么多人,值得吗?”

程小蝶道:“岑司主,你知不知道当年成祖皇帝起兵靖难,在四年的战乱中,又死了多少军队?杀了多少百姓?所以,如果损失这些人能够引出杀手集团,能够让我们的人找到杀手集团与某王爷勾结的证据,则某王爷起兵夺位的阴谋就不可实施。我认为,既使损失再大,也值得。”

岑啸虎想了想,道:“总捕头,你说得对,我彻底想通了!”

程小蝶道:“想通了就好,你好好休息一下,养足气力,裹好伤,一会见还有大仗要打。”

杜望月道:“总捕头,你看。”

他指着西边的天空。

远远地,空中炸开一团红色的烟雾。

程小蝶一下站起身子,激动地道:“好,援军就在附近,马上就会赶到了。”她沉吟了一会儿,又道:“如果快,他们能在杀手们追来之前赶到!”

王少卿道:“总捕头,这次来援是不是长山兄?”

程小蝶道:“不是。”

王少卿道:“那会是谁呢?”

程小蝶道:“一会儿大人就会知道的。”

她看着王少卿,突然笑了笑,道:“这人与王大人也算是熟人,一会儿,大人不要太吃惊哦?”

王少卿怔了怔,道:“熟人?会是谁呢?”

杜望月道:“总捕头,会不会是银衣人?”

程小蝶又是一笑,道:“杜司主虽然机智过人,但这一次也猜错了,银衣人另有重要的任务,不能赶来,主要看他能否顺利完成任务,我也不敢肯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