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马蹄翻飞,车轮滚滚,不一会儿,一行人已经行进了近三十里路。

这一路上,一直到现在都十分平静,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岑啸虎骑着马,赶到程小蝶乘坐的马车前,道:“总捕头,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急着往前面赶呢?”

程小蝶自轿里伸出头,道:“这是因为在杀手集团发现我们离开扬州之前,我们离扬州越远越好!”

岑啸虎道:“太远了,他们不就赶不上来了吗?”

程小蝶笑了笑,道:“岑司主放心,就算跑断两条腿,他们也会拼命追上我们的,因为他们知道追不上我们的后果!”

岑啸虎道:“也就是说,总捕头准备以逸待劳,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程小蝶道:“不错。”

于承志也凑了过来,道:“总捕头,既然你们有心引诱他们来追,为什么你又要做得如此秘密呢?”

程小蝶道:“你担心他们不知道我们已经出城了?”

于承志道:“是的。”

程小蝶又笑了笑,道:“用不着等到天亮,你就会不担心了。”

于承志道:“难道杀手集团已经探到我们的行踪了?”

程小蝶道:“可以这样说。”

于承志道:“总不会是府衙内也有他们的奸细吧?”

程小蝶道:“这一点于司主不用怀疑,绝对没有。”

于承志道:“可我们的行动一直是保密的,应该不会走漏风声。”

程小蝶道:“正因为我们的行动一直很神秘,他们才更要怀疑,而凭杀手集团眼线之广,一定早已经在府衙四周伏下无数的探子,再说,假梦幻之刀、不老书生、血手方轮也都是极为精明的人。”

于承志想了一想,道:“看来,这一次真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了!”

岑啸虎低声笑道:“也只有这样的对手,打起来够味!”

三人还说着话,忽听拉的九匹马一声接一声吆嘶起来。

紧接着,马车的速度突然变慢了。

岑啸虎吃惊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程小蝶从车里跳出来,道:“岑司主,去通知杜司主,所有人暂时停下来。”

她转而对于承志道:“让车里的人都出来,在我这辆车旁集中!”

二人领命,转身而立。

不一会儿,这一小队人马停下来,而且围成了一个圆形的战阵。

王少卿、小文、小雅、惜玉、金小眉、四大捕头都来到了程小蝶身边。

程小蝶道:“点起灯笼来。”

四大捕头立即各自点起了一只灯笼。

在四只灯笼的光照下,大家都看清楚了,拉车的马匹嘴边直向外冒着白沫,而且,马腿在不住地轻抖着,脖子一下接一下地弯曲,像是要倒下来!

程小蝶只看了一眼,立刻道:“王大人,离马车远一点!”

话音未语,只见三匹马已倒在地上,还带着马车一起翻倒在地,“轰隆”一声大响。

这响声还没有停,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大响。

王少卿和金小眉乘坐的那辆车也翻倒了。

惜玉上前低下身,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已经死去的马匹,抬头道:“总捕头,这些马都中了毒。”

程小蝶道:“你能看出中的是什么毒吗?”

惜玉又看了几眼,道:“肯定是不老书生的毒药!”

此言一出,大家心里不禁一惊。

怎么说,不老书生已经在附近了。他如果来了,杀手集团的人肯定也已经来了!

程小蝶沉吟一会儿,道:“大家不要乱!惜玉,你看这种毒是可以下在风中,随风传播的吗?”

惜玉道:“不是,就算是,也没关系,因为我们现在还在上风口,不老书生没法对我们用毒!”

程小蝶道:“也就是说,这拉车的九匹马都是因吃的草料,或者是饭水中有毒,对吗?”

惜玉道:“是的。”

程小蝶道:“应该是慢性毒药才对!”

惜玉道:“不错,据我的判断,一定是慢性毒药,总捕头,原来你对用毒一道也十分的精通呀。”

程小蝶道:“我哪是懂什么毒药!”

惜玉道:“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程小蝶道:“我从事理中推出来的。惜玉你想,这三辆马车是从哪里来的?”

惜玉道:“是在车行订的。”

程小蝶道:“据我所知,马车到府衙后,并没有人给马再喂料,也就是说,这些马在到府衙前就已中毒,可毒性到现在才发作,当然只可能是慢性毒药才对。”

惜玉笑道:“总捕头,你真聪明。”

程小蝶也一笑,可表情立刻又严肃起来,道:“可惜,张师爷不在这里!”

王少卿道:“不错,宝善一定知道那家车行是谁的产业,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十大富豪之中,到底谁是杀手集团的人了!”

金小眉忽然道:“这是可以看出来的。”

程小蝶道:“怎么看呢?请金姑娘指点!”

金小眉道:“车和马身上一直全有标记,比如说如果是我家的车行,在马腿上和车辕上,定会烙上‘金记’两个字!”

岑啸虎闻言立即举起灯笼在马和车身上上下下照了一番,道:“果然有标记,总捕头,是‘姚记’,两个字!”

金小眉道:“十大富豪,只有一家姓姚。”

程小蝶道:“姚顺天?”

金小眉道:“是的。”

惜玉道:“姚顺天一家人不是都走了吗?他的产业一定让其他人兼并了!”

程小蝶道:“不错,金姑娘,你知道是哪一家兼并了姚家产业吗?”

金小眉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的确,她来本就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再加上近来一直悲伤于心,神思恍惚,自然不会注意这些事情。

程小蝶沉思起来。

杜望月道:“总捕头,我们现在怎么办?”

程小蝶道:“只有委屈王大人和金姑娘了。王大人应该能骑马,金姑娘呢?”

金小眉道:“我也能。”

程小蝶道:“好,那大家就都弃车骑马,尽可能快地往前赶,我想,在前面小路上,应该能找到马车!”

经过这一意外停顿之后,这一小队人马又快速地往前进发了。

杜望月道:“刚才,要是不老书生伏在暗中迎风下药,咱们的情况就险了。”

惜玉道:“你不用担心,这些天我已用府衙中珍藏的药材合成了神医门的不传之秘——解毒灵丹。”

杜望月道:“你怎么知道不老书生会用什么毒?如果药不对,也能解毒吗?”

惜玉道:“这种配方是我前不久才研制出来的,只要是按神医门的药理配的毒药,都能解开。我想,不老书生一定不知道这个配方!”

程小蝶道:“那太好了!惜玉,你将解药先发给大家,一旦不老书生用毒,便让他们火速服下!”

惜玉道:“是。”

掏出两个小包,递给程小蝶一个,道:“总捕头,中队和后队的药你来发吧,我去前队。”

说完,两脚一蹬马腹,飞奔向前而去。

程小蝶笑了笑,瞟了杜望月一眼,道:“杜司主,你真是好福气呀。”

杜望月心里也不知是酸是甜是苦是痛,只得淡淡笑了一笑,没有答话。

不一会儿,惜玉已经发完药,又驰了回来。

行走之间,她有意无意地总是控着马,想离杜望月更近一些。

程小蝶又飞快地瞟了杜望月一眼,抿嘴一笑。

杜望月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转开了头。

又向前走了约三十里,夜更深了,夜风也越来越大,现在身上很有些凉意。

程小蝶道:“王大人,扬州这一带大人应该比熟些,不知这附近最近的小村镇在哪里?”

王少卿想了想,道:“前面十来里地,应该有一村子,好像叫小杨村,还挺大的,大约有近二百户人家。”

程小蝶道:“好,我们就赶到小杨村歇脚,等天亮再往前走。”

王少卿道:“为什么不往前再赶一些呢?小杨村往前约四十里,有一个比较大的镇子,叫萧伯镇,在那里应该能弄到马车。”

程小蝶道:“我担心杀手集团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他们的计划不是随后尾追,而是在沿途安排人手,对我们进行埋伏和截杀!”

王少卿吃惊地道:“他们的反应能有这么快吗?”

程小蝶道:“很可能张师爷去订马车时,他们已经算准我们会连夜起程,所以先行做好了准备工作。”

像是要急于证明程小蝶的判断是正确的,她的话才刚刚说完,便听见是由林不凡领军的前队传来几声惊叫。

杜望月面色一变,大惊道:“不好,注意保护好王大人和金小眉,我们快去看看。”

五人疾驰到前队,发现前队已经停了下来,杜望月正在替两位江南分司的好手裹伤,他的身边,躺着两具尸体。

这二人也是江南分司中的好手,他们都是被长箭射死的。

受了伤的五个人也是被突如其来的利箭射倒的。

程小蝶跳下马,大声道:“注意防备暗箭,做好战斗准备!”

语言未落,又有一阵箭雨射来。

不过,这一次没有人受伤。

因为已有防备,所以大家各挥金刀,将飞来的利箭拨开了。

杜望月捡起一根利箭看了看,道:“总捕头,这些弓手是血手方轮的手下!”

程小蝶点头道:“杜司主,还记得在瘦西湖边你与血手方轮手下那一战吧?”

杜望月道:“记得,那天如果不是总捕头和阿横、阿保赶来相助,我和惜玉只怕早已死掉了。”

程小蝶道:“在湖边那一战中,血手方轮手下的弓箭手是与那些排成组合之势的灰衣手们联合作战的。”

杜望月道:“我明白了,总捕头是说,灰衣杀手们立刻就会现身了。”

程小蝶道:“不错。”

她转头对岑啸虎和于承志道:“你们快去将那五十名弓弩手调上来。”

二人飞身向后掠去!

又是一阵箭雨飞来!

这一阵箭雨比上两次的更密集,力道也更强劲,所以大家虽然早有准备,但仍有人被射中了。

两死五伤!

从利箭射来的力道看,弓箭手们已比刚才向前追了不少。

这样被动追打可不是个办法。

程小蝶道:“受伤的人往后退,没有受伤的两个一组,按我定的办法,一个使锤子,一个用腰刀,灰衣杀手们就快冲上来了!”

只见大道旁边的草丛中突然涌出了一批灰衣杀手,直涌到大道正中,拦住了众人的去路。

灰衣杀手一共分成二十组,也就是六十个人。他们已经完成了组合。

大道两边,还整齐地排行着两队弓箭手,强弓已拉满了,利箭已在弦。

正在这危急时刻,岑啸虎和于承志带着五十名弓弩手赶上来了。

程小蝶道:“弓弩手对左边的弓手齐射,岑司主、于司主和林司案率领前队人马攻击那些灰衣杀手。杜司主,我们去对付右边的那一队弓箭手!”

说完,她已摆身掠起,身在空中,似是一位凌空飞起的仙子一般,左手挥出,鲜红的细索已经出手,右手中也已握住了一柄精光四射的短箭。

弓箭手们一齐放箭。

这阵箭雨全部飞向程小蝶。

杜望月腾身再起,一团剑光护住了周身要害,直扑向弓箭手们,口中大叫道:“总捕头小心!”

那阵箭雨射到时,程小蝶手中的细索早己在周身布下一道红影。

射到这道红影上的箭纷纷落地。

杜望月已扑进弓箭手之中。

剑光飞舞,如一道道划破夜空的闪电。

血飞溅。残破的脱体四下飞落。惨叫声汇成一片,十分慑人。

二十多名箭手在程小蝶扑到时,已全部被杀死了。

杜望月眼中闪着冷厉的光芒,将手中的宝剑在一名弓箭手尸体上拭了拭,抹去上面的鲜血,仰天吸了一口气,悄悄将宝剑插入鞘中。

程小蝶走到他身边,轻轻一碰他的大手,道:“这剑法真残酷!”

杜望月道:“是啊,但用来对付这些残酷的杀手,是再好不过了。”

程小蝶道:“杜司主,恭喜你!”

杜望月一惊,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因为你已尽得‘剑海浴魂’的精妙之处,而且,你能不为剑法役,现在你在剑上的造诣已经超过了小文,已达到了十二层,天下使剑的高手中,只怕已很难找到你的对手了!”

杜望月笑了笑,深情地看了她一眼。

虽然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但他已用深情的目光告诉程小蝶,他决不会忘记她对他的帮助,当然更不会忘记她对他的爱情。

而这套“剑海浴魂”在杜望月身上完善的体现,已是他们二人爱情的结晶。

程小蝶迎着他的目光,已有些痴了。

她努力控制住自己,转开目光,道:“我们快去帮他们。”

□□□□□□□□

就在杜望月痛杀左边一队弓箭手时,五十名弓手中的弩箭也已抛发。这一次就发出去五百枝铁箭。

左边一队弓箭手立即全部被射死,一个也没活下来。

但在被射中前,他们也发出了手中的利箭!

箭如飞蝗。

但这次却没有一个人中箭。

因为这些弓箭手这次的目标不是人,而是马。

林不凡所率领的前队人马的马匹,在这一阵箭雨后,只剩下了三四匹还活着。

但这几匹活着的马也被惊得向荒野之中飞奔而去了。

程小蝶立刻明白过来杀手集团的目的了。

这些弓箭手和灰衣杀手行动的目标就是马匹。

杀死他们的马匹,他们行进的速度就无法加快,则杀手集团就会有充足的时间来安排如何对付他们。

再一看那些灰衣杀手们,在岑啸虎、于承志、林不凡和江南、中州分司好手的击杀之下,已经被消灭了一半。

程小蝶对杜望月道:“你去帮他们,一定要将这批杀手一个不留地杀掉,我去告诉后边的人,注意保护马匹!”

说着,她飞身往后掠去。

杜望月深吸了一口气,抽出七星宝剑,大吼一声:“挡我者死!”舞起一团剑光,向前直冲。

雪亮的剑光冲入灰衣杀手丛中,立刻带起一道血腥的血幕。

剑光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很快,灰衣杀手一个不剩地全都毙命在他的剑下!

杜望月对吃惊不已地看着他的岑啸虎和于承志略显被动地笑了笑,抹去剑上淌流的鲜血,归剑入鞘。

在他完成“剑海浴魂”之后,每次杀过人,他都会将剑插入鞘中。

这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区别。

因为,现在,他的剑只要出鞘,必定会染泡鲜血。

所以他必须克制住这把剑上所透露出来的杀机,不到必要时刻,决不能轻易地将剑拔出来。

小文正是因为没有这种克制力,所以才全被不老书生的毒药控制住心智。

杜望月三人开始清理战场。

刚刚清理完,程小蝶和中队、后队已赶上来了。

程小蝶问道:“杀手们没跑掉了吧?”

杜望月笑了笑。

于承志道:“全部在这儿躺着呢。”

程小蝶嘉许地对杜望月点了点头,又道:“我们的人呢?”

林不凡道:“江南、中州分司的好手们共损失了二十人,十死十伤。”

程小蝶道:“把死难的弟兄拖到草丛中放好,我们赶路要紧,会有人来为他们处理后事的。”

林不凡道:“是!”

程小蝶道:“注意,在安置他们的地方做一个标志。”

林不凡道:“总捕头放心!”

程小蝶道:“好!我们继续赶路!”

一行人赶到小杨村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四大捕头叩开了几户村民的门,借他们的锅灶生火做饭。

待大家都吃过饭,天已经大亮了。

程小蝶道:“我们赶快上路吧!”

王少卿道:“总捕头,昨夜一阵搏杀,大家体力消耗很大,已有伤号,还是在小杨村多歇一会儿吧!”

程小蝶道:“大人有所不知,杀手集团们肯定是会在有人居住的地方对我们动手!”

王少卿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一来他们可以用百姓来做挡箭牌,二来我们因为怕伤及百姓,动起手来总有些……”

王少卿道:“你不用说了,我们快走吧。”

于是大家又匆匆上路。

王少卿驱马走在程小蝶身旁,低声道:“总捕头,对决战你真的有把握吗?”

程小蝶皱了皱眉,道:“大人何故有此一问呢?”

王少卿道:“昨夜拦截我们的不过是杀手集团中的末流角色吧?”

程小蝶道:“不错。”

王少卿道:“可我们这边已经损失了二十个人。”

程小蝶道:“但我的四大捕头、小文、小雅、惜玉、林司案未受伤。”

王少卿道:“问题是杀手集团的高级人物也没有现身啊!”

程小蝶道:“大人可是对属下没有信心?”

王少卿忙道:“总捕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程小蝶道:“就算是,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会以事实向大人证明,我们的计划是可行的,是完善的!”

王少卿道:“那就好,那就好。”

他们走的是沿运河的一条道,一路行来,却见大道边的好多田地都荒芜了,有些田中已是杂草丛生。

程小蝶不禁奇怪,便问王少卿道:“王大人,这些田难道都没有人种吗?”

王少卿道:“是啊。”

程小蝶道:“为什么没人种呢?”

王少卿道:“只因为扬州太繁华了。”

程小蝶怔了怔,道:“大人这话,我可听不懂了。”

王少卿道:“因为扬州太繁华,有些人就认为扬州遍地都是金钱,在那里赚钱要比种地来得轻松,于是都抛下田地,跑到城里去赚钱糊口了。”

程小蝶道:“可是种田人除了种田又没有别的本事,跑到扬州城去,靠什么赚钱呢?”

王少卿道:“靠力气。”

程小蝶道:“我知道了,他们是去给那些有钱人当佣人、当仆人。”

王少卿点头道:“不错!”

程小蝶道:“为了赚钱,就甘愿去做下人,还不如在家种田。”

王少卿道:“那些人要像总捕头这样说的懂得这个道理,就好了。这些年来,进城帮工帮佣的人越来越多,田地因此荒废的也越多,每年生产的稻米也越来越少了。”

程小蝶沉吟着,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王少卿在马上挺了挺腰,伸长脖子往右边看了看,道:“总捕头,早知道杀手集团会派人杀马,我们还不如一开始就坐船,沿运河北上了。”

程小蝶道:“的确是这样,不过,在陆地上,马死了,我们还能靠两只脚走,要是在水上,如果被杀手们潜入水中,凿漏了船,那可就麻烦了。”

王少卿道:“真是凡事有一利必一弊,喔!也不知长山现在怎么样了。”

程小蝶道:“马大人部下雄兵数万,又有阿横、阿保紧随身边,不会出任何意外的,大人尽管放心。”

二人一路说着,程小蝶却不住地将目光投向运河之上。

王少卿只管与她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到,但跟在他们后面的四大捕头却早己注意到了。

他们猜想程小蝶是发现了运河上有什么可疑之处。

于是他们也开始观察河上来往的船只。

河上白帆点点,船只可不少,但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太正常的情况。

前面,远远地出现了一抹淡淡的青灰色。

程小蝶举起马鞭,道:“王大人,前面是不是萧伯镇?”

王少卿道:“应该是。”

程小蝶道:“我们就赶到萧伯镇歇脚,时间也快到午饭的饭点了。”

杜望月忽然大吼道:“王大人小心!”

自马上飞身掠起,张开双臂,抱着王少卿自马上滚落在地。

王少卿的坐骑长嘶一声,四蹄一软,已倒在地上。

马的臀部已扎着一把飞刀。

刀身已全部没入马身,只留下鲜红的刀柄在外面。

程小蝶也拔出短剑,喝道:“大家小心,河上有敌人!”

只见四只大乌蓬船已经自河心冲到了岸边,自船舱内涌出了近百名杀手。

他们中有一半是灰衣杀手,另一半黑衣杀手的手中,举着的都是金背大刀!

“金刀级杀手!”

吴铁峰惊呼道:“总捕头,这些人比灰衣杀手要厉害得多!”

程小蝶冷静地道:“不要乱,排好阵形,将王大人和金小眉护在阵中!弓弩手铁箭准备,四大捕头率人杀敌!”

阵形刚布置完毕,杀手们已冲过了河滩,向大道上冲杀过来。

他们一面冲,一面挥舞着刀剑,大声呼叫着,声势十分惊人!

程小蝶断喝道:“放箭!”

机簧扣响声同时响起!

五百只铁箭立即如一阵瓢泼大雨,迎头砸向杀手们。

惨叫连声。

杀手们倒下了三分之一。

但没有被射中的杀手们已经冲上了大道。

程小蝶正准备下令放第二阵弩箭,却见前面大道上尘土大起,传来一阵暴雨般密集的马蹄声!

原来杀手们准备的是两面夹击之策!

程小蝶立刻将弓弩手调到了左侧,正对着大道上疾驰而来的杀手集团的马队,

然后短剑直指向河中冲上的杀手们,道:“四大捕头、小文,格杀他们!”

小文答应一声,整个人立即化作一团刺目的剑光,落入杀手群中。

紧接着,第二团更为刺目的剑光也落了进去!

这人当然就是杜望月。

岑啸虎、于承志带着江南分司的十数名好手也大呼着直卷上去。

吴铁峰带着中州分司的好手们在弓弩手两侧,但等铁箭飞出,便会与程小蝶一起同自箭雨下逃得性命的杀手们血战。

杀手集团的马队越来越近了。

程小蝶道:“放!”

箭雨飞出。

立刻响起了一阵马的嘶鸣声和人的惨叫声。

势如狂风骤雨的马队的冲击被阻住了。

吴铁峰举起文昌笔,当先冲上。

大道之上,立刻展开了残酷的搏杀。

小雅和惜玉一个立在王少卿身边,一个立在金小眉身边,二人都举着兵器,紧张地注视着眼前残烈的战斗。

她们十分想冲上去一起杀敌,但她们知道现在的任务更重要。

杜望月这一边,杀手们已经败了。

但是杀手们却没有一个后退。

虽然小文和杜望月二人只要再一剑挥出,就会格杀二三名杀手,但是那些金刀杀手们仍然嚎叫着,直向前冲。

冲上来的都被凌厉的剑气剌倒了。

杜望月道:“老岑、老于,去帮总捕头那边,这里有我和小文就够了!”

岑啸虎一看眼前形势,立刻转头冲到了大道上。

虽说金刀杀手还剩下了二十多人,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能冲破杜望月和小文双剑合壁布下的剑网!

二人身边,已躺倒了不下四十具头裂腹开的尸体。

于承志还不太放心,问了一句:“小杜,行不行?”

杜望月一剑挥出,三颗人头排在了其中。

他大笑道:“你看行不行?”

于承志放心了,挥刀朝前奔去,一面对林不凡等人说道:“弟兄们,都到这边来。”

他们的加入,使大道之上的胜败立刻就决定了。

还不到一顿饭的功夫,从两方面袭来的杀手已死伤殆尽。

令他们吃惊的是,没有一个杀手主动逃跑,这也说明了血手方轮是何等厉害的一个人。

杜望月和小文相视一笑,还剑归鞘,走回到王少卿身边。

王少卿道:“小文,你没有受伤吧?”

小文甜甜地一笑:“谢谢你的关心。”

惜玉也很关切地望着杜望月。

杜望月抹了抹脸颊上的汗水,笑道:“还真有些累!”

惜玉放心地笑了。

程小蝶四下看了一眼,长长出了一口气,道:“他们来的太突然了,真没想到他们会在水路上打主意。”

王少卿想想自己刚才还在想可以走水路,不禁有些后怕。

如果他们真的坐船自运河北上,可能现在已经遭了杀手们的毒手。

王少卿道:“杜司主,你是如何发现杀手们的?”

杜望月道:“因为这里并不是深水,而且岸边的水很浅,根本不适合船靠岸,但那四条船却直向岸边冲来,所以我感觉到情况不太对头。”

王少卿道:“如果不是你,那把飞刀一定会射中我的,谢谢你。”

杜望月道:“大人太客气了。”

程小蝶对林不凡道:“我们的损失大吗?”

林不凡的脸色十分沉重,低声道:“中州分司的弟兄仅剩下十六人,江南分司的,已只有九个人了。”

杜望月大吃一惊,道:“你说什么?”

林不凡道:“刚才杀手马队之中,有八名黑衣剑手,剑法狠毒,武功高强,如果不是总捕头及时杀了他们,我们的损失还要更大一些!”

程小蝶道:“也就是说,除了五十名弓弩手之外,我们的战斗人员已只剩下了三十二人,而且,小雅和惜玉二人还不能参加战斗!”

王少卿道:“总捕头,杀手们派出的人越来越强,我们能支撑吗?”

程小蝶皱着眉头,显然是在心里暗自算计着。

杜望月道:“总捕头,黑衣剑手是不老书生亲手训练的杀手,既然他们已经开始参与截杀,说明方轮、不老书生、黑衣蒙面人也快要现身了。”

程小蝶道:“不错,我也是这样推断的。”

说着,她自怀里掏出了一截竹管,一扬手竹管飞起在半空中。

“嗖”地一声巨响,竹管尾部冒出一股浓烟,接着竹管子向上飞了一阵子,然后,竹管突然炸开。

空中,散开一阵蓝色的烟雾。

王少卿道:“总捕头,你是不是已准备好了后备人手?”

程小蝶道:“是的,我们尽快赶到萧伯镇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众人将能驮重的马匹集中起来,加上杀手马队的马,还有三十余匹。

程小蝶道:“萧伯镇并不算小,镇里应该有马,大家先坚持一阵,赶到那里,再想办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