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二天中午时分,四匹快马冲入了扬州府衙。

程小蝶当时早已知道会有这样几个人来,所以立刻会见了他们。

这四人中,有两名太监,两名刑部的司官。

太监带来了圣旨,司官带来了刑部的令谕。

圣旨和刑部令谕的内容,皆大出诸人的预料,只有程小蝶一个人没有显出半点很意外的表情。

将两名太监和两名刑部司官请至内堂休息用饭后,王少卿捧着圣旨又看了一遍,问程小蝶道:“总捕头,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圣旨是调王少卿立刻赴京的,并且已将他的官职加至刑部侍郎。

程小蝶道:“王大人,现在,大人已是我们上司,但有所言,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少卿道:“总捕头昨天让我准备喜酒,难道就是这个意思?”

程小蝶道:“是。”

王少卿道:“总捕头不是说过,京中盛传要我再在扬州留任三年吗?”

程小蝶道:“不是传闻,皇上原本的确打算让大人要留任扬州知府。”

王少卿道:“可皇上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呢?”

程小蝶道:“当然是因为扬州的情况也在变化,京里的情况同时也在变化。”

王少卿道:“这么说,是皇上接到了总捕头关于扬州形势的秘奏,才改变主意的?”

程小蝶道:“是的。”

王少卿顿了顿,道:“问题是,王某离开扬州之后,将由谁来继任扬州知府呢?这人不是也会成为杀手集团的目标吗?”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想的还是国家之事,更为继任者的安全担心,这是何等的胸襟啊!程小蝶心中忖道,口中却答道:“大人放心,杀手集团已不可能将目光盯准扬州了,而且,就算他们仍然一意孤行,也没有用处了。”

王少卿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因为皇上还有一道口谕,是对圣旨内容的补充!”

她站起身子,道:“水师提督马长山接旨!”

马长山一怔,跪在地上,道:“臣在!”

程小蝶道:“着令水师提督马长山暂理扬州,在新任知府到达扬州前,马长山必须克尽职守,不得有误!”

马长山道:“臣领旨,谢恩!”

程小蝶坐下了,道:“马大人请起。”

马长山道:“总捕头,我可不明白。”

程小蝶道:“马大人请讲。”

马长山道:“皇上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呢?我只是一区区武士,又怎能管理得了扬州的政务。”

程小蝶笑了笑,道:“王大人,我想请你留下刑房师爷张宝善,不知你是否愿意?”

王少卿道:“怎敢不愿!”

程小蝶道:“马大人,张师爷熟通吏道,有他协助,还愁有办不了的事嘛!”

马长山道:“谢王大人,谢总捕头。”

杜望月道:“总捕头,刑部的令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说话的口气很有些不自然,只是其他人没有听出来罢了。

程小蝶当然听出来了,她淡然一笑,看了杜望月一眼,道:“杜司主是想不通刑部为什么要让我们将金小眉带至京城受审,是吗?”

她的语气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杜望月不禁怀疑昨夜是不是真的做了一场春梦了。

但他很清楚,那不是做梦。

程小蝶这样做,是为了保护他们之间那份感情。

杜望月道:“是的,属下的确想不通。”

程小蝶道:“原因很简单,金小眉是一个很重要的证人,而且,我们要尽快将金小眉即将被送进京的消息传出去,并于此同时,假放言金小眉已经回忆起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杜望月道:“总捕头的意思是,将杀手们吸引到金小眉这边来?”

程小蝶道:“是的。”

杜望月道:“问题是,金小眉由谁来保护呢?”

程小蝶道:“我们。”

杜望月道:“那王大人由谁来保护?”

程小蝶道:“也是我们!”

杜望月道:“也就是说,总捕头此举志在吸引杀手集团的首脑现身?”

程小蝶道:“不错。不仅要吸引他们的首脑现身,而且要将杀手集团所有的力量全部吸引出来?”

杜望月道:“引诱他们与我们决战?”

程小蝶道:“是的。”

杜望月道:“可我们为什么不在扬州与他们决战呢?”

程小蝶道:“形势对杀手集团和阴谋的策划人已经非常不利,他们一定会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所以,一定会尽出实力。如果在扬州城里决战,势必会祸及百姓,我们可不能让这样一座名城毁在我们手里。”

王少卿道:“所以,总捕头要诱使他们在进京途中与我们决战!”

程小蝶道:“是的。”

王少卿道:“可我们的实力和他们比起来,会不会差上一筹?”

马长山道:“这个好办,马某派五千水师,护送你们。”

程小蝶道:“不可。”

马长山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马提督手下水师是一支全国闻名的精锐部队,由你们护送,杀手们就会知难而退,全部转入暗中,待机而动,则我们就达不到彻底铲除他们的目的了。”

马长山道:“那是总捕头准备怎么办?”

程小蝶道:“由我、小文、小雅、惜玉、四大捕头、林司案和江南、中州四分司的数十好手,护送大人和金小眉进京。”

马长山道:“这样太危险了。”

杜望月道:“阿横和阿保呢?”

程小蝶道:“他二人留在扬州,负责保护马大人。”

马长山道:“这不行,你们的实力,本来就很有些不够,再留下阿横、阿保两员悍将,实力更是受损。总捕头,马某麾下雄兵数万,战将云集,不用留下他二人了。”

程小蝶道:“马大人不用心急,听我把话说完。我们此行,是为了诱敌,实力太强,反而达不到目的,杀手们的武功极高,如果真的有人来行刺马大人,则水师兵将很难起到太大的作用,所以我才留下阿横、阿保,而且,我准备……”

她压低声音,如此这般说了一通,听得马长山、王少卿不住点头。

程小蝶道:“二位大人放心了吧?”

马长山道:“的确是好计?”

王少卿道:“这样,应该就万无一失了!”

程小蝶点了点头,笑道:“既然二位大人都同意了我的计划,我们现在就要开始行动了。”

她对惜玉道:“惜玉,你和小文、小雅去金府,让金百年为金小眉准备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

惜玉道:“是。”

带着小文、小雅匆匆离开了府衙。

程小蝶道:“王大人,请你去告诉张宝善,让他去车行订几辆结实的马车,而且一定要将大人即将至京城上任的消息传出去。”

王少卿道:“总捕头放心,张师爷做起这些事来,一向十分稳妥。”

说完,他去找张宝善去了。

程小蝶对四大捕头道:“你们也都各自去准备一下吧,最迟明日天亮,我们就将动身了。”

四大捕头领命而去。

马长山道:“总捕头,马某也要去准备一下,在营中挑选一批精悍的士兵和勇猛的大将。”

程小蝶道:“好,不过要让阿横、阿保陪大人一起去。”

马长山拱手道:“谢总捕头关心。”

程小蝶道:“请大人一定要注意保密,除了心腹将领,不得走漏半点风声,至于军士嘛,不妨先告诉他们太湖一带又出现了水盗,就行了。”

马长山道:“总捕头放心好了。”

程小蝶道:“还有一点,马大人一定要特别注意。”

马长山道:“总捕头请讲。”

程小蝶道:“时间。马大人一定要注意时间,不能早,也不能晚。”

马长山点点头道:“这个马某知道,将军决胜千里,最重要的,就是时机。”

程小蝶笑道:“我有点班门弄斧之嫌了,马大人不要见怪哦?”

马长山也一笑,道:“哪里,马某先告辞了。”

他走了没一会儿,惜玉、小文、小雅回来了,惜玉手中提了一个大包袱。

程小蝶问道:“金百年没有说什么吗?”惜玉道:“没有。”

程小蝶道:“那就好。惜玉,你去帮金小眉准备一下,小文、小雅,你们也要准备充分才好。”

小文,小雅笑道:“小姐,我们跟着你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放心吗?”

程小蝶严肃地道:“不是不放心,只是这一次的行动事关重大,我不能不小心再小心,谨慎又谨慎才行啊!”

惜玉、小文、小雅道:“我们明白了。”

正说着话,王少卿和张宝善进来了。

程小蝶对三女挥了挥手,道:“你们去吧!”

转而问张宝善:“事情都妥了?”

张宝善点头道:“都妥了。一共订了三辆马车。”程小蝶道:“嗯,三辆马车已经够用了。王大人即将升任刑部侍郎的消息呢?传出去了?”

张宝善道:“是。已经传出去了。”

程小蝶道:“外面百姓的反应怎么样?”

张宝善道:“百姓们都舍不得王大人走,正商量着准备选出代表,留下王大人呢!”

程小蝶道:“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

张宝善道:“车行老板和好几个商人一再追究问我大人什么时候动身。”

程小蝶道:“你怎样说的?”

张宝善道:“我告诉他们,至少要等半个月,新任知府来了,大人才会走。”

程小蝶道:“说得好,张师爷,你很有才干啊!”

张宝善道:“总捕头夸奖了。”

程小蝶道:“我留你在扬州协助马大人一段时间,你不会怪我吧?”

张宝善道:“总捕头言重了。”

程小蝶笑了笑,道:“你放心好了,等事态一平息,我会让王大人请你去京城的。”

张宝善大喜,道:“多谢总捕头美意!”

程小蝶道:“你也去帮着王大人收拾一下细软吧!”

张宝善道:“是。”

他刚走出门,却又返了回来。

程小蝶问道:“出了什么事?”

张宝善道:“王坚和何大光要求见总捕头。”

程小蝶道:“快请。”

王、何二人一进大厅,就跪下了。

他们的眼中,都含着泪光。

程小蝶道:“二位快请起来,有什么话,请直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替二位办到,决不食言。”

王坚双泪交流,道:“总捕头,我们也要随王大人一同上京。”

程小蝶道:“你们的伤都好了!”

何大光道:“好了。”

程小蝶道:“此行十分凶险……”

何大光大声道:“正因为此行十分凶险,我们才要一起去,好保护大人,再说……”

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来。

王坚道:“再说,这次杀手集团的首脑一定会出现的,我和何兄要为铁翎兄报仇!”

提到铁翎,程小蝶心里不禁也是一阵难过,看了王少卿一眼,道:“王大人,你看呢?”

王少卿道:“他二人跟随王某人多年,而且,也是铁翎的好朋友,就让他们去吧。”

程小蝶道:“好吧。不过,二位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要报仇心切,忘了自身的安全。王大人已升任刑部侍郎,以二位的武功,以后王大人肯定还有急需二位的地方,再说刑部总捕司也很需要二位这样的人才。”

王坚、何大光叩首道:“谢总捕头,谢王大人。”

程小蝶道:“你们快去做些准备吧!”

王坚道:“我们本是江湖中人,孑然一身,没什么好准备的。”

何大光道:“是的,只要总捕头号令一声,我们随时都可拔脚而走。”

程小蝶道:“很好,那你们就去休息,一定要养好体力,才能报仇!”

二人道:“是。”

王少卿看着程小蝶道:“总捕头也该休息一下了,连日劳累,你已消瘦了一些,眼圈也有些发黑,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

莫非王大人看破了我和杜望月……程小蝶心里不禁一动,脸颊忽然有些红晕。

王少卿很有些奇怪,怎么我这一句话使得她脸红了?是不是话说得太唐突?

程小蝶站起身子,懒散地道:“属下谢大人关爱之心。”

王少卿吓了一跳,道:“总捕头为何如此?”

程小蝶道:“大人已升任刑部侍部,我自然已是大人的下属了。”

王少卿道:“总捕头,王某这条命如果不是你赶来扬州,只怕早已丢掉了。再说,为了王某的安全,总捕头更将小文姑娘给了王某,王某此生绝不会忘总捕头的恩情。所以,总捕头以后不要这样才好。”

程小蝶道:“多谢大人。”

正在这时,杜望月下车掠了进来。

程小蝶一惊,道:“出了什么事?”

杜望月道:“金百年求见。”

程小蝶现吟道:“他带了多少人?”

杜望月道:“总管贾英及罗浮三剑。”

程小蝶道:“有请。”

杜望月答应一声,出去了。

程小蝶道:“大人,请你到后堂暂避一下。”

王少卿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金百年此来,肯定是为了金小眉,我怕有些话大人不好说,有些为难。”

王少卿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屏风后的后堂走了。

不大一会儿,金百年和贾英行进了大厅。

程小蝶微微笑道:“金老,你来是想看看令爱的?”

金百年道:“是啊,总捕头,老夫就小眉一个孩子,这一下说走就走,真有些舍不得。”

程小蝶道:“也不是很快就走。”

金百年道:“不知王大人什么时候动身?”

程小蝶道:“王大人怕百姓相留,对外宣称半个月后动身。其实,我们准备三天后就走,可以免去很多麻烦。金老,因为有令媛随行,我才对你说出了实情,你可不能泄露消息哟!”

金百年道:“总捕头请放心。”

他顿了一顿,像是有什么话,却又不好出口。

程小蝶道:“金老,有话直管说。”

金百年道:“小女的确不是真凶。这一点,总捕头和王大人也清楚,为什么刑部要招她上京去呢?”

程小蝶笑道:“金老错了,不是招她上京,而是请她上京,作为一个重要的证人。”

金百年道:“其实,此案已经案情大白,这样做有什么必要吗?”

程小蝶道:“金老不要见怪,因为此案案情怪异,已经惊动了刑部,所以王大人已经扛不下来了。不过,金老请放心,王大人升任刑部侍郎,就更能替令媛说话了。”

金百年沉吟不语。

程小蝶笑了笑,道:“金老,实话对你说了吧,带金小眉上京,其实是一种保护她的手段。”

金百年道:“此话怎讲?”

程小蝶道:“金老应该知道,朝廷惯例,如新官没有到府,前任是不能走的,而王大人三天后就要动身,金老可知道这么做为什么?”

金百年道:“莫非,继任者就是附近某一州县的官员?”

程小蝶笑道:“的确是附近的朝廷要员,只不过不是某一州的官员。”

金百年一怔,想了想,道:“莫不是……莫不是马长山?”

程小蝶道:“正是。”

金百年道:“他是水师提督,朝廷怎么会让一员武将来当扬州知府呢?”

程小蝶道:“因为朝廷急着调用王大人,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继任者,所以让马提督暂时代理扬州府。金老,你想,如果金小眉不和王大人一同上京,留在扬州府,落到马大人手中,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金百年恍然道:“是,是,多谢总捕头对小女的厚爱。”

程小蝶笑道:“金老可不要谢错了人。”

金百年一怔,道:“那该谢谁?”

程小蝶道:“当然是王大人。金老知不知道,王大人已有意将金小眉认作义女呢!”

金百年笑道:“那太好了,金某可是不敢高攀啊。”

程小蝶道:“这下金老放心了吧?”

金百年道:“太放心了。”

程小蝶道:“我让人请令媛来,你们父女见一面,如何?其实,也不用着急,反正王大人三天后才动身,这几天里,金老随时可以来看令媛嘛!”

金百年道:“不错,不错。嗯,我差点忘了,这里有几封信,请总捕头交给小眉。老夫在京里也有几号生意,几位朋友,所以特意带信给他们,请他们照顾一下小女。”

程小蝶道:“金老放心,我一定带到。”

她顿了顿,又问道:“金老,这几天里梦幻之刀可曾去过金府?”

金百年看了贾英一眼。

贾英道:“我们的防守也很森严,可能是一时没有下手的机会,所以梦幻之刀一直没有现身。”

程小蝶道:“也可能他三宝到手之后,已经离开扬州了?”

金百年道:“老夫也有这个推想。”

程小蝶道:“话是这样说,可金老还是要注意防卫才好。”

金百年道:“谢总捕头关心。”

程小蝶又道:“最重要的是,金老一定要注意府中是否有人身分可疑,如果再有一个天枫道长那样的内奸,就危险了。”

贾英道:“几天来,贾某已将府中卫士的来历又普查了一遍,只派最可靠的人贴身保护敝东主,总捕头放心吧。”

程小蝶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金百年四下看了看,道:“怎么不见王大人?”

程小蝶道:“王大人在抓紧时间处理积压的一堆公事,也做一点准备工作,所以很忙。”

她忽然压低声音,道:“王大人升为刑部侍郎了,就是我们的顶头上司,现在,他的事我也不好过多地干预了。”

金百年道:“那么,那么,这样,金某就告辞了,王大人面前,请总捕头转达老夫的恭贺之意。”

程小蝶道:“好吧,我也不留金老,你放心,等抓住了梦幻之刀,我亲自将金小眉送回金府。”

金百年供手道:“总捕头请留步。”

送走了金百年,程小蝶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她实在是有些累了,于是,她慢慢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歪倒在床上,想小睡一会儿。

但她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会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

那情景令她脸红,令她心跳,令地浑身发热、发软。

她似乎又想到了杜望月那一双强有力的臂膀的拥抱,想到了他那双大手在她凝脂一般的肌肤上游走时所带给她的那种兴奋的感觉。

那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她真希望自己能永远倚在杜望月怀中,被他爱,被他怜惜,被他冲击。

一想起那种坚强、奋力而又温柔的冲击,她的心里又涌起一股热流。

她只觉得自己又将被这股热溶化!

但她很快就清醒过来。

她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猿意马。

因为她知道,那是她与杜望月之间的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

既使只有一次,她也已心满意足!

因为她已将自己交给了自己真正爱的男人。

程小蝶在床上坐了起来,做着深呼吸,让自己的心绪变得平静下来。

她开始想即将进行的计划。“这个计划会不会有什么漏洞呢?”

她想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没有漏洞。

于是,她打开房间,向前厅走去。

她知道自己必须找一些事情来做,因为一闲下来,她就会想起杜望月。

想起他和她之间那如火的热情。

那热情令她沉迷,令她如痴如醉,令她不能正常思考。

走进大厅,程小蝶发现大家都在大厅里等着她。

金小眉也在。

程小蝶掏出那几封信递给她,道:“小眉,你爹来过了,这几封信是他写给京里的几位朋友的,托他们照顾你。”

金小眉接过了信,问道:“总捕头,我们什么时候动身?我还能够见一见我爹吗?”

程小蝶道:“走的时候会告诉你的。小眉姑娘,进京去你不怕吧?”

金小眉道:“只要能对破案有帮助,去哪里我都不怕!”

程小蝶道:“小眉,你很坚强。我希望你能更坚强一些,因为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在等着我们。”

金小眉道:“总捕头,我知道在进京的路途中会有很多危险,但是,我不会害怕的,你放心!”

程小蝶道:“好,你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动身,你先回房好好睡一觉吧。”

金小眉道:“是。”

说完,她走了出去。

程小蝶看着她的背影,对惜玉道:“惜玉,你去陪她一会儿,等她睡下,点她的睡穴,我们有重要的事要商议。”

惜玉也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又匆匆回到了大厅,冲程小蝶点了点头。

程小蝶道:“阿横、阿保。”

二人站起身道:“属下在。”

程小蝶道:“你二人跟着马大人,具体计划你们都清楚了?”

二人道:“清楚了。”

程小蝶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张师爷一共订了三辆马车。惜玉、金小眉同乘一车,惜玉、金小眉也是杀手们的重要目标,你一定要随时注意意外情况发生!”

惜玉道:“是!”

程小蝶道:“王大人和小文两人同乘一车,我和小雅同乘一车,岑司主和于司主分别守在王大人马车的左右两侧,杜司主率领江南分司的好手在前,中州分司的好手殿后,请马大人调拨五十多名会用弯弓的精锐水师骁刀手分守左右,每人带上两匣强弩铁箭,一旦出现意外情况,立即强弩齐射。但敌人冲近后,他们不可上前迎敌,只可守护在马车四周,诸位都清楚了吗?”

众人应道:“都清楚了。”

程小蝶顿了顿,道:“那五十名箭手由岑、于二位司主指挥,特别要注意的是,在敌人前近后,一定不能让他们直接面对敌人!”

岑啸虎道:“我明白,我会让分司中的好手站在他们前面,一面迎敌,一面保护着他们向强弩匣中装锐箭。”

程小蝶笑道:“太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

晚饭过后,程小蝶当众宣布,王少卿一行于二更时分起程。

因为所有的人都已做好了动身的一切准备,所以包括了马长山手下调归程小蝶指挥的那五十名弩箭手也没有对这个决定感到意外。

只有一个人除外。

这个人就是金小眉。

金小眉一直以为要好几天之后才会起程,所以,她还想在离开扬州前见老父一面。

虽然意外,但她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总捕头做的决定是很难更改的,而且,这一次上京的主角是王知府,她只是多名随行之人中的一人,当然没有权利提出特殊的要求。

程小蝶问道:“金小眉,你是不是感到有些意外?”

金小眉吞吞吐吐地道:“是的,总捕头。”

程小蝶道:“我知道你很想见令尊一面。”

金小眉道:“是。”

程小蝶叹了口气,道:“请你不要见怪,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之所以决定立刻动身,是为了王大人和你的安全着想。小眉,等大事一了,你会再见到你父亲的。”

金小眉点点头,不再说话。

程小蝶道:“马大人,北门那边,是不是已经安排好了?”

马长山道:“总捕头放心,我已派出手下最得力的两名部将带领二十名骑兵,装扮成百姓,埋伏在北门附近,只要一接到信号,他们就会立刻打开城门!”

程小蝶道:“好,马大人,你留在扬州,也要万事小心。”

马长山道:“我会的。”

程小蝶对四大捕头道:“你们分别带人守住府衙四方,如果发现有人来探,不要惊动他,让他看一看府衙的情况好了。”

四大捕头领命而出。

程小蝶沉吟一下,道:“除了大厅上,其余各处房间一律不许点灯,小文、小雅、惜王、阿横、阿保分别在大厅四周警戒,我和王大人,马大人就坐在大厅里,一是要给杀手集团一个我们仍然要坚守府衙的假像。”

很快,府衙沉入了夜色之中,只有大厅里点着几支蜡烛。

起更后,杜望月的身影进了大厅。

程小蝶问道:“杜司主,是不是有人来过了?”

杜望月道:“是的。”

程小蝶道:“来人武功如何?”

杜望月道:“一流身手,虽然不是黑衣蒙面人、不老书生或血手方轮的人,但也很惊人了,看来在杀手集团中的司职绝不会低。他伏身在大堂顶上,四下里看了好一会儿,才飞身掠走。”

程小蝶冷笑道:“果不出我的意料,杜司主,你们没有惊动他吧?”

杜望月道:“没有。”

程小蝶道:“那就好,杜司主,通知他们,立即起程!”

一行人穿过几条僻静的小巷,穿过几条冷静的街道,悄无声息地穿过了半个扬州城。

程小蝶很满意,北门果然已经打开。

马长山手下的两个部将一左一右地站在门边,恭送王少卿和程小蝶一行。等所有人都出了北门后,程小蝶才对这些将领道:“你们关上城门后,尽快赶回府衙,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马大人的安全。还有,提醒马大人千万不要忘了我与他之间的谈话。”

两位部将道:“是,总捕头放心吧。”

等城门关上后,程小蝶便下令让众人以最快的速度向北进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