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就在这时,厅中响起了一声惨叫。

天枫道长的剑已经刺杀了黑衣杀手的身体。

杜望月大怒,挥剑扑上,直剌天枫道长前胸。

他实在没料到天枫道长竟然抓住了这个机会,杀了他唯一的活口。

天枫道长挺剑相迎。

他真实的武功竟然比他乎时所表现出来的要高得多,三四招一过,竟将杜望月逼退了一步。

杜望月后退几步,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顿时暴射出慑人的精光。

很显然,他要使用“剑海浴魂”了。

程小蝶急道:“不可!杜司主,要活口!”

天枫狂笑一声,道:“总捕头,你要失望了!”说着,横过宝剑,架在脖子上,反手一挥!

一道血箭射出,在地上溅开了一大朵血花。

天枫道长双目圆睁,慢慢倒在了地上。

他死了!

程小蝶叹了口气,道:“他的确不失为一条硬汉子,只可惜走错了路了。”

看了看金百年,又道:“金老,深夜打扰,实在是不好意思,请金老见谅!”

金百年冲上去狠狠踢了天枫两脚,才道:“总捕头替老夫铲除了府中内奸,老夫感激还来不及呢!”

程小蝶道:“来人,带上两人的尸体,我们走。”

转面对金百年道:“金老,我们告辞了!”

金百年长揖道:“多谢总捕头,请。”

□□□□□□□□

程小蝶、四人捕头、小文、小雅一行人回到府衙不久,天色就大亮了。

他们来到后院时,只见院中灯火通明,马长山手下的部将、亲兵和林不凡率领的江南、中州两大分司的数十好手正伏在后院四周,严阵以待。

马长山和王少卿正在大厅里焦急地等待着,张宝善也在一边陪着他们,和他们说一些闲话,解解烦闷。

只有惜玉在厅前的长廊上慢慢地走过来,走过去,像是有什么心事。

一见程小蝶,王少卿、马长山立刻就站了起来,迎上来道:“总捕头,此行顺利吗?”

程小蝶叹了口气,道:“勉强算得上顺利,但结果不能令人满意。”

王少卿一怔,道:“怎么,天枫道长逃走了?没有抓住他?”

程小蝶道:“他没有跑。”

马长山道:“这么说,是他不愿意招供?”

程小蝶道:“也招供了。”

王少卿道:“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有天枫道长这样一个重要的证据,杀手集团等于已经失败,血案也破了嘛!”

程小蝶道:“只可惜他说出的都是我们已经掌握了的情况。”

马长山大声道:“再对他进行严刑逼供!我就不信打不出他的实话来。”

程小蝶道:“我是没这个本事了。”

马长山道:“请总捕头把他交给我,我一定会让他尽吐实情!”

程小蝶道:“好!”

回头道:“来人,将天枫抬上来!”

马长山一看天枫道长早已死去,不禁苦笑道:“程总捕头,你这个玩笑可开大了!嗯,看样子他是自杀的?”

程小蝶道:“是的,他先杀了那名黑衣杀手,然后才自杀身亡。”

马长山道:“咦,他还挺有骨气!”

程小蝶道:“这也说明杀手集团的首脑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能让天枫道长这样的江湖名人甘愿为他所用,供他驱策,甚至宁死也不愿招出他来。”

岑啸虎大声道:“总捕头,天枫道长死前口口声声说他进行的是正义的事业,不知是什么意思。”

程小蝶笑了笑,道:“所有的阴谋家都会为自己所进行的阴谋披上一层正义的幌子,不然的话,又怎会有人甘心替他卖命!”

杜望月道:“总捕头,你为什么不问天枫是不是他在柳堤上埋伏,想刺杀王大人?”

程小蝶道:“黑衣杀手已经说了,我为什么还要问?”

杜望月道:“因为贾英,如果行刺王大人的的确就是天枫,那么贾英肯定和他是一伙的,因为他当时已看见了刺客的脸,却不说出来刺客是谁。”

程小蝶笑道:“杜司主果然明察秋毫,只是,这件事已经没有再需追下去的必要了。”

杜望月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因为,我们的主要目的是破获那个大阴谋。”

这句解释似乎有些文不对题,但杜望月没有再追问下去。

因为他知道,以总捕头的聪明才智,一定也想到了这一点,那么她将之故意舍去不提,自有其深意。

程小蝶对马长山道:“马大人,请你下令调集一千精锐水师前来府衙。”

马长山一怔,道:“现在?”

程小蝶道:“对,现在,而且是越快越好!”

马长山站起身,道:“好,马某这就去。”

程小蝶道:“马大人就留在府衙里吧,只要写一纸命令,交待阿横、阿保去就行了。”

马长山道:“总捕头是担心杀手们会在半路袭击马某?”

程小蝶道:“这是原因之一,第二个原因是,由阿横、阿保去,速度也会快得多。”

马长山道:“好吧。”

说着,让张宝善捧上文房四实,匆匆写了几句话,掏出怀中一方石印在纸上盖了一个印函,交给了阿横。

程小蝶道:“阿横,快去快回!”

阿横道:“总捕头放心!”

拉着阿保,如飞奔出。

王少卿道:“总捕头,为什么要调这么多水师来?”

程小蝶道:“因为这两天是最最关键的两天,而且,我觉得有必要将一些情况对诸位做一个介绍,调水师来,当然是要将府衙围个水泄不通,以防泄密。”

岑啸虎道:“这么说,总捕头终于要将事情和盘托出啦?”

程小蝶笑笑道:“是的,岑司主,这么多天都等了,只这一刻,你不会等不及了吧?”

岑啸虎大笑道:“等得及,等得及!”

程小蝶走到惜玉身边,道:“惜玉,金小眉的情况怎么样?”

惜玉道:“昨晚,我们一直谈到后半夜,她才睡,现在睡得正香呢。”

程小蝶道:“很好,等一会儿水师来了,你去点了她的昏睡穴,让她再多睡半天。”

惜玉道:“是。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

程小蝶道:“惜玉,你不要乱猜,只不过有些话是不能让她听见的。”

顿了一顿,她又问道:“金小眉回忆起什么来了吗?”

惜玉道:“我一直在用神医门绝学调动她的记忆力,据她回忆,在血案发生的前几天,一直没有陌生人接近过她。”

程小蝶道:“天枫道长呢?”

惜玉道:“好像也没有。”

程小惜道:“也就是说除了她的贴身侍女、丫环婆子之外,只有金百年一人接近过她,对吗?”

惜玉道:“好像是的,不过,她说就在血案的头一天,金府曾请了一个郎中来给金百年治病。”

程小蝶两眼二兄,道:“郎中?什么样的郎中?金小眉见过那个人?”

惜玉道:“没有,金小眉说,那天她去金百年书房想与金百年说说话,走到门边,看见郎中正替金百年治病,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程小蝶道:“等一会你再让她好好回忆一下那个郎中的样子。”

惜玉道:“是。”

正说话间,阿横、阿保大步走了进来。

马长山道:“两位好快呀,兵调来了?”

阿横道:“正在路上,马上就到。”

阿保道:“我们担心府衙有变,先赶回来了。”

程小蝶道:“好!马大人,请你传命你的部将,水师一到,立刻让他们带兵将二堂到后院这一带紧紧围住,备好强弓硬弩,任何人敢硬闯府衙,立即格杀,不用禀告!”

马长山道:“马某这就去办!”

程小蝶笑了笑,道:“传下令后,请马大人赶回大厅,有要事相告。”

马长山笑道:“总捕头放心,马某杜岑司主只怕更着急呢!”

这话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

不一会儿,一千名精锐水师已经开进了府衙,在马长山的指挥之下,很快就排好了阵形,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程小蝶、王少卿、马长山、四大捕头、小文、小雅、惜玉、阿横、阿保、林不凡,全都集中坐在大厅里,小文和小雅开上了厅门,一左一右守在门后。

一想到多日的疑团就要被解开,众人心里都不禁有些紧张。

程小蝶微微笑道:“首先声明一点,关于这个紧要的详情、内情,我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即便到了现在,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我不久前倒接到了新的命令,所以才对内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岑啸虎笑道:“总捕头,你就快说吧!”

程小蝶道:“我会说的,不过,我想先听听诸位对这个案子的看法。”

王少卿道:“老实说,一开始王某认为新房血案只是一个普通的行凶杀人案,直到天枫道长想行刺王某,我才想起就在新房血案发生的头一天晚上,已经有夜行人潜行府衙,意图对我行刺了,这时,我才感觉到这件案子并不简单。”

程小蝶道:“但王大人还是没有想到血案会与你有直接的关系,对吧?”

王少卿道:“不错,的确没有想到。”

程小蝶道:“后来呢?”

王少卿道:“后来,经总捕头点醒!这才明白血案是人为制造的,其目的是想引起马大人与金百年火拼,祸及本官。”

马长山道:“且慢,总捕头,这马某就不懂了,马某与金百年火拼,如何会累及王大人呢?”

程小蝶道:“扬州十大豪富,在京里都有很硬的后台,而且交结极广,一旦马大人压不下怒火,逞一时之气,与金百年动上了手,朝廷一定会对马大人严加惩处的,但马大人自认是为子报仇,并没有错,对朝廷的惩罚一定会心有不服,对不对?”

马长山想了想,道:“很可能会。”

程小蝶道:“如果那时有人挑唆马大人谋反,马大人会是怎么样?”

马长山道:“服当然不服,但谋反之事,马某决不会干。”

程小蝶笑道:“马大人,如果挑唆你的人也是朝廷重臣,王公侯子呢?并且他许诺一旦他坐上龙廷,一定会重赏马大人呢?”

马长山怔了一怔,不说话了。

程小蝶道:“我这话全是推测,而且,今天我们在这里说的话一出此门,大家都必须忘记。马大人,我们只说可能,果真有这种情况,马大人反不反?”

马长山道:“从常理上看,当然有可能,只是马某对皇上一片忠心,指日可表……”

程小蝶笑道:“好啦,马大人,不用表了,你对皇上的忠心,大家都知道。”

马长山不禁也有些好笑。

程小蝶接着道:“马大人一反,王大人身为扬州知府,只有两条路可走。”

王少卿道:“不错,一是死,一是降。”

马长山点头道:“马某明白了。”

王少卿道:“为什么杀手集团后来竟公然夜袭府衙,必须置王某于死地,昨夜更是意欲行刺长山兄呢?”

程小蝶道:“我想,这已是他们的第二方案,因为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们只能执行第二方案了。”

王少卿道:“什么根本的变化?”

程小蝶沉吟了一会儿,道:“这个先不说,四大捕头,你们也说一说嘛。”

杜望月道:“我认为,此事的关键在于那个假梦幻之刀的真实身分,以及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嫁祸给梦幻之刀。”

程小蝶道:“那只是因为梦幻之刀在十年之前名满江湖,而且已成为一个不败的神话。”

吴铁峰道:“不错,这样一件大事,也的确只有嫁祸给梦幻之刀这样的绝顶高手,才能让人信服。问题是,梦幻之刀为什么不出来辨解呢?”

岑啸虎道:“莫非他早已死了?”

于承志道:“不会,如果他早死了,又如何嫁祸一个死人呢?”

程小蝶道:“对!梦幻之刀没有死,只不过,十年前在一场力量悬殊的决战之中,他被人用奸计加害,已经武功全失了!”

岑啸虎道:“这个情况程总捕头是如何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

程小蝶道:“我十年前就知道了。”

岑啸虎一呆,道:“这么说,你一开始就知道那个黑衣蒙面人不是真正的梦幻之刀?”

程小蝶道:“不错。”

岑啸虎道:“天枫道长没有说谎,湖边精舍内的确住着梦幻之刀?”

程小蝶道:“对。”

岑啸虎道:“梦幻之刀武功已尽失,那么天枫道长手下那四名高手又是谁杀的呢?”

于承志道:“岑兄,你忘了那个银衣人了?”

岑啸虎一拍大腿,道:“啊呀!看我这个记性,总捕头,那个银衣人是梦幻之刀的什么人?”

程小蝶道:“是他的二弟子。”

岑啸虎道:“原来杀手集团是真的一直在找梦幻之刀,因为他们只有将他先抓到手,才能在事成之后,将他抛出来做替罪羔羊!”

程小蝶道:“不错,不过,金府那四名高手可不是银衣人杀的。”

岑啸虎道:“那会是谁?”

阿横、阿保笑道:“是我们!”

岑啸虎又是一呆,道:“你们?你们杀的?”

程小蝶道:“不错,我早就在怀疑天枫了,所以当他一定要我亲去主持行动时,我已猜到他必定会让人先动手杀了梦幻之刀,所以就飞鸽传书,让阿横阿保二人去救梦幻之刀和银衣人!”

阿横道:“我们赶去时,金府四大高手已经闯进了精舍,银衣人正浴血苦战,已经受了三处剑伤,一见我们进去,四人也想杀了我们灭口,我们便打发他们上路了。”

可以想像当时的情景一定是非常危验的,但在阿横口中说来,却是十分的平淡无奇。

杜望月道:“总捕头,难道梦幻之刀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程小蝶便道:“不错,他一直是在利用他的才智和丰富的江湖经验,指导我破案!”

杜望月道:“现在他们在哪里?要不要让他们也到府衙来,以免再被杀手集团发现?”

程小蝶笑道:“我已经将他们安排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而且,就是现在杀手集团找到他们,也只会是自动去送死。”

杜望月道:“难道梦幻之刀的武功又神奇地恢复了?”

程小蝶含笑点了点头。

王少卿道:“总捕头,既然现在事情已经明了,我们是不是该破案缉凶了?”

程小蝶道:“不行。”

王少卿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因为他们制造这个血案,是为那个大阴谋制造机会,只有彻底揭露那个大阴谋,我们才算完成了任务。”

王少卿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阴谋呢?”

程小蝶道:“这要说起来,可就长了,诸位还记不记得两年之前,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王少卿道:“总捕头指的是废太子的事?”

程小蝶道:“对,当时,有七八位朝廷重臣和一批宦官,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一共给皇帝上了七十多道奏折,内容都是说太子生活荒淫无度,没有身为人君的才能,要求废太子而另立其他皇子为太子。”

马长山道:“这件事马某也知道,后来好像是不了了之了吧?”

程小蝶道:“是的,皇上看了奏折后,十分震怒,将太子狠狠叱责一番,并派人查访太子的劣迹,但查来查去,什么也没有查出来。”

王少卿道:“这么说,是那些重臣和宦官想陷害太子了?”

程小蝶道:“皇上也很奇怪,因为这些重臣和宦官一向都是很耿直的人,绝不会无缘无故陷害太子,便召集这些人,问他们奏折上所写的太子的诸般劣迹是不是他们眼睛所见,亲耳所闻。”

王少卿道:“结果呢?”

程小蝶道:“结果,他们都说是收到了十几封匿名的信件,太子的所谓劣迹,全都是这些信件上写的。”

马长山道:“这些大臣,为官也太糊涂了,像这种事情,不事先查一查,怎么行!”

程小蝶道:“几位重臣还真暗中派人查过,发现信中所说的竟然都确有其事,只是为恶之人当时都是蒙着面,所以本主并不知道加害他们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马长山道:“后来呢?”

程小蝶道:“后来,皇上也没办法,只好将这件事交给了刑部。太子当然也没有被废。”

王少卿道:“案子到了刑部,接手的一定就是程总捕头了。”

程小蝶道:“不错,经过两年的明查暗访,我终于发现了一个阴谋。”

王少卿道:“什么阴谋?”

程小蝶道:“有人想取太子而代之!”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程小蝶道:“诸位,我再次声明,今天在这里解说的话,全都是推测,在没有拿到真凭实据之前,我是姑妄言之,诸位且则要姑妄听之,一出此门,就必须得忘掉!”

众人纷纷道:“总捕头放心吧!”

杜望月道:“总捕头的意思是说,这位想取太子而代之的人,我们暂时称他为某王爷吧,某王爷一定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想仿效当年成祖皇帝之举,起兵夺位,对吗?”

程小蝶道:“是的,所以某王爷才看中了扬州这块富甲天下之地,而且看中了水师提督手中的近十万精兵!”

吴铁峰道:“看来,这个阴谋一直在暗中进行着,可为什么他们竟然加快了速度,不惜由暗转明了呢?”

程小蝶叹了一口气道,低声道:“只因……只因皇上的身体已日见衰弱,太医说,可能是天限已到了!”

杜望月道:“原来如此!所以某王爷想乘皇上驾崩,新君继位,政局不稳之时,起兵夺位!”

程小蝶道:“对!但要想起兵,必须先抓兵权。所以,他们就想杀马大人夺水师提督之职,夺王大人,以取得扬州这块富甲天下之地作为根据。”

杜望月道:“这个阴谋既然已进行了数年,则他们手中一定已经聚集了不小的实力,而且扬州十大豪富之中,一定有他们的人。”

程小蝶道:“杜司主分析得很对,所以,我说这两天是最为关键的时候,杀手集团肯定已经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很多情况,而且,时间也不允许他们再拖延下去了。”

王少卿道:“总捕头,你一再强调这两天特别关键,好像经过了这两天,情况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似的,这是为什么?”

程小蝶笑了笑道:“王大人,请问需破获这个大阴谋,最重要的是什么?”

王少卿道:“当然是某王爷与杀手集团勾结的确凿证据。”

程小蝶点头笑道:“正是。据我所知,这证据就在近几天内,能拿到我们的人手中!”

王少卿道:“听总捕头的意思,杀手集团内部已经有总捕头安排的卧底了?”

程小蝶笑着道:“是的。”

她笑嘻嘻地又说了一句:“王大人,你可要做好请我们喝喜酒的准备哟。”

王少卿一怔,不明白她为什么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程小蝶道:“好啦,不用多想,也不用乱猜,明天,就什么都明白了。”

马长山道:“总捕头,你看还有什么需要马某做的?”

程小蝶道:“现在马大人要做的,和王大人要做的一样,就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因为杀手集团有见缝插针的本领,稍一疏漏,他们就会加以利用,展开迅猛的行动。两位大人,尤其是马大人一旦出什么意外,我可以肯定,继任扬州知府和水师提督的人选,他们早已安排好了。”

马长山道:“我会注意的,睡觉也会睁开一只眼睛!”

程小蝶道:“要不然这样好了,马大人不妨将水师提督府的公事暂时移到府衙来办,这样咱们合兵一处,实力就更为强大,杀手集团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马长山道:“从总捕头刚才介绍的一些情况来看,杀手集团是急于想得手,看来不管我们如何防备,他们也会尽出实力,与我们一决胜负,马某总不能在府衙呆一辈子吧?”

程小蝶笑道:“最多两天。”

马长山道:“好,那就住两天!”

程小蝶道:“既然马大人答应在此住下,最好再调五百精兵来,将军士们分成三班,轮班防卫,四大捕头和林司案,江南、中州分司的好手们也分班防卫,以便大家都能好好休息一阵,养足精神。”

岑啸虎道:“总捕头,可是有大仗要打了?”

程小蝶道:“不错,而且是硬仗。我想,杀手集团这次会尽实力,因为这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马长山道:“马某手下有五百亲兵,个个都是久经阵战的老兵油子,我就将他们调来吧。”

程小蝶道:“太好了。”

说完,马长山带着阿横、阿保和两百名精锐水师,去水师提督调集亲兵去了。

程小蝶的本意是让他还是下一纸命令,但马长山解释说,这些亲兵皆可算他的子弟兵,非他本人的亲口命令,绝不会执行。

杜望月道:“总捕头,还有几个疑点,不搞清楚,我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程小蝶道:“我知道杜司主的脾气,请把你的疑问提出来吧!”

杜望月道:“那个自称梦幻之刀的黑衣蒙面人究竟是谁呢?”

程小蝶想了想,道:“我虽然很有些怀疑一个人,但暂时还没有真凭实据,的确不好妄加判断!”

杜望月道:“会不会是姚顺天?”

程小蝶道:“杜司主为什么会怀疑他?”

杜望月道:“因为天枫道长曾经在他的府中找到了小文的解药。”

程小蝶道:“你为什么不认为是天枫道长有意嫁祸给姚顺天呢?”

杜望月道:“因为姚府上下所有的人都失踪了,而且显然不是被杀,被绑架,而是自动撤走的,更可疑的是,他们就此一去无消息,凭空消失了一般。”

程小蝶沉吟着,一时没有说话。

吴铁峰道:“据我想来,假梦幻之刀一定是扬州十大豪富中的某一个。”

程小蝶道:“说说你推断的根据。”

吴铁峰道:“因为他是杀手集团的首脑,在扬州进行的一切都且由他安排,决定,显然是一个对扬州各方面情况都很熟悉的人。”

程小蝶道:“不错。我想,大家还是休息去吧,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不用在这里暗费心思。我还要告诫大家一次,不到最后的时刻,决不要轻易断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四大捕头齐声道:“是,属下明白了。”

程小蝶对惜玉和小雅道:“今天,一直到明天,你们最好不要离开金小眉左右。惜玉,你仍然要继续帮助她回忆。小雅,你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她的安全。”

惜玉、小雅道:“是。”

程小蝶轻向小文道:“这几天将是我们来扬州的最危险的几天,很可能也将是我们刑捕生涯中最危险的几天,所以,小文你一定要半步不离王大人!”

小文道:“总捕头放心,小文会用性命保护他!”

马长山带着他的五百亲兵赶到府衙来了,很快,所有的人在程小蝶的安排和马长山的指挥、调度下,进入了各自的防守区域。

现在,整个府衙已经成了一座兵营。

牢不可破的兵营。

府衙的围墙后,到处都伏有水师中百发百中的神箭手。

只要有人敢强闯府衙,一眨眼间,就会有上千支利箭一起射向他。

来人立刻会变成一只大刺猬。

程小蝶四处巡视了一番后,终于放心地回房间休息去了。

她相信,现在,如果有人想攻进府衙,除非他手中握有数千雄兵。

而这一点,杀手集团却是不可能做到的。

不但是杀手集团,就是这个大阴谋的主谋之人,也没有这个实力。

因为,如果他手中掌握有一支军队,则他肯定早已动手了,哪里还会利用杀手集团在扬州搞出现在这样一个局面呢?

□□□□□□□□

几天来,杜望月实在是太累了,精神也一直太紧张。

所以,当岑啸虎来替换他时,他也下再客气,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倒头便睡下。

不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很沉,连有人来到了他的房间,他都没有醒过来。

当然,也因为来人的行动非常之轻,非常之小心。

来人进了房间后,便信手掩上了门,还轻轻拴上了门闩。

然后来人就在床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看着熟睡中的杜望月。

很快,杜望月就醒了。

武功到了他这种火候的人,总是很警觉的。

房间襄很黑,因为正是深夜。

屋里没有灯。

杜望月还没睁眼,已感觉到床边坐着一个人。

他知道来人不是敌人。

因为他闻到了一股并不陌生的香气。

这是少女淡淡的体香。

杜望月翻了个身,伸手去拉来人放在床边的一只小手,口中道:“惜玉,你来了?你不去保护金小眉,留小雅一个人在那里,能行吗?惜……”

话还没有说完,就断了。

因为他没有再说下去。

他已经拉住了来人的小手。

凭感觉,他拉的这只手决不是惜玉的小手。

而且他也闻出了这股淡淡的香味与惜玉身上的体香不同。

杜望月不禁一惊,问道:“你是谁?”

说着,他坐起来就要点灯。

就在这时,他听见来人用极低的声音道:“杜大哥,不要点灯,是我。”

杜望月吃了一惊,一下子呆住了。

他当然知道来人是谁了,因为他绝不会听不出她的声音。

她就是程小蝶。

刑部总捕头程小蝶。

杜望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怔怔地问道:“总捕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实他知道程小蝶为什么会在深夜里到他的房间里来找他。

因为程小蝶刚才的一声“杜大哥”已经将她的心思完全坦露无疑了。

不叫“杜司主”而叫“杜大哥”,这意味着什么,杜望月还能不明白吗?

一时间,他很紧张,也很兴奋。

他已经有点喘不上气了。

这会是真的吗?

杜望月暗忖道:我会不会是在做梦?

正在这时,程小蝶不说话了。

她的声音仍然很低,低低的声音中似乎还带着一丝颤抖。

冈压抑不住的激情而引发的颤抖。

程小蝶道:“不要叫我总捕头……至少,今天夜里不要叫……杜大哥……至少现在不要叫总捕头。”

她停了一停,又接着道:“杜大哥,叫我小蝶吧。”

杜望月惊呆了。

他真是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

老实说,眼前这种情况,以前是曾经在他的梦中出现过的。

但自从惜玉将清白的处女之身完全交给他后,他已没有再做过这样的梦。

这梦虽然是甜蜜的,但也是荒唐的。

杜望月抓起程小蝶的小手,轻轻抚摸着,道:“小蝶,我是不是在做梦?”

程小蝶道:“杜大哥,这不是梦,因为……因为……我也一直在梦想着会有这一天。”

杜望月又吃了一惊,道:“小蝶,你说什么呢?”

程小蝶道:“杜大哥,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心中暗暗地爱着你?”

杜望月情不自禁地道:“我……我也一直在爱着你呀,小蝶!”

程小蝶幽然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呢?”

杜望月无言。

程小蝶道:“我知道,杜大哥你一直把我看做是小谪人间的仙女,但你知不知道,我虽然是刑部的总捕头,但更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有着其他正常女人一样的需要!”

杜望月道:“我……我……可是,小蝶,现在已经……”

程小蝶道:“我知道,你已和惜玉有白首之约了。”

杜望月道:“不仅如此,我们已经……已经有了……”

程小蝶道:“我也知道,你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杜望月叹了一口气,道:“是的。”

程小蝶道:“惜玉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很羡慕她,更佩服她。”

她顿了一顿,接着道:“我羡慕她,是因为她对杜大哥你已经捷足尢登,我佩服她,是因为她敢于正视自己的感情,一旦爱上一个人,便敢于大胆地表白出来,大胆地行动。”

杜望月无言。

程小蝶也无言。

杜望月道:“小蝶,我们今生已经无缘,但求来世吧!”

程小蝶道:“不,今夜我就要把自己交……交给你!”

杜望月大惊,道:“小蝶,这本来一直是我心中唯一心愿,但是……但是现在……”

程小蝶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杜大哥,你放心,我不会与惜玉争的,

更不要求在你们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我只是……只是想对自己的这份感情,也对杜大哥对我的爱有一个交待。”

说着,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子,一下子扑进杜望月的怀中。

轻玉温香抱满怀,杜望月心中又喜又惊,一时不知怎样才好。

程小蝶火热的樱唇已经贴在了他的胸口之上,热烈地吻着。

杜望月能感觉到她的真情,她的渴望,但他努力克制着自己。

因为他不想对不起惜玉,更不想对不起程小蝶。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有时候,失足与否,仅在你一念之间。

见杜望月一直没有反应,程小蝶热情的动作竟然停顿下来。

她伏在杜望月怀里,幽幽地道:“杜大哥,你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

杜望月道:“怎么会呢?小蝶,我只不过……只不过……”

程小蝶道:“这么说,杜大哥是不想害了我,对吗?”

杜望月道:“是的。”

程小蝶道:“如果你不答应,才是害了我。”

杜望月道:“此话怎讲?”

程小蝶道:“因为你是我唯一所爱的男人,终我一生,我是绝不会再爱别的男人!”

杜望月强忍心中的酸痛,道:“小蝶,你还很年轻,长得又美丽动人,武功又高强,更高居刑部总捕头之位,会有很多人爱你的,你一定能够找到一个如意郎君的!”

程小蝶道:“杜郎,我只爱你!”

杜望月心中更痛,道:“小蝶……”

程小蝶道:“杜郎,你知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将这个案子交给我?”

杜望月一怔,道:“你是刑部总捕头啊?”

他实在不明白现在程小蝶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件事。

程小蝶道:“阴谋逆反,是何等大案,按惯例,这种案子只会交给东厂和锦衣卫,决不会给刑部!”

杜望月道:“因为……因为你是皇上的干女儿吧?”

程小蝶道:“你猜对了一半,我再问你,皇上为什么要认我做干女儿?”

杜望月想了想,忽然想起了皇上曾想纳程小蝶为妃的传闻,但这话现在他可不能说出来,便道:“那当然是因为你聪明过人,武功高强,秀外慧中,惹人爱怜之故。”

程小蝶道:“不对!”

杜望月道:“那是为什么?”

程小蝶道:“因为太子。”

杜望月大吃一惊,道:“难道太子很爱你?”

程小蝶道:“是的。但是我不爱他,我对他只有忠心,没有男女之情,可是……”

杜望月道:“太子一登基,是不是就会纳你为妃?”

程小蝶道:“是的。”

她轻轻一叹,道:“皇上已经谕旨,太子即将登基,而且已经做好了登基的一切准备,他一旦成为皇帝,我……我就不会再是刑部总捕头,也就没有机会再见到杜大哥了。杜大哥,你现在明白了我为什么……为什么了吧?”

杜望月道:“是的,我明白了。但正因为我明白了,小蝶,我就更不能……”

程小蝶突然流下泪来,道:“杜大哥,难道你忍心让小蝶遗憾终生吗?”

杜望月叹了一口气,心如刀绞一般地痛。

程小蝶道:“明天……明天,就会有变化,杜大哥,今夜已经是我们有可能在一起的最后的时间了。”

杜望月双手一紧,抱紧了她的纤柔的腰身,深深地吻住了她。

程小蝶“嘤咛”一声,婉转相就。

二人均已暗恋对方很久了,却一直都没有说出口。

现在,二人都已明了对方的感情,时间却又只剩下短短的一夜。

这到底该算是最美好的温柔风光,还是该算是人间惨剧呢?

杜望月不禁在心中暗暗质问:“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作弄人呢?”

其实,道化弄人,由来已久,只是不到自己头上,不会想罢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