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小文转脸看着王少卿,竟然变得满面凶气眼中杀机隐现。王少卿不禁后退了一步,道:“小文,你怎么了?”

他实在想不通,小文不是已经服用了解药,余毒尽除了吗?莫非这梦幻之刀真如传说中一样,有役人出刀之能?

小文已举起了宝剑!

剑光直指向王少卿!

程小蝶喝道:“小文!”

黑衣蒙面人道:“不要听其他人的话,快杀了他。”

小文道:“好!”

话音未落,宝剑已幻起一片冰雪般刺目的剑光!

宝剑刺出,带起一股锐利的风声。

只不过她刺的不是王少卿,而是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

眨眼间,剑光已刺到他面前。

黑衣蒙面人顿时有些手忙脚乱。

小文挥动宝剑,剑光如狂风暴雨一般,一下将黑衣蒙面人吞没了,夜空中只听得小文尖厉地大叫声:“我杀了你!”

血手方轮正想上前夹攻,小雅已飞身而上,挺剑架住了他的长刀。

二人顿时斗在一起。

刀剑相交,暴起一点点火花。

耀眼的火花。

钢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惜玉不知何时己站在王少卿身边,笑道:“王大人受惊了。”

王少卿喘了口气,道:“我知道小文不会再伤我,我对她有信心。”

程小蝶道:“惜玉,这是怎么一回事?”

惜玉道:“这是我和小文姐订的一个计策,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

程小蝶不禁一笑,道:“就你们鬼点子多。”

说着,两眼转过去看着战局。

只见黑衣蒙面人已躲过了小文一轮凌厉的剑招。

他伸手一撩黑衣长袍,右手在腰间一扯,手中已多了一把精光耀目的短刀。

短刀幻起满天刀影,与小文的长剑缠斗在一起。

看来,这黑衣蒙面人果然武功超绝,小文已经练到九成火候的“剑海浴魂”竟然抵挡不了他短刀的进攻。

再看小雅,在血手方轮长刀浑厚有力的进攻之下,似乎也处于下风了!

正在这时,只听黑衣蒙面人大叫道:“并肩而上,把他们全杀光!”

程小蝶道:“惜玉,你去帮小雅夹攻方轮,我去助小文!四大捕头、林司案!你们带人挡住杀手们,石琪、张麟保护王大人!”

税完,她已抽出短剑,飞身扑向黑衣蒙面人。

她的短剑与小文的宝剑一长一短,配合得相得益彰,顿时已将局面扳平。

小雅有惜玉上前助阵,情况也有转机了。

排成三角阵法的凶手们一齐发足向前猛冲,但杜望月、吴铁峰、岑啸虎、于承志四人分别从四面猛冲过去,顿时将凶手们紧密的阵法冲散了。

林不凡指挥着三十四名江南分司好手,挥舞着刀、剑、铁练、一齐涌上,与杀手们相对猛斗起来。

石琪、张麟带着八名长枪手,组成半个圆圈,将王少卿围在了廊柱之后,虽然有两名杀手冲近了柱子,但不过两三招间,就被石、张二人一剑一个,刺杀于地。

小文长剑运转如风,身形灵活地闪动着,每一剑都全力攻向了黑衣蒙面人的要害。

现在,她已是只攻不守了。

因为蒙面人架开她的长剑,想要反击之时,程小蝶就会挥动短剑,冲上突袭。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程小蝶手中的短剑用得都是贴身近战之招数,杀得蒙面黑衣人无可奈何。

很显然,他对这一长一短两柄剑的联手合击没有心理准备,所以,一时之间找不出破解之法,只能一边用短刀抵挡,一边不断地变化着身形步法,想用闪躲术避开小文和程小蝶凌厉之极的进攻,以求取得一点喘息之机。

忽然,黑衣蒙面人拔地而起,不顾已刺到身边的两剑,头前脚后,短刀直举,飞向王少卿。

小文大惊,也飞身前去堵截。

这样,长短剑法的配合攻击就无法再行实施了。

黑衣蒙面人身在半空,左手中忽然又多出一把长刀,落下地来,长刀对长剑、短刀对短剑,又与程小蝶和小文打了个平手。

原来,他扑向王少卿,只是虚招,是缓兵之计,只不过趁引开小文之机,抽出了长刀。

单刀变双刀,很快,程小蝶和小文就有些落于下风了。

血手方轮却已陷入了苦战。

虽然他力大无穷,一把长刀挥舞出了漫天刀影,激起的刀风将惜玉和小雄的头髫都吹散开来,但是惜玉和小雅却是节节进逼。

二十招过后,小雅柳腰一闪,使出一招“西风瘦马”,直刺方轮左腿。

方轮已经用刀磕开长剑,却见惜玉一双白玉般秀美的小手已经攻到了自己的胸前。

别看这手纤巧美丽,能引人暇思,可撞上一下,当场就得吐血!

方轮无奈之下,正想闪身错开,躲避这一上下能手杀着,可小雅的长剑速度突然加快了一半。

剑光一闪,血光涌现。

杀手之王,血手方轮的左腿之上已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

鲜血喷涌。

方轮厉叫一声:“老大杀了你这小贱人!”

长刀挥动的更疯狂了,刀势也更惊人。

但惜玉和小雅却不再与他硬挺。

只见二人身法灵活机动,围着方轮打转转,方输用尽了全身力气抡出的二十多刀却全部抡空了。

连二人的衣角也没捞着一片。

方轮抡出二十多刀,顿时觉得心浮气燥,两臂发酸,吸了一口气,正想调整一下自己的内息,惜玉和小雅又快速联手向他攻击凌厉的一招。

方轮尺得又挥刀应战。

他很清楚,这两个小贱人是想就此缠住他,不让他腾出手来点穴止血,不让他有喘息之机,想让他流血流死、累死。

清楚归清楚,他又实在找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

他只能一刀一刀地与惜玉和小雅硬拼。

方轮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飞快地消失,左腿上湿乎乎地沾满了鲜血。

他已经有些心慌气短了。

他的内息也开始紊乱。

这样下去可不行,要将老命丢在这里了!

方轮暗忖道,闪动着目光,寻找脱困的机会。

他非常期望有人能来帮助一把,可四下一看,杀手们正与四大捕头的部下血战正酣,不可能有人能来帮他。

惜玉和小雅又开始进攻了。

方轮忽然横下一条心,暗道;“好吧,就算死,老夫也要找一个垫背的!”

杀手们在人数上比杜望月他们要多得多,而且这批杀手的武功也很好,都不比上次来过的那些金刀杀手差。

四大捕头有的以一敌二,有的以一敌三。虽然杀手们无法脱身杀王少卿,可四大捕头也都陷入了苦战。

林不凡和他手下江南分司的三十四名好手也在苦战。

惨叫一声接着一声。

血光一阵接一阵地涌现。

地上已躺倒了不下四十人,这其中有杀手,也有江南分司的好手。

真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啊!

杜望月力敌三人,好不容易杀掉了一个,长剑尚未从敌人胸前抽出来,身后又有三样兵器袭来了。

他已经动了试用“剑海浴魂”的念头,但程小蝶的告诫一直在他身边,他不敢冒这个险。

于是他只有拼尽全力,挥剑血战。

小雅和惜玉同时攻上时,方轮竟然丢开小雅于不顾,举起大刀,直砍惜玉。

惜玉躲过两刀,想着方轮该回刀去架小雅的长剑了,却没想到第三刀仍然向她砍来。

小雅的长剑毫不阻拦地刺入了方轮的后背,足有四分深浅。

这一剑应该是很厉害的一剑了,没想到方轮竟然满不在乎似地,仍直向惜玉扑去。

惜玉大惊之下,一个闪身,勉强躲开了第三刀。

方轮一刀击空,并不停手,左手横着封山,阻住了惜玉的去路,右手奋力向回一递,大刀的刀柄正击中了惜玉的胸口。

惜玉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杜望月听见惜玉惨叫,惊得一回头,正看见惜玉倒在了地上。

他心急如焚,想去救援,却哪里脱得开身去!

“惜玉,惜玉,你要坚持住!”杜望月一面挥剑奋战,一面狂呼:“惜玉你不能死啊!”

程小蝶听见了杜望月的狂叫声,回眼一看,看见惜玉已受了重伤,而方轮因为拼命得手,又激起了凶残的杀性,正舞刀直逼小雅!

小雅竟然节节败退了!

这样下去,就要出大事了!

程小蝶审视了一下战局,高声道:“石琪,快去帮小雅!”

说话间,趁着黑衣蒙面人正全力抵挡小文一轮疯狂的剑招进攻,左手已掏出细索,手臂一扬,一道红影直飞方轮!

细索准确地击中了方轮的手腕。

“当啷”一声,方轮大刀脱手,落在了地上。

两手空空的方轮顿时发现自己要面对的,由一柄长剑变成了两柄长剑。

他立刻杀心顿消,恐惧之心已生!

程小蝶收回细索,红影一闪,又缠向黑衣蒙面人,对小文道:“小文,你去对付那帮杀手,这个交给我。”

这是一个十分冒险,但也十分聪明的决定。

程小蝶自信能单独与黑衣蒙面人斗上三五十招,而在这个过程中,小文则可放手痛宰那些杀手。

小文的“剑海浴魂”虽说对黑衣蒙面人不起太太的作用,但对付那些杀手们,威力可就惊人了。

只听得小文厉叫一声:“剑海浴魂!挡我者死!”整个人已隐身于一圈慑人的剑光之中。

剑光所到之处,杀手们纷纷倒地,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但见人头滚滚,血箭横飞。

等到小文停下第一波攻击,场中杀手已尺剩下了十来名。

黑衣蒙面人虽说渐占上风,已将程小蝶逼得左支右退,但就在这时,忽听方轮大声呼叫道:“老大!我支持不住啦!”

黑衣蒙面人四面一看,已知今夜败局已定,跺了跺脚,道:“撤!”

杀手们虽败,但逃起命来却不慢,黑衣蒙面人撤字方出口,院中仅剩的十数名杀手已飞身掠上了围墙。

黑衣蒙面人抢到方轮身边,扶住他,两脚一蹬地,二人已腾身而起,转眼间消失在围墙之外。

但听茫茫夜色之中,黑衣蒙面人厉叫道:“王少卿,程小蝶,老夫绝不会放过你们!”

杀手们刚一开始撤退时,四大捕头们还想追上去,但却是汗透身衣,无力再追了。

杜望月丢开七星宝剑,扑向躺倒在地的惜玉,嘶声道:“惜玉,你没事吧?你可不能死啊!我不会让你死的!”

惜玉紧闭的双眼慢慢地睁开了,用微弱的声音道:“杜郎,你不要伤心,惜玉不会死的!”

杜望月心里一酸,忍不住双目中落下波来,哑声地道:“惜玉,你醒了!太好了!”

惜玉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断断续续地道:“杜郎,惜玉不会死,也不想死……惜玉死了,还怎么给杜郎生……生小宝宝呢……”

两眼缓缓开上,晕迷过去了。

杜望月再也忍不住,抱住她哭起来。

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程小蝶走过去,伸手按住惜玉的脉门,好一会儿,道:“杜司主,你不用着急,惜玉的伤很重,但还有救,不会死的,小文、小雅,你们来,把惜玉抬到我房里去,我来替她用内功疗伤。”

杜望月哑声道:“总捕头,她真的没事?”

程小蝶肯定地点点头,道:“我会尽全力治好她!”

杜望月道:“谢总捕头。”

程小蝶移开了目光,道:“这有什么可谢的,惜玉与我情同姐妹,救她是应该的。”

说着,她和小文、小雅一起将惜玉抬进了房里,关上了房门。

杜望月痴痴地看着房门,一动也不动。

岑啸虎走过来,低声劝道:“杜老弟,有总捕头亲自出手施救,惜玉的伤会好的,你也很累了,休息一会去吧。”

杜望月坚决地道:“我不走,更不能去休息,我要在这里等着。”

吴铁峰皱了皱眉,道:“用内功替人疗伤,是十分耗费内力的,总捕头刚刚与梦幻之刀苦斗了一番,只怕……”

杜望月顿时惊醒,高声道:“总捕头,先给惜玉一点伤药,稳住她的伤势,明天再用功替她疗伤吧!”

房门开了一条缝,小雅钻了出来,白了杜望月一眼,道:“现在才想起来?晚啦!总捕头已经开始运功替惜玉姐疗伤了!你们还不快四下警戒,以防杀手们来个回马枪,那样情况就糟了!”

杜望月顿足道:“唉,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呢!”

四大捕头分散开来,守护在房间四周。

林不凡、石琪、张麟开始辨认阵亡后的江南分司的好手。

三十四名好手,经过这一战后,只剩下了二十一人。

好惨烈的一战啊!

衙役们也都打着灯笼过来了,帮着他们一起打扫战场。

吴铁峰离杜望月很近,间他道:“小杜,从这一战看,杀手集团的实力并未尽出,而我方却己损失惨重,你看该怎么办呢?”

杜望月想了想,道:“如今之计有两个办法。其一,我加紧练习剑海浴魂,其二,只好烦请吴兄自中州分司调一批得力人手来扬州,补充实力了。”

吴铁峰点头道:“的确只能如此,因为四大分司中,只有中州分司离这里最近了。不瞒老弟,我两天前已经飞鸽传书给中州分司,让他们尽起精英良将,赶来扬州了。”

杜望月笑道:“吴兄,真有你的,这么说,他们应该快到了?”

吴铁峰道:“最晚明日黄昏,绝对可以抵达扬州城。”

杜望月不觉精神为之一振,道:“太好了!总捕头若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说着,他不禁又回过来,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

房间内悄然无声。

吴铁峰正色道:“小杜,有一句话,我一直想找机会对你说,这话可能不太中听,但是我的肺腑之言。”

杜望月道:“吴兄,你我情同手足,有话你就说吧,忠言逆耳,我知道吴兄是为我好,再不中听的话,我也会听的,不仅会听,还会按吴兄说得去做!”

吴铁峰道:“好!这几天来,我总觉得你内心深处有些不太对劲。小杜,现在形势十分凶险,我希望你能暂时丢开儿女私情,集中全部精力习练‘剑海浴魂’。”

杜望月道:“我会的。”

吴铁峰道:“说是很容易的,做起来就难了。小杜,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尽快练成剑法蚂?”

杜望月道:“吴兄请讲。”

吴铁峰道:“从现在已掌握的情况看,杀手集团共有三大首脑,梦幻之刀、血手方轮和不老书生,而在这三人中,梦幻之刀的武功显然高出总捕头不止一筹,在这种情况这下,如果两方决战,我们获胜的希望简直太小了,血手方轮虽然今夜受了伤,但凭他的武功,不日就可恢复,我想,只有在决战之前,你练成了‘剑海浴魂’剑法,战斗中,便可由小文、总捕头合力缠斗梦幻之刀,小雅、惜玉缠斗血手方轮,不老书生明显害怕‘剑海浴魂’,你可以上前挑战他,但不先用‘剑海浴魂’,待斗到分际,再突然使出,应该能将他击拿,在这种情况下,你再与我们三人合力捉拿杀手集团的二流人物,将他们清除后,再回手去助总捕头等人。”

杜望月喜道:“吴兄果然精明过人,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获胜。”

臭铁峰道:“但关键在于你,如果你一味被情丝牵惹……”

杜望月道:“我与惜玉已订终身之约,不会再有情丝牵惹了!”

吴铁峰叹了口气,道:“小杜,我相信你早已看出来,我也看出来,总捕头对你……”

正在这时,只听“哎呀”一声,房间打开,小文走出来道:“快去打两盆热水来,惜玉姐吐了两大口黑血,伤已好了。”

她看了杜望月一眼,道:“快进来看看吧,总捕头知道你一定等急了。”

杜望月走进房间,但见惜玉横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角有一丝血迹,但呼吸己很平稳。

程小蝶坐在桌边喘气道:“惜玉已经没事了,让她睡一觉,明天就会好。”

她的脸色看上去竟比惜玉的还要苍白。

剧斗之后,还用内功替惜玉疗伤,内力体力的损耗,是可想而知的。

杜望月嘴唇颤抖着,想说什么,一时又说不出。

程小蝶无力地挥了挥手,低声地道:“杜司主,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你休息去吧。”

杜望月深深作了一个揖,道:“是。”

□□□□□□

第二天清晨,杜望月来到大厅,发现其他人都已在座了。

惜玉当然也在,她就坐在程小蝶身边,虽然脸色还略显苍白,但显然内伤已痊愈,功力也完全恢复了。

众人正在一起用早点。

岑啸虎道:“小杜,怎么今天又是你最晚到?一定是担心惜玉的伤势,一夜没有睡着,天亮时才过了一觉吧?”

惜玉苍白的脸上升起两朵浅淡的红晕。

杜望月笑遒:“我真是一夜未眠。”

惜玉的脸更红了,眼圈也红了。

郎君如此为她的伤势担忧,真是让她感动得潸然欲泪了。

吴铁峰道:“小杜,不睡觉养精蓄锐怎么行呢,你这么快难道就忘了我说过的话了?”

杜望月坐下来,挟了一筷子菜十分香甜地吃了起来,道:“我不睡觉可没有胡思乱想。”

于承志道:“哪你干什么了?”

杜望月正色道:“总捕头,经过昨夜觉悟和练习,我自信已达到‘剑海欲魂’五成火候,如果能得到外力帮助,今天应该就能达到七成火候了。”

程小蝶道:“很好,惜玉重伤刚好,不能妄动真力。这样吧,你上午先好好休息一下,吃过午饭,我和小文、小雅一起用内功帮助你过关!”

杜望月笑道:“谢总捕头。”

程小蝶淡淡道:“先吃饭吧。”

杜望月呆了一呆,似乎对程小蝶的态度颇感奇怪。

他看了程小蝶一眼,埋头吃起饭来。

吃完早饭,程小蝶下令让林不凡率领江南分司的众好手在后院四周严密布防,然后将众人召集到了大厅里。

王少卿首先道:“程总捕头,下官有一个问题。”

程小蝶道:“请讲。”

王少卿道:“昨夜间,听那血手方轮之意,想杀下官的,似乎是朝廷中的大人物,不知这与新房血案有无关条?”

程小蝶肯定道:“有,王大人,你不要着急,今天我让大家来,就是想谈一谈这件事情。其实,新房血案只不过是一种手段,杀手制造这件血案的目的,正是想对付王大人和水师提督马长山。”

王少卿道:“这么说,这是一个大阴谋呢?”

程小蝶道:“是的,而且是一个天大的阴谋,因为这件事情关保到大明朝的江山!”

此言一出,四座震动!

王少卿道:“总捕头能说的详细一点吗?”

程小蝶道:“老实说,详细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这次会同四大捕头来扬州,是因为接到了一个命令,叫我来扬州保护王大人。”

杜望月道:“是什么人给总捕头下的命令?”

岑啸虎道:“这话问的!能给总捕头下命令的人能有几个?不是刑部尚书,就是皇上了。”

程小蝶道:“岑司主错了。”

岑啸虎道:“那还会是谁呢?”

程小蝶道:“老实说,下命令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现在也在扬州附近!”

王少卿道:“这么说,总捕头也不知道这个阴谋的主谋是谁,到底又有何目的呢?”

程小蝶道:“的确不是很清楚,但在扬州经过了这一系列事件,我也猜到了七八分。”

杜望月道:“总捕头能说一说吗?”

程小蝶道:“可以。诸位请想一想,王大人为朝廷命宫,杀害朝廷命宫,是什么罪名?”

张宝善道:“当然是谋反的罪名。”

程小蝶道:“对!如果一个人想谋反,那么他需要的,是什么呢?”

杜望月想了想,道:“一是钱,因为谋反这样大的行动需要大量的资金。二是军队。”

程小蝶笑了笑,道:“很对,请问诸位,天下财富最多的地方,是在哪里?”

王少卿道:“当然是扬州!”

程小蝶接着道:“正是扬州,而且水师提督马长山的数万水师精锐,正驻扎扬州附近,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在扬州的阴谋得手,则资金与军队,二者便都可抓在手中了!”

王少卿恍然道:“所以他们制造新房血案,诱使马长山金百年火拼,再借此来迫马长山与他们合作!”

程小蝶道:“王大人说的很对。”

王少卿道:“可这件事应该与王某没有什么关联,他们为什么定要将王某置于死地呢?”

程小蝶道:“只因为王大人太能干了。”

王少卿道:“总捕头这话王某不明白。”

程小蝶道:“王大人在扬州为官三年,查办了一大批作奸犯科者,这些人当中,就有他们派来扬州敛财的爪牙,所以,他们不除掉王大人,就很难放手在扬州敛财呀!”

王少卿道:“可是王某任期已满,即将调离,他们完全没有必要急着杀我嘛!”

程小蝶笑了笑,道:“王大人任期已过了多少天了?按正常情况,朝廷早该下命调王大人进京了吧?”

王少卿道:“的确,这事很奇怪了,吏部怎么还没有派人来接替王某呢?”

程小蝶正色道:“有一条消息,确切与否我不敢肯定,说出来,大家姑且听之,以供参考。就在新房血案前约一个月,京里风传因为王大人在扬州政绩甚佳,所以皇上有意让王大人留任扬州,再干三年。”

王少卿惊望道:“原来如此!”

杜望月道:“也就是说,阴谋的主谋人已等不及三年了,所以下决心杀掉王大人。”

程小蝶淡淡道:“不仅阴谋之主谋人等不及了,实际情况也不允许他再等下去……”

语只说了一半,她却咽住了话头。

王少卿道:“听总捕头的话中之意,应该是知道主谋之人是谁的,对吗?”

程小蝶道:“此事牵扯太太,牵连太广,在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也不敢胡猜乱疑。王大人,我只希望你以后能不忘在扬州这一段经历,尽心尽力多为国家做好事,也就算是我等不枉费这番心血,死于杀手集团之手的那些江南分司的兄弟们没有白死。”

王少卿站起身,长揖道:“总捕头此言,王某终此一生,绝不会忘记!”

就在这时,林不凡匆匆走进大厅,道:“程总捕头、王大人,铁捕头与金府天枫道长求见。”

程小蝶皱一皱眉,道:“快请他们进来。”

铁翎和天枫道长很快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程小碟道:“铁捕头金府这几天情况怎么样?”

铁翎道:“十分平静。”

程小蝶道:“没有杀手集团的人去偷袭金府吗?”

铁翎道:“没有。”

程小蝶道:“梦幻之刀呢?他也没有再露面?”

铁翎道:“属下今日回府,就是有有关梦幻之刀的情况要禀告总捕头。”

程小蝶面色变了变,道:“什么消息?”

铁翎道:“天枫道长自梦幻之刀窃走三宝后,便率领金府数名高手在扬州附近暗中查访,果然让他查出了梦幻之刀的行踪!”

程小蝶一下站了起来,道:“梦幻之刀在哪里?”

天枫道长道:“我是昨天夜间发现他的,当时,他一身黑衣,黑巾蒙面,急匆匆地向瘦西湖方向走去。老道觉得此人可疑,便跟了下去。跟到半途,却将他跟丢了。”

程小蝶盯着他,慢慢道:“这么说,道长只是发现了一个可疑之人,不能确定他是否是梦幻之刀?”

天枫道长道:“不。后来,我就让金府中的六名高手散开,在瘦西湖附近可疑之处仔细搜寻,结果在一湖畔隐蔽之处,发现了一座精含,老道不敢过于逼近,只能远远观看,结果,从一扇开着的窗户看见了金府窃走三宝的那个银衣人!”

程小蝶神情微微一震,道:“道长当时怎么做的?”

天枫道长道:“我知道绝非他的敌手,便留下了三名高手在附近监视,匆匆赶回,向金府和铁捕头报告此事。”

程小蝶似乎喘了口气,道:“这样就好,如果道长当时有所行动,引起他的惊觉,就不好办了。”

铁翎道:“总捕头,金百年下了决心要捕杀此人,但是他想请总捕头去主持此事。”

程小蝶想了想,道:“好吧,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天枫道长道:“金府人手已经做好了准备,只待总捕头一声令下,随时皆可行助。”

程小蝶转头向四大捕头:“什么时候动手时机为最佳,你们说说看?”

岑啸虎道:“事不宜迟,最好随后就点齐人马,杀将过去!”

程小蝶道:“为什么?”

岑啸虎道:“因为他昨夜经过一番激斗,体力肯定也有损耗,如果去晚了,让他有时间恢复体力,制服他就不容易了!”

吴铁峰道:“你只知道他的体力有损耗,怎么不想想,我们自己呢!”

岑啸虎道:“可是有金府中的高手参与此事,他们这些天来可是一直在养精蓄锐。”

杜望月忽然道:“我认为应该夜间再去。”

程小蝶道:“为什么?”

杜望月道:“因为这几次杀手突袭府衙,都是在夜间,所以梦幻之刀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夜间主动出击。”

程小蝶道:“嗯,有道理,天枫道长,请你回去告诉金百年,我决定今夜行动。今夜子时之前,我会赶到金府前与诸位会合。”

天枫道长道:“多谢程总捕头援手。”

程小蝶笑道:“道长说哪里话,找出梦幻之刀,就是找到了破案的关键,我还要谢谢道长才对呀。”

天枫道长道:“不敢,贫道告辞了!”

程小蝶道:“不送。”

顿了一顿,程小蝶又道:“铁捕头,你先留在府衙里,夜间再与我一起去金府吧。”

铁翎道:“是。”停住了脚步,拱手对天枫道长道:“还要一路小心。”

天枫道长还了一礼,出门而去。

程小蝶道:“铁捕头,昨夜又有杀手夜袭府衙,而且领头的自称梦幻之刀,这件事金府里有人知道吗?”

铁翎道:“没有。”

程小蝶道:“铁捕头也不知道?”

铁翎道:“是。”

程小蝶道:“但你刚才听岑司主说及此专时,并没有吃惊的表情,也没有问是怎么回事呀。”

铁翎道:“因为刚才天枫道长在此,铁某觉得不问为好。杜司主一直怀疑金府内潜有杀手的卧底,所以,府衙内发生的事情,铁某也认为不让金府的任何人知道为好。”

程小蝶满意地点点头,道:“铁捕头果然机警过人。”

铁翎道:“不敢。”

程小蝶道:“你与天枫道长是老朋友了?”

铁翎道:“可以这样说,但近十年来,几乎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程小蝶道:“这么说,他是在金府里突然出现的喽?”

铁翎想了想,道:“应该是这样。因为王大人在扬州三年,我也没少与金府打交道,可直到血案发生后,才见到天枫道长。”

程小蝶皱了皱眉头,道:“铁捕头,你想起武院院主的声音是谁的了吗?”

铁翎叹了口气,道:“的确有些熟,但再怎样想,却也想不出。”

程小蝶道:“有很多事,一心去找,却总是发现不了,可无意问,突然就会在眼前发现,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铁捕头,我看你近来神经太紧张了,今天就在府衙好好休息一天吧,正好也去看一看王坚和何大光,他们的伤势已经好多了。”

铁翎道:“是,谢总捕头关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