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四人赶到庭院之中时,却见地上已躺倒了近十名卫士,银衣人正在寒山四刀和罗浮三剑的包围之中左冲右突!

贾英撞开铁扇,飞身直冲过去,大喝道:“都退下,看贾某来对付他!”

银衣人一回头看见了贾英,长笑一声,已施身飞起,在半空中一扬手,打出一大把银光闪闪的细针!

“满天花雨落四方!”贾英铁折扇挥出一团扇影,护住了周身要害,大喝道:“注意保护东主!”

那一大把细银针有一大半都是直奔金百年而去的。

天枫道长抽出长剑,但见剑花朵朵,在金石年四周闪动,将何来的银针尽击散飞。

但就在这一忙乱问,银衣人的身形在半空一展,宽大的银袍在半空中展开,整个人便如一只银色的大鹏,飞出了金府的围墙。

马氏兄弟,快刀王剪勃身而起,眨眼间已掠上围墙,想向外追去。

贾英叹气道:“慢慢!不用追了,追上了也没有用。”

金百年倒是很镇定,走过来道:“贾总管,你没有让银针伤着吧?”

贾英道:“没有。多谢东主关心。”

他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只是我很想不通,这银衣人如何能自守卫重重的地牢里逃脱出来的!”

天枫道长道:“看来,府内有内奸!”

贾英道:“不错!东主,咱们一定要严加追查,找出内奸来!”

金百年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

贾英道:“你们是何时发现这银衣人的?”

寒山四刀道:“我们正在府中巡逻,突然见到银衣人从观鹤楼方向跑来……”

贾英面色一变,道:“等一等,你们说他是从哪个方向跑来的?”

寒山四刀道:“观鹤楼啊。”

买英道:“不好!东主,咱们快去观鹤楼看看,莫要被这银衣人趁机窃取了三宝……”

话未说完,他与天枫道长,快刀王剪已飞身掠起,联袂向观鹤楼扑去。

金百年也很快赶到了观鹤楼,只见贾英等人已询问负责观鹤楼防务的卫士们。

铁翎也匆匆赶来了。

据观鹤楼四周的卫士们说,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情况,金百年、贾英、天枫道长等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铁翎问明了发生的事后,道:“还是上去看一看三宝是否还在才好。”

金百年道:“铁捕头何出此言?”

铁翎道:“据铁某分析,这个银衣人极有可能就是梦幻之刀本人,他故意装作武功不如贾总管,战败被擒,是想借此留在金府,趁机窃取三宝,诸位请想一想,他既能在守卫森严的地牢脱身,守楼的卫士又怎么会发现他已溜进楼中呢?”

金百年道:“铁捕头说的很有道理,老夫这就上去看看!”

他急忙忙上了楼,不一会儿,众人便听见他一声惊呼,紧接着看见他急匆匆跑下做来,面色苍白地道:“不好,三宝已经不见了!”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说不出话来。

贾英突然跪下了,低声道:“三宝被窃,是贾某失职,请东主处罚,贾英就是死,也无冤恨东主之意。”

金百年面上阴晴不定,口中却道:“贾总管快请起来,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老夫又怎会怪你!铁捕头分析的对,银衣人肯定就是梦幻之刀本人,我们都被他骗了!”

贾英站起身,惭愧地道:“东主虽然不怪,可贾英心里很是不安。东主,请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贾某找不到梦幻之刀,夺回三宝,自会让人将贾某的人头送回金府,向东主谢罪!”

金百年一呆,道:“怎么,贾总管要走?”

贾英道:“是的,请东主答应贾某在府中挑选六名高手,追寻梦幻之刀!”

天枫道长道:“贾总管不要意气用事,你走了,金府的防卫由谁来安排?”

贾英沉吟不语。

铁翎忽然正色道:“梦幻之刀曾留下四句诗谒,现在,他三宝已经得手,看来,他是要对十大富豪下手了!铁某得赶回府衙一趟,把这个消息禀告王大人和程总捕头!”

金百年道:“铁捕头,老夫现在心乱如麻,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你回府衙禀告完了之后,最好能尽快赶回来,老夫尚有诸多事情要与你商议。”

铁翎道:“你放心,铁某一定尽快赶回!”

说完,如飞离去。

金百年看着铁翎远去的背影,对贾英道:“追寻梦幻之刀的任务,就交给天枫道长吧。贾总管还是留在府中,负责防守。”

贾英道:“是,贾英听从东主安排。”

天枫道长道:“事不宜迟,梦幻之刀三宝到手,一定不会再在扬州久留,老道这就去了。”

金百年点头道:“府中所有人手,任道长挑选,一定要找出梦幻之刀来!”

天枫道长道:“东主放心!”

金百年叹气道:“梦幻之刀果然厉害,这一死中求活之计,竟然把我们全都骗住了!只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拿走了三宝,必然又会怀璧其罪,被其他江湖人士追杀……”

他打住话头,对贾英道:“老夫也有一个计划,贾总管,咱们一起商议一下,看其间是否会有什么漏洞。”

贾英恭声道:“是。”

□□□□□□

虽说当前的形势十分凶险,但府衙内还显颇有些喜气洋洋的。

一大清早,小文的房门打开了。

前几天一直昏迷的小文神清气爽地走出来,显然解药十分奏效,体内的毒药已经全部被化解了。

她立刻去见程小蝶。

程小蝶正与小雅在房内开聊,见小文走进来,微笑道:“小文,你好了?”

小雅笑嘻嘻地道:“小文姐,恭喜你呀。”

小文红了脸,道:“何喜之有?”

小雅笑道:“你毒伤尽好,这是一喜,现在你又已经是王知府的如夫人,更是大喜,怎么能不恭喜你呢?”

小文脸更红,娇羞地道:“小雅,你也要取笑我吗?”

程小蝶正声道:“不要取笑,的确值得恭喜啊。王大人以后平步青云,你跟着他,真的会有做诰命夫人的一天呢。”

小文眼圈一红,道:“无论如何,小文永远都是小姐的侍女。”

程小蝶也有些感伤,道:“小文,你的心我明白。不过,从今日起,你已为人之妻,以后不要再说这些傻话了。”

小文看了她一眼,不说话,扁了扁小嘴,竟然要哭出来。

小雅拉起小文的小手,凑在她耳边问道:“小文姐,昨天夜里,你们……?”

小文红着脸白了她一眼,娇羞无力地打了小雅一下,咬了咬鲜红的樱唇,低笑道:“等你嫁人时,你就知道了!”

小雅不禁也红了脸,“呸”了一口,跑到程小蝶身边,道:“我不嫁人,我一辈子跟着小姐!不嫁人!”

程小蝶笑着推了她一下,道:“小雅,你也不要嘴硬,你也总有想嫁人的那一天。”

小雅红着脸,歪着头看着程小蝶,道:“小姐也一定有嫁人的那一天喽?小姐这么美,真不知哪个男人有此艳福了!”

程小蝶笑了笑,将目光转开,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小文和小雅都奇怪了:“小姐今儿是怎么啦!竟好像有极重的心事!”

程小蝶出了一会神,忽然脸上升起两朵的淡淡的红晕,看着小文道:“小文,我跟你说,等会儿与四大捕头相见,他们也一定会恭喜你。他们那几张嘴,向来口没遮拦,但他们肯定都是好心,替你高兴,只是他们很爱开玩笑,你可不要不高兴啊!”

小文道:“小姐,我懂的,四大捕头一向视我们为姐妹,是一家人。他们爱开玩笑,那是他们喜爱我们之故,我只会高兴,不会生气的。”

看来,小文在一夜之间,已经变得成熟多了。

这大概就是少女成为少妇后的必然变化吧。

程小蝶忽然想起一事,问小文道:“小文,你昏迷了很多天,一直没有吃东西,体力上一定有很大的耗费,应该好好吃一顿,补充补充体力。”

小文笑道:“小姐,你这一说,我还真饿了。”

小雅道:“小姐,我也饿了。咱们去大厅里吃早饭去吧。”

程小蝶笑笑道:“馋嘴的丫头!你放心,今儿早上一定有些精美的扬州细点可吃的!”

小雅道:“小姐,你也没出房门,怎么会知道早上有好吃的?”

程小蝶看着小文,微笑道:“你也不想想,王大人怎么会想不到小文体力很虚弱,要吃些好东西进补呢!”

小文的脸又红了,却是红得十分的甜美,当然还有几分羞涩。

要知道,她到底还是初为人妻啊。

三人说说笑笑,缓步走向大厅,离厅门还有十来步远,便听见厅中笑语喧哗,正是吴铁峰、岑啸虎、于承志的声音。

一见小文,三人便都迎上来,同声笑道:“恭喜,恭喜呀!”

小文微微笑着道:“谢谢三位大捕头。”

岑啸虎道:“哟,到底是进了王家门的人了,这就知道跟咱们客气起来了,小文,你不觉得这样客气起来,很有些生分的感觉吗?”

程小蝶笑道:“谁让你们一大早起就起打趣人家!”

岑啸虎道:“总捕头,你这可就是冤枉我们了。”

吴铁峰道:“就是,我们是看见小文姑娘……噢,不对,应该称王夫人了,嘿嘿……我们是看见王夫人身体康复,心里替她高兴嘛!”

于承志笑着道:“再说,小文终身有托,不是喜事一件吗?难道我们不应该恭喜她?”

程小蝶笑道:“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们,你们都对,是我错了,行了吧?”

说笑间,王少卿和刑房师爷张宝善也来了。

他们刚一进厅,三大捕头便都齐说道:“王大人,大喜啊,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哇?”

王少卿满面喜风,笑眯眯地团团一揖,道:“今天,今天一定请!”

岑啸虎笑道:“王大人,一言为定,不可赖账哦?”

程小蝶笑道:“岑司主也真是,王大人堂堂扬州知府,怎么会请不起一顿酒,不至于赖账嘛!”

王少卿张着嘴只是笑,连声道:“不会赖账,三位放心,决不会赖账!”

吴铁峰道:“说归说,笑归笑,王大人,有一句话,我不能不说。”

王少卿道:“吴司主有话但讲不妨。”

吴铁峰道:“小文姑娘虽说与我们几人非亲非故,但我们一直视她为妹妹,王大人,你可不要亏待了她!”

王少卿正色道:“诸位放心,王少卿今后若委屈小文姑娘,有如此筷!”

他捏起桌上的一双竹筷,一折两断!

小文心里十分震动,低声道:“吴捕头也就是这么说说么,王……你何苦发这样的毒誓麻!”

岑啸虎笑道:“怪道女大不中留,女生外向,这才刚过门,就知道帮着夫家说话了!”

这句话又在厅中引起了一阵大笑声。

吴铁峰四下看了看,道:“咦,奇怪,小杜怎么还没有过来?”

小雅道:“惜玉姐也还没来,一定是躲着睡懒觉呢!我去叫她!”

程小蝶淡淡地道:“让她多睡一会儿吧,这几天来,她也够累的了。”

岑啸虎道:“小杜呢?莫非也在睡懒觉?”

程小蝶一笑,道:“你们着的什么急,该来时,他自然就会来的。”

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小文和王大人身上,所以没有人能听出程小蝶话中的那一贴淡淡的酸味。

吴铁峰笑道:“不管小杜了,王大人,我们可都饿了,先上些点心让我们充饥吧,这样空着肚子干等,不到吃你们的喜酒,早就饿死了!”

王少卿笑道:“马上就来,早饭马上就来。”

正说着,几名衙役端着几个大食盒进来了,桌子上一会儿就摆满了精美的细点,色、香、味俱佳的小菜和热腾腾、香喷喷的粳米粥。

众人围着桌子坐下,一边聊着天,一边吃了起来。王少卿一转身,从一个食盒里捧出一盏青花的细瓷杯,放到小文面前,笑道:“这是我让他们给你煮的红枣银耳人参汤,趁热喝了,补补身子吧。”

小文红着脸,细声细气地道:“谢谢!”

吴铁峰似模似样地叹了一口气,道:“老吴活了这一大把年纪,直到今天,才算是真正明白了‘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是什么意思啊。”

众人又是会心的一笑。

正在这时,杜望月和惜玉一前一后也走了进来。

杜望月道:“好哇,有好吃的,就不等我们了。”

小雅笑道:“我们?我们是谁?”

杜望月一怔,惜玉却早红了脸,笑道:“小雅,你的嘴可真厉害!”

程小蝶淡淡道:“二位坐下来吃饭吧,吃完了饭,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

程小蝶所说的“重要的事”,当然就是指昨天夜里金府里发生的事情。

杜望月道:“不对呀,总捕头,如果说银衣人就是梦幻之刀,这些天来他一直关在金府地牢里,又怎么会与总捕头碰上面的呢?”

程小蝶道:“据铁捕头说,金百年、贾英和天枫道长都认定银衣人就是梦幻之刀,而三宝也的确被银衣人窃走了。”

吴铁峰道:“这样说来,世上会有两个梦幻之刀喽?这怕是不可能吧?”

杜望月道:“很显然,这两个梦幻之刀中,有一个是别人假冒的,只是,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呢?”

于承志道:“从志在三宝这个情况来看,银衣人应该是真,可凭梦幻之刀的武功、实力和他手下的势力,他会用如此冒险的手法来取得三宝吗?”

王少卿道:“如果银衣人是梦幻之刀,那么想杀本府的人应该就不是他了,那么杀手集团的首脑难道不是梦幻之刀?又会是谁呢?”

程小蝶道:“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如果我的推想没有错,就在这两天内,梦幻之刀肯定会亲自率领杀手,再度袭击府衙!”

杜望月两眼亮了一下,问道:“哪个梦幻之刀?”

程小蝶微笑着道:“杜司主这个问题问得好,不过,暂时我们不去想它。杜司主,以今天开始,你就要在小文的指导下习练‘剑海浴魂’,到了关键时候,我会和惜玉用内力帮助你的。”

杜望月道:“是。小文姑娘,我们走吧。”

王少卿看着程小蝶,道:“程总捕头,王某有一句话,”

程小蝶笑道:“王大人说哪里话,有话就讲嘛。”

王少卿道:“王某总觉得总捕头对案情的了解比王某深得多,不知能否透露一二?”

程小蝶意味深长地一笑,道:“什么案情?”

王少卿想了想,道:“当然是新房血案。”

程小蝶道:“王大人能不能先说说你的看法呢?”

王少卿道:“新房血案的案情看似简单,但仔细一想,疑点却又太多,如果说梦幻之刀就是凶手,那他的目的何在况?在三宝?凭他的武功,自金府取得三宝并不是一件难事,他为什么指使金小眉杀马敬文呢?这样一来,不是弄巧成拙,过早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了吗?此疑点一;如果梦幻之刀是凶手,那么他又为何屡次对王某下手呢?杀官造反,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他如何要这样做?如果说是为了三宝,显然说不通!此疑点之二;果然如总捕头所说,他制造血案,是为了引起金百年与马长山火拼,涉及王某,则这样对他一个江湖人又有什么好处呢?此疑点之三。有此三点,王某想来此案很可能不仅仅是江湖人所为。”

程小蝶点头道:“王大人果然思虑缜密,你说的这三个疑点,归到一处,其实已有下一个结论了。”

王少卿道:“什么结论?”

程小蝶道:“凶手并不是梦幻之刀!”

王少卿一怔,立即恍然大悟道:“的确!只有这样,很多事情才讲得通,可为什么凶手一再将我们的怀疑引到梦幻之刀身上去呢?”

程小蝶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嫁祸于人之计!”

王少卿迫:“梦幻之刀并非易与之辈,他为什么要任人嫁祸,且又不出面辩白呢?”

稆小蝶笑了笑,道:“王大人,情况很快就会明朗了,你不用心急,咱们现在只要静观变化就行了。”

王少卿道:“这么说,总捕头已有自己的计划了?”

程小蝶道:“不错,只是还有几处重要关节没有参透,所以我们还是要等!”

王少卿道:“下官唯程总捕头马首是瞻!”

程小蝶道:“好!大人现在就去休息吧。从今天开始,咱们要白天休息,夜间就得提高警惕,严防杀手集团夜袭!”

她顿了一顿,又补充道:“如果杀手集团来偷袭,他们的首领一定会自称梦幻之刀,到那时,大家绝不可表现出对他的话有所怀疑,以免打草惊蛇!”

三大捕头、小雅、惜玉、王少卿一齐道:“总捕头放心吧。”

程小蝶点点头,道:“诸位分头去准备一下吧,将防务布置好,便抓紧时间养精蓄锐。小雅,你跟我来。”

说完,程小蝶带着小雅进了自己的房问。

王少卿和刑房师张宝善进了他的书房。

虽说这些天里府衙不能正常办公,但王少卿仍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处理一些积压下来的公务。

小雅关上了房门,转身对程小蝶道:“小姐,我们是不是也要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程小蝶一笑,道:“我们要出去。”

小雅一惊,道:“出去?去哪里?去干什么?”

程小蝶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现在,你来帮我改装,咱们溜出去时,一定不能让府衙里的任何人发现!”

小雅道:“那府衙的防务怎么办?”

程小蝶道:“天黑前咱们就回来,我可以肯定,杀手集团再也不会在白天袭击府衙了。”

不大一会儿功夫,二人已装扮完毕,对视一眼后,不禁都笑了起来。

她们相信,现在就算小文走进来,也不可能认出她们是谁了。因为绝不会有人能想得到,这两位貌美的如花的娇滴滴的少女能装扮成这个样子,愿意装扮成这个样子。

小雅道:“咱们这个样子,肯定没人能认出来了,可咱们怎么出去呢?”

程小蝶道:“小雅,你注意过没有从后院角门出去是什么地方?”

小雅想了想,道:“是府衙的厨房。”

程小蝶道:“从厨房的后门走出我们这样两个人,你认为会引人怀疑吗?”

小雅笑道:“如果有人怀疑,那人一定有些不正常了。”

程小蝶一笑,道:“我们走!”

□□□□□□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府衙后院里的灯火一盏盏亮了起来。

程小蝶和小雅拉开房门,从房间里走出来时,没有任何人看出来,也没有人怀疑她们曾经改装悄悄溜出去过。

吃过晚饭,大家都聚在了大郦里。

程小蝶间道:“杜司主,‘剑海浴魂’的精要之处,你能领会吗?”

杜望月道:“在小文姑娘的点拨下,都领悟了。”

程小蝶点头道:“那就好!杜司主,你可要记住,在练到七成火候之前,你绝不可使用它,不然会走火入魔的。”

杜望月道:“属下记住了。”

程小蝶顿了一顿,道:“现在,我们来安排一下后院的防卫任务。”

她的安排是这样的:

小文和王知府留在他们二个的卧室之内,如果杀手集团不露面,就不必出来。

现在就可以看出小文嫁给王少卿的有利一面了,因为现在她可以不分日夜地对他进行贴身保护。

程小蝶和小雅分别守在王知府卧室两边的房间。

杜望月和惜玉负责内院后面的防务,守住内院通往府衙后门的那条通道。

吴铁华和石琪、张麟三人就在后院内择地埋伏。

于承志守住后院前门。

岑啸虎指挥衙役之中八名用长枪的好手,在后院外面巡逻。

林不凡与三十四名江南分司的好手一起埋伏在大厅和屋顶上。

其余的衙役全部躲在暗中,备好灯笼火把,只要杀手集团一到,便四面点起灯火水。

当然,这只是第一套方案,同时,程小蝶还制定了第二方案,以备情况紧急之时,变化因应。

安排好之后,府衙内的火光一点接着一点,渐次熄灭了。

在外人看起来,府衙内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仍然遵守着正常的作息时问。

夜,渐渐地深了。

就在府衙里正极积备战的同时,贾英也调整了金府的防务。

他将金府所有高手都调集到了观鹤楼四过,并请铁翎做防守的总指挥。

金百年和金府内眷全都迁进了观鹤楼之内,由贾英率领寒山四刀、罗浮三剑保护。

在铁翎看来,这种措施是没有太太的必要的,因为梦幻之刀三宝现已到手,紧接着应该对十大富蒙大举进袭了。在这种情况下,金府应该做的是在府内设下埋伏,利用府内广阔的空间与敌人展开战斗。这样一收缩防守圈子,反而会缩手缩脚,被动挨打。

但据贾英说,这样的安排是金百年亲自决定的。

大概是因为银衣人轻易窃走三宝,金百年心里很是害怕了吧。铁翎一边密切注视着四下的动静,一边想道。

其实,主动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金百年现在应该联络十大富豪,合门下高手于一处,联手与梦幻之刀一搏,这样各自为阵,反而容易被梦幻之刀各个击破。

夜,越来越深了。

四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观鹤楼中也没有。

铁翎有些开始担心了。为府衙的安全担心。

府衙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会不会又有杀手袭击?

就在铁翎为府衙的安全担心时,程小蝶已听见府衙二堂附近响起了一阵衣挟带风之声。

“有人来了!”程小蝶一闪身出了房间,发出了暗号,通知埋伏的众人。

小文在卧室门后低声道:“小姐,我们现在要不要出来?”

程小蝶道:“不用,等灯光大亮时,你再保护王大人出来!”

小文道:“是!”

程小蝶闪到小雅房间外,尺见房间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小雅一身劲牧,手持长剑,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

程小蝶低声道:“小雅,把剑先收起来!”

小雅奇怪道:“为什么?”

程小蝶道:“敌人进入院内之前,我们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已有防备!剑身的反光可能会让他们惊觉的!”

小雅道:“是。”

慢慢将长剑插入了剑鞘。

二人闪身到了一根柱子后面,仔细听着越来越近的沙沙的脚步声。

小雅道:“小姐,不出你意料,来了不少人呢。”

程小蝶道:“嗯,不下八十人!”

小雅道:“听他们的脚步声这样轻,好像都是好手啊。”

程小蝶道:“不错,来的应该都是杀手集团的精英人物,而且其中有两个人的武功特别之高。”

小雅道:“小姐,你看那个梦幻之刀会不会也来了?”

程小蝶道:“两大高手中,有一个肯定是他。”

小雅道:“不用说,另一个一定是杀手之王血手方轮了?”

程小蝶点了点她的额头,轻声笑道:“鬼丫头真聪明!”

小雅也无声一笑,正想说什么,程小蝶竖起一根手指,道:“噤声!”

的确不能再说话了,因为杀手们已一个接一个由围墙掠进了后院院内。

第一批杀手们大约有三十多,他们刚一落地,还没站稳,程小蝶忽然发出了一声清啸。

啸声方起,四面就响起了利箭破空之声,整齐划一的弓弦射发声中,还夹杂着暗器飞出的声音。

一阵惨叫,第一批杀手倒下了二十多个!

但同时,更多的杀手又涌了进来!

程小蝶自在后出现,高声道:“举灯!现身,围住他们!”

灯光照视了在大厅前一字排开的江南分司的三十余名好手,也照亮了各个埋伏点冲出来的四大捕头和手持长枪、弓箭的数十名府衙里挑出的好手。

正在这时,王知府的卧室门大开,王少卿背着双手,迈着方步,慢慢地踱了出来。

小文宝剑在手,紧跟在他身侧。

这个很突然的变化显然出于杀手们的预料之外,所以他们一时间显得很有些慌乱。

但是,很快便听得院外响起一个很威严的声音:“不要慌!我们的实力在他们之上!排好阵形!”

慌乱的杀手们一眨眼间便镇定下来了,只见人影闪动,脚步纷乱声中,数十名黑衣蒙面杀手已组成一个三角形的阵形,站在外面的杀手们手上,都举起了一面圆盾。

这盾牌显然是专为防利箭暗器而用的。

程小蝶不禁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

这些杀手们果然是训练有素。

在现在的形势下还能保持镇定,处惊不乱,足以说明杀手们的实力了。

可以肯定,今夜将是一场血战。

程小蝶道:“不知院外是哪一位高人?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

只听得一声大笑,两条黑影联抉自围墙之上飘身而进,落在杀手们组成的三角阵形前三四步远的地方。

他们面对着程小蝶。

程小蝶似是怔了一怔,才道:“你是梦幻之刀?”

左首一个黑衣蒙面人笑道:“程总捕头对人的声音能过耳不忘,真令老夫佩服!不错,老夫正是曾与程总捕头打过交道的梦幻之刀!”

程小蝶一指他身边那人,沉声道:“你又是谁?”

这人身材高大,灰衣蒙面,声音很低沉地道:“久闻程总捕头聪明过人,你可以发挥你的聪明才智,猜一猜老夫是谁!”

程小蝶笑一笑,道:“你要不是杀手之王、血手方轮,我三天不吃饭!”

右边蒙面人似乎一呆,旋即大笑道:“好!程总捕头果然名不虚传,方某能找到你这一位对手,实在很高兴。”

程小蝶淡然一笑,道:“听你的意思,你夜闯府衙,只不过是想与我一决高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一直在四处办案,行踪也并不难寻,你为什么一直要等我到了扬州,才找上我呢?”

方轮怔了一怔,不知如何回答。

黑衣蒙面人笑道:“程总捕头果然言辞尖锐,但今夜之势,胜负靠的是武功,是实力,单逞口舌之利,是于事无补的!”

程小蝶冷笑道:“一照面就被我们击杀了二十多人,还自以为有什么实力!我看你们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黑衣蒙面人笑道:“连区区几枝破箭,一阵暗器都躲不开,只说明他们该死!他们死了更好,我方人手只少了一些,但也证明余下的全部是精英人物!”

程小蝶很不屑地从鼻子里冷哼一声,道:“如果你和方轮认为那只是区区几枚破箭,为什么你们先躲在院外,不第一个进来呢?只怕是你们也自认躲不开,所以先让这些人进来引发我方的埋伏吧!”

方轮怒道:“胡说八道!”

程小蝶笑道:“被我说中心思,恼羞成怒了吧!”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你如果想用你尖锐的言辞激怒老夫和血手方轮,引起我们心浮气燥,你便可以趁机击败我们,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了!”

程小蝶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道:“梦幻之刀,你刚才也说过了,胜负全凭实力,我根本用不着心理战!我可以告诉你,你们的目的是不可能实现的!”

黑衣蒙面人指着王少卿,道:“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杀了王知府!今夜,这个目的就可达到!”

王少卿扬声道:“梦幻之刀,血手方轮,你们一再袭击府衙,想杀本府,究竟想干什么?有什么图谋?”

黑衣蒙面人笑道:“你可真是个书呆子!告诉你你也想不通的,还是乖乖地等死吧!”

小文一挺宝剑,道:“有种的你就立马过来,看看死的是谁?”

黑衣蒙面人看了她一眼,转而向程小蝶道:“程总捕头,老夫与你谈一笔生意如何?”

黑衣蒙面人道:“你将王少卿交给我们。”

程小蝶笑道:“那我又有什么好处呢?要知道,我是刑部总捕头,我亲自出马来扬州破案,案子没有破,反而让杀手杀了知府大人,我怎么向刑部交待,又怎么向朝廷交待呢?”

黑衣蒙面人道:“这个很容易,老夫自有安排。”

程小蝶道:“请将你的安排详细地说给我听听,我看看这笔生意划算不划算,再决定是否与你交易!”

黑衣蒙面人道:“你让老夫杀了王少卿,老夫保证可以杀了现场其他所有人,然后交出几个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黑道人物。程总捕头将他们杀死后,便可将案子推到他们头上,并且可以向刑部上报说是他们杀了王少卿和其他人,而你程总捕头却凭借武功将他们也尽数杀死了。这样一来,朝廷不仅不会追查你的责任,只怕反而会加你的官职呢!”

程小蝶想了想,道:“这计划看似不错,但明眼人一看便可知其中的漏洞,朝廷之上能人干将比比皆是,又如何能瞒得过他们!”

血手方轮突道:“老夫等可以保证朝廷决不会追究细节!”

程小蝶眼睛一亮,追问道:“你说什么?朝廷不会追究?你能保证?你只不过是江湖上的杀手之王,与朝廷有什么关保?难道你们的幕后特使是朝廷中的一个大人物?方轮?你说实话!”

黑衣蒙面人狠狠地瞪了方轮一眼。

方轮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低头不再回答。

蒙面黑衣人干笑了几声,道:“程总捕头,你不用问这么多,只说你干还是不干吧。”

程小蝶冷冷一笑,道:“梦幻之刀,你真是枉称江湖奇人,你也不想想,我程小蝶是这样容易收买的人吗?”

蒙面黑衣人道:“程总捕头,本来我们的目标只是王少卿一人,但现在,今夜在场所有的人,包括你程总捕头皆已成为我们捕杀的目标了!”

程小蝶道:“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方轮说漏嘴,道出了一些实话?”

黑衣蒙面人道:“不错!而这些恰恰是你们不该听到的!”

程小蝶冷冷道:“那你们不妨放手一试,看看能否胜得了我们吧。”

黑衣蒙面人干笑道:“程总捕头,你不要嘴硬,你本是我手下败将。再说,老夫要杀王少卿,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

程小蝶冷笑道:“我看你除了吹牛,没别的本事。”

黑衣蒙面人笑道:“程总捕头不会忘了我是谁吧?”

程小蝶很不屑地道:“你不就是梦幻之刀吗?”

黑衣蒙面人道:“你大概也不会忘记我梦幻之刀最厉害的功夫是什么吧?”

程小蝶点点头,道:“我已见识过了,役人出刀,是不是?”

黑衣蒙面人道:“不错。”

他忽然转而对着小文道:“你是小文,对不对?”

小文一怔,道:“不错。”

黑衣蒙面人道:“你认识你身边的人吗?”

小文看了看程小蝶。

黑衣蒙面人道:“不要看她,看着我。”

小文就看着他。

黑衣蒙面人道:“回答我,你认识你身边的人吗?”

小文道:“认识。”

黑衣蒙面人道:“他是谁?”

小文道:“他叫王少卿,是扬州知府。”

黑衣蒙面人点头道:“好,你杀了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