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怪了!

姚府的人竟然连刑部总捕也敢拒之门外,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就算真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样做的人,也很难找出几个来!

贾英很吃惊,也很生气。

他又伸手去拍门。

这次他用的劲大了一些,却见门应掌而开闭,门开了一条小缝。

门竟然没有栓上!

程小蝶一把推开门,直冲进门里。

看来,姚府里出事了!

若大一个前院,竟然是黑沉沉的,连一点灯火也没有,而且院中安静极了,除了风吹树叶声外,其它什么声音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天枫道长惊疑不定地道:“程总捕头,姚府里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了?会不会是梦幻之刀知道金府防卫森严,无法下手,便先拿姚府开刀了?”

程小蝶道:“这样吧,我们几人分头去找一找,看看府里还有没有人。”

天枫道长道:“老道士和贾总管一路从左边进去,请程总捕头从右边进去,你看这样行不行?”

程小蝶一点头,道:“好吧。”

五人分成两路,一路往里去。

找了两进院子,还是一个人影也没有碰上。惜玉从一间空房里找出一盏灯笼点上,和程小蝶、吴铁峰逐个房间找过去。

从房间里的情形看,并不是有外敌入侵的样子,因为房里不仅丝毫不乱,更没有半点曾打斗过的痕迹。

吴铁峰道,“总捕头,这样找要找到什么时候,不如我们三人也分开搜吧。”

程小蝶道:“不可。”

吴铁峰道:“总捕头是担心姚府里还有几手埋伏?”

程小蝶眼中闪动着明亮的目光,仔细地向四下里看着,慢慢道:“不是。”

吴铁笔道:“那总捕头还担心什么?”

程小蝶道:“不是担心,而是没有再找的必要了。”

吴铁华道:“为什么?”

惜玉也道:“总捕头,你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情况了?”

他们说话时,正站在姚府内堂的一处花厅里。

程小蝶走到桌边一张椅子上坐下,不紧不慢地道:“你们看,府里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收拾的十分干净,所有东西丝毫不乱,这就说明,姚府的人不可能是被梦幻之刀等杀手集团绑架了,府里也没有任何曾经战斗过的痕迹。”

说着,她伸出一根纤秀白皙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一抹,举起指头,对吴铁峰和惜玉道:“你们看,桌上纤尘不染,说明今天还有人擦抹过,你们再看地上,很显然今天也有人扫过,这说明至少在今天上午,姚府的生活秩序还是十分正常的。”

她顿了顿,伸手捡起桌上的一箕茶壶,拿起壶旁的一个杯子,倒了半杯茶,仍然不紧不慢地道:“你们看,茶还是温热的,说明至多半个时辰前,这房间里还有人。”

吴铁峰道:“总捕头的意思是说,姚府的人是……是……”

程小蝶点点头,道:“不错,姚府的人是自己撤走的。”

惜玉道:“他们为什么要撤走?难道他们早知道总捕头要来,所以才……”

吴铁峰道:“肯定是这样了,不会再有别的可能了。姚府这样的富豪之家,上下人等绝不会少于四五百人,这么多的人一起行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绑架他们,只怕梦幻之刀杀手集团也没有这个实力。”

程小蝶出了一会儿神,道:“是的,他们只可能是想避开我们。”

惜玉道,“这说明他们心里有鬼!”

吴铁峰道:“莫非……莫非姚顺天也是梦幻之刀的部下?”

程小蝶道:“有这个可能,不仅姚顺天,私蓄实力的扬州十大富豪,每一家都有可能会是梦幻之刀的部下!”

正说着,贾英急急走了进来,道:“总捕头,府里果然一个人也没有,而且据贾某推测,他们是自己主动撤走的!”

程小蝶道:“我们也这样想。”

贾英道:“怪不得当时新房血案案发之后,敝东主联合十大富豪合兵一处,以对抗梦幻之刀,只有姚顺天公然表示不同意呢,看来,他与梦幻之刀本是一处鼻孔出气呀!”

惜玉道:“这样一来,梦幻之刀的实力比我们预料的更强得多了,总捕头,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程小蝶道:“其实,这是一件好事。”

吴铁峰道:“总捕头何出此言?”

程小蝶道:“敌人的实力暴露的越早、越多,对我们就越有利呀,明枪好躲,喑箭难防嘛!”

她顿了一顿,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对惜玉道:“惜玉,咱们去找找看姚府的用毒小组撤走时会不会留下点东西,很可能他们撤得匆忙,一些药忘了带呢!”

惜玉道:“好的,惜玉陪总捕头一起去找。”

吴铁峰道:“属下也去吧。”

程小蝶道:“不用,吴司主,你就留在这里陪着贾总管吧。”

吴铁华对她的话中之意心领神会。

明里听起来她是让吴铁峰不用陪她和惜玉一起去找解药,可实际上,她也表达出了让贾英就等在这个大厅里,不淮四下乱走的意思。

她留下吴铁峰,正是要监视贾英。

贾英当然也是个聪明人,怎会听不出她话中有话,只是他素来心机深沉,所以表情一点也没有改变。

程小蝶对惜玉道:“惜玉,我们走吧。”正要出门,天枫道长神色激动地跑了过来。

他手中拎着一个蓝布小包。

程小蝶道:“天枫道长,你发现了什么东西了吗?”

天枫道长道:“我找到了一处秘室,里面有不少药,我对药物一向不太在行,所以就全拿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说着,他将包袱放在桌上,打开。

包里果然有几十个小瓶子,小盒子,里面装着各种药丸、药粉、药膏。

惜玉走过去,一样样看着。

她看的非常仔细。

天枫道长很紧张地道:“惜玉姑娘,这里面有解药吗?”

惜玉拿起一个白玉小盒,小心地开了闻,又用指甲挑出一点儿药粉,仔细看了看,道:“有,这就是解药!”

程小蝶高兴地道:“好了,小文有救了。”

吴铁峰道:“这也说明,姚顺天果然是与梦幻之刀一伙的,姚顺天在扬州已经呆了十好几年了吧,这说明,梦幻之刀早已开始在扬州培植自己的势力了!”

程小蝶道:“梦幻之刀果然厉害,扬州是天下财富聚集之地他能想到在扬州培植人力,说明他的野心是很大的。”

她看了每人一眼,道:“好了,解药也找到了,又弄清了姚顺天是梦幻之刀的部下,今天还是很有收获的,咱们回府衙去吧。”

回到府衙,贾英和天枫道长便告辞回金府去了。

他们二人走了之后,惜玉便对程小蝶道:“总捕头,这解药没用。”

吴铁峰和三大捕头都是一惊,道:“怎么没用?”

程小蝶却是丝毫也不意外,道:“我想也没用,既然他们撤走时,一点也不慌乱,像解药这样重要的东西当然不可能留下来。”

吴铁峰道:“可惜玉不是说这就是解药吗?”

惜玉微笑道:“这的确是解药,只是这种药惜玉也能配出来,也就是说这里面差一味药引子。”

杜望月道:“也就是说,这解药并不是用人合成的,所以小文服下这药后,还是要与王大人……这个……才能彻底根治她体内之毒!”

惜玉道:“是的。”

杜望月笑道:“其实,你们去姚府的过程中,我已经私下和王大人谈过了。”

程小蝶道:“王大人的态度如何?”

杜望月道:“他嘴上当然是没有同意,但依我看,心思是有些动了。”

程小蝶道:“你怎么知道的呢?”

杜望月道:“因为王大人只说,怕委屈了小文姑娘,更怕误了她的终身。”

吴铁峰笑道:“好!八成了!”

岑啸虎也笑道:“老岑就说嘛,很难有人能不被小文姑娘的美色所着迷的!”

程小蝶道:“好了,好了,不谈这个了,反正小文那边,我和惜玉去劝她,应该没有问题。我们还是谈一谈正事吧。”

正事当然就是当前的形势。

听完程小蝶对姚府之行情况的介绍,杜望月首先道:“看来,杀手集团很快就会有新的动作了,我们要做好迎接他们新一轮更凶猛的进攻的准备呀!”

程小蝶道:“是的,情况逐渐开始明朗了,杀手集团也开始从暗处渐渐走向明处来了。”

杜望月道:“敌我双方既然都已走向明处,剩下的事就要看实力才能解决。可是,总捕头,我方的实力……”

程小蝶道:“杜司主,你放心,据我所知,刑部也已派出绝世高手来为我们助阵了。”

岑啸虎道:“那就太好了!总捕头,能告诉我们派来的是什么人吗?”

程小蝶道:“这是刑部属下的一支奇兵,到时候大家就明白了。杜司主,从今晚开始,你就开路潜心习练‘剑海浴魂’,我现在就将剑谱交给你。”

杜望月很高兴,又不觉有些紧张。

程小蝶道:“杜司主不用着急,也不用担心,我和惜玉会用本身内功帮助你的,但现在,最先要做的,是治好小文,因为小文毕竟已经达到了‘剑海浴魂’九成的火候,是一支生力军,再说,治好了她,她也可以将自己习练剑法的心得告诉杜司主,你练起来危险就小得多,成功得也就更快了。”

杜望月道:“好,吴兄、岑兄、于兄,咱们这就去找王大人。总捕头,你和惜玉快去找小文,先让她将解药服下,造成开弓没有回头箭之势,则王大人和小文二人就都没什么可说的了。”

程小蝶道:“好吧。”

惜玉似嗔非嗔地看了杜望月一眼,娇笑道:“就你鬼心眼儿多!”

杜望月一笑,和三大捕头启程找王少卿去了。

王少卿脸涨得通红,就是不同意。

杜望月四人硬将他拖到小文房间外面,不说什么,王少卿也不进去。

刑房师爷张宝善道:“大人,你还是同意了吧。”

王少卿道:“我不能误了小文姑娘的终身啊!”

张宝善道:“大人,小文姑娘已服下了解药,大人如果不同意,就是害死了她了。再说,这件事已经不是大人一个人的私事了,也事关破案缉凶啊!”

程小蝶和惜玉从小文房间里走了出来,一力相劝。

王少卿还是不同意。

忽听得小文的声音在房间对外道:“王大人,你是国家栋墚之材,小文得托终身,也算是幸运之事,我一个女孩子家都先开了口了,王大人又有什么好犹豫呢?再说,杜司主为了缉凶之事,也准备习练‘剑海浴魂’,如果没有小文的指点,他很可能会练出偏差,则王大人就是害了两个人的性命了。况且,小文此身一旦托付给王大人,也能更好地保护大人啊!”

王少卿愣在当场。

小文竟然主动开口了,实在是他所没有料想到的。

惜玉走到他身边,道:“王大人,你不是也说过你很喜欢我小文姐吗?”

王少卿急道:“是说过,可是……可是我可不是这个……”

惜玉笑道,“郎有情妾有意,不就行了!”伸手在王少卿后背轻轻一推,已将他推进了小文的房间。

只见一双纤纤玉手伸出来,将房门撞上了,紧接着,房间里的灯火被吹灭了。

张宝善大声道:“恭喜大人和小文姑娘,我们要去休息了。”

岑啸虎笑道:“今晚我们就不闹新房了,明天二位可得补请喜酒啊!”

惜玉悄悄一拉杜望月,低声道:“你来!”

她虽然没有说要去哪里,可是杜望月又岂能不明白,惜玉是要履行她许下的诺言了。

很快,后院里彻底安静了下来,灯火也一点接一点地熄灭了。

多少温柔目光,都隐在了这沉沉的黑暗之中!

□□□□□□

贾英和天枫道长回到金府,发现金百年正有些着急地在等着他们。

看见他们二人,金百年便问:“情况怎么样?”

天枫道长道:“姚府上下,一个人影也没有,都不知去哪里了?”

金百年很是吃惊地道:“什么?姚府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天枫道长道:“是的,看府里的样子,他们是自己很有秩序地撤出去的。”

金百年沉吟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转变了话题,对贾英道:“贾总管,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侵入到观鹤楼下,被你击败的那个银衣人?”

贾英道:“记得。我一直想从他口中问出一些情况来,可是因为府中的防卫之事,一直没能抽出时间去问他。”

金百年道:“我已经让寒山四刀逼问过了。”

贾英道:“东主,他们问出什么口供来了吗?”

金百年摇头道:“没有,寒山四刀将他们能想到的逼供的手段都用上了,可那个人就是不开口。”

贾英淡淡道:“东主,逼供可是一门大学问,寒山四刀显然并没有掌握其中的诀窍,问不出口供,是很正常的。”

金百年道:“贾总管知道逼供的诀窍吗?”

贾英道:“我至少知道七十种让最坚强的人不得不开口的办法,我看,在那个银衣人身上,最多只要用上个三两种,他就会老老实实地开口了。”

金百年挥了挥手,道:“那就有劳贾总管了。天枫道长,你也去吧。”

天枫道长道:“其实老道也懂得几种让人开口的办法,但既然贾总管是位大高手,我也就不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吧。”

贾英笑了笑,道:“道长太客气了,还是一起去吧,保不淮这银衣人是个特别硬的臭石头,贾某的办法全都不管用呢?”

金百年也笑了,道:“贾总管说的有道理,你们一起去吧。”

天枫道长对金百年道:“要不,你也一起去看看我们审问的情形?”

金百年沉吟着,一时没有回答。

贾英忽然道:“这几天来,大小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金百年叹了口气,道:“小眉这孩子,悲伤过度啊!到了今天,也还是茶饭不思,婢女们一再相劝,也只是少许进食,人都瘦得不成样子了!”

他又叹了口气,对贾英和天枫道长道:“你们去吧,我还去劝劝小眉这孩子,照这样下去,伤了身子,可怎么办!老夫可就只有她一个女儿啊!”

说着,他站起身,一边叹气,一边向内院走去。

贾英和天枫道长走出大厅,来到府内的牢房。

金府的牢房其实是一座用巨大的花岗石砌成的地下室,本身就十分坚固,再加上年外还有大批卫士把守,所以人只要一入牢房,那就真可谓是插翅也难飞走了!

守牢的卫士们一见贾英,便一起躬身道:“参见总管!”

贾英点点头,道:“诸位不用多礼,那个银衣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卫士道:“不言不语,只不过饭照吃,水照喝,还真知道不亏待自己。”

另一个卫士道:“昨天他还大叫着要酒喝,让弟兄们一顿好骂,才不叫了。”

贾英道:“以后,他要酒喝你们就给他,知道吗?”

卫士道:“是,属下遵命。”

贾英道:“打开牢门,我和天枫道长要进去问他几句话。”

卫士打开门上的大铁锁,推开沉重的铁门,但觉年内一股阴森森的潮气扑面而出。

贾英让五名卫士点上一盏灯笼,和天枫道长一前一后走进了牢门。

牢门里便是又陡又窄的几十级台阶,下到地下室里,眼前是一条石砌的通道,通道两边,全都是一间紧挨着一间的单人牢房。

银衣人被关在最里面的那一间牢房里。

地下室里除了数十间牢房外,还有一间很大的房间,房间里放满了各种刑具,正中间是一张大桌子,桌子后面和两边,各有一把椅子。

贾英和天枫道长来到这间行刑室,贾英在桌子后的椅子上坐下,让天枫道长坐在桌边的椅子上,立刻就有卫士替他们递来了刚泡好的热茶。

贾英喝了一口茶,这才道:“来人,去把那个银衣人带到这里来!”

卫士们道:“是。”

不一会儿,两名卫士便抱着满身伤痕的银衣人来到行刑室,重重地将银衣人摔在桌子前面潮湿的石板地上。

贾英看了看银衣人,问卫士们:“他腿上和手上的穴道都没有解开吧?”

卫士道:“没有总管的命令,属下不敢自作主张!”

贾英道:“好!你们做得很对,这个银衣人的武功之高,其实也并不在贾某之下,如果解开了他的穴道,就很危险了!”

卫士道:“属下不会忘记总管的话。”

被摔在地上的银衣人挣扎着抬起头来,怒视着贾英,双目之中,竟像是要喷出火来。

卫士喝叱道:“瞪着你的狗眼看什么!这是贾总管,你最好放尊敬点,不然,看老子们不打死你!”

银衣人转头瞪着卫士,声音低沉地道:“如果老子不是被点了穴道,像你等这种小杂种老子一掌就能打死三四个!少在老子面前耍威风,有本事放开老子,咱们在拳脚上见个真实,分个高下!”

卫士大怒,抬脚就踢,骂道:“他妈的!真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吹牛!”

贾英道:“不要打他!你们退到一边我有话要问他!”

卫士们到向后退去,但一个个仍然对银衣人虎视耽耽,单等贾英一声令下,便会一涌而上,动手痛打。

银衣人哼了一声,慢慢爬了起来,张开双腿坐在地上,双眼直在贾英和天枫道长身上打转转,脸上竟是看不出半点畏惧之色。

贾英也直视着他,目光阴森森地,像是两道锐利的剑光。

银衣人毫不退缩。

贾英道:“这位仁兄,你到底是何人门下?夜闯金府,所来何为?”

银衣人道:“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老子不早就说过了嘛,老子是来问金百年要三宝的。”

贾英道:“三宝乃金府之物,为什么要给你?你有什么权力来要它们?”

银衣人道:“放屁!三宝本是老子的东西,是金老匹夫从老子手上骗去的!”

贾英道:“我看你才是放屁哩!三宝乃我们东主花重金购得,怎么会是骗到手的!而且,据贾某所知,那个卖出的人也不是你!”

银衣人闭上了嘴,眼睛也闭上了,似乎不屑与贾英说话。

天枫道长道:“贾总管在问你话,还不快回答!”

银衣人扫了他一眼,道:“跟你们这帮奴才说有什么用处!快叫金百年来,老子和他对质!”

贾英道:“敝东主已将仁兄你交给了贾某,有什么话就对贾某说吧,敝东主很忙,哪里有功夫见你这样的人!”

天枫道长忽然俯在贾某耳边,说了几句话,贾英听得直点头。

银衣人骂道:“两个狗贼,又在想什么办法来整治老子?老子告诉你们,有什么手段就一起使出来吧!老子不怕!”

贾英看了天枫道长一眼,笑笑,道:“贾某知道仁兄是位硬汉,也是位好汉,这样吧,贾某问你一个问题,尺要你据实回答,买某决不为难你,而且会与天枫道长一起去向东主求情,放了你!”

银衣人沉吟着,显然是在思考贾某说的是不是实话,也在想应对之策。

贾英追问道:“仁兄意下如何?”

银衣人道:“你问吧!”

贾英道:“好!你是不是梦幻之刀的门下?”

银衣人一怔,不说话。

贾英道:“这可是仁兄你唯一活命的机会了,也是最后的机会,你还是说实话吧!”

银衣人目光在贾英和天枫道长脸上转来转去,突然叹了口气,道:“老子要喝酒!”

贾英和天枫道长都是一怔,他们谁也没想到银衣人在这种时候还会提出的这样的要求来。

天枫道长道:“回答了贾总管的问题,就给酒喝!”

贾其道:“不错,如果你说的是实话,不仅有酒喝,贾某还会奉上赤金千两,恭送仁兄出金府。”

银衣人道:“老子要喝酒,没有酒,老子就不回答任何问题,告诉你们,老子不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

贾英看着天枫道长,道:“怎么办?”

天枫道长笑了一笑,道:“这人的脾气还真是又臭又硬,唉,没办法,就给他酒吧,总管,你看呢?”

贾英无奈地对一名卫士道:“去,拿一坛好酒来!”

银衣人道:“还要几样下酒菜!”

贾英哭笑不得:“老兄,你见好就收吧,不要太过份了!”

银衣人冷冷地“哼”了一声,道:“酒要是不好,菜要是不合口味,老子就不回答你们的问题!”

贾英和天枫道长相视苦笑。

银衣人这样的人,他们以前还真没见过。

天枫道长仔细向银衣人打量了一番,道:“贾总管,这人身上的伤痕虽然很多,但好像都不很重,都是些皮肉之伤嘛!”

贾英道:“是啊,所以贾果说他的武功不在我之下,即在夜间,贾某已用尽了绝技,也无法彻底击败他,如果不是他因为伤口流血过多,导致体能下降,贾某还真拿不住他!不过,现在没关保了,因为如果已点了他手臂之上和两腿上的要穴,他再有天大的本事,也逃脱不出了!”

天枫道长沉吟道;“这人的武功如此之高,看来必定是梦幻之刀门下无疑!”

贾英道:“反正他快开口回答问题了,真相如何,很快就会知道了。”

不一会儿,酒拿来了,菜也端上来了。

银衣人道:“你们封了老子手臂上的穴道,叫老子如何喝酒!”

天枫道长道:“有贾总管在此,谅这人也跑不了,不如先解开他的穴道吧。”

贾英道:“不可!此人武功深不可测,一旦有所闪失,咱们就无法向东主交待了。”

天枫道长道:“贾总管说怎么办呢?”

贾英无可奈何地道:“只好由贾某去喂他喝了!”

他站起身子,走到银衣人面前,捧起了酒坛子,满满地倒了一大碗酒,道:“这位仁兄,你先委屈一下,由贾某喂你喝酒吃菜,只要愿说实话,贾某自会还你自由!”

银衣人瞪了他一眼,粗声粗气地道:“说喂老子,手上又不动,不是要想馋死老子嘛!快,把酒递过来!”

贾英将酒碗递到银衣人嘴边,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碗里的酒化作一道酒柱,全都被吸进他口中去了。

贾英回过头看着天枫道长,面上很有些吃惊变色。

天枫道长也非常吃惊。

这银衣人内功实在是太惊人了。

贾英能击败这银衣人,他的内功岂非更是非同凡响!

一眨间的功夫,银衣人喝了七八碗酒,将三个碟子里的下酒菜更是一扫而光,这才咂了咂嘴,大笑道:“痛快!痛快呀!能让堂堂金府总管喂老子喝酒,老子的面子还真是大的很呢!”

贾英走回桌子后面坐下,沉声道:“这位仁兄,喝也喝了,菜也吃了,面子你也挣足了,该回答问题了吗?”

银衣人笑道:“老子的记性一向不太好,贾总管方才问了个什么问题?老子喝酒喝得高兴,也喝多了一点,头里面晕得很,把那个问题给忘记掉了!”

贾英大怒,勉强地制着自己的怒火,又问道:“你是不是梦幻之刀门下?”

银衣人笑道:“贾总管,你是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假话?”

贾英怒道:“当然真话!”

银衣人又道:“我如果是梦幻之刀门下,你们会把我怎么样?如果我不是梦幻之刀门下,你们又会怎么样?”

贾英再也忍耐不住,“呼”地一声站了起来。

银衣人大笑道:“贾总管,不要发火嘛,气大伤身的!”

贾英面上阴云密布,咬了咬牙,又坐在了椅子上。

天枫道长道:“如果你是梦幻之刀门下,我们会放你回去,请你给梦幻之刀带个话,就说要想三宝,让他自己来拿,如果你不是梦幻之刀门下,请你说出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们也会放了你,自会找你门中师长说话!”

银衣人笑笑道:“看来,不论我是不是梦幻之刀门下,你们都会放过老子的,是吗?”

天枫道长道:“不错,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是不会为难你。”

银衣人沉吟了一阵,道:“要是老子一定不说呢?”

天枫道长道:“你怎可言而无信?”

银衣人哈哈大笑。

天枫道长怒道:“你笑什么!”

银衣人大笑道:“和你们这样的人,有什么信义可谈!”

天枫道长更怒了,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要答应我们,说你会回答我们的问题呢?”

银衣人得意地道:“老子实话告诉你吧,呆在这个又冷又潮湿的破地牢里,老子难受得很,所以就骗你们几口酒喝,驱一驱寒气!”

贾英大喝一声,拍案道:“狂徒竟敢戏弄于我!”

银衣人叹气道:“贾总管,你也不要生气,天枫道长,你也不要怪我,要怪,你们就怪守牢的这些卫士们。”

天枫道长一怔,道:“此话怎讲?”

银衣人道:“如果老子昨天要酒喝时,他们就给老子拿来了,老子何苦又转这么大一个弯子来骗你们呢!”

贾英一拍桌子,沉声道:“你说还是不说?”

银衣人一梗脖子,道:“不说!”

贾英道:“你不怕死?”

银衣人道:“贾总管这话问得真是没有水平!”

贾英思道:“好!”

话音未落,他已闪身到了银衣人身边,举掌拍下。

天枫道长大惊,道:“贾总管息怒,千万不可杀了他!”

说话间,他已闪身抢到,就伸手去拉住贾英。

已经迟了!

贾英的右掌已经拍在银衣人胸前!

银衣人正闭目等死,贾英一掌拍下,他忽地睁开了眼睛,笑道:“哈哈!多谢贾总管!你一定是知道老子身上受了潮气,痒得很,特来替老子挠痒痒!”

他大笑几声,接着道:“可惜挠得太轻,再重一点才好!老道长,你也一起来帮帮忙吧,老子的背也痒痒得很呢!”

天枫道长一怔道:“这是怎么回事?”

贾英不回答,手掌一直按在银衣人胸口,没有拿开。

银衣人又笑了几声,忽然不笑了,脸上的肌肉扭曲起来,大叫道:“哎哟,疼死老子了!贾总管,你还是不是人?”

天枫道长还不知道贾英是在以一种很特殊的内功手法在折磨银衣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道:“吓了我一跳!”

贾英冷冷道:“他的意思本是想激怒我们,让我们一下子杀了他!我不会让他死得太痛快!哼哼!让你嘴硬,看你能否硬得过贾某人的搜魂大法!”

银衣人显然已经受不了了,直着脖子,大声直叫唤!

搜魂大法的残酷之处,便是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贾英狞笑道:“你说不说?”

银衣人满头大汗,面部肌肉已扭成一团,仍然道:“不说!”

贾英喝道:“好!”

很显然,他手上的功力又加重了一层。

银衣人又支撑了一会儿,看样子实在是熬不下去了,两眼直翻白,喘息着道:“贾总管,我……我说!”

贾英狞笑道:“谅你也挺不过!”

说着,将右掌撤开两寸。

银衣人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气。

贾英喝道:“快说!”

银衣人道:“贾总管,这次我会说的,你就先让我喘上两口气吧!”

贾英咬了咬牙,道:“好!你喘吧。”

银衣人喘了半天气,呼吸已平稳多了。

贾英道:“现在能说了吧?”

银衣人睁开眼睛看着他,突然笑了笑,道:“刚才,只要贾总管再略施加一会儿你的搜魂大法,哪怕只多一小会儿,老子很可能就会说实话了!”

贾英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银衣人笑道:“喘气的时候,老子仔细想了想,还是不能说!”

贾英的脸一下气得血红,转眼又变得铁青。

天枫道长看出来他是动了杀心了!

果然,贾英阴森森地道:“你想死,容易得很!”

他的右掌重重向前一送!

天枫道长一把拉开他,道:“贾总管,你冷静一些!”

贾英咬牙切齿地盯着银衣人。

银衣人却是满面笑容,满不在乎。

贾某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道:“来人,把他拖回牢房去,三天不给他饭吃,也不许给他水喝!”

卫士们齐声答应,将银衣人架起来,像拖一条死狗似地拖走了。

贾基怔怔地看着地上,好半天都不说话。

天枫道长叹道:“贾总管,这也没什么,其实他也不是骨头硬,只不过他会耍无赖,反而不好对付。”

贾英苦笑道:“敢拿自己的性命耍无赖,也是很要一点勇气的。”

天枫道长道:“也不能算是勇气,只不过是一股泼皮狠劲。”

贾英点了点头,道:“道长,你也不用安慰我,过上个三四天,等他饿得快晕了,我再来审他,我就不信,审不出他的实话来!”

二人一同走出了牢房,来到大厅,却没有见到金百年,只有罗浮三剑正在厅外守卫。

贾英问道:“东主呢?他到哪里去了?贾采和天枫道长有要事向他报告。”

罗浮三剑之一道:“东主在大小姐那里,他说,要是贾总管和天枫道长审问完了,就去后院见他。”

贾英和天枫道长刚走到后院门外,却见金百年正从里面出来,满脸担忧之色。

天枫道长道:“大小姐还是茶饭不思吗?”

金百年叹气道:“唉!这个丫头,老夫劝了半天,她也只喝了一小口参汤。”

他摆了摆手,道:“这个先不提它,你们审出个结果来了吗?”

贾英道:“真是惭愧得很,银衣人的骨头很硬,脾气很臭,就是不说实话!”

天枫道长道:“贾总管已用上了搜魂大法,也没能降服于他。”

金百年吃惊地道:“这人可真厉害!”

天枫道长道:“他不说自己的身份,只是口口声声说来要回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

金百年皱眉道:“他说什么?他的意思是三宝是他们的东西?真是笑话!三宝可是老夫不惜重金求购得来,和他有什么关系?”

贾英道:“其实,已经不用再问了。”

金百年道:“哦?”

贾英道:“三宝是梦幻之刀想要之物,银衣人此行也是要索取三宝,可以肯定,他肯定和梦幻之刀有关系!”

金百年仔细看了他几眼,道:“有道理,有道理。”

人枫道长道:“梦幻之刀迟迟不现身,我们又找不到他的行踪,该怎么办呢?”

金百年道:“是啊,找不到梦幻之刀,事情总是有些为难,二位也累了,我们去花厅,叫人备些酒菜,边吃边谈吧。”

三人在花厅饮酒,一边低声商议着。

酒至半酣,忽见铁拳严方慌忙急火地冲了进来,面上神色十分紧张。

贾英沉声道:“出了什么事吗?”

严方道:“东主,总管,那个银衣人不知如何逃脱出了地牢,已经伤了十几名弟兄了!”

金百年人吃一惊,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抓住他了吗?”

严方道:“寒山四刀和罗浮三剑已在围攻他,不过,他们似乎也不是他的对手,快刀王剪和马氏兄弟正在一旁助阵!”

贾英站起身,道:“东主,我去看看!”

金百年忙道:“我也去。”

他对天枫道长道:“道长,咱们一起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