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事实上,小文正在和七大剑手,展开搏命的杀戮,小文剑如鬼魅的化身,由绝不可能出剑的角度,攻出伤敌。

但必杀十三剑,的确也是剑法中毒学奇招,小文已杀死四个黑衣剑手,但她也身中四剑,鲜血披洒,似已影响到她出剑速度和变化,但她仍在和三个黑衣剑手鏖战。

这等剑快如闪电,鲜血淋漓的杀法,看得人直冒冷汗了。

王大人看的目不转睛,但身上冒出的冷汗,却已湿透了衣裤。

事实上,他没有看得很清楚,寒芒入肉,冷刃断骨,他看不清楚,只见到一个结果,但那已经使他手足冰冷,心跳加速。

忽然,一柄长剑,刺入了小文的左肩,剑尖由前肩胛,直透后肩,鲜血随着透穿的剑尖,镖射出老远。

但小文的一剑横切,斩下了三颗人头,人头被激射的鲜血冲飞起七八尺高,飞落在丈余开外。

好凌厉的一剑,好悲惨的屠戮。

但小文两道冷厉的目光,却转注到呼延远的身上,柳腰一挺,人剑欲飞。四凤楼主突然大喝一声:“剑海浴魂。”转身疾奔而去。

四个黑衣剑手,紧随身后,去如飞鸟,一瞬间,消失于夜空之中。敢情他认出了这套杀戮恐怖的剑法。

四大捕头,突然吁一口气,跌坐在实地上。

石琪、张麟,和隐在暗影中的衙役,全都跑了出来,扶起四大捕头,替他们裹伤包扎。

四大捕头,都有两处剑伤,但却非要害,只是受伤后,没有包扎,失血很多,真气已散,都有些萎靡不振了。

王大人也跑了过来,今夜之战,全是高手对决,衙役捕快,无一人受到伤害,这些人固然心存感激,王大人也感动莫名。四大捕头,不但武功高强,机智过人,而且都有着一颗舍己为人的心,对他王大人的保护,更是不惜以身相殉。

杜望月一睁眼,就发觉了身上带剑、鲜血淋淋的小文站在面前,两道带着凶光的眼睛,盯注在王大人身上,似乎又已失去理性……。

这是非常危险的一刻,强敌退去,却面临了另一个更大危险,如是王大人受到伤害,这一切的努力,都显得毫无意义了。

小文的伤势处处,血透衣衫,身上还扎着一把剑,看上去,可怕极了。

但更可怕的是她两道凶狠的目光,竟然使人退避三舍,无人敢近她之身,替她包裹伤口。

惜玉悄然行了过来,闪在小文身后五尺之处,那是可以避开小文挥剑一击的距离,停身处,已避开了小文的视线。

王少卿也发觉了,小文目光中透出恨意,不禁心神震颤,他看到了小文出剑的快速,只要她杀机一动,立刻将脑袋搬家。

幸好,惜玉出手了,屈指一弹,一点白烟,袭向小文。

那是一种强烈的迷魂药物,小文闻到一股异香,立刻向地上倒去。

惜玉行动如风,一把抓住了小文的身躯,顺势拔出她穿在肩胛上的长剑,投置于地。

四个衙役跑过来,一齐动手,替小文姑娘包扎伤势,但却被惜玉拦住了,道:“你们抬一张软榻来,一块木板也行,打两盆热水,她伤处太多,伤的也重,让我替她敷药裹伤。”

把小文抬入了卧室,惜玉才仔细地替她敷药和包扎伤势。

王大人静静地站在木榻前面,直待惜玉料理好小文伤势,才低声说道:“谭姑娘,小文姑娘不会残废吧?”

惜玉流下泪来,道:“她如不急于求功,不会受这么多伤,可是为了救我们,才冒险躁进,忍残身躯之苦,只求速杀敌人……”

“什么?”王大人也流下了泪水,道:“小文姑娘残废了?你要想办法救她呀!这么个勇武的小姑娘,如何能让她残废,我们要救她,你说,要什么样的药物?……”

惜玉拭去脸上泪水,接道:“大人诚心,可感天地,我会全力医治她,小文姐在大人的诚意祈祷下,或可保住身躯不残。”

“对对对,我要诚心祈祷,拜佛求神都行。”王少卿道:“只要能保佑小文姑娘无事,下官,我可以斋戒三月,不动荤腥。”

惜玉呆了一呆,道:“大人,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小文姐姐了?”

“是!”王少卿道:“下次见到程总捕头时,下官要求她一件事情。”

惜玉吃了一惊,忖道:糟啦!要求小文姐姐作小,岂不是要总捕头为难么?心中蹦蹦跳,口中说道:“求什么呀!”

“求她允准把小文姑娘认我膝下,作为义女,下官就可以好好照顾她了。”

惜玉吁一口气道:“原来如此,我们出去吧!让她好好地休息,最好能派个丫头来这里照顾她。”

“下官这就去办。”转身向外行去。

惜玉奔入庭院中,四大捕头,都已包好伤势,正在盘坐调息。

火把已大部熄去,但数十个衙役、捕快,都自动地散布在四周警戒。

扬州府连番遭受袭击,显然,王知府并未张扬,但消息仍然传扬出去。

水师提督马长山,亲来慰问,提议派遣三百名精锐骁刀手,驻扎在扬州府,以保安全。但王少卿却婉拒好意,而且悄然地告诉马长山,要以身作饵,诱使凶手出现。

马长山有点感动,竟然自动松口,缉凶限期,可以展延,也对王知府风骨、气度,暗为心折。

铁翎也匆匆赶回了府衙,带来了金百年的热衷关心,也带来了金百年的具体的支援。

铁翎带了快刀王剪、铁拳严方,而且,另由贾英统率的一批精锐人手,随时待命,只要一见到信号,立时赶来支援。

虽然府衙遇袭的事,已传扬开去,但详细的情形,却是很少人知晓,铁翎会见过四大捕头,才发觉事态严重到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杜望月坚持保密,不让铁翎把真相宣扬出去,连王剪、严方也要守密。因为,这两个人知道了内情,立刻会透露给贾英知晓。

铁翎也是老江湖了,立刻领悟到,贾英身份诡秘,还是个可疑的人物。

去探视重伤卧床的王坚和何大光之后,了解了更多的详情,也意识到杀手集团之强。

不但扬州府的实力难望项背,就算加上四大捕头,也难扼住对方的气焰。两人也同时向铁翎提出辞战要求,铁翎沉吟了一阵,当面允准。

从已经了解到的情况看,王、何二人就算并末受伤,在即将开始的新一轮血战中,已实在派不上太大的用场,就说铁翎自己也心知从武功上本说,远远不是那些高级杀手的敌手。

现在,只能将希望放在刑部总捕头程小蝶身上了,如果她能设法尽快查出杀手集团的主谋,并尽起刑部总捕司及中、西、南、东四大分司所辖精锐力量,或可与杀手集团决一雄雌。

但总捕头程小蝶自两天前与小雅一起易容离开府衙后,一直到今天还未返回,也不知是发现了杀手集团主谋之人的线索,就此追查下去了,还是遇上了险情,被困难以脱身,甚至已经以身殉职了。

无论如何,两天多时间没有半点消息传回,总是不太正常的情况。

铁翎本想亲自到城中四处打探一下,看能不能找出总捕头可能留下的信号,但一来他对总捕头与四大捕头之间的联系方法并不清楚,二来又心系府衙的防卫,脱不开身。

四大捕头受伤,小文重伤,府衙内的防卫力量实在已很单薄,虽说金府派来了铁拳严方,快刀王剪二人,加上府中原有的武当弟子石琪、张麟,铁翎还是很不放心。

“这些杀手实在太可恶、太凶残,也太可恨了!王大人这样一个好官,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将他置于死他而后快呢!”铁翎想不通。他只感觉到要保护王大人,并且不能让扬州这座繁华名城毁于这些凶徒之手,这副担子实在是太重了。他铁翎根本扛不起来。

能扛起这副担子的,现在看起来只有程小蝶。

可程小蝶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

程小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不过她相信,很快她就会弄清楚了。这是一间不算大的房间,很清静,布置的也很雅致,一张紫檀木的圆桌摆在房间正中,桌边有四把雕工精细的紫檀木椅,靠西摆着一张雕花大床,碧罗纱帐轻垂平拖。

程小蝶坐在床边,看着兀自在床上昏睡不醒的小雅,不禁叹了一口气,伸出一双白玉般剔透的小手,握住小雅的左右腕脉,全力运动,一股强劲的内气直透小雅的体内。

小雅慢慢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程小蝶,忽然一挺身坐了起来,道:“小姐,咱们这是在哪儿?是在府衙里吗?小姐什么时候带我回来的?那个蒙面人呢?是被小姐杀了吗?”

程小蝶笑了笑,有些无奈地道:“小雅,你的老毛病总也改不了,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小雅也觉得好笑了,吐了吐舌头,道:“是小雅不对,小姐,你先告诉我,我们这是在哪儿?”

程小蝶道:“我也不知道。”

小雅呆住了,怔怔地看着程小蝶,吃吃地道:“小姐,你的意思是……”程小蝶又叹了口气,道:“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吗?”

小雅眨了眨眼睛,脸上慢慢浮起又惊怒又恐慌的神情来。

她想起来了,因为所发生的事留给她的印象太深了,她又怎么会忘记呢?刚一醒来时,她没有立刻想起来,是因为她所中的迷香药性太强烈了。

两天前发生的一切又清晰地浮起在她的眼前。

□□□□□□

那天程小蝶和小雅易容改妆成一位中年人和一位少年仆从,自府衙侧门溜出来后,慢慢地往四凤楼方向走去。

程小蝶的本意就是先熟悉一下扬州城的形势、道路,所以她们并未直接去四凤楼,而是在大街小巷四处随意地漫步。

这下小雅可高兴啦!

小姑娘虽是早已听说过扬州的热闹、繁华、富贵温柔景像,但耳闻不如眼见。再说,京城也是繁华之地,在小雅姑娘心中想来,扬州再繁华,又真能比得过京城去?

今天亲眼所见,小姑娘才算是真真被扬州城的景像所折服,虽说得气派之大,扬州不如京城,但繁华之态,比之京城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程小蝶一路慢慢行来,一直很细心地堪查着所经之处的地势,更是留心是否有人在暗中跟踪。

但小雅可就不一样了,她一双眼睛左看右看一直没闲着,还直恨爹妈为什么只给她生了两只眼睛,让她很有一种目不暇接之憾。

你看她,一会儿跑到个绸缎庄前看上几眼,一会又挨近个脂粉胭脂铺子猛看一气,见了个卖花的小姑娘,又忍不住买上一束鲜花,捏在手中不住地玩。到后来,程小蝶不得不很认真地告诫她,不要忘了自己现在的装扮是个少年仆从的打扮。也难怪,小雅虽说官司五品带刀刑捕,但到底是个少女,又有哪个少女不喜欢个花花草草、胭脂绸缎呢?

走过一座石拱桥时,程小蝶忽然低声道:“小雅,我们被人跟踪了!”

小雅一惊,正想转头去看,程小蝶已说道:“不要回头,也不要左顾右盼,那两个人就在我们身后不远处,是两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中年人。”

小雅道:“我们该怎么办?”

程小蝶断然道:“过了桥,向右转,一直向前走。”

小雅飞快地向右边看了一眼,低声道:“小姐,那边看起来好像很冷清,咱们为什么不往人多处走,设法甩开他们呢?”

程小蝶笑了笑,道:“他们跟踪我们,我还想从他们身上找出点线索来呢!”小雅不觉兴奋起来,道:“我明白了!”

走过石拱桥,程小蝶和小雅突然加快了脚步。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她们身后那两名穿着长袍的中年人也加快了步伐。

越往前走,果然越是人迹稀少,再往前,路边有一段已经有些残破的围墙,似乎是一处废弃已久的园林。

程小蝶一拉小雅的衣袖,道:“进园子里去!”俩人一闪身,已自一处缺口处掠过围墙。

墙内的杂草足有半人高,二人方一落脚,立即横向跃出一丈有余,伏身隐进杂草丛中。

很快,两名青袍中年人也掠过了围墙。奇怪的是他们落地之后,并未急着四下搜寻,反而对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程小蝶心中一惊,暗忖道:“不好,莫非这是一个圈套,目的就是引我二人来此地?”

心念一转,她已自草丛中站起身来,冷冷道:“二位一直跟踪本人,到底想干什么?”

两名青袍人却不答话,各自伸手,自长袍内抽出了兵器。

二人使的都是软兵器,一条练子枪,一条是九节鞭,慢慢向程小蝶逼近过来。

程小蝶冷冷道:“二位显然是经过易容改扮。怎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

突然,她身后响起了一阵狂笑声,笑声方停,便听见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道:“尊驾不要讥笑别人,尊驾自己不也是藏头露尾,不欲以真面目示人吗?”

程小蝶大吃一惊,回头一看,身后约三丈外,不知何时多出一个黑衣蒙面人,他身左右两侧,齐刷刷站着不下二十名手持刀剑的灰衣大汉。

这黑衣蒙面人的身材十分高大魁梧,他的蒙面黑布边隐隐露出一丝花白头发,显然年龄已在五十开外。

猛一听这人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程小蝶心中暗忖,再仔细一想,却又十分陌生,这是怎么回事呢?

黑衣蒙面人呵呵笑道:“久闻刑部总捕头程小蝶的大名,不料今日一见,亦不过尔尔。程大捕头,老夫既然已知你的身分,你还不露出你的庐山真面目来!”

“老匹夫不要张狂,看本姑娘不杀了你!”程小蝶尚未答话,小雅已挺身而出了,抽出宝剑便欲出招。

程小蝶伸手拉住她,道:“小雅!不要中了他的激将之计!”她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展颜一笑,道:“不错,本姑娘正是刑部总捕头程小蝶,你又是什么人?”

“老夫可以不回答吗?”听起来蒙面人似乎很有与她闲聊几句的雅兴。

“不可以。”程小蝶冷冷道。

“为什么?”蒙面人的口气听上却颇有些讶然。

程小蝶突然沉下脸来,说道:“因为本姑娘现在是以刑部总捕头的身分在与你说话!”

“刑部总捕头!呵呵,好大的官衔呀!”蒙面人道:“只可惜老夫不怕你的官衔,你想知道老夫是谁,看样子只好去问阎王爷喽!”

程小蝶眼中冷光如电,直视着蒙面人的双眼,冷冷道:“你想杀我?”

蒙面人道:“不仅想想而已,而且具有杀你的实力!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小雅举剑怒叱道:“胡吹大气!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蒙面人道:“小姑娘不用急,你们总捕头当然会带上你,你们放心,黄泉路上不寂寞,知府王少卿,名振天下的四大捕头也会陪着你们一起走的!”

话音未落,两名青袍人已然向程小蝶和小雅发动了攻击。

两件软兵器旋飞而至,带起一阵锐急的啸声。练子枪直扎程小蝶面门,九节鞭横扫向小雅的柳腰。

程小蝶冷叱一声:“狂徒敢尔!”左手伸出,如一朵洁白的幽兰,轻轻一拈,已捏住练子枪锋锐的枪头。

青袍人显然没想到自己全力攻出的兵器如此轻易地落入了敌人之手中,双臂用力,想将枪头夺回,但挣的满面通红,脖子上青筋乱蹦,练子枪却在程小蝶手中纹丝不动。

程小蝶突然闪身飞上,右掌击出,正中青袍人的胸口,青袍人大吼一声,口中鲜血狂喷,倒地挣扎几下,就此毙命。

另一青袍人也不比他幸运。

小雅一扭小蛮腰,闪过九节鞭的扫击,右脚踏上一步,手中长剑已自青袍人胸前刺入,直透后心!

“好狠毒的小娘们!”

程小蝶和小雅只听见蒙面人一声呼吼,转过身时,却已不见蒙面人的身影,连他身边的数十名灰衣壮汉也不见了。

小雅道:“小姐,现在怎么办?”

程小蝶断然道:“那个蒙面人一定是杀手集团的首脑级人物,这条线索绝不能放过!小雅,咱们追!”

二人背靠着背,以防草丛中伏有杀手突然跃出偷袭,慢慢地向前搜索前进,走出二三十丈远,眼前出现了一座精美的楼阁,阁前竟然是一片青石铺就的空地,还有七八座太湖石垒就的假山。

程小蝶和小雅刚刚走出杂草丛,自每一座假山之后都闪出了三名灰衣人,两人持鬼头大刀,一人持青钢轮。八组灰衣杀手一言不发,慢慢向两边散开,将二人围在了正中。

小雅道:“小姐,看样子他们就是杜司主所说的灰衣杀手组合了。”

程小蝶自袖中抽出一条三丈有余鲜红的细索,团在右手中,沉声道:“是的,就是他们。在瘦西湖边我已见过他们组合之后的威力,十分惊人,小雅,你要小心对敌才是!”

小雅道:“小姐一定已经想出他们组合的关键所在了吧?”

程小蝶笑了笑,道:“这种组合十分奇妙,我也一直未能想透其中关键,但是我已想出了一种对抗他们的方法,只要小雅你与我配合得当,一定能够获胜。”

小雅高兴地道:“小姐你快告诉我呀!”

二人说话的时候,八组灰衣杀手已经逼近了一丈有余,离她们不过只有四五丈远了。

程小蝶四下里扫视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开始用传音入秘的功夫向小雅密授机宜。

在现在这种形势下,她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杀手们靠得已经很近了,如果让他们也听见了她用来对付他们的方法,那就太糟了!

程小蝶刚刚将她的方法说完,灰衣杀手们又已逼近了一丈,离她们不过三丈多远了。

三丈远,对于她们这样的高手来说,几乎已可算是最后的安全距离。

杀手们齐声低吼,手中的鬼头刀和青钢轮在阳光下闪动着亮闪闪的冷光,向程小蝶和小雅直扑上来。

程小蝶右手一挥,三丈红索忽然抖起几个飞旋的圈子,一眨眼间,红索的一端已缠在了一名手舞青钢轮的灰衣杀手小腿上。

这名灰衣杀手被红索一缠一绊,立刻摔倒在地,小雅早已飞身冲上,手中宝剑放出数十条耀眼的剑光,一阵血雨洒开,三颗人头落地。

“杀得好!”程小蝶笑道,右手疾挥,红索飞快地旋动着,抽击着,每一次旋动,每一次抽击,都会有一名使青钢轮的灰衣人被扯翻在地,而灰衣杀手们的三人组合也就就此瓦解。

失去了组合威力的灰衣杀手哪里是小雅的敌手呢!几乎是一转眼间,地上已躺倒了二十具尸体,尚有四人也是倒地不起,就算能保一条性命,看来后半辈子也只是个废人了。

程小蝶看了看小雅沾满鲜血的宝剑,又看看地上躺倒的灰衣杀手们,脸上不禁闪出了一丝怜悯,一丝不忍。

看来,她是动了慈悲之心了。

但是姑娘啊,你的慈悲之心是可贵的,也是可敬的,只是你也应该知道,对敌人的慈悲,也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啊!

因为你不杀他们,他们可是会毫不手软地杀掉你啊!

程小蝶两道明亮的目光直射向那座楼阁,冷冷道:“阁下也该现身了吧!”几声零落的掌声响起,黑衣蒙面人缓步自楼阁中走出,道:“程总捕头果然有两下子,名不虚传啊!”

程小蝶冷声道:“你明知道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为什么要让他们来送死?你想杀我,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黑衣蒙面人冷冷道:“这些人的性命本就很不值钱,多死几个也没什么。他们二十几条命换得老夫有一睹程总捕头武功机智的机会,也算是死得很有价值了!”小雅怒叱道:“住口!你竟然说出这等残忍的话来,你还是不是人!”

黑衣人笑道:“呵呵!可笑啊!杀死这些人的本是小姑娘你,老夫又何残忍之有?”

小雅更惊怒,道:“你还要巧言狡辨,不要脸!”

程小蝶忽然道:“你是杀手之王、血手方轮吗?”

黑衣蒙面人道:“这种杀手组合是方轮精心训练而成,他们被你们杀了,方轮应该很觉得可惜才对,你看老夫有半点可惜的意思吗?”

程小蝶冷冷一笑,道:“这么说你不是方轮了?”

黑衣蒙面人道:“当然不是。”

程小蝶道:“那你到底是谁?”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真想知道?”

程小蝶道:“是的。”

黑衣蒙面人道:“老夫可以告诉你,但首先得看你够不够份量!”

程小蝶淡然一笑,道:“要怎样你才认为我够份量呢?”

黑衣蒙面人道:“你我之间,相距不过十丈,如果程总捕头能在老夫自一数到三十之数间走到老夫身前七尺处,老夫自会将真实身份告诉程总捕头?”

程小蝶道:“此话当真?”

黑衣蒙面人道:“呵呵!程总捕头认为老夫有骗你的必要吗?”

程小蝶轻轻一点头,道:“好!”

黑衣蒙面人道:“准备好了吗?老夫这就开始计数了!”

话音刚落,他就“一、二、三……”地数了起来。

他数的并不快,甚至可以说很慢,但是无论他数得多慢,从一到三十也实在花不了多长时间。

对程小蝶这样的武功高手来说,十丈也不是一个很远的距离,如果说有任何阻碍,只要眨眼之间,她就能一掠而过。

黑衣蒙面人当然不会让她如此轻松地掠过这段距离。

在他开始数数时,他与程小蝶之间的确没有任何阻碍,但程小蝶刚一举步,她面前就闪出了两道灰影。

灰影竟是两名重伤倒地的灰衣杀手。

看他们的样子,武功似乎比受伤前还要高出数倍,两把鬼头刀呼啸着直砍向程小蝶双肩,竟好像蕴有千斤之力。

程小蝶心不禁一惊,双掌一分,同时击出,将两名灰衣人击得倒飞数丈,重重地掉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这时,黑衣蒙面人已数到“八”了。

程小蝶清啸一声,忽地拔地而起,身子已横飞在空中,头前脚后,整个人就像是一枝离弦之箭,直射向黑衣蒙面人。

突听小雅叫道:“小姐小心!”

程小蝶只觉得四周响起一阵刀锋破空之声,四处散落在地的十几柄鬼头刀和八个青钢轮忽然间一齐向她直飞过来。

半空中忽然闪出一道鲜红的光幕,原来是程小蝶抖开了红索,在周身布下了密不透风的重重索影。

飞射而至的鬼头刀、青钢轮一磕上这道鲜红的光幕,便被弹开来去,但被弹开的刀,转眼间又飞了回来。

程小蝶一口真气无法持久,自半空中落到了地上。

她落脚之地离黑衣蒙面人尚有五丈之遥。

这时,黑衣蒙面人已数到了“十九”。

程小蝶一落地,鬼头刀和青钢轮又都飞旋着向她射过来。她奋力舞动着红索,伏身向前疾奔,但每向前迈出一步,都是那么的困难。

小雅在一旁干着急,却帮不上忙。

黑衣蒙面人已数到“二十二”。

他竟然数得越来越慢了,像是很想程小蝶能够在“三十”之数内到达目的地似的。

小雅一边干着急,一边暗自心惊。

她想不通那些刀、轮怎么会全都飞起来的,因为黑衣蒙面人一直将双手拢在大袖之中,而且他的袍、袖一点也没有鼓胀起来,显然他并不是在用内力驱动这些刀和轮。

这是怎么回事?

程小蝶又艰难地向前冲出了两丈。

黑衣蒙面人已数到“二十六”。

突然,程小蝶红索一圈、一收,已将漫天飞至的刀和轮全数捆住。

小雅不禁拍手笑道:“好啊!小姐加油啊!”

程小蝶飞身一跃,离黑衣蒙面人只有一丈远了。

黑衣蒙面人已数到“二十八”。

就在这时,离程小蝶最近的两座假山突然横飞起来,挡在了她身前。

“鬼刀,又称梦幻之刀,能役使人、草、花、石为他所用……”这个念头忽然自小雅脑中闪过。小雅脱口叫道:“小姐小心,他就是梦幻之刀!”

黑衣人纹丝不动,用冷冰冰的声音数道:“二十九”

程小蝶双掌疾挥,拍开两座假山,向前跨出一步!

七尺!

她离蒙面黑衣人已只有七尺!

她成功了!

小雅不禁欢呼道:“小姐你成功了!”

程小蝶目光如电,盯着黑衣蒙面人,道:“你只数到二十九,我离你已只有七尺了。”

黑衣蒙面人道:“是的。”

程小蝶道:“请你遵守诺言,揭开蒙面黑布吧!”

黑衣蒙面人叹了口气,道:“还有这个必要吗?小雅姑娘不是已经认出老夫来了吗?”

程小蝶道:“你是梦幻之刀?”

黑衣蒙面人道:“正是老夫。”

程小蝶道:“我还是要请你揭开面幕!”

黑衣蒙面人道:“为什么?程总捕头不信老夫的话?”

程小蝶盯着他看了片刻,道:“非不信也,只是我也久欲一睹梦幻之刀的真面目。”

黑衣蒙面人又叹了口气,两手慢慢自袖中抽出来,道:“好吧,谁叫老夫输了呢!”

话音刚落,他两手忽地往前一伸,两只袖口中都喷出一股浓浓的白烟。

程小蝶一怔之下,还没反应过来,白烟已经扑面而至,一缕香气入鼻,人已软倒在地。

十丈之外的小雅也被从一座假山之后射出的一阵白烟迷倒了。

□□□□□口

小雅出了半天神,一排碎玉般洁白的牙齿一直咬着鲜红的樱唇,都快咬出血来了。

程小蝶道:“小雅!你在想什么!”

小雅道:“小姐,那梦幻之刀真可恨!如果他不利用迷香,一定不是小姐的对手!”

程小蝶笑了笑,笑容显得有些苦涩,慢慢地道:“其实,就算他不用迷药,单论武功,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小雅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道:“小姐你说什么?小姐的武功已达化境,梦幻之刀的武功怎么可能高过你呢?”

程小蝶道:“小雅,我告诉你,武功是没有止境,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啊,再说,那个人也不是梦幻之刀!”

小雅更是惊讶了,张大了嘴道:“他不是梦幻之刀?小姐你知道他是谁?”

程小蝶苦笑,摇头。

小雅紧逼着问:“那小姐怎么知道他一定不是梦幻之刀?如果他不是梦幻之刀,又怎么能驱动刀、轮、假山漫天飞舞呢?”

程小蝶道:“小雅,你注意到没有,那些刀、轮都是被人用内力控制,才向我飞射而来的。”

小雅道:“可我看得很清楚,那个黑衣蒙面人并没有发动内功啊。”

程小蝶道:“发动内功控制刀、轮的人都躲藏在假山里。”

小雅吐了吐舌头,恍然笑道:“我明白了,原来小姐早就看出来了,可就算这样,也不能证明他就不是梦幻之刀啊。”

程小蝶看着她,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雅有点不高兴了,撅起小嘴道:“小姐,你不信任我吗?”

程小蝶走到门边,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地听着,显然是在查看房子外是否有人在监听。然后走回小雅身边,伸手拉起小雅的小手,道:“小雅,我绝不是不信任你,只是,这是一个大秘密,其间更牵扯到一个天大的阴谋,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反正我们这次不远数千里来到扬州,目的就是要保护王大人的安全。这样跟你说吧,只要保护好王大人,这个阴谋很快也就会自己暴露出来的,小雅,你懂了吗?”

小雅道:“难怪小姐要小文姐用性命保护王大人!小雅懂了。”

程小蝶轻轻拍了拍小雅白嫩的小脸,展颜一笑,道:“小雅实是个好姑娘。”

她这一笑,显然笑得很舒心,更显得她容颜的娇美,小雅似已看痴了,痴痴地道:“小姐,你真美,难怪杜司主要说小姐是小谪人间的仙女呢,依小雅看啊,就算是仙女也比不上小姐美丽。”

程小蝶白玉般的脸颊上忽然升起两朵淡淡的红晕,她定了定神,道:“小雅,据我推算,那个黑衣蒙面人很快就会现身了,你怕不怕?”

小雅一挺娇小秀美的小胸脯,道:“跟小姐在一起,小雅什么都不怕!”

程小蝶推算的一点不差,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吱呀”一声,房间被推开,走进来的,不是黑衣蒙面人,又是谁?

黑衣蒙面人一眼看见程小蝶和小雅都已坐起,而且神情看上去十分清醒,下意怔了一怔,道:“看来,老夫还是有些低估了程总捕头和小雅姑娘,原来你们早已醒来了。”

程小蝶冷冷道:“你不守诺言,突施迷香,这般下三滥的行径,竟然还有脸在这里大言不惭!”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不要误会,老夫其实并无加害程总捕头之意!”

程小蝶道:“那你想干什么?”

黑衣蒙面人道:“老夫想请程总捕头给一个人带句话。”

程小蝶道:“给什么人带话?带的又是怎样一句话?”

黑衣蒙面人道:“请让金百年交出三宝。”

程小蝶道:“三宝虽然珍奇,可也不值得你费尽如此心机吧?”

黑衣蒙面人道:“三宝本属老夫所有,昔年被金百年以欺诈手段夺走,老夫领取回原属自己的东西,又有何不对?”

程小蝶道:“果如你所言,当然没什么不对,可你为什么要役使金小眉刺杀马敬文?又为什么意图加害王知府?”

黑衣蒙面人大笑几声,道:“老夫可以告诉你,只要金百年不交出三宝,老夫要杀的可就不止王知府一人了。”程小蝶冷声道:“你还要杀谁?”

黑衣人道:“老夫会屠尽扬州十大富户!”

程小蝶很不屑地一笑,道:“你有这个实力吗?”

黑衣蒙面人道:“程总捕头已经见识过老夫梦幻之刀的厉害了,你说老夫有没有这个实力呢?”

程小蝶道:“要是我不给你带话呢?”

黑衣蒙面人冷冷道:“那程总捕头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话音未落,黑衣蒙面人拢在袖中的双手已然伸出,左手呈虎爪,右手变鹰爪,同时向程小蝶胸前疾攻过来,带起一阵森冷的阴风。

“百变神爪!”程小蝶惊叱一声,道:“果然是梦幻之刀的成名绝技!”柳腰一闪,已躲开双爪的合击,挥掌迎敌。

小雅也抽出床边的宝剑,上前夹攻。

以二敌一,足足打过了三十招,黑衣蒙面人却仍然进退自如,不由得小雅不心惊。

小姐说的没有错,这人的武功果然奇高!小雅忖道,心念忽闪,剑法已变得奇幻灵慧,竟像是充满了鬼气、阴气。

黑衣蒙面人似乎有些吃惊,硬接了几招后,脱口笑道:“小姑娘好俊的剑法!看老夫如何对付你!”

他的招数也变了,忽然使出一套少林伏虎罗汉拳,招招力大无穷,气势雄伟,直逼得程小蝶和小雅连连后退。

正在这危急时刻,忽听得外面几声惨叫,一阵惊呼直嚎。

黑衣蒙面人一惊回头,只见墙外竟然火光冲天!

人影连闪,门外冲进四条黑衣大汉,手中各持金背大砍刀,齐声道:“不好,有强敌来袭,放火烧了阁楼,弟兄们已死伤十几个人了!”

黑衣蒙面人一指程小蝶和小雅,道:“不能让她们跑了!”一转身,飞身跃出门外,消失不见。

看来,他是想先击退外来之敌,再来对付程小蝶和小雅。

四条黑衣大汉四面一分,竟然组成了一个四象刀阵,各挥金背大刀,向程小蝶和小雅猛攻上来。

这四名黑衣大汉各自的武功竟然都很高,堪称一流高手,再加上四象刀阵之威力,程小蝶和小雅虽然全力反扑,竟然一时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正在这时,“呼”,“呼”两声巨响,西面窗户被撞得粉碎,随着四散的碎木屑,冲进两个彪形大汉来!

“阿横!阿保!”小雅一面挥剑攻敌,一边兴奋地叫道:“原来是你们!你们来得太好了!”

阿横、阿保冲她笑了一笑,四只锤头大的铁拳左打右击,三招两式便将两名黑衣刀手打得肋骨寸断,口吐鲜血而亡。

小雅剑气大盛,一眨眼间也将另外两名刀手刺翻在地。

程小蝶笑了笑,道:“阿横、阿保,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阿横躬身道:“属下昨日一直暗中跟在总捕头后面,发现有人跟踪总捕头,就一路跟了过来,后来见到总捕头遇险,便返回叫阿保兄弟,一齐赶来了。”

程小蝶点点头,道:“你们二人都来了,让你们保护的人怎么办?”

阿保道:“属下见那里戒备森严,杀手就算有所图,只怕也很难得手的。”程小蝶道:“杀手们的实力远远超过我的预想,手段也十分诡秘毒辣,你们还是要小心谨慎为上,不可大意!”

阿横、阿保齐声道:“属下遵命!”

程小蝶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吧!”

方才飞身掠起,又问道:“四大捕头去愚公园林查访,不知结果如何?”阿横道:“四大捕头在愚公园林与血手方轮手下一阵血战,获胜后赶回府衙,不料众多杀手正围攻府衙二堂……”

程小蝶一惊,急急道:“怎么回事?他们竟敢公然围攻府衙?王大人没有出意外吧?”

阿保道:“具体详情属下等也不太清楚,不过王大人安然无恙,可以确定。”

程小蝶皱眉道:“真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竟出了这么大变故!阿横、阿保,你们尽快赶回原地,严密防护,小雅,我们快回府衙去!”

四人同时飞身而起,分别自门窗掠出,消失在半空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