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惜玉把小文抱入了王大人的卧室,那青衣少女的尸体己早经移走,惜玉就把小文放在王大人的床上。

杜望月开始推活小文姑娘的穴道,于承志、吴铁峰分站杜望月的两侧,两个人紧张地运气戒备,以防不测之变。

小文很快醒了过来,挺身坐起,目光投注在杜望月的身上,道:“是你杜大捕头,点了我的穴道,也是你推活了我的穴道?”

“是的!解铃还是系铃人。”杜望月道:“小文姑娘如有什么不悦,杜某甘愿领罚。”

“小文姐,他是好意,”惜玉道:“当时,小文姐双目中杀机浓重,只知你心有恨,却不知你心中恨谁?”

小文拍拍惜玉的手,道:“放心吧!惜玉,我不会和杜捕头计较此事的……”

“小文姑娘,”吴铁峰道:“你是否知道你练成了一套非常凶残的剑法,剑出如闪电,杀了不少的人?”

小文点点头,道:“知道,剑出天色变,血染大地红。”

“这套剑法是否有些怪异、邪恶?”吴铁峰道:“对用剑人的性格心理,会否有所影响?”

小文笑了,一抬腿,人已落在床下,道:“剑法是有些怪异,是否邪恶,见仁见智了,但它绝不是正宗剑法,总捕头曾经告诉过我,不可习练,只可惜她讲的晚了半个月,我已练会过半……”

“为它的精奇变化吸引,所以无法歇止,”杜望月接着说道:“就继续练了下来?”

小文点点头,道:“我暗中把这套剑法练成,后面的部分都是在坐息时,冥思探索中想出的剑路,用于对敌,还是第一次。”

“昨夜闯进了府衙来的三个刺客,”杜望月道:“二男一女,女的伤在了惜玉手中,吞毒而死……”

“想不到江南的杀手,个个都如此顽强,不成功,就以身殉。”小文道:“那两个男的呢?也死在你们四大捕头的手下了?”

“说起来,有点惭愧,岑某人从事刑捕生涯以来,还是第一次遇上剑法如此精奇的高人,我们四个人,全拚上了,二对一,不但被人从容退走,而且,捕杀过程中,大半由敌人操控主动,真是丢人的很啦!”

这个人虽然有些粗豪,但说话倒是直率坦白的很。

“杀手兵刃,以凌厉凶霸为主,用剑倒是不多。”小文目光如电,由四大捕头的脸上一扫过,接道:“四位未等到总捕头回来,就解开了我的穴道,总非无因吧?”

“是有事要和姑娘商量,”杜望月叹口气,道:“昨夜一战证实,我们已自知无逐退用剑杀手的技艺和能力,也没有把握保护府台王大人的安全……”

“总捕头严令我保护王大人,自那时起,王知府的安危,在我小文的心目中,实已超过了我的生命,但他轻藐我,而是发自内心的轻藐,我的心中痛极了,也难过极了。我全心全意地关心他,除了很短的坐息时间之外,我一直或明或暗地守候在他的身侧,就算是打坐调息吧!也都用了一些心机安排。自从受命以来,我没有睡过一天好觉,但我换到的是,王大人那不屑一顾的眼神……”

扮作衙役的王知府,突然缓缓转过身去,动作很慢,慢的没有人感觉到他在转动身了。

但这,瞒不过吴铁峰的眼睛。

他发觉了王知府在暗中拭泪,显然心中也有着一些痛悔。

他不但忽略了小文用尽心机地保护他的情意,也拒绝了一份少女的关怀,更坏的是,把一个身怀绝技的高手,误认作装饰的花瓶。

少女情怀总是诗,容不下轻藐和误解,那比当面打骂她一顿还难忍受。

王知府是胸罗锦绣的好官,也是读书万卷的才子,他了解这些,只是身处在惊风骇浪中,没有仔细观察,也没有用心去体会,缺少了一份禅意的修养,给了小文姑娘不少的伤害。

但听小文说道:“我施展出总捕头严禁我习练的剑法,是我发觉了敌人愈来愈多,武功也愈见高强,我怕他们一拥而上的混战,使我们一时间应变不及,让王大人受到伤害,他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只要受到一点伤,我都无法向总捕头交代。她派我担当重任,是信任我的决心和武功,我怎么能让她失望。为了防患于未然,我用出了那套‘剑海浴魂’的剑法,杀死部分杀手,就算受到总捕头一顿责骂,也是心甘情愿了……”

“剑海浴魂,”吴铁峰道:“不像是一套剑法的名称啊!”

“是表示这套剑法的多变与凶残,也代表了习剑人的痛苦,习练这套剑法,尤如在剑海中沐浴,身心全投入了剑势的诡变中。”小文道:“这套剑法有一个特色,它不能开山、立寨,因为它没有奠基的功课,无法按步就班地去传授技艺,一开始就是剑招的变化。而且,很多变化和武功进展是逆势而行……”

“那是说,需要有相当的武功基础的人才能习练,所以,他们不能成为一门宗派。”杜望月道:“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召收弟子,从头开始传授技艺。”

“事实上这是整套剑法,也是一种移花接木的组合,它是把剑术中最凶狠的杀着,用正奇相和相克的方法,把它组合起来,由出人意外的角度中出剑,杀伤力奇大。这一点看似容易,其实最为艰困,有如让冰炭同炉,非精熟各家剑法,很难办到。”小文道:“创出这套剑法的人,肯定是一代剑术大家,这是我把整套剑法学会之后的心得。”

杜望月道:“这套剑法,我们四个人也可以练了?”

小文摇摇头,道:“不行,四大捕头中,恐怕只有你一个人能练……”

“为什么?我们四个人功力总有相差,也极有限,小杜能超越我岑某的,只有轻功一项……”

“无关功力,”小文道:“因为习练这套剑法,必须先要有相当的剑术造诣。你岑大捕头的武功虽好,可惜练的不是剑法,而这套剑海浴魂,全由剑术中杀着组成。”

“这套剑法,可以练出一身杀机,一身剑刃,也把灵魂练入剑中。所以,才能一出剑就取人性命。”吴铁峰道:“练到了一定的火候,人性也随着剑法变了,这世上不再有美丽、可爱的小文姑娘,剑海浴魂,浴出一个杀人的机械。”

小文姑娘听呆了,事实上三大捕头,也听得心头震动。他们习武有成,知道上乘武功,不但要投入体能,也要投入心智,在漫长的习武过程中,人性就在不知不觉中,随着技艺的进展改变了。

小文凝思了好一阵,才点点头,道:“吴大捕头说的很对,这剑法真的有点邪恶,看样子是不宜再练下去了。”

“但它却可能是剑法之最,”杜望月道:“杀敌的锋刃,除了这套剑法之外,我们还要仗凭什么去对付杀人之王、梦幻之刀。四大捕头,都有些自负,虽然不曾自嘘过武功是天下最好的人,我们是二、三、四、五,谁是第一呢?除了个总捕头之外,这些年来,我们还未遇到强过我们的敌手。”

吴铁峰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但现在遇到了。”杜望月接道:“昨夜出现府衙的剑手,剑法之高,我是第一次遇上,如是单打独斗,区区自知非人敌手,我说单打独斗的意思是各凭所学,把自己的技艺完全发挥出来。”

三大捕头没人接口,惜玉微翘小嘴巴,也未多言。

小文目光转动,扫掠过吴、于、岑三大捕头,道:“三位有何高见?请说出来呀!”

“说什么?小杜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岑啸虎道:“这种丢人现眼的事,说多了脸会发热。”

“我不知道换一种剑法对抗那些人,有几种胜算?”小文道:“但如施展剑海浴魂,胜算极大,那日对敌,我只不过,用出七成技艺……”

“但人已经变的六亲不认,连府台大人也想杀啦!”吴铁峰道:“杀疯了心,连我们四大捕头也将作你的剑下亡魂了。”

“有这等事!怎么可能呢?我奉命保护他,不准别人伤害他。我改扮作他的书童……”

“现在,你清醒一出剑之后,杀了几个人,那邪恶的剑法,牵动你心中那点挂恨,人就全变了。”吴铁峰道:“你不知道,你双目中流露出来的杀机,我们四个人都有些害怕,所以,小杜才冒着性命的危险,用诈术点了你的穴道。因为,我们都不知道点穴不中的后果,你会不会一剑杀了小杜?”

“我怎么变的如此胡闹,小姐知道了,不杀我,也得扒我一层皮了!”

四大捕头也都听得一怔,看上去如花解语的总捕头,竟会有如此森严一面,小文是真的怕,怕的身子也有点发抖了。

“小文姑娘,消去了心头那点挂碍,邪恶之剑就不会牵动你心中恨意!”吴铁峰道:“杀过这批杀手之后,就从此不再施用这套剑法。”

小文沉吟了一阵,竟然点点头,道:“王大人呢?”

杜望月道:“躲起来了,我们四个合计过,联手迎战,也未必能保护住大人的安全……”

“我小文变成小魔女了?总捕头回来,我一定要据实禀明,由她处置,砍了我一只手,我也认命。”

“我们会替你争个公道,”岑啸虎道:“劝谏不听,我就辞职归籍,喝我的二锅头去。干了这些年一方捕头,连酒都戒了,从不敢放开量喝过一次,生怕酒醉误事。”

“对!小文姑娘施展‘剑海浴魂’,是为了解救扬州府衙之危,也为救我四大捕头之命,拚上一身顶带,也不能让小文姑娘受到委屈。”于承志道:“岑胡子,我支持你的作法……”

“不要胡说八道,”吴铁峰道:“总捕头岂是不通情理的人,何况,还有府台大人替我们作主。”

“说的是,下官会据理力争,担保小文姑娘平安无事。”王大人实在憋不住了,也就顾不得一身衙役装扮,开了腔。

小文微微一笑,道:“大人,委屈你了,我年纪轻,修养还不够,控制不好自己,开罪大人的地方,可不要放在心上,我这厢请罪了。”

说请罪,竟然真的跪了下去。

王少卿慌的直跳脚,道:“快快快,快把小文姑娘扶起来,惜玉侄女儿啊,帮姨丈一个忙啊!”

惜玉一欠身,道:“侄女遵命了!”一把抱起小文,低声道:“你如想王大人抱抱你,就撒赖皮,别站起来。”

还真灵,小文一下子站直了身子。

王少卿快步行了过来,道:“如何能怪罪姑娘,这全是剑法作的怪,怪力乱神嘛!”

“看样子,一点小误会全已化解了,”吴铁峰道:“总捕头仍未归来,我相信今天晚上,定会高手全出,这一战事关重大,小文姑娘邪恶的剑法,只怕很难过关。”

“什么是邪恶的剑法,”岑啸虎道:“技艺无正邪,用来歼戮杀手,是正,如用来抗拒我们这些执法捕快,是邪。老吴啊!你不要再吓唬小文姑娘了,让她畏首畏尾,拚命也拚的不舒服。”

“说的也是,事有缓急,小文姑娘,总捕头尚未回来,就得全看你的了。”吴铁峰道:“岑胡子已气的要翻脸了,看来出上任何一点差错,都会记在吴某的头上了。”

“我保护王大人,绝不许任何人侵犯到他……”

“事情是不错,但工作分配不对!”杜望月道:“张麟、石琪,是专司保护大人的,我们四个人和你小文姑娘合成一组,既抗拒强敌,也保护大人,唯一的不同是,你是以杀敌为主……”

“我完全明白了,”目光一掠穿着衙役服的张麟、石琪,接道:“何大光呢?王副总捕头呢?”

“都受了伤。”杜望月道:“何大光断去了一臂,王副总捕头身上有四处剑伤。”

“都是为了保护我!”王少卿道:“惭愧呀!惭愧。”

小文道:“惭愧的是我们,大人,总捕头千里下扬州,四大方捕头奉命会聚到此,也是为了保护大人的安全,这是我们第一要务!”

王少卿微微的一怔,忖道:保护我是第一要务,难道比破获新房命案,还要重要,这是……心中动疑了,但却未追问。

“杀伤捕头,冒犯官威,该死啊!”一抹凶厉的神芒,由小文的眼中闪过,回身一跃上床,盘膝坐息起来。

吴铁峰轻轻一挥手,道:“让她好好休息,她是真的累了,我们到厅中坐去……”

人却靠近杜望月,并肩出厅,低声道:“小杜,看到没有,稍一动气,就目闪凶芒,这套邪恶习的剑法,恐怕已侵入了她的心中,很难控制了,没有办法能预测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那要再……”

“不能重施故技了,她的心理上已有防备,吴某真的不敢预测,杀光强敌,也可能杀了你杜望月和王大人。”

“这就为难了。”杜望月道:“要她对付杀手,但她本身却又是最难预防的杀手。唉!难、难、难啊!”

“为今之计,只有尽人事,而听天命了。”吴铁峰道:“这件事,还不能告诉岑胡子,只要他一嚷出来,就全砸锅了。”

“说吧!怎么一个安排法。”杜望月道:“到目前为止,我就想不出会有什么法?”

“我们要随时注意到,小文和王大人的方位距离,我们居其间,一旦有变,”吴铁峰道:“就不会应变不及了!”

“好!别无良策,只好拿命去赌了。”杜望月道:“我估计可以挡下第一剑,第二剑就是冲着我们来了,很难说还能不能接得下来?”

“望月,这不是拿性命开玩笑吗!不行,不行,”惜玉低声道:“发觉情势不对,可以用药物迷倒她。”

“上策也!”吴铁峰道:“可是谁人有此本领呢?要守在她身侧,见机行事,还要出手如电……”

“我!”惜玉道:“小女子身手不错,相信可当此大任了。”

杜望月呆了呆,道:“你会施用迷药……”

“过去不会,现在会了……”

“这不是开玩笑啊!一击不中,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杜望月道:“惜玉,不能逞强好胜。”

看到杜望月的关心、焦虑,惜玉很开心,笑一笑,道:“没有把握,我怎么敢作此承诺。我明白,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生死,还关系到你们几位大捕头和王大人……”

“就这么办了,言多有失,再谈下去,难免要泄漏出胸中之秘。”吴铁峰看着杜望月接道:“未必就一定能成功,但有计总比无计好。”

杜望月长长吁一口气,默然不语。

四大捕头全都准备拚命了,总不能劝惜玉苟安远离,以保全性命,以惜玉的刚烈,劝了也不会答应。何况,这些话也说不出口,只好忍下了,真是疼在心头口难开呀!

果然岑啸虎开了腔,道:“老吴,你和小杜商量出一个办法没有?”

这个人直来直往,却偏又有着很机警的反应。

“办法倒有,但难称万全,”吴铁峰道:“一旦和敌人接触,把王大人安排在坚壁墙角之下,由两位武当剑客,紧守在大人身旁,和四个捕快碰头,布成一个圆阵,我们四个在外围堵击,尽量拒敌于三丈之外,再由小文姑娘主阵杀敌。”这不是吴铁峰真正的顾虑,但他在布署之中,已把四大捕头排了定位,可拒杀手于三丈之外,当然也可以拒小文于三丈以外。只是这一阵联手抗拒,能发生多大效用,就很难预期了。四大捕头中,以吴铁峰对这套剑法了解最深,心中也是最恐惧。

他期望今夜杀手不要来,总捕头早些归来,但事实总难如人意。

起更之后,天色忽变,一阵狂风刮过,大雨倾盆而下。

惜玉突然低声道:“我去看看小文姑娘。”转身急步而去。

“这一阵风急骤雨,惊雷闪电,很可能惊醒了小文姑娘。”吴铁峰道:“惜玉机警,处置得当,也希望这一阵风雨能持续到天色大亮……”

谈话之间,雨势突然小歇,却传过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接道:“可叹天不从人愿,急雨停歇,就变成月黑风高夜了……”

吴铁峰吃了一惊,忖道:好精深的内功,我说话的声音不大,大风呼啸中,仍能听得如此清楚,是真正的高手。

“月黑风高杀人夜,但能不能杀得了人,”岑啸虎接道:“还要凭藉点真实本领了。”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东、南、中、西四名捕,已经耀武扬威将近五年,”仍是那冷冷的声音,接道:“江湖上的朋友,有不少栽在了四位手中,今宵要以四位身上的鲜血,奠慰他们在天之灵。”

口气特大,说明了要为四大捕头追杀、缉捕的江湖朋友们,讨取这笔血债。

这就不像是江南一地绿林道上的人物了。

“很好,敢自嘘能代表江湖道上人,讨取这笔血债的,绝非无名之辈,区区长安于承志,请教阁下的上姓大名?”

一改杀手不留姓名、形貌的作风,来人竟然答了话,道:“不知姓名不见人,彼此之间,还留有伸缩余地,一照面,或是通了姓名,那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箭在弦上,事到临头,也就用不着假惺惺了。”岑啸虎冷冷说道:“四大捕头,确实抓了不少恶人,我们执法时,也尽量排除屠杀的手段,但恶徒拒捕顽抗,那就各凭武功一决生死了,你朋友如肯报上姓名,现身相见……”

“不用说下去了,我通名报姓,也以真面和你们相见,你们四大捕头是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个来?”

这人口气,大的离谱,四个人全听得上了火。

“这个不劳费心了,一个打不过,我们自会上两个。”吴铁峰道:“阁下的技艺,真如口气一般的大法,也可能四个一起上了。”

“最好是四个人一起上了。”对面丈余处,浓浓夜色之中,站着个全身黑衣的人,衣袂在风中飘动。

四大捕头,个个神目如电,就是没有看清楚,那黑衣人几时出现的,似是很久之前,他就站在那里了。

杜望月见多识广,立刻感觉到遇上了从未遇过的劲敌,暗暗忖道:这人武功之高,当非我等能敌,在我江南道的地盘上,冒险犯难的事,舍我其谁,当下冷笑一声,道:“江南道上,潜隐了阁下这么一位高人,杜某竟无所知,实在惭愧……”

“惭愧于事无补,”黑衣人冷冷地接道:“重要的是要付出代价,明年今日,就是你们四大捕头的周年祭日,四位同时成为名捕,也同时毕命于此,生不同年,死同日,也算是捕头行业中一段佳话了。”

“夜风如剪,也不怕剪了你的舌头。”吴铁峰道:“四大捕头侦办刑案多年,遇上了不少的奸狡凶残之徒,但我们依然健在,至于那威吓恐吓之言,我们也听得多了,四大捕头也不算是刑捕司中的高手。老实说,你们出动的这批杀手,武功之高,技艺之精,大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但你们低估了刑捕司的实力,却是你们致命的伤害,你们会在今夜的捕杀中,大开一次眼界,见识到剑法之最。

事实上,不久前,你们已经遇上过一次,回忆前情,或是探询一下你们的朋友,当知吾言非虚。那夜最后出现的金刀杀手,相信也是杀手之王、血手方轮手下最精厉的杀手群了。但他们呢?却伤惨重,锻羽而归。”

这等有凭有据的说法,显非恫吓之词,诡异难测的黑衣人,似是也有点震动了,沉吟了一阵,才缓缓接道:“希望他仍在扬州的府衙中……”

“不错,他现仍在此地,随时可以和阁下照面。”吴铁峰哈哈一笑,道:“不过,咱们还是不太相信阁下。”

黑衣人强按下一腔怒火道:“阁下的意思是……”

“试试阁下的手段,是否如阁下所言一般……”

“好!你出手吧!”黑衣人微一跨步,身子突然飘了起来,虽然在黑夜之中,仍可看到他脚不着地,就那么在空中停下了。

四人捕头也都凝聚了全神,注视着这黑衣人的举动,而且,吴、于、岑三人也缓缓向杜望月的身侧集中。

这个黑衣人的口气太大了,大到连四大捕头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和威胁。心有所惧,就自然想到了联手拒敌的事,四大捕头可以硬着头皮战死,却不能躲避敌势,一走了之。

一盏熟茶的工夫过去了,但那黑衣人仍然稳稳地悬空站着。好像有一根目力难见的绳子吊着他。

一个人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不凭藉任何物力的帮助,悬空而立。而且,还能说话,手足亦可行动,历时甚久。

只此一桩,四大捕头都已感觉到对方技艺,高过四人很多。这等悬空而立的技巧,如非是一种特殊的气功,练成此技,那就更为可怖了。

杜望月最先出手,迎面一剑刺向前胸,谈不上奇幻变化,但却深得一个快字。悬立在空中的黑衣人,身如杨花飞絮,在空中飘荡起来,随着剑势游动。杜望月加刺了十余剑,竟然无一剑刺中黑衣人,心中震骇极了。

事实上,吴铁峰、于承志、岑啸虎全都看见了。

原来夜暗如墨,四大捕头目力虽强,也看的不甚清楚。但杜望月剑如流星,快速刺点,就借那剑上的微弱光芒,看清了这场搏击。杜望月剑如闪转的星光,黑衣人却似剑上蜉蝣,人随剑飘,毫发无伤。

突然间,火光闪动,幽暗的夜色中,亮起一支火把。

黑衣人飘浮的身子,也同时落着实地,铮铮两声金铁交鸣,黑衣人手中多了一把剑,杜望月也被这两剑震退了五六尺远。

火把耀照下亮如白昼,四周景物已清晰可见。

四大捕头目光一掠四下的形势,不禁为之一呆。

不知何时,十余位黑衣剑手,已把二堂外面全围了起来。

在火把亮起的同时,他们手中的宝剑,也出鞘待敌。

王大人、石琪、张麟和四大捕头,全都陷入了这批剑手的包围之中。

那黑衣人哈哈一笑,扯去了掩遮在脸上一片黑布,露了五绺白色长髯,在夜风中飘动,道:“诸位一直想见老夫的真正面目,现在,老夫完全以真面目和诸位见面,如有识我之人,当已知老夫是谁了?”

四大捕头个个凝神静思,一时之间,意然无人出声。

显然是,四个人都无法认得出他的身份。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这就是我们之间差距了,我对你们,了如指掌,尤其是在这段时日中,你们的举动,大部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中。原认为程小蝶赶来扬州,会合你们四大捕头,应该有些作为,所以,我一直等待,现在看来,程小蝶的忽隐忽现,只是故作神秘,作为不过了了。所以,我们也不想再等她了,评估整个事件的结果,我们决定按照自己计划行动了。”

“你们的计划是……”吴铁峰道:“不能说,还是不敢说,悉凭尊便……”

“用不着再用激将法,”白髯老人道:“老夫会说,而且说的很清楚,就凭你无法认定老夫身份一项而言,你们都是一群蠢才,不足为敌。过去,老夫有些高估你们了,所以,我们决定,早一些结束这场游戏……”

抬头望望天色,道:“三更时分,天亮之前,这里将会发生一场巨变,扬州知府王少卿今夜必死,由你中、西、南、北,四位大捕头为他殉葬,这份荣耀,也不是常人能得,王少卿也是死而无憾了……”

“谁说我死而无憾,”在重重护卫之下,穿着衙役装的王少卿,突然开了口,道:“我遗憾的很啊!我不知道你是谁?只知是个白髯如云的老凶手,也不知你们受何人之命来杀我,但我知道,绝非出于你们的本意。我死的如此混淆不清,不明不白,岂不是一大憾事?”

“那不能怪到老夫的头上,”白髯老人道:“冰冻三尺,岂是一日之寒?你连谁要取你性命,都懵无所知,说你是一位能吏,未免有些讽刺了。第二个要怪的是刑部总捕头和眼下的四位大捕头,他们号称办案能手,却查不出任何线索,我对他们的无能非常失望,所以,不愿再和他们玩下去了。

今夜,就要结束这个游戏,你王知府,和四大捕头,也都将在今夜中步入死亡。天亮之后,是另一个新的开拓,扬州知府有新人取代,四大捕头也将成明白黄花,四个名人不在,留下青冢向黄昏了。”

杜望月没有开口,适才,对了两剑,已使杜望月有着完全的失败感觉,也无法在口舌上逞强了,动手三五回合,对方就有取他性命的能力。

吴铁峰也有着哑口无言的感觉,合四大捕头之力,认不出对方身份。同时,也看出了杜望月被那两剑交接,震伤内腑,这一阵调息,是否已恢复了再战的能力,还无法肯定。他不知如何开口,说些什么?

四周包围的黑衣剑手,已亮出了长剑,只看那包围形势,已知是全面的袭杀,一发动,场中所有的人,都将面对剑手的攻袭。如何一种布署,能在拒当敌人全面攻势中,又保护了王大人的安全,是目下四大捕头心中最紧要的事情。

“四位大捕头既已认明了目下情势,当知反抗无益,”白髯老人道:“四位如分头逃命,也许还有一位能保住性命……哈哈,老夫之言……”

“住口,四大捕头,岂是贪生怕死之辈,阁下看人当真是有眼无珠了。”惜玉扶着小文缓步由二堂中行了出来。

白髯老人缓缓地把目光移注到惜玉的脸上,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道:“你是谁?”

“冷面神医谭执中的遗女,谭玉凤,今名惜玉。”

“惜玉,是……”

“我的艺名,也是文阁的酒女……”

“这与老夫何关,老夫又是谁?”

“四凤楼主,”惜玉接道:“也是先父的大师兄,不老书生呼延远!神医中一代医学天才、高手,也是无父最敬服的人……”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胡说八道啊!你在随口编故事了。”

“本来,我也不能肯定,老实说,当年我还年纪小,儿时记忆辨依稀,但你见到我时,身躯微微震动一下。”惜玉道:“想是还有儿时的印象,也启发了我的记忆能力,本来模糊的记忆,也陡然清晰起来,你墨发、雪髯,却是本来面目,只神医门中分老术,必须藉药力的帮助,才能把老迈分开移置,大师伯,侄女可是说错了?”

白髯老人道:“你爹还告诉了你神医门中多少不传之秘?”

“我爹知道的,我都已知道,当然不如大师伯那么技艺精湛。”惜玉道:“现在,侄女有一件事,要当面请教,以大师伯威望、身份,定然不谎言欺瞒侄女了?”

呼延远点点头,道:“好!你说吧!”

当然,这句话,也承认了他化身四凤楼主的身份。

“先父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大师伯捉去合药了?”惜玉道:“还望大师伯给侄女一个答复。”

呼延远笑一笑,道:“你爹可是把合药神术也传给你了?”

“大师伯的看法呢?……”

“那是神医门的绝对机密,你爹竟传授此术给你。”呼延远道:“老夫拿他合药,心中还有一份愧疚,但现在想来,老夫是心安理得了。”

“我爹没有传给我以人合药之术,”惜玉道:“大师伯冤枉了我爹……”

呼延远接道:“你聪明伶俐,是承继我衣钵的人选,但你知道的太多了,非死不可。丫头,神医门,不但是医术如神,剑术也是武林一绝,这套剑法,不是神医门流传下来的,而是大师伯花费了数十年的工夫,集天下剑术之大成,创出的奇技……”

自现身就末开口的小文,突然冷笑一声,道:“拾人牙慧,就谈不上奇技了……”

“温故知新,老夫把剑术中最恶毒、最凌厉的剑招组合起来,创出十三招杀人剑法,叫作必杀十三剑,”呼延远道:“没有人能逃过这十三招剑法的追杀……”

“应该叫杂碎十三剑,”小文道:“全是偷人家的东西,姑娘今夜让你们开开眼界,见识一下剑法之最。”

口中说话,人也缓步向前移动,行出了一丈多远,才停下脚步,剑也出了鞘,斜指右上方,和一般剑法,大不相同。

四大捕头都是达人,争千秋,不争一时,立时向小文身后集中,缩小了对敌的正面,对王少卿的保护,也就更为严密了。

呼延远扫掠了一眼布守在四周的黑衣剑手,都已横剑而立,就等着命令出手了。估算形势,虽已稍有变化,但大体而言,仍在他布局的控制范围之内,而且辰光还早,也不急于出手,两道目光,转注到小文的身上,很仔细地看将起来。小文很沉着,摆出应变的姿态后,就任凭对方打量了。

她明白,争取一些时间,对四大捕头很有利,让他们调整一个新的迎敌阵势。小文也在这临阵的时刻,思索如何拒挡四面八方一齐卷袭过来的攻势,剑法的扩张极限,能拒守多大一个正面,快速的杀敌手法,需多少时间才能把敌人攻击力量消除。

呼延远看了又看,在火把的照射之下,把小文姑娘看的十分清楚了。

他是医学大家,观察的能力,非常人能及,只可惜双方的距离远了一些,又不能闻、问、切,只能以一个望字取决,但仍然被他看出了一点门道。

小文习的是一种极高的内功,在和人动手时,内家元气,亦在运转不息,可久战不疲,如想用一阵强猛的连环攻势,迫使她气力尽绝,将会大失所望。除此之外,再也瞧不出小文姑娘有什么特殊之处,白白的皮肤,秀丽的轮廓,弯月眉儿,杨柳腰,是个惹人爱怜的小姑娘,手中的宝剑,似为特制,比一般的宝剑稍稍短了两寸。

呼延远轻轻吁一口气,道:“久闻程小蝶身侧有两个美丽的女婢,你姑娘想是其中之一了。”

“大师伯,你失言了,”惜玉道:“她们是比县长还要大两级的刑捕司带刀捕快,不是婢女、丫头。”

惜玉姑娘好修养,面对着追觅多年的杀父仇人,仍然能保持镇静。

这时,又亮起了一支火把。

紧接着火光闪动,一连亮起了十几支火把。

这二堂四周,驻守了数十名衙役、捕快,但杜望月让他们守候待命,不准卷入二堂的防守埋伏之中。

这些衙役、捕快,也明白这次是第一流的高手对决,本人技艺不入流,加入进来只是白送性命,与事无补,而且,还会妨碍到四大捕头的行动。

大雷雨后一阵惊扰,这些人全惊醒了,隐伏暗影四周,默察变化。

这些人不能参与决战,但燃灯、点亮、插火把,却是内行的很。片刻之间,十几支大火把,遍布在二堂侧门外面的院落中,火光熊熊,把二堂侧门外的一大片空地,照得一片通明。

火把插在地上,也有些绑在树上,人却隐入暗影中不见了。

四凤楼主呼延远突然放声一阵大笑,道:“本是暗夜袭杀,现在,却变成明火执仗的拚战了,事情的转变,竟是如此的难以预料。”

“大师伯深得神医门的真传,医术、武功,都已入化境,名成利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惜玉道:“为什么还要甘作杀手,计价取命,赚取这些血腥钱呢?”

“好可爱的丫头,分析事物,亦能言之成理,只可惜你和大师伯没有缘份。”抬头看看天色,语声突然一变,道:“时辰已到,你们这些人,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给我杀!”

小文早已暗中数计,分布在四周的黑衣剑手,一共是十一个。为什么动员了十一个围杀剑手,小文没有细想,战场上情势多变,小文也无暇去想,想的是什么样一招剑法,才能把攻击的敌人拦多一些。

四大捕头也都全神凝注,准备迎战强敌。不过,他们的重点,是两翼侧面,小文武功再好,也无法一剑封住三面敌势,两翼就成了最大的漏洞了。

惜玉算是第一次正式地准备和人动手,就遇上如此重大的场面,心中既紧张、又兴奋,初生之犊不畏虎,心中没有去想胜败的事,想的是如何在这一战中,尽出八实,克敌致胜。

她站在小文的左侧,相距五尺,只见她双手紧握,却不知道她手中抓的什么东西。

神医门的诡奇医术,冷面神医谭执中在江湖道上的威望,再加上今夜的镇静表现,一下子把惜玉姑娘,也披上了一层神秘外衣。

王知府只感觉一种紧张的气氛,在空气中散播,人也不自觉地紧张起来。火把的耀照下,突然闪起了连串飞虹,黑衣杀手展开了袭杀的行动,十一道闪动的剑光,分向王少卿和四大捕头飞射而来。

小文飞身而起,迎了上去。手中宝剑画出一道光焰,有如流星,一剑拦住了七个黑衣剑手,剑上的光焰,拖出了一丈多长。

但仍有四个人避开小文的拦截,分由两侧,摸向王少卿。

四大捕头也分成两路,迎向四个剑手。

火把耀照下,只见到四大捕头和四个剑手在空中撞在了一起,也看到兵刃闪动的冷芒相互撞击,耳际间也听到金铁撞击的声音。

但看得稍为清楚一些,是两个守在王少卿身侧的武当剑客,石琪、张麟。他们看到双方手中的兵刃,在空中交接了数次,突然分开落着了实地。

看的只是稍为清楚一些,并不是很清楚,直到双方落着实地,两人才看出四大捕头受了伤。

看不到伤在何处,但四大捕头的身上,都有鲜血不停地滴下来。

不停地流出鲜血,那说明四大捕头都伤的不轻。

但四人全不顾伤势的恶化,无人包扎止血,手中横着兵刃,一副坚冷如铁的神色。

惜玉的眼中流出泪水,夫郎血洒战场,岂能无动于衷,但她不敢为杜望月包扎伤势,甚至不敢惊扰于他。她精于医术,也明白四大捕头凝聚全身功力不散,是准备迎接四个剑手再度攻击。

如若此刻惊扰到他们,他们恐无再一次凝聚功力的体能了。

谁敢在这存亡关键的时刻,冒此大险,惜玉也不敢。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小文身上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