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本是一代状元之才,胸有万卷书,走笔如飞,片刻间成就了一封文情并茂的书信。

杜望月也是胸有文墨的人,看了一遍,不住点头,道:“就凭这封书信,总捕头必来无疑。”叠起来,收入了袋中。

“杜兄,还要写个封套啊!”王少卿道:“省去信封,岂不有失恭敬?”

“不用了,杜某可能用飞鸽传书,那就越轻越好了。”站起身子,一抱拳道:“王大人,一般而言,杀手既然和你照了面,便不会轻易放手,杜某本当留在这里保护大人,但府衙中还有不少高手,不过,凡事小心些好,你多珍重,杜某暂行告辞。”

王大人没有留客,此时此情,杜望月已开始忙于追查案情。

送走了杜望月,张宝善才叹口气,道:“大人,究竟是谁要杀你,心中可有计较,大人是一府之长,杀官形同造反,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一般的江湖中人,都忌讳伤害官员!”

“实在想不出来,我自信办案公正,没有造成冤狱,”王少卿凝神沉思了良久,道:“谁会要杀我呢?”

铁翎换了一件紧身劲装,脸上也作了一些改变,进入金府,直接求见贾英。贾英一眼就看出他脸涂了药物,但也无法一时间看出他是何人。但他反应灵敏,进入小厅,已有决断,笑一笑道:“铁总捕头来的正好,天枫道长也于昨夜归来,敝东主亲自参与了这一场设伏会议,还分配了职司任务,铁总捕如果同意,就可照计划行事了。”

铁翎道:“看起来铁某这易容术蹩脚的很,一眼就被瞧穿了。”

“言重,言重,”贾英道:“该到的人,都已到齐,只差铁总捕头一人,敝东主请求知府大人转告阁下,要易容进入金府,以保官府参与的隐秘不泄,有此两个重点,所以,贾英一猜就中了。”

铁翎点点头,道:“贾总管的意思是铁某参与此事的身份,尚属机密,不要暴露了。”

“对!事以密成、泄败,官府参与,最好无别让鬼刀知晓,”贾英道:“也只好连敝府中人也暂时瞒过了,知道铁总捕参与的人,只有敝东主,天枫道长,和区区在下。”

铁翎点点头,道:“好吧!铁某人分配的什么工作,贾兄先指点指点。”

“总捕头技艺业精博,所以,没有固定的职司,是负责截击的行动,也就是哪里需要到那里。”贾英道:“贾某人也负责堵截行动,和总捕头并肩作战。”想到他施展“蝴蝶穿花步”的高明身手,铁翎哪敢有轻视之心,笑道:“和贾兄并肩对敌,铁某之幸也。”突然抱拳一揖。

贾英急急还礼,道:“总捕头,这是……”

“是代王大人致谢,贾兄救了他一次危难,”铁翎道:“不能再叫总捕头了,听得刺耳,也泄漏了隐秘呀!”

“铁兄如此吩咐,贾英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唉!那一夜是贾某的疏忽,使大人受到了惊吓,敝东主还为此责叱了贾某思虑不周。”

谈话之间,天枫道长大步行了进来,打量了铁翎一眼,道:“来的好,来的好。”

铁翎怔了一怔,道:“道长,有何见教,铁某洗耳恭听了。”

“梦幻之刀,是否进入扬州,贫道还未找到线索,”天枫道长:“但杀手之王血手方轮,却带了一批人,进入扬州,其人所到之处,很快就引起血雨腥风,命案接踵而来,有得你忙的了。”

“道长可知他因何来此?”

“除了杀人之外,方轮不作第二种买卖。”天枫道:“但什么人引他来此,还没有查出来。”

铁翎叹了口气,道:“新房命案还没有头绪,一个梦幻之刀,就叫人头疼万分了,杀手之王方轮,也来搅和,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贾英笑道:“兵来将挡,铁兄不用忧心,杀手之王方轮,一个跳梁小丑尔,何足道哉!”

口气之狂,似是未把一代杀手之王放在心上。

天枫道长听得一怔,心中忖道:“贾英为人,一向谨慎,不肯逾越分寸,今日怎会突然地飞扬浮燥起来,口出狂言伤人,但却有一种干云的豪气,不知是压抑太久,一时失控的狂放,还是本性中原有的霸气,不小心流露了出来。”

老道士修养深厚,这样一想,反觉了这个交往数年的朋友,竟然是十分陌生。是的,除了知晓他叫贾英之外,不知他是何方人氏?也不知他的师承门户?连他的武功路数都搞不清楚,他身怀南荒绝技“蝴蝶穿花步”,还是在无意中看到他展现出来。

如若他一直抑制着原具有的霸气,忍情耐性,在金府中作个总管,目的何在呢?金百年对他又了解多少?

联想越多,越觉得有点查明来龙去脉的必要。

但天枫阅历广博,心中翻云覆雨,表面上却装出一片平静,声色不动,微笑不言。

铁翎就未想到这么多了,本来就和贾英不太熟,只觉这个人身怀绝技,有些难测高深,但轻藐杀手之王,是很大一个错误,忍不住道:“血手方轮的可怖之处,除了武功之外,是他的杀人布局,传说他不停地暗中训练杀手,所以,人手充沛,一个全能杀手,极难培养,除了习武的天份、资质之外,还要有冷酷的生性,恶毒的心肠,但方轮却把这些条件,分配在多人的身上,把多人的优势合一,在布局中发挥出来,所以,他决心要杀的人,很难逃过。”

贾英似是已感觉到情绪失控,不再作任何争论,笑一笑,道:“铁兄说的是,杀手之王,名满江湖,岂是易与之辈,不能轻视他,贾某有点浮燥了。”

天枫道长心道:弯子转的好快,果然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人物。

“道长,血手方轮以杀人为业,”铁翎道:“会不会牵入了新房命案之中呢?他以埋伏、布局见长,有人肯出大价钱,他是否可能接下这票生意……”

“问题是什么人要杀马公子,用心何在?”天枫道长道:“如何能混入紧闭的密室中,不留痕迹,查明这两点,破案就易如反掌了。”

铁翎笑道:“突破这两点困难,案子就算破了,马将军战功彪炳,杀了不少湖匪,仇人是有,但如要策划出如此一桩奇案,那些湖匪、草莽还难有这份才慧、心机……”

“对!这件案子是一石二鸟之计。”天枫道长说道:“除了杀害马公子之外,还要嫁祸给金百年,马提督掌握了数万水师精锐,一旦和金百年展开火拼,那还得了。”

“关键在案子难破,马提督能在箭在弦上时,及时收手撤走兵……”铁翎道:“那证明了他是个很有智谋的将军,不是一个纠纠武夫,只要能揭破凶案过程,提督一定能接受这个事实。”

“铁兄,”贾英道:“贾某有一得之愚,不知可否说出来以供参酌?”

“贾兄请说,”铁翎道:“兄弟是恭聆教益。”言语问,十分恭敬。

“天枫道长看出是一石二鸟之计,非常高明,杀马公子以泄心中之愤,又挑起马、金两家冲突,引起混乱,便于火中取粟,坐收渔利。”贾英道:“但道长忘了扬州府,贾英的看法是,这条恶毒的手法,是一计害三贤,马提督,敝东主,王知府,全都在这一案的坑陷之中。”

铁翎点点头道:“高见,高见,王知府一肩扛起了破案大任,案子破不了,马提督岂肯善罢甘休。”

“所以,这案子要多方布线查访,不过,重点还是在缉凶上面。”贾英道:“抓出了作案凶手,解开密室杀人方法,牵扯在三人身上的恩怨,也就不难迎刃而解了。”

天枫道长也不得不点头了,吁口气道:“贫道这些年观察所得,不论是贩夫走卒,封疆大吏,每个人心中都隐有一些私人的秘密,亲如妻子儿女,也不愿泄漏出去,大多是属于个人隐私,小恩小怨,和一两个人的名节有关,这些事不说也罢,人生数十年,谁能无过呢?但如恨到杀人泄愤,就不是一般的小恩小怨了。处心积虑,苦心策画,阴谋布局,更是有着重大的目的!眼下咱们在作缉咒的工作,如能抓到梦幻之刀,破了这件大案不算,揭穿梦幻之刀的杀人之秘,更是一件震动全国、轰惊江湖的大事,希望我们这番设饵钓鱼的计划,能够引来鬼刀。”

“道长,扬州城中近日聚集了不少江湖人物,明显的是有为而来!”贾英道:“是不是和东主的三宝有关呢?”

天枫道长道:“贫道近来日查夜访,也发觉了这个事实,但金员外收藏三宝,已有数年之久,消息外泄,恐也非今日始……”

“道长,知道的人不多呀,以铁某为例,如非这件新房命案,恐怕到现在,扬州府还不会知道金员外收存了鱼肠剑这等珍贵的宝刀。”

“江湖道上讯息来源和官府不同,”天枫道长道:“他们千方百计,搜购这些讯息……”

铁翎摇头,接道:“这一点,我不苟同,铁某未受聘为扬州的总捕头时,也常在广陵一带走动,但就没有听到过三宝的传说。”

贾英道:“贾某任金府总管,已将近数年之久,也未听过三宝的事,梦幻之刀又怎会知这个消息呢?”

天枫道长皱皱眉头,但却闭上了嘴巴!他是金百年交往数十年的老朋友,又极受金百年的重视,对三宝的来龙去脉,应该有个透彻的了解,但他不肯再开口,别人也不便追问。

铁翎本想说出四凤楼的事,但话将出口时又吞了下去,要说就得说清楚,杜望月到扬州的事,势难隐瞒,一旦口气不稳,只怕连刑部总捕头和中、南、西、北四方名捕会聚扬州的事,都得说出来。

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必将引起会集在扬州地面上江湖人物的警惕,他们会隐藏得更密,也会设计出各种陷阱,来对付刑部总捕头和中、南、西、北,四方名捕。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些人不论是哪一个,因他泄漏消息,而受到伤害,都将是他终身难安的事,就算说出去有助于破案的进行,也不能说,立刻改变话题,道:“贾兄,咱们要如何行动?……”

“不用任何行动,”贾英道:“我们就坐在此处,品茗。不过,为了夜间行动方便,以免误伤同伴,有一件标帜,请佩于左臂之上,千万记着,一定要戴在左臂上。”

取出两条白色丝带,缠在铁翎和天枫道人的左臂衣袖上,接道:“我们的人,都在左臂上佩有这样的丝带,两位稍为留心一些,很易分辨敌我。贾某暂时告退一下,我去查看埋伏上是否还有遗漏的地方,不论对方是否会来,需要两位帮助时,自有人来招呼两位。”说完,一闪身,消失不见。

天枫道长点点头,道:“好快的身法,去如闪电飘风,贫道也难及得。”虽是一句推崇的话,但却又似在暗示一些什么。这座雅室中只有铁翎一人,当然是说给铁翎听了。

沉吟了好一阵工夫,铁翎才开口说道:“一种极高明的闪转身法,当然需要轻功造诣配合,铁某也是望尘莫及了。”

“替两位送茶来了。”声音很清楚,但却很低沉。

一条人影,闪入室中,手中捧着茶盘,上面放了一壶茶和三个瓷杯,来人的左臂上,也缠了一条白色的丝带。

此刻,夜幕低垂,平常时日,一入夜,金府中灯火辉煌,耀如白昼,今夜却大反常态,夜幕下不见灯火,一片幽寂,室中更是黑暗,天枫、铁翎目力充沛,且已适应黑暗,才能看得很清楚。

但那献茶的黑衣人,似也有夜间视物之能,行动完全不受黑暗的影响,迅快地放好茶具,退出室外,快步离去,但却走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铁翎暗暗吃了一惊,忖道:“这是一流人物的身手,他却是个侍客奉茶的杂工,这金府中的食客,似是个个不能轻视,没有一点本领的人,很难在这里立足。”

回头看去,只见天枫道长微闭双目,似是正在调息养神。

铁翎心中有很多疑问,但却问不出口,天枫道长和他是多年好友,但天枫道长的心中,却有自己主观的认知。目前的情况,不能自作主张,必须依照金百年布置行动。但梦幻之刀也罢,杀手之王也好,他们都是当前治安上的毒瘤,执法者缉捕的对象,这个大目标既然一致,其他的细节也就不用计较了,何不借机小睡一阵。他立刻闭上双目,排除心中杂念,睡将起来。

有天枫道长这等高人在侧,用不着担心有人暗袭。

这一睡竟然睡了三个更次之久。醒过来,天已黎明。

天枫道长已不在石室中了,贾英却早巳候在身侧,笑一笑,道:“铁兄睡得很熟,兄弟不敢惊扰,委屈铁兄了!”

“道长在侧,”铁翎道:“兄弟心神松懈,很熟地睡了一觉,昨夜可有什么变化?”

贾英摇摇头,道:“一夜平安,看样子要屈留大驾一些时日了。”

铁翎心中挂念王知府的安危,急于归去,顺便和杜望月研商一下案情,探询各方名捕是否已到扬州的消息。吁口气,道:“兄弟可否先回衙门中去,只要贾兄一纸相召,兄弟立刻带人手赶来效命。”

“这个,”贾英有些为难地道:“敝东主告诉我,他和王大人已有协议,要铁兄留在这里,一直到梦幻之刀出现为止,就算围捕不成,这次埋伏才算结束。那时,铁兄再离去不迟,至于带人来此助战,那就不用着了。”

铁翎接道:“如是梦幻之刀,三宵不来呢?……”

“我们就等候三宵,”贾英道:“铁兄,梦幻之刀,是一头成精的老狐狸,他的沉着,不是常人能及。”

“贾兄,”铁翎接口道:“这也不能要兄弟停下一切工作,一直留在这里等候梦幻之刀,这档事,应该有个限期才是。”

“是有限期,敝东主的估算是七个晚上,我们有很多措施,配合七日之期,除非梦幻之刀未到扬州……”贾英道:“他来了,就很难避开这些诱惑,不过,这些隐秘不能外泄,还请铁兄赏给敝柬主和贾某一个脸面,留过七日再走!”

铁翎心头很火,暗自忖道:什么样的隐秘,铁某全无头绪,不知道的事,如何泄漏?金百年只不过一介平民,但气势凌人,颇有强行留客的味道,对我这个扬州府中总捕头,似是全不放在心上了,真是财大气粗!

“铁兄,”贾英似已瞧出了铁翎的不悦之色,笑道:“这是知府大人的决定,敝东主如何敢决定铁兄的行程……”

突然,取出一幅图案,接道:“铁兄留此的意义十分重大,兄弟也想介于重任……”

一个青衣女婢,突然行了进来,手中捧着一支大红腊烛,放在木案上,点燃之后,悄然而退。

天色虽已放亮,但室中仍然幽暗,亮起火烛,立刻一片通明。

这里的一切举措,无不配合的恰到好处,用不着再出言招呼,需要时总会及时而至。

贾英摊开手中图案,接道:“兄弟想借重铁兄为南区主帅,配属四位高手和十六个武士,金家宅院一共分为四区,每区一位主帅,由四位高手辅助,分四区二十个武功一流的人,组成合击阵势,另有一组人手,组成截击小组,驰援敌人现身区域;铁兄原为截击小组中人,但南区主帅,大病初愈,体能尚未尽复,兄弟和天枫道长商量,铁兄的技艺,足以当此重任,故而改借铁兄出任南区的主帅。”

“留铁某七日,就是为这件事了。”

“倒不尽然,兄弟估算这一次围杀堵截,必会造成相当的伤亡。”贾英道:“有铁兄在场督战,当可减少申报官府的麻烦,是标准的官府中人抓强盗了。”

“原来铁某人还有这一层用途,”微微一笑,道:“如若梦幻之刀七日之内还不来呢?”

“这就逸出算计之外了,”贾英道:“不敢再多留铁兄了,而且,贾某约请的几位朋友,也只能停留七日,照我们的计算,七日之内,一定有人来盗三宝,是不是梦幻之刀,就不敢断言了。”

“铁某七日之久,不在府衙出现,是否是一个破绽呢?”

“这一点,铁兄请放宽心,”贾英道:“敝东主和知府大人商请铁兄赶来金府擒凶时,已思虑及此,会有一位替身,代铁兄在府衙现身。”

铁翎笑一笑,道:“你们算计倒是精密,现在,只剩一件事,让铁某放心不下了。”

贾英道:“铁兄请说。”

“知府大人的安危。何大光虽然技艺不凡,但只他一人,实力有些单薄,王坚副总捕头,代我处理衙门事务,恐无法全力保护大人……”铁翎道:“贾兄,对此也有安排么?”

贾英沉吟了一阵,道:“除了铁兄和王副总捕之外,府衙至少还有两位一流高手,只不过,他们穿的是一般捕头的衣服,做的一般捕快的事情,但如论他们的技艺成就,绝不在何大光和王坚之下……”

铁翎吃惊了,这是扬州府中最大的秘密,只有他和王知府知道,再无第三人知晓内情,但贾英却一口说了出来,这叫铁翎如何不惊呢?

“贾兄,不论你如何知晓这个秘密,都令铁某震惊不已,如若贾兄不肯明言相告,铁某真是寝食难安了。”

这番话有着浓厚请求的意味,但也有点威胁的意思,寝食难安,势必要全力追查原因,是一种明白的表示,你不说,我要追查到底了。

贾英有点后悔多言,言多必失。

铁翎的武功技艺,未放在贾英的眼中,但那扬州府总捕头的官方身份,却使贾英顾忌重重,长长吁一旧气,吐出心中积忿、怒火,口气平和地道:“铁兄不可误会,那两人中,有一个叫石琪的,三年前和贾某有过一段时间交往,贾某知他出身武当门下,剑术上造诣很深,日前无意相遇……”

“贾兄,和他杯酒言欢,畅叙别后之情了……”

“那倒没有,”贾英道:“兄弟改变很大,石琪并未瞧出故友的身份,但兄弟却很奇怪,以石琪剑艺之精,武功之高,投身公门,绝不会只是一个衙役捕快的身份,本想招呼他一声,问个清楚,但继而一想,这可能是铁兄布下的秘密棋子,兄弟也就放弃约他会面的计划了!”

“另外一位呢?”铁翎道:“也是贾兄过去的朋友么?”

贾英心中骂了一声,可恶!人却展颜一笑,道:“那一位,兄弟就不认识了,但他和石琪走在一起,状至亲密,不会是新交的朋友……”

铁翎接道:“对!他们是老朋友了,也确是铁某布下的一招暗棋,但竟瞒不过贾兄的一双神目,厉害呀!贾兄。”

再谈下去,就十分的乏味了,所以,贾英笑一笑,转过话题,道:“铁兄的休息地方,已安排就绪,估算敌人如有行动,可能在二更之后,今夜初更之前,铁兄的四位副手,会向铁兄报到,也会把他们精绝的技艺,说给铁兄,以作你派用他们的参考,现在,请铁兄先去休息。”

说完,回手一招,一个秀丽的青衣女婢,快步入室,对铁翎一躬身,道:“小婢带路,铁大侠请。”

贾英思虑精密,似是已把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铁翎想一想,也觉到没有什么可问的了,点点头,道:“贾兄,如有工夫,兄弟想再和贾兄谈谈。”

“好!我会去陪你共进晚餐,”贾英道:“铁兄先去休息吧!”

青衣女婢带铁翎出室而去,贾英在室巡视一遍,才带上房门而去。

一幢青砖砌成的二楼,铁翎住的是楼上。二楼很宽敞,分隔成四个大房间,分称梅、兰、竹、菊,每间房间的颜色不同,梅室是个白色的门户,打开木门一片白,白绫幔壁,白毡铺地,家具、用器一色白。

只看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接待贵宾的地方,房中有套房,分成卧房、客房、小书房,还有个人住的小房间,设备之全,第一流的大客栈,也难及得。青衣女婢动作熟练,先送上一杯茶,低声说道:“铁爷,我去放水,你先洗个澡,再告诉小婢吃什么,我去吩咐厨下准备。”

提到洗澡的事,铁翎心中一动,四凤楼的武院中,一场沐浴,几乎洗去了一条老命,如非遇上江南名捕杜望月,只恐此刻尸骨已寒。

这位神出鬼没的江南名捕,现在哪里呢?

四凤楼武院中的红裳是个心如蛇蝎、人如花娇的姑娘,此刻是否还活在人世上呢?地下密室那把火,会不会把她烧死?

翠绫虽然没见过,但看画像上的娇美,不在红裳之下,心地是否也和红裳一样的恶毒呢?

四凤楼武院中,有女如花,心如蛇蝎,但文阁的人呢?是不是一个个满腹文章?武院中步步杀机,文阁中呢?是否莺声、燕语吟词章,充满着文雅诗风呢?杜望月决定暂不揭开四凤楼中武院之秘,必有用心。

是的!杜望月此刻又在何处呢?

□□□□□□□□

杜望月正在四凤楼的文阁中。

见识了武院设置的杀机,文阁岂可不看。

所以,借着夜色,杜望月到了文阁,今夜,他身着白衣,白衣胜雪,手中再加一把描金折扇,看上去文雅倜傥,似和武林人全无关系了。

今夜,全以本来面目出现,年少英俊,潇洒出众,是那种令女人动心的男人。雅致的客厅中,-着白垫的餐桌上,摆了六盘佳肴,一壶酒,一个丝衣丽人陪着杜望月在喝酒,靠近窗子的书案上,放着文房四宝,砚中墨迹未干,想是已吟罢诗词,过了关,在这里喝酒谈天了。

一个年轻女婢正在收拾书案上的文稿,看样子,这文阁之中,有口试,也有笔谈,没有点学问,还真是难登这大雅之堂。

幸好,杜望月的学问不错,东、南、中、西四大捕头,他是最年轻,最英俊,也是读书最多的一个。

陪侍他吃酒的绿衣丽人,绿裤、绿衫、绿绣鞋,头上一支绿玉钗,翠光流照,一望即知是上好的翡翠琢成,全身上下一片绿,除了一张粉脸和一双玉手之外,再不见别的颜色。

论姿色,绿衣女比起武院中的红裳,似是在伯、仲之间,但迷人处是她的一身书卷气,三分娇慵态,樱唇常挂笑,眉目传情来,流现出无比的温柔。以杜望月见识之多,阅历之丰,也看的有点呆了。

“看的太用心了,”绿衣丽人笑道:“雾里看花,才会有朦胧之美,你这样盯着人家看,漂亮也会被你看丑了。”

“秀色本可餐,卿家何忒嫌。”杜望月道:“姑娘之美,如诗如画,岂是匆匆一瞥间,能见神韵。”

绿衣丽人笑了,笑的如花盛放,魅力四射,杜望月心神一震,忖道:笑的如此动人心弦,当真是匪夷所思,难道这也是一种武功,苦练而成的技艺……。

是的,天狐媚笑,一种流传于江湖上的诡秘武功,听说这种技艺,如练到炉火纯青之境,能笑出各种神奇的引施力量,能让人效飞蛾扑火,能使人放下兵刃,甘心受戮,实在是很可怖的技艺。这丫头,如只是苦读诗书求成名的人,又怎会“天狐媚笑”这种奇幻的武功呢?

“爷,情已钟,心已许,”绿衣丽人,道:“还不知道你贵姓啊?”

“我杜……”杜什么,都没有说下去。

姓杜的很多,但杜望月是江南的大捕头,可能只有一个,说出名字,也等于表露了身份。

奇怪的是绿衣丽人也未多问,端起面前酒杯,道:“劝君多尽一杯酒,醉后自有侍应人,我叫惜玉,劝君惜取少年时的惜……”

话说的很明白了,放心地喝吧!喝醉了,有人服侍你,惜玉已对你钟情心许,醉了你就可以留宿在这里。

杜望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心中却在忖道:醉了可以住这里,但如不醉呢?是不是也可以留下来?

惜玉突然提高了声音,道:“还有最后一关要过,这一关容易呀,题目不出唐诗宋词,我说上一句,你接下一句,三句一题,连破三题,就算点中了状元,我们有四个姊妹,都会来厅中应点,任君选一个,今夜伴君眠。”

原来,还有这种好事,无怪她只能暗中示意,不能明白说出来,文阁的风雅,比武院高明多了。

杜望月也明白她突然提高声音,是让暗中监视的人,听到她说话的内容,心中暗暗叹息,如此美人,如此才情,却被囚在一座妓院中,迎新送旧……。突然间,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盯住在惜玉脸上看。

这一次,不同上次,上一次看的是美人风情,这一次却似要在惜玉的脸上找出某种秘密。

惜玉的感应够快,低声道:“肆无忌惮了,如此贪婪的看法,岂不是尽泄心中之秘?”

杜望月定然一正脸色,道:“你知道我在看什么?”

惜玉点点头,道:“知道。”

杜望月:“说出来,说对了,有赏。”

“那面桌子上,有笔有纸,”惜玉道:“先把你想看的记下来,我再说出来,是对是错,谁也不能赖了,不过,一定要记下心中初次动机,不能临时改变。”

杜望月道:“好!就照你惜玉姑娘的吩咐。”真的到书案前面坐下来,握笔疾书了,心中却忖道:不知道暗中监视他的人,是否已离去?他们藏身何处?这间雅室中能够藏人的地方不多。

惜玉缓缓站起身子,行了过来,她走的很慢,使杜望月有很从容的时间,收好书笺。

“唉!每个男人都自私,可以有三妻四妾,也可以游戏风尘。”惜玉道:“却不愿意自己的女人,红杏出墙,就算是一宵情缘,也希对方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好姑娘,你希望看出我是否还是处女之身对不对?”

杜望月呆了一呆,道:“我可以不认,但不能耍赖,你猜对了,不过,目的不同。”

“我只想证实一下你的处境,”杜望月:“决定我应该如何行动!”

这一次,惜玉似乎听糊涂了,皱皱眉头,道:“过了这最后一试,你就是文阁的新状元,七天之内,我们四姊妹之外,还有八个女婢,任君受来,任君怜……”

“七天之后呢?”杜望月道:“是不是可以选一个带她离开?”

“人是不准带,但有一千两黄金的致赠。”惜玉道:“扬州虽是举国最富的商区,但千两黄金,省点花,也够你圆上三五年一场扬州梦了。现在,你准备一下,咱们试过第三关。第一题由我作主,我提上一句,你接下一句,三次应对,就算过关……”

“慢来,慢来,”杜望月道:“第一题由你作主,这二三题呢?”

“第二题由阁主提句,第三题是什么人作主,我不是很清楚,反正是由阁主交下来的就是……”

话题一转,道:“这第三关,看似容易,其实难,唐诗、宋词何至数万句,没有人真的能把唐诗数千首,宋词数千篇,全部读会,记在心中,何况,出题人有心捉弄,题词都是冷门篇章,坊间的售书中,根本没有记载,但他们却收集了许多成品,藏诸秘室,你如出言反驳,他们会亮出作者年代、生地、姓名、经历,甚至连死亡的时间都有记载,使你哑口无言,这是无法越度的一关,除非他们有意让你跃入龙门,应点一届文阁状元。”

杜望月道:“果然是,看似容易,作来难,这么说来,从没有人被点作文阁状元了?”

“有过,”惜玉道:“那是事先谈好的,阁主把题目卖给你,是稳稳当当过三关了……”

“原来这文阁魅首,是可以花钱买的?”杜望月道:“不知要花多少银子?”

“非常的昂贵,这就是我还能保有处女之身的原因,不是情有独钟,”惜玉道:“就算是很有钱的人,也舍不得花下去那么庞大的一笔银子,除了扬州,天下再没有一个城市,能容下四凤楼这样一座秦楼楚馆了。”突然放低了声音,道:“杜爷,唯一留下来的办法,只有装醉,但要装的像,装的不露痕迹。等一下,现场有人在,我自出题目考过你,你就尽酒一大杯,装作醉倒,为免失误,我先把题目告诉你。”

惜玉说的声音非常微小,小到杜望月全神贯注去听。

杜望月的回答是抓过酒壶,大口喝酒,一面运气把酒逼在脸上,双颊泛红了,也逼出一身酒气。

表面看是惜玉的娇媚,使他动了心,但杜望月真正的用心,还是想多了解一些四凤楼的神秘,惜玉有情留,也就舍难就易了,何况,惜玉的娇柔,举世少见,杜望月也不是吃素的人,能得玉人垂青,何乐而不为呢?

那个年轻的青衣女婢,带着个蓝衣妇人行了进来。

蓝衣妇人开口无带笑,道:“恭喜公子啊!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轻轻松松地就过了填词、对联两关,第三关容易呀,接两句唐诗、宋词,你可就是文阎魅首了。”

杜望月带着一脸酒意,三分醉态,道:“唐诗、宋词,我读……读过……过,熟……熟……的很啊……”

蓝衣妇人一皱眉头,道:“你喝醉了?”

“没醉,没醉……不信,你们试……试试看!”杜望月身子摇颤,似乎连站也站不稳了。

“每过一关,就喝三壶酒,”惜玉道:“我无法阻止……”

“李白斗酒诗百篇,在下也要喝杯酒,酒……酒……”杜望月口齿含混地说:“酒能助我才思……”

蓝衣妇人道:“你是说,你现在不能接对了。”

“能,能,能,请背诵上句出来,在下接给你听。”

他装的醉态逼真,身上散发出浓重的酒气,蓝衣妇人似已完全相信,低声道:“惜玉,就出题考考他吧!真能对上你的诗句,我再请出阁主的命题……”突然,不说了,请出阁主命题,那是一定无法通过了。也就暗示阁主的命题,就带在她的身上。

惜玉对这蓝衣妇人似是很敬重,微一躬身,道:“惜玉遵命。”

两人的谈话很小心,但杜望月却听得一字不露,他功力深厚,静夜中能辨树叶着地之声。

蓝衣妇人退后两步,坐在青衣女婢搬来的一张木椅上,光景是要亲眼看惜玉命题试考了。

惜玉暗暗吁一口气,高声说道:“你听着,我提上一句,你接下一句,原句不得更动,不用背诵全诗,也不用提示作者姓名,是考你的博学和记忆。”杜望月摇摇头,似是由浓重的酒意中清醒过来,道:“请提上句!”

惜玉道:“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杜望月笑道:“用不着再接下去了,是吗!容易呀!容易。”

惜玉冷笑一声,道:“三春白雪归青冢,”

杜望月略一沉吟,道:“万里黄河绕黑山。”

“再接一句,你就过了我这一关,”惜玉道:“取次花丛慵回颜,”

“半缘修道半缘君。”对上这一句,杜望月伸手抓过桌子上的一壶酒,大口喝了下去。

蓝衣妇人缓缓站起身,伸手由衣襟内取出一个红色大封套。准备动用阁主的命题了。

只见杜望月的身子一阵摇晃,咚的一声,摔了下去,这一跤跌的不轻,整个人躺在地上不动了。

“醉了,醉的不省人事。”惜玉回顾了青衣女婢一眼:“看看他死了、或是伤了。”

青衣女婢应声行了过去。

蓝衣妇人先收好了大红封套,道:“惜玉,你准备如何处置他?”

“看他伤势情形。”惜玉道:“伤重了,就送他就医……”

“如果没有伤呢?”蓝衣妇人道:“可否把他交给我?”

惜玉吃了一惊,但尽量保持着平静,道:“周嬷嬷,要他作甚?”

周嬷嬷道:“此人五官端正,躯体均匀,是上好的入药材料。”

用人入药,从未听闻,但周嬷嬷未再多说,惜玉也未多问,笑一笑,道:“这个不太好吧!待他宿酒醒来,我劝他离去,他如果要坚持再考试下去,再请周嬷嬷来此主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