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名山现魔灯

宏觉迟疑了一下,接道:“小弟特来请示,可要再派人手,前去搜查一番?”

宏法掉头向伽因大师看了一眼,道:“师叔,此事恐怕要劳动你老了!”

伽因大师合十道:“老衲敬领掌门人法谕!”

站起身来,向众人略一施礼,便自领着那知客宏觉大师,走出方丈静室。

戴天行目睹伽因已去,这时忽然冷冷一笑,道:“掌门人,你这位师叔前去,只怕查不出什么结果来!”

宏法掌门人苦笑了一声,道:“老施主有何高见?”

戴天行道:“掌门人,不是老朽看轻了贵寺,此事么,你们可能无法查出来的了!”

宏法大师长长一叹道:“这个,晚辈明白,但咱们总不能不查啊!”

戴天行哈哈一笑道:“掌门人,老朽去看看好吗?”

他能毛遂自荐,显然大出宏法意料,惊道:“老施主愿意亲去后山一看?”

戴天行道:“不错!”回头向葛天森道:“兄弟,你也去?”

葛天森笑道:“不但兄弟我要去,依我看,还是咱们大伙儿都去最好。”

石承先一方面是好奇,另一方面是觉得,此事也许和澄因大师失踪有关,前去看上一看,那也不错,当下笑道:“区区早有此心,只是不便说出。”

宏法大师显然甚是感动,合十道:“为了本寺之事,惊动了几位施主,实在叫人心中不安得很。”

戴天行道:“掌门人,咱们不用客套,你这就派人引路吧!”

宏法大师合十道:“贫僧亲自引导几位前去便是!”

只见那站立方丈门外的两名小沙弥正待传呼掌门人起驾,通知寺中弟子,却听得宏法大师道:“护法沙弥不用传呼了!本座就由后院前去……”语音一顿,引着四人打后院而去。

这一带的地势,石承先并不陌生,但此刻天色已暗,石承先先略一打量,却瞧不出宏法掌门人引着自己一行,去向何处?

雷刚久未说话,这时忽然低声向石承先道:“公子,这儿是不是到初祖庵的路径?”

石承先摇头道:“小侄尚未瞧出……”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小,但宏法大师似已听见,接道:“老施主说的不错,由此正可去到初祖庵,不过,眼下咱们要去之处,却是二祖庵。”

石承先一怔道:“二祖庵?”

宏法掌门人道:“正是二祖庵,本寺弟子巡山,在后山一带,乃是以二祖庵为中心,方圆五里之内,都不放外人进入。”

石承先道:“这么说,那来犯之人胆子当真不小啊!”

宏法大师道:“贫僧也正是为此不安,想那二祖庵乃是天愚师叔祖禅修静地,此人竟敢在那儿动手,必然不是平凡之徒。”

戴天行、葛天森均不知宏法大师的师叔祖天愚大师尚在人间,闻言都不由得吃了一惊,戴天行脱口说:“掌门人,那天愚大和尚,还在尘世吗?”

宏法大师道:“此劫未尽,天愚师祖尚在人间受难!”

葛天森笑道:“这真是难得的很,想不到天愚大师,尚在人世……”

语音一顿,接道:“少林既有此老护寺,何方屑小之徒,尚敢妄启祸端?在下真是有些儿想不通!”

宏法大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施主有所不知,天愚师叔祖虽然仍在人间,但他老人家已然不再过问寺中的一切了!否则,那批人又怎会如此大胆?”

说话之间,已经来到一处山坡。

只见那知客宏觉大师赶了过来,向宏法大师合十道:“掌门师兄,那十名弟子的穴道,已然自行解开了。”

一面引着五人,踏上了山坡,却见那伽因大师,正在与十名少林僧侣说话。

宏法掌门缓步走了过去,那十名僧侣,一见掌门人驾到,顿时拜伏在地。

宏法挥手道:“罢了!”语音一顿,向伽因大师道:“师叔,他们是伤在何人手下,师叔问明了没有?”

伽因大师摇头道:“没有,他们根本不曾见到伤了他们之人何在!”

宏法大师一怔道:“如此说来,那是有人用隔空点穴之法,伤了他们的了?”

伽因接道:“可能如此……”

这时,戴天行忽然笑道:“掌门人,他们可就是在这里被人制住了穴道的么?”

宏法大师合十道:“不错……”

伽因大师接上道:“戴施主,他们未曾见到伤他之人,施主也有法子能查出是什么人伤的人么?”

戴天行笑道:“那人不会站的太远,就算隔空点穴的功力极高,也不会超过三丈以外……”

葛天森道:“不错,此人既以隔空点穴的手法伤人,想必也曾在这附近停留过的了,戴兄那两头名犬,虽能嗅出各人气味,但若不知那人站在何处,也就没有用处了!”

宏法大师皱眉道:“听施主之言,依然是无法查出那伤人之人了?”

戴天行道:“那也不一定。”

葛天森笑道:“戴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样吞吞吐吐,真是叫人急煞啦!”

戴天行笑道:“如果他们能说出被暗算之时的面对方位,老朽也许可以查出那人立身何处……”

伽因大师闻言,向那垂手恭立的十名弟子喝道:“这位戴施主说的话,你们听到了?”

那十人中的为首一人,接道:“弟子听到了!”

伽因道:“当时你们是怎生被人暗算,还不快快说将出来?”

那名僧人想了一想,道:“当时弟子等十人,乃是由二祖庵前门下山而来,行至此处,忽然听得有人冷笑了一声,只觉后心一震,差不多同时被人制住了穴道!”

石承先只听得暗暗一惊,忖道:“十人几乎同时被制,这人好快的手法啊!”

寻思之间,却听得戴天行笑道:“你们面向何方?那冷笑之声,确实是从身后传来的么?”

那名僧侣道:“弟子等乃是面向山下而行,那冷笑之声,似是从右后方发出!”

戴天行点了点头,道:“你们十人可是鱼贯而行?”

那僧人道:“弟子一人在先,九位师弟乃是分作三列,跟在弟子身后。”

戴天行沉吟道:“所以一人之力,决不可能同时出手制住了十人穴道,何况,你们又分作三列而行呢。”

葛天森接道:“戴兄,照兄弟的想法,对方可能有三人以上!”

宏法掌门合十道:“两位施主所见,贫僧甚有同感,本寺巡山弟子武功不弱,若非武林顶尖高手,要想伤到他们确是不易……”

戴天行道:“掌门人,你要他们依样比划一次,老朽暂充那冷笑之人,让他们听听是否不错!”

宏法掌门人依言吩咐那几名弟子,按被人暗算之前的方位站好,只见戴天行身形一闪,掠去两丈之外,冷笑一声接道:“可是这里么?”

那名少林僧侣点头道:“好像是!”

石承先举目望去,却见戴天行立身之处,乃是一棵古松之下,心中暗道:“怪不得这几个和尚不声不响的被人制住穴道了,敢情那人乃是隐身在古松之中。”

寻思之间,那戴天行已然探手自怀中放出二犬,容它们在那古松附近兜了一转。

葛天森这时笑道:“戴兄,他们可是不只一个人么?”

戴天行笑道:“如是老朽料的不差,他们应是有着三人以上……”

说话之间,那小白小金二犬已一跃登上古松。

石承先只看的一呆,心中暗道:“狗能上树,倒是头一遭听说……”

那小白小金二犬,就虬枝中钻来钻去,忽然间狺狺作声,似是有了什么发现。

戴天行睹状,向枯枝上一招手,喝道:“下来吧,咱们去找他们!”

那小白小金二犬果然跃下树来,低着头,沿着斜刺里一条山径,边吠边走。

戴天行向宏法掌门人问道:“掌门人,你要不要去瞧瞧那批人存身何处?”

宏法掌门人笑道:“少林之事,劳动了老施主,贫僧心中甚是不安,既然发现了敌踪,贫僧自当亲自前去了!”

说话之间,举步随在戴天行身后行去。

葛天森、石承先、雷刚以及伽因大师、宏觉知客等人,也鱼贯跟在宏法身后。

那小白小金二犬,一路行去,约莫走了五里左右,忽然停了下来。

只见二犬东张西望了半晌,对着戴天行汪汪低吼。

戴天行眉头一皱,道:“这就怪了!那批敌人好似在这里伫身以后,便失去踪迹了!”

葛天森笑道:“那怎么可能?”

戴天行道:“是啊,照说这确是不大可能,但小白小金追踪至此,竟然再无气息可循,岂不是奇怪么?”

伽因大师怔了一怔,接道:“这真是叫人不解的很,他们怎会无故失去了踪影呢?”

宏法掌门人合十肃立,沉吟道:“师叔,这一带地形,本寺弟子应是十分熟悉,不知这儿可有什么筑于地下的通道,容人通行?”

伽因摇头道:“没有啊!除非……”他话音略略一顿,接道:“除非对方在这儿新掘了什么隧道,那就另当别论了。”

葛天森微微一笑道:“戴兄,即令有了地道,你这两头名犬,也该闻得出他们的气味去了何处呀?”

戴天行道:“不错,怕的只是一桩,对方如携有什么药粉,可以化除留下的气味,老朽就无能为力了!”

宏法掌门人一怔,道:“老施主这怎么会?他们并不知道老施主来到了少林啊!”

戴天行长长吁了一口气,道:“那可不一定,倘是他们耳目灵敏,老朽来此之事,他们必是已然知道了!”

葛天森沉吟道:“如今之计,戴兄认为应是怎么处理方好?”

戴天行苦笑了一声,道:“没有踪迹可寻,老朽只恐也无能为力的了!”

宏法掌门人呆了一呆,道:“老施主之意,可是那批凶人的行踪业已无从追查了么?”

戴天行道:“眼下的情景,确是不太乐观……”

伽因大师干咳了一声,接道:“掌门人,倘若戴老施主无法查出敌人行踪,咱们不如先行回寺,且命他们多多派人查巡……”

宏法掌门人沉吟道:“师叔说的是,咱们回去再作计较便了!”

合十肃容,向戴天行接道:“老施主请啊!”

戴天行皱了皱眉,摇头道:“掌门人,老朽暂时不想离去,掌门人如是有事,不妨请便!”

宏法掌门愣了一愣,道:“老施主还想寻找那批人的踪迹么?”

戴天行道:“不错,老朽不信他们能够飞上天去。”

宏法掌门人回顾了伽因大师一眼,道:“师叔,戴老施主尚待在此查勘敌踪,咱们就等上一会吧!”

伽因大师合十道:“掌门人佛谕,老朽自当遵守!”

这时只有石承先心中比较开朗,他负手站在山坡之上,举目四顾,忽然间,只见他剑眉一皱,脱口道:“葛兄,你看那是什么?”

葛天森闻言一震,顺着石承先手指之处望去,却见一排灯光,宛如萤火虫一般在数里之外的林木间闪动。

顿时,葛天森不禁脸色一变,低声道:“兄弟,这事不平凡啊!”

石承先皱眉道:“葛兄,这可是灯光么?”

葛天森道:“不错,正是一列使人丧魂失魄的勾魂灯火!”

两人说话之间,戴天行、宏法、伽因等人,也已瞧见了那一列游动不定的灯光,只听得戴天行失笑道:“怎么了?这勾魂灯阵,怎会在嵩山出现了呢?”

石承先闻言心中一震,暗道:“难道这灯光还是什么阵么?”

宏法掌门人这时忽然附耳向伽因大师说了几句话,只见那伽因大师面容紧张的疾步向山下行去。

石承先越发瞧的不解,低声向葛天森道:“葛兄,这是,怎么回事?那灯光可是什么灯阵么?”

葛天森道:“不错,这灯阵在武林之中,素有勾魂夺魄之名,倘是真是那魔头的勾魂灯阵,今晚之事,可就十分麻烦的了!”

石承先对于这勾魂灯阵之名,乃是头一次听到,不禁沉吟道:“葛兄,这灯阵是什么人玩的花样呢?听葛兄言下之意,彷佛此人甚是难缠的了?”

葛天森道:“兄弟,这灯阵的主人是谁,武林中根本无人知晓,你问我,我可真是无从作答了!”

石承先闻言一怔,道:“怎么会?戴老不是一口就说出灯阵之名么?”

葛天森道:“灯阵之名,四十岁以上的人,可说无人不知,不过,武林同道,凡是见过灯阵主人之人,据说都已丧命对方手下,是以,武林中活着的人,可说没有一人知晓那灯阵主人是谁!”

石承先呆了一呆,道:“有这等事?”

葛天森长长一叹道:“兄弟,你可是不信么?”

石承先道:“不错,我果然有些不信!”

葛天森接道:“这乃是千真万确的事,这勾魂灯阵,二十年前忽然在武林之中出现,短短不足两年的时间,使中原武林道上的好手,损折了不下百名之多……”

石承先皱眉道:“葛兄,这灯阵可是很久未在武林之中出现了么?”

葛天森道:“不错,这勾魂灯阵只在武林中出现了两年,便忽然消失,算来已有十八年了!想不到今日竟在嵩山再度出现,真正叫人难以相信!”

石承先目注那游移的灯光,笑道:“葛兄,这事听起来似乎有些可笑啊!”

葛天森一怔道:“哪里可笑了?”

石承先道:“这么小小的几盏灯光,竟然两年之中,折损了武林上百名高手,而且还无人知晓那灯阵主人是谁,这事叫在下不但难以相信!而且好笑!”

葛天森苦笑道:“兄弟,这不是你信不信和笑不笑的问题,实情确是如此,武林中言之确凿,就算兄弟你认为可笑,那也无改于灯阵的威望啊!”

石承先道:“葛兄,如是照你所说,这位灯阵的主人,必是一位心狠手辣的大魔头了!”

葛天森道:“这个么?未知主人是谁之前,兄弟可不愿妄作评断!”

石承先闻言怔了一怔,道:“葛兄,你这么说,可叫小弟十分不解了!那灯阵的主人,在两年之中,连伤武林百名高手,若非是一个魔头,又怎能如此心狠手辣呢?”

葛天森摇头道:“兄弟,那灯阵主人出手虽是狠毒,要人不犯他,他却未曾伤过一人!

是以兄弟的看法,认为此人并非如传说的那等可怕!”

石承先道:“如此说来,那百名武林高手,乃是死得不冤了!”

葛天森道:“烦恼皆因强出头,他们如是不去妄启战焰,那灯阵主人又怎会伤人。”语音一顿,接道:“兄弟,这灯阵忽然在消声敛迹了十八年之后,再度出现,只怕其中是有很大的原故了!”

石承先道:“什么原故?”

葛天森沉吟道:“只怕不是武林之福!”

石承先微微一笑道:“葛兄可是认为这灯阵主人再度出山,必是别有所图么?”

葛天森道:“不错!兄弟觉着有些不妙!”

石承先道:“葛兄,小弟有句话说将出来,尚盼葛兄莫要见怪。”

葛天森道:“什么话?兄弟快说!”

石承先道:“以葛兄在武林中的声望,似乎不应对这座灯阵如此忌惮才是啊!”

葛天森皱眉道:“兄弟,你当真是瞧得起我!”语音顿了一顿,接道:“其实,我多少还有自知之明,那灯阵主人的武功,比我要强出多多!”

石承先道:“这个,小弟有些不信!”

葛天森道:“兄弟,你不信那也无法,不过,当年折损在灯阵主人手下的百名高手之中,至少有十名以上的人,武功比我高明,是以,我才不曾自寻没趣的与那灯阵主人为敌……”

这时,戴天行正和宏法掌门人低声耳语,听得葛天森之言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向石承先道:“小兄弟,有一桩事,你可千万不能冒险啊!”

石承先道:“什么事?”

戴天行道:“勿逞匹夫之勇,与那灯阵主人找事!”

石承先猜也猜得到,戴天行可能是这等意思,但闻言之后,却笑道:“戴老,晚辈认为,这事似乎应该有人出头去查明一下才对!”

戴天行摇头道:“我看不必……只要那灯阵主人仍像十八年前一般,人不犯他,他不犯人,咱们又何须自找麻烦呢?”

葛天森笑道:“不错,这事当真不用自找麻烦的了!兄弟,咱们也不是怕事之人,只是眼下咱们还是不要多惹麻烦为妙!”

石承先听得甚是不以为然,暗道:“这事你们不查,我石承先可一定要管……”他心中有了决定,口中并未说出,只淡淡一笑,道:“你们都这么说,晚辈暂时不管便是……”

他们说话之间,只见那游移不定的灯火,忽然全都凝定不动,远远望去,那幽邃的林木,在灯光之下,宛如一个巨大的魔影。

葛天森忽然惊叹了一声,道:“戴兄,什么人这等大胆竟然闯入灯阵去了?”

戴天行沉吟道:“是啊!但愿不是少林门下……”

宏法掌门人这时合十接道:“老施主,伽因大师已然回寺传命,少林门下,一律不许出寺一步,连那巡山子弟,此时也都撤回到寺内,看来不会是少林子弟的了!”

戴天行道:“掌门人顾虑的对,只是,此人忽然在嵩山被灯阵主人所伤,恐怕将来与少林脸面,甚是难看呢!掌门人可曾想到这一点么?”

宏法闻言一怔,道:“这个……贫僧尚未思及……”

石承先微微一笑,接道:“戴老,晚辈倒有一个办法,可以除少林盛名之累!”

戴天行道:“什么办法?”

石承先道:“咱们一同前去,助那入阵之人一臂之力!”

戴天行摇头道:“使不得!”

雷刚一直在旁未作任何表示,此刻听得小主人想去斗那灯阵主人,不由得心中大急,脱口道:“公子,这事千万不可!”

石承先皱眉道:“大叔,见死不救,岂是武林人物所当为?倘若那误入灯阵之人,竟是我等相识之辈,难道我们也忍心看他在灯阵之中丧命么?”

雷刚道:“这个……如是相识之人,那自然又当别论的了!”

葛天森这时笑道:“兄弟,你为何对这灯阵主人,有着这大的兴趣呢?”

石承先笑道:“葛兄,小弟可并非是有什么兴趣,只是觉得,这灯阵主人如此作为,必有道理,咱们若能查明,未尝不是一桩极大的功德!”

葛天森道:“兄弟,不是我不去,实在……是这桩功德,不是咱们所力能担当啊!”

石承先冷笑道:“小弟不信……”

他余音未已,目光所及,只见那灯阵再度移动起来。

这一番情景,与先前所见,显然有着甚大的不同,先前那灯阵移动,只不过是像一溪流水,缓缓下泻。但此刻那灯光的转动,竟然如同千仞怒瀑下倾,旋转晃动的速度,快得令人目不暇接。

宏法掌门人看得连连合十念佛不已!

戴天行则干咳了一声,道:“葛老弟,这入阵之人的武功不弱啊!”

葛天森脸上充满了一股奇异的神色,接道:“不错,这闯阵之人的武功,似是与那灯阵主人不相上下……”

石承先听得有些不解,接道:“葛兄,咱们瞧不见那灯阵中的动静,葛兄怎知这入阵之人的武功如何?”

葛天森笑道:“只瞧那灯光旋转的速度,便可知晓那入阵之人的武功造诣!”

石承先道:“为什么?”

葛天森道:“这事别人也许不知,但兄弟与我戴兄却是第五次目睹这些战阵了!”

戴天行道:“十八年前,老夫与葛兄弟也曾有过四次,遇到那灯阵主人与人相斗,其中三次,那灯光只是稍一流转,入阵之人,即已丧命,只有一次,那入阵之人与灯阵主人相持了不下三个时辰之久,方始败在灯阵主人手下……”

雷刚脱口道:“那入阵之人是谁?”

戴天行叹了一口气,道:“那人么?二十年前,在武林之中,也是响当当的汉子,长白双鹰之一,金鹰施天秉施大侠!”

雷刚呆了一呆,道:“施天秉原来是死在这座灯阵之中么?真是叫人想不到得很。”

戴天行道:“当时我与葛兄弟远在一处山头观战,那灯阵之中的灯光,旋转之速,似是不在今日之下,事后,我们前去查看,方知那被害之人,乃是金鹰施天秉。”

葛天森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咱们替施天秉收尸以后,便暗中决定,从此不再跟踪那灯阵主人了!”

石承先一怔道:“为什么?”

葛天森道:“咱们自知武功与施天秉相较,虽然高明一些,但也强不到哪里去,如是咱们跟踪之事,一旦被灯阵主人察知,岂不是自找苦头来吃了么?”语音微微一顿,接道:

“戴兄,你看今日入阵之人,比那施天秉好像高明不少呢!”

戴天行目光一直注视着那远处的灯阵,闻言点头道:“这人果然厉害,当年咱们所见,那灯阵虽然转动得甚快,但仍然可以瞧的出那每盏灯光移动的方位,今日情景,似是比那年所见要快的多多……”

石承先耳中在听着他们说话,目光却也未曾离开那山下的灯阵,只见那旋舞的灯光,已然快速移动得成了一片光网,分不出每一盏灯光的方位何在了!

宏法掌门人忽然高喧了一声佛号,道:“勾魂灯阵,果然厉害,但贫僧却不能容他在嵩山地面上伤人……”

语音未已,人已向山下行去。

戴天行闻言吃了一惊,失声道:“掌门人你要去哪里?”

宏法掌门人略一停步,接道:“贫僧打算尽出少林高手,前去搭救那入阵之人。”

戴天行道:“掌门人,此事冒失不得!”

宏法掌门人长叹一声道:“少林威望,自从贫僧接掌门户以来,日趋式微,如今在我少林门前,居然有人逞威伤人,贫僧若再不管,少林子弟,休说无颜在武林立足,也无从安心,向佛祖交代啊!”

戴天行皱眉道:“掌门人最好三思而行……”

宏法合十一礼,道:“老施主,贫僧早已想过了!少林弟子,与其这等受辱,不如尽力一拼,倘是侥幸能获胜,岂不胜过千万功德么?”

戴天行摇头道:“掌门人,你可曾想到,如是贵寺一旦落败呢?”

宏法苦笑了一声,道:“少林虽然一脉尽覆,但至少也替中原武林同道伸张一口正气吧!”

语音悲壮,使人有着英雄一去不还之意。

戴天行沉吟了一阵,指道:“掌门人这番决心,叫人好生敬佩……”

他话音未落,石承先竟然大声接道:“掌门人,你不用回寺去了!”

宏法掌门人怔了一怔,道:“为什么?”

石承先道:“晚辈陪你同去山下,那区区一座灯阵,谅也困不住区区石某!”

豪壮之气,令人由衷敬佩。

宏法掌门人迟疑了一下,道:“这个……小施主勇气当真可嘉,但多去一些人手,总比你我两人前去更佳。”

雷刚眼见小主人决心要去,当下笑道:“公子说的不错,掌门人不用回寺,且容老朽参加一份。”

葛天森蓦地哈哈一笑道:“还有葛某掌门不要忘记了!”

宏法掌门人感激的合十施礼,道:“这怎么行……三位乃是局外之人,用不着掺入这场是非啊!”

葛天森微微一笑,接道:“武林中有了事,咱们都算不得是局外之人,掌门人这么说,未免太将葛某等人看外了!”

戴天行忽然笑道:“是啊,连老夫也算上吧!十八年来的疑团,也该在今日解结了……”

语音一顿竟然当先举步,向山下奔去。

宏法掌门人被眼下情景,感动得呆了一呆,眼见石承先等四人已然下山而去,当下长叹一声,招呼了宏觉知客,和四名沙弥,随在四人身后,向那灯阵所在之处,放步追去。

那宏觉知客边走,边向宏法道:“掌门师兄,小弟认为最好是再把几位师叔师伯请来,以防不测之机……”

宏法掌门人本来也有此意,只因石承先、葛天森等人业已要他不用回寺,是以未便再说,此刻经宏觉提起,当下笑道:“师弟,小兄原也有着这等想法,只因石小施主相阻在先,师弟既有此心,就烦师弟回寺禀告几位师叔,要他们率领罗汉十大高手,前来接应……”

宏觉大师应了一声是,掉头向另一面山下奔去。

宏法掌门人向身后四名沙弥低低交代了几句,目睹那四名小沙弥转身向二祖庵方向行去,宏法掌门人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向石承先等四人赶去。

几人奔行甚快,不消片刻时光,便已抵达那灯阵所在的松林。

他们远在山腰,可以明明白白的瞧见那灯光的旋转,但行至近前,却反倒看不见灯光何在了!

石承先皱眉道:“葛兄,那灯阵怎地不见了呢?”

葛天森略一打量眼前地势,笑道:“兄弟,不是灯阵不见了,而是这一处山岬,挡住了我们啦……”当先领路,沿着山脊走了过去。

几人随在他身后,转过了山脊,果然发现那灯阵,就在脚下不远之处旋舞。

戴天行略一打量,沉声道:“葛兄弟,你留心到了么?这入阵之人的武功,不在那灯阵主人之下?”

葛天森点头道:“不错,这等情景,果然是前所未见,只不知道这入阵之人,又会是谁?”

说话之间,只见那旋舞的灯阵,忽然缓慢了下来。

石承先仔细的瞧准了那灯阵所在之处,忽然笑道:“葛兄,兄弟且去瞧瞧那入阵之人是谁……”身形暴长,凌空向那片树林跃落下去。

葛天森大吃一惊,喝道:“兄弟且慢……”探手一把,便向石承先抓了过去。

但他却慢了一步,石承先身如巨鹰盘空,已然落入了树林之中。

雷刚睹状,大吼一声,道:“公子,等老奴一道啊……”独臂一振,也自扑入了阵中。

戴天行一见两人业已入了灯阵,不由顿足道:“葛兄弟,这石老弟怎地如此大胆……”

葛天森摇头道:“年轻人的脾性,好奇的很啊,戴兄,咱们也陪上老命,闯上一闯吧!”

戴天行道:“舍命陪君子,咱们走”一闪身,便自向下跃去。

葛天森回头向宏法掌门人低声道:“掌门人,你可莫要入阵了,就在外面为咱们接应一下……”不等宏法回答,便自腾身而下。

却说石承先飞身一跃,横跨五丈,正自落入那片松林的右角之处,足心刚,自沾到地上,眼前忽然现出三名手持彩灯的少女,团团将自己围住。

石承先怔了一怔,暗道:“怎么这持灯之人,竟然都是十五六岁少女……”

目光过处,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震,只因他这一仔细打量,方始发现那些少女身上的穿着,竟然都是薄如蝉翼的鲛纱罗衫,略一行动之间,那晶莹的肌肤,隐隐可见!

这时那三名少女,左手持着彩灯,右手却持着一柄宝剑,在石承先身前游走。

黑亮垂肩的长发,随着转动之势,不停飞动,使人瞧不出三女的容貌,但石承先业已觉出,这三名少女的眼神,冷得令人心颤。

石承先本就有见识之心而来,是以,尽管三女旋转游走不息,他却是屹立地上,一动也不动。

他暗中打定了主意,你们若不先行出剑,他就决不动手!

三名少女游走了约有十圈,只见其中手把红灯的少女低叫了一声,右手长剑,竟向石承先当胸刺了过来。

另外两名少女,这时正好一在石承先身后,一在石承先左侧,红灯少女长剑一出,另外两女的宝剑,也不约而同,迎向石承先刺去。

三支长剑,分刺三处,出手之快,几在同时,若非石承先武功高强,还真不容易对付得了!

他目睹三剑同时刺来,不禁在心中暗暗笑道:“倘是这就算得勾魂灯阵,那也未免太不值得自豪了……”

右手一挥,迅快的拍出两掌,将身前和左侧的两只长剑,震的斜飞数尺,左手向后一弹,将身后那支长剑,弹得脱开了那名少女掌握,跌在三丈之外。

他一招出手,竟将那三名少女的攻势完全破去,使得那三名少女全都愣了!

就在他们这一愣之间,石承先更是用那间不容发的时机,发出三指,点了三女的穴道。

石承先无暇多看那三女神情,侧身一闪,便向林中行去。

深入不及丈许,只见一排灯光,挡住了去路。

这一排灯光,约有七、八盏之多,但却无人把持,而是挂在松枝之上。

石承先心中暗觉诧异,当下停下步来,小心的打量了那几盏灯光半晌,忽然间,觉着两眼竟是有些晕眩,彷佛那些灯光飞快的旋转起来。

石承先大吃一惊,连忙闭上双目,镇摄心神,待得睁眼以后,发觉灯光依然挂在树上不动,这才缓步打那灯下走了过去。

转过一丛矮树,却也没有什么异状,石承先心中甚感奇怪,先前在山坡之上所见,那灯光也不过十多盏而已,但身入其中,却反而数不清这片树林之中,究竟有多少灯火了!

他小心翼翼的又深入了丈许,蓦然间,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奇景。

只见迎面之处,乃是一块占地纺有四丈方圆的空地,空地的中央,摆着一盏高约五尺的白色巨大灯笼,在那白灯的周围,又摆着一圈为数约有十盏的浅红宫灯,两条淡淡的人影,正绕着那灯光追逐不已。

空地的四边,各自站立了五名抱剑少女。

石承先略一迟疑,正待举步向那空地之中行去,忽然耳中传来一声苍老的低喝道:“娃儿,不可冒失……”

话音入耳,石承先觉得甚为熟悉,但他明白,这决非戴葛等人,显然这片松林之中,还另有高人在侧。而且,这人似乎自己见过……

剑眉一扬,他不自觉得抬头向四周打量,心中暗道:“这说话之人,想必隐身在松林之上……”

寻思之间,那苍老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笑道:“娃儿,你不用寻找,老夫隐身之处,离你不远,但此刻不是见面之时,且等你那蓝姑姑和灯阵主人分出高低,咱们再聊不迟……”

石承先听得心中大大一震,敢情那与灯阵主人相斗之人,乃是云天四皓中的蓝仙姑,毋怪灯阵主人未曾占得了上风呢!

这时他也听出,这说话之人,乃是云天四皓中的白头翁。当下向空略一抱拳,道:“晚辈遵命……不过,晚辈甚想试试这座勾魂灯阵的威力,不知蓝姑姑会否见怪?”

白头翁沉吟了一会,方始接道:“娃儿,你是不是还有几位同伴?”

石承先道:“不错,他们现在何处?老前辈可是见到他们了?”

白头翁道:“娃儿,由你伫身之处,向左而行,十丈不到,就可见到他们了!”

石承先闻言一怔道:“他们也闯入阵中来了么?”

白头翁道:“可不?老夫本可助他们一臂之力,脱出那群妖女纠缠,但老夫要让他们真心的感激于你,是以未曾出手,娃儿,你可快快赶上前去,替他们解围!”

石承先闻言,忙道:“晚辈知道了……”转身便向左侧行去。

穿过了几处丛林,果然在十丈不到之处,发现了葛天森、戴天行和雷刚三人。

此刻,他们正被十二名一手持灯,一手仗剑的少女,围在三株松树之下,全力苦斗,从三人的额际汗珠不停滚滚,显然,他们吃了不少苦头。

目睹此情,石承先多少觉得有些意外,在他想象之中,这批少女并不值得一击,但雷刚等三人居然难以脱围,未免使人大大不解。

他稍一注视三人神态,当下大喝一声道:“妖女们小心了,石某来也……”举掌一挥,挡在身前的那名少女,应手而倒!

石承先略为的怔了一怔,暗道:“怎么了,她们好像是不堪一击的很啊……”寻思间,又连发了两掌三指。

刹那之际,应手又摔倒了五名妖女,十二妖女顿时去了一半。

这时,那葛天森彷佛在大梦之中醒来,浑身一震,看清了眼前之人,不由大喜道:“兄弟,你……没有事么?”

石承先心中想笑,忖道:“我如是出了什么事,还能来救你们么?”但他口中却道:

“我很好啊!葛兄受惊了么?”

葛天森目光一转,摇了摇头,道:“兄弟,这儿是怎么回事?小兄彷佛记得……”

他忽然一振手中宝剑,大喝一声道:“好妖女,竟敢用邪法迷人,葛某可是栽到家了……”刷的一声,向那持剑正向戴天行刺去的少女当胸就是一剑。

那少女噗哧一笑,左手的彩灯一舞,竟将葛天森的长剑挡向一边,灯剑相交之际,发出了一串金铁之声,显然那彩灯的骨架,俱是纯钢打就之物。

石承先怔了一怔,暗道:“小小一盏彩灯,居然可以架开葛兄长剑,这女娃儿的武功不弱啊!”

他寻思之间,葛天森已与那女娃儿打在一起,石承先稍一注目,便知那少女以一对一,决非葛天森之敌,当下双臂一振,迎向那另外五名少女扑去。

戴天行、雷刚两人,这时被其他五名少女的灯剑围攻得有些心神恍惚,是以十成武功,竟是施展不出三成。

但石承先却是不然,似乎那灯阵的威力,对他毫无影响,那几名少女被他一轮抢攻之下,个个摔倒在地。

恰好,这时葛天森也将另外的一名少女点了穴道。

戴天行、雷刚在六女全都被制住之后,方始神智清醒了过来。

很明显的可以瞧出,他们三人并非是武功不如那些持灯少女,而是一入灯阵,心神就受了什么控制一般,无从发挥功力。

雷刚一旦清醒,眼见石承先就在身前,不由得大为开心,忙道:“公子,你太大胆了!

几乎把老奴急煞……”

石承先淡淡一笑,道:“大叔,我不是很好么?这勾魂灯阵也并不怎么高明呢!”

戴天行这时大笑道:“小兄弟,这句话么,只有你能说的了!”他看了雷刚、葛天森一眼接道:“咱们这么一大把年纪,居然上了这些丫头们的当,丢人之至!”

敢情,他们直到此刻,方始明白,自己上了大当。

葛天森目光在那批妖女身上一转,接道:“戴兄,咱们吃了她们不少苦头,少不得咱们也得让她们尝尝咱的手段……”一举手中宝剑,便向躺在身边不远的一名妖女身上刺去。

突然,“当”的一声,葛天森只感右手一震,宝剑一斜,竟是刺入了一棵松树的树身之上。

石承先呆了一呆,定睛望去,只见葛天森的长剑剑身之上,沾了一根细长的松针,想是他被这根松针震歪了宝剑,这发出松针之人的功力,当真是惊人得很了!

葛天森显然也被眼前之事所惊,拔出宝剑,取下那根砸穿在宝剑上的松针,直愣愣的半晌没有说话。

戴天行眉头一皱,低声道:“兄弟,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雷刚正好脱口呼道:“葛天森,那可是一根松针么?怎会沾在你宝剑之上呢?”

显然,他们的神情都有些反常。

葛天森目注松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忽然抬头向四下里打量了一眼,叫道:“哪位高人隐身在此?手下留情之处,葛某感激万分……”

原来那松针竟能贯穿自己宝剑,足见那人武功高出自己极多,倘若他不是打的宝剑,而是自己身上任何一处,只怕自己早已命丧当地了!

所以,他说出这等感激的话来。

石承先这时心中已然有些明白,猜想那发出松针之人,八成就是云天四皓中的那一位!

果然,葛天森话音甫落,丈许之外的一株古松之上,业已传来朱衣叟的笑声道:“葛老弟客气得很啊!老夫这点手法,可当不得高手两字了!”

葛天森闻言,顿时脸上有了笑意,连忙向那古松抱拳道:“可是朱衣叟前辈么?想不到你老也来了……”

戴天行这时忽然接道:“是了,戴某明白了!若非云天四皓在此,又有谁能逼得灯阵主人还手无力呢?”

只听得几人身后的一株古松之上有人笑道:“戴天行,你几时学会了拍马之术?世间两大奇能,如是被你一人独占,叫俺白头老儿好不眼红……”

宏亮的笑声,只震得几人耳中嗡嗡作响。原来这说话的人,乃是四皓中的白头翁。

石承先听得忍不住笑了,暗道:“这位白头翁老人,果然滑稽得很……”

戴天行闻言,皱了皱眉,道:“原来是白头老人么?取笑了……”他干笑了两声,显得甚为尴尬。

这时,朱衣叟沉声接道:“石贤侄,你不受灯阵妖女之惑,正是破坏灯阵的最好人选,四十八名灯娥,已有十五名被你所制,剩下的还有三十三位,贤侄可愿再为武林除一大害,将他们全数拿下么?”

石承先闻言心中一震,忖道:“原来这灯阵妖女,竟有四十八名之多么?”但他口中却立即接道:“老前辈所命,晚辈敢不全力以赴,只是……晚辈却未见到如许之多妖女,老前辈可否指出她们隐身之处?”

朱衣叟道:“这座灯阵,分为明暗两层,二十四明,二十四暗,你可从立身之处右转,前行三丈,那里有一株大柏,便是二十四名不亮灯光的妖女隐身之所,不过……”

朱衣叟这一番话,乃是用传音之术说出,是以,除了石承先而外,别人均不曾听见,这时,朱衣叟话音顿了一顿,方始接道:“贤侄千万注意,这二十四不燃灯火的妖女,武功虽然不比那持灯的二十四名灯娥,但她们每人均有一方迷魂帕,其中藏有迷人神智的毒粉,贤侄与她们相遇之后,必须抢占上风,而且尽量减少呼吸才是!”

石承先听得暗暗吃惊,当下恭声道:“小侄记下了……”一振长剑,便向右侧行去。

雷刚目光一亮,举步便跟了过来。

石承先剑眉皱了一皱,转身道:“大叔,你莫要来,小侄去去就回。”

雷刚呆了一呆,道:“不要老奴伴同么?”

石承先道:“不要了!”沿着一丛矮树,迅快的向前奔去。

不足三丈远近,果然看到了一株古柏挡在身前,但他凝目望去,却是不见一人。顿时心中不解,忖道:“那朱衣叟明明说那二十四名妖女,隐身在此,怎地……”

他寻思未已,忽然听得一丝金刃劈风之声,打左侧传来,心头一凛,极快的一矮身形,侧退了五步。

但见一缕白光,从脸前划过,黑暗之中,约隐可见两个纤细的身形,一闪而过。

石承先不由得钢牙轻咬,暗道:“原来她们一身皆是黑衣,毋怪看她们不见了!”

心中念转,忽然身形暴起,直向那古柏树梢扑去。

他在觉出那批妖女均是身着黑色长衫,面罩黑纱,使人无法在夜色中瞧清她们位置以后,心中顿时有了警惕,由于对方既有二十四名之多,自己如是妄逞武功,不知趋避,必将难免她们暗算之危,是以,他决定先行隐身树上。慢慢察看清楚她们全部藏身所在,再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将她们制服。

石承先的打算,本也不错,但他却未料到的是,那古柏之上,也藏有妖女在内。

他飞身而上,双足尚未沾到树枝,便陡然感到一股掌风,迎面劈到。

石承先大吃一惊,本能的一扭腰躯,向旁闪让。但他没有想到,此刻他身在半空,根本没有着力之处,这一扭腰躯不大要紧,腾起的身形,便立即摔了下去。

石承先暗叫不好,他知道下面必有妖女仰首以待,倘是一直跌落下去,定将逃不脱她们之手了!

绝地求生,石承先竟然想出了绝招,就在离地尚有七尺左右,他忽然右手拔出长剑,刷的一声,插入树身之内,却将下坠的身形吊在了半空。

这一手险中求生的手法,大大出乎那批妖女意料之外,一时之间,却是忘了出手攻击。

虽然这只是那么极快的一瞬,但对石承先而说,已是受用不尽,他迅快的贴身树上,拔出长剑,双手双足齐齐用力,猛然一弹,霍地飞向另外一株树上而去。

双足刚自立定,耳中传来朱衣叟传音之声,笑道:“贤侄,这二十四名妖女,可是不好对付?”

石承先也用传音接道:“老前辈,她暗我明,当真叫我无从下手了!”

朱衣叟道:“贤侄,老夫倒有一计在此,只不知你敢不敢冒险?”

石承先道:“老前辈快说,晚辈决不犹疑!”

朱衣叟笑道:“舞剑护身,劈断柏枝,她们岂不也就无法藏身了么?”

石承先听得心中连连失笑,暗道:“可不是么?我怎地就没有想到……”口中立即用传音接道:“老前辈之计,果然高明……”蓦然身形冲天而起,宝剑施出一招“金鹏展翅”,洒出万道晶芒,直往那株古柏飞去。

一串嗤嗤格格之声传来,枝叶纷飞之中,夹着数声尖叫,那株枝密叶茂的古柏,被他这一剑削光了一大半。

石承先一招得手,身形在那巨枝之上一伫,立即又腾空而起。

眨眼之间,那另一边的柏枝又全都被他削断,先前那浓荫占地盈丈的松枝,这会儿只剩下了三枝丫杈,矗立向天,好不干净。

一片呻吟之声,从那堆满地上的枝叶中不断传出。

显然石承先适才那两招威力无边的剑法,不但削断了柏枝,而且将那些藏身树上的妖女,也伤在剑下了。

朱衣叟忽然哈哈大笑道:“贤侄,好剑法啊!”

这回他可没有用那传音之术了。

石承先恰在此时,双足落地,闻言忙道:“老前辈,错非你老明示,晚辈只怕永远也想不出这么好法子来……”突然伸剑一点,只见一条黑影,应声倒了下去。

原来就在他说话之时,忽然有一名妖女逼了近来。

朱衣叟大声接道:“贤侄,就老夫所见,二十四名妖女之中,已有十三人伤在你剑下了!

还有十一人藏在枝叶之下,你何不再将那等剑法再施展一次,也好叫她们明白,哈哈狂剑的传人,不是等闲之辈了……”

石承先闻言,心中一怔,忖道:“他怎么将我师门出身也报出来了?难到还有什么特别用心不成?”

转念未已,尚未想及,是否自己应该照他吩咐去做,耳中忽然听得一个娇柔的声音道:

“你……这位公子真是甘大侠的弟子么?”

石承先听那声音果然来自树枝之内,不禁心中一动,暗道:“看来朱衣叟前辈果然是别用有心的了!她们居然知道我师父名号,难道灯阵主人,与我师父相识?”但他口中却道:

“不错,你是什么人?可是那灯阵主人手下的妖女?”

那女人笑道:“公子,我们不是什么妖女,这名字好难听啊!”

石承先冷叱道:“不是妖女,为何不敢见人?躲在暗处,鬼鬼祟祟,哪里还会有什么好人?”

只见树枝晃动,一个苗条的黑影,站了起来,低声道:“公子,我们都是主人手下的丫鬟和灯娥,当然不是妖女了!”那少女语音顿了一顿,接道:“公子你贵姓啊?”

石承先想都没想,便接道:“区区石承先……”

话已说过,他才想起,自己既不想与她们攀亲叙旧,告诉她们什么姓名呢?

是以,只说了半句,便戛然而止。

那少女忽然敛衽为礼,道:“原来是石公子!”

石承先皱眉道:“你们还有几位没有受伤?”

那少女略一迟疑,忽然挥了挥手,只见那树枝之中,迅快的站起了一群黑衣少女。

石承先略为一数,连说话的那一位,果然共有十一名之数,心中不由得对朱衣叟的目力之强,备极钦佩。

只是,他此刻口中却是冷哼了一声,喝道:“你们是自点穴道,还是要石某动手?”

他突出此言,只把那十一名少女听的大大一怔。

先前说话的少女道:“公子,你还要与我们为敌么?”

石承先道:“如果你们自己不动手,区区就只好代劳了!”话音一顿,刷刷两剑,封住了三名黑衣少女穴道。

那答话的少女一见,大为吃惊,忙道:“石公子,妾身有话要讲,公子可否等一等再出手?”

石承先怔了一怔,一垂手中宝剑,冷笑道:“你们还有什么诡计?好啊,石某就等你们等!”

那少女长叹了一声,接道:“公子,妾身纵有诡计,甚至有那害人之心,但对石公子,妾身等却是不敢。”

石承先瞧她说的颇似十分认真,当下一皱剑眉道:“为什么?”

那少女道:“这个……其中缘故,妾身也不太明白,反正主人交代过我们,举世之中,只有甘大侠的子弟,咱们绝对不可冒犯!”

石承先沉吟了一阵,暗道:“听她们之言,倒似不是假作,但那灯阵主人为什么要这般交代呢?难道她与我师父关系不同寻常么?”他心中隐然已经相信那黑衣女人所说,但口中却道:“石某不信!”

那少女道:“公子不信,妾身也没有办法了!不过……”

石承先见她迟疑不说,当下接道:“不过什么?”

那少女又叹了一口气,道:“不过……公子如想证实,那也不难!”

石承先道:“很好,你说出来听听!”

那黑衣少女低声道:“只要公子当真的吩咐一声,妾身姊姊,立即自点穴道……”

石承先失笑道:“你们明知不敌,送这顺水人情给我,石某不想领情!”

黑衣少女呆了一呆,道:“依公子的想法,又该如何呢?”

石承先道:“很容易,你们一个一个上前,由石某封住你们一处穴道,然后……”

他顿了一顿话音,笑道:“由你带领在下,将那十二名尚未就逮的灯娥拿下!”

黑衣少女甚感意外的一愣,道:“公子……你要把我们怎么样?”

语气之中,充满惊骇。

石承先道:“不怎么样,只要查明尔等并非十恶不赦之人,石某也不会为难为尔等。”

黑衣少女沉吟了一下,终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向身边数女道:“你们听到石公子的话了?”

那几名少女接道:“听到了!”

黑衣少女道:“你们可愿被石公子封闭一处穴道?”

那几名少女道:“一切但凭大姊作主。”

黑衣少女冷冷一笑,道:“主人交代过的话,你们总不会忘记吧?”

几名少女全部恭声接道:“小妹等怎敢忘记!”

黑衣少女点了点头,道:“你们没有忘记最好……”语音略为一顿,立即又道:“依序上前,恭候石公子动手!”

石承先闻言暗道:“看来倒是真的了……”

只见那几名少女,果真排成了一行,缓缓向石承先面前行来。当先的那位,走到石承先身前两尺距离,方始站定,她慢慢的放下罩在脸上的黑纱,敛衽为礼道:“小婢如雪,叩见公子……”虽然有着三分笑意,但神态甚是楚楚可怜。

石承先趁着朦朦月色,打量子这叫如雪的丫鬟一眼,只见她生得十分清秀,眉目之间,丝毫没有妖娆之意,倘是换了个地方见到,只怕会拿她当作大家闺秀,达官贵人的家眷呢!

石承先心中一动,暗道:“瞧她们的神情,倒不似淫邪妖荡的一流,我如点了她们穴道,岂不显得对她们甚是戒惧了么?”他忽然有了这么想法,自然就没有及时出手,点那如雪的穴道了。

如雪似是等得有些奇怪,低声道:“石公子,你怎地还不动手?”

敢情,她说的毫无勉强,一派真诚。这表示那黑衣少女所言,并非诓人之语,灯阵的主人果真是交代过她们,不可与自己为敌了。

石承先剑眉一扬,忽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凝注了那如雪一眼,突然摆手道:“算了!

石某不用点你们的穴道了!”

如雪呆了一呆,道:“公子,这为了什么?”

石承先道:“不为什么,在下觉得不必,那就是不必的了!”

这是,那身为这批丫鬟大姊的黑衣少女,大步走上前来,取下面纱,向石承先盈盈拜了下去。

石承先几时受过他人的这等大礼?一时倒弄得脸上发窘,忙道:“姑娘快快起来,区区当不得你这般大礼参拜啊……”

黑衣少女依然拜了三拜,方始起身。

石承先目光在她脸上一扫,心中大大一怔,忖道:“这位姑娘怎地生的如此丑?”

原来这黑衣少女取下面纱以后,露出的脸蛋儿并非是什么吹弹得破的冰肌玉骨,而是一张红斑遍布,块垒重重,蒜鼻海口,细目浓眉的怪相。

石承先发呆之间,那黑衣少女已然笑道:“妾身如梅,多谢公子手下留情之德。”

石承先听她吐字出声,有如黄莺出谷,偏偏又长了这般丑怪的脸蛋,不禁为她大感不平,暗道:“造化弄人,只怕真是莫此为甚了!”心中惋惜不已,口中却道:“不用客气了!石某相信你们出自真心,所以,就不必再点你们穴道……至于那另外十二名灯娥,现在何处?”

如梅道:“她们分散在主人身外不远之处,公子可是要见见她们么?”

石承先摇了摇头道:“那倒不必了!”语音一顿,接道:“姑娘,今日来此之人,都是石某的长辈,你快去告诉那些姊妹们,如是从此刻起,有人得罪他们,石某定将不会饶她!”

如梅笑道:“妾身记下了!”

她不笑还好,这一笑,犬齿外张,当真难看得很。

石承先皱了皱眉,掉头便向葛天森、戴天行、雷刚三人立身之处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卧龙生作品 (http://wolong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